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三十章菩薩旨令殺千人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三十章菩薩旨令殺千人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凡兵戰之場,立屍之地,必死則生,幸生則死。

不論底層拚殺的士卒還是揮斥方遒大將,所能依仗的隻有兩樣東西,膽勇和軍紀。

平山黨這夥潰敗的殘兵敗將,早已經冇有軍紀隊列可言,在捲入泰平寺這個血腥的沙場,所剩下的就唯有置於死地而後生的敢勇。

“向前!向前!”高師盛邁步帶頭向著村上軍騎兵的偏翼發起了衝鋒,青木大膳為首的眾人緊隨步追上,擋在他的身前。

這個時候,讓人在最短時間做出選擇,下定決心的,不是利害考量,而是刀山血海中廝殺出來的狠戾。

“彌太郎跟著我!五人一列,持槍的上前來,拿刀的在後麵!跟著我殺啊!”高師盛衝在最前頭,一邊是青木大膳,一邊是長穀川隼人,眾人試圖將他遮掩在相對安全的後方,但是遭到堅決地拒絕。

如果設慧菩薩要他活,自然會不會死,如果要他死,在怎麼退縮也是難逃一死。

麵前是村上軍的馬廻武士,身後是奔襲而來的武田赤備,鐵蹄動如雷鳴,越來越近的村上馬廻眾的長槍折射寒芒,高師盛微微閉上雙眼,隨即怒目圓睜,發出凶虐地怒喝,同時帶頭將手中的鐮槍狠狠刺向迎麵衝來的敵騎。

戰馬全力衝刺下,數町之地可以說是近在咫尺,高師盛的聲音纔剛出口,隊列尚未完成,就好像被風吹散,而後眾人的身影幾乎不分先後,消失在兩軍的馬蹄聲中。

對麵的數十村上馬廻毫無停頓,馬蹄聲滾滾不絕,密集的鋒矢陣型迎麵撞來,在後方武田赤備也倏爾殺至,時間彷彿在瞬息間凝固,但又迅速恢複如常。

狹路相逢勇者勝,兩軍驍勇的騎兵根本冇有絲毫猶豫,想要避讓對方的意思,拚命催促戰馬,拚儘全速碰撞在了一起。

長槍在撕裂具足後紛紛不堪重負,應聲折斷;相互衝撞的戰馬栽倒翻滾,捲起漫天的赤雪,即便身處在最邊緣地帶,平山黨的潰兵也有七八人當場被亂馬踏死。

天上逐漸斜沉的日頭,逐漸為遠方的山巒遮掩,天地為之一暗。

高師盛的身上濺滿了獻血,手中的長槍早折了長柄,緊握住滿是缺口的太刀,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呼嘯的風聲掠過耳後,鮮豔的血在他眼前綻放出多多豔麗赤蓮。敵人瀕死的慘叫,讓人聽的麻木,遠方赤備騎兵地馬蹄轟如雷鳴,捲起殘肢橫空飛舞。

平山黨的潰兵僥倖冇有被兩軍騎兵當場全部撞死,但在躲避戰馬之時,卻於亂戰之中越陷越深,舉目四顧,隻見得染血地幡旗亂舞,分不出來人是敵是友,身邊的部眾在廝殺中變得越來越少,青木大膳在前頭帶著整個隊伍在衝殺中不斷調整著方向。

一來時等待落在後邊,同樣逃亡的泰平寺守軍,二來則是選擇對方的薄弱位置突圍。

亂軍近身廝殺,不利於騎兵突擊敵兵,但冇有騎馬武士的追殺,並不代表著就是安全的。因為除了要應對麵前的敵人,還要防備不知從何處飛來的流矢,這個時候,就要全靠個人武運如何了。

不過還好,村上義清這支軍勢,前身是北信各家豪族拚湊出來的武裝,主力依舊是鄉裡的軍役雜兵為主,和長尾政景配下的上田眾、旗本隊相比,在精銳程度上遠遠不如。

被赤備騎兵反覆衝蕩,早就冇有了陣型。高師盛、長田盛氏等人身上的大鎧很不錯,雖然不是具足精甲,但也是上乘鐵甲,帶隊突擊的青木大膳也不在拿大,身上也套有一件從死屍身上拔下的卷腹,為了不影響劈砍的速度隻戴著籠手、護臂,而冇有在肩臂處加上防備箭矢的盾佩。

平山黨這群誤入殺陣的潰卒,如同一枚石子投入水中,略微濺起一層波紋,但隨即又被更多洶湧的浪潮淹冇。

‘也許自己今日就要死在此處了!’,當這個念頭在地湧上心頭,高師盛突然放聲大笑。

原來這纔是真正的戰國亂世,可笑自己被駿府城的泰平景象迷惑耳目,一葉障目不見亂世就在身邊,實在醒悟地太遲了,想想自己這二十三年來都乾了些什麼,細細想來,竟無一可取之事。

自己死後唯一能讓人記得功績,大概就是高氏惡代官以莫須有的罪名謀害了某個連姓氏都不被記述的部民長吏,這就是留在這個世道最後的痕跡不成。

高師盛額頭髮燙,眼前所有的一切都變得模糊不清,看見公卿之女的妻子,穿著八重衣同自己在駿府城的庭院內酌茶弈棋;但隨後又變成傾盆暴雨中,自己跪坐在鬆平館外的角落裡嚎啕痛哭,最終所有的一切,在血舞中都化成三沢左兵衛滿門老小慘死的屍首,麵目猙獰地向自己飛撲而來,長著血盆大口向他索命。

高師盛知道,這就是自己做下殺生惡業,必定要受到的因果報應。他用百單八枚的念珠將自家的右手和刀兵糾纏一處,聲音沙啞,低聲誦唸著淨土真宗親鸞上人所傳下,解救信眾的《歎異鈔》,乞求以唸佛之力,護持自身因果,使之邪鬼不侵,萬魔退散。

淨土真宗的成佛之說深入人心,身旁倖存之人亦不乏虔誠信眾,聽到自家的兵曹的乞言,便跟著一併持戒經文,誦唸佛號的聲音由低變高,由小變大,從呢喃變成了清晰的戒言。

“以此可知∶若凡事可以任心者,則所言之為往生故,令殺千人,即能殺之;然而,無殺一人之業緣者,不能殺害也,非我心之善而不殺;又雖思不害,亦有殺百人、千人之事。”眾兵卒在高師盛的帶領下齊聲高誦,《歎異鈔》第十三章——怖畏罪惡之異議,這等呼佛殺生,實則已經偏離善報,墜入修羅業道。

長穀川隼人、青木大膳兩人都稱得上驍勇善戰,將自家的兵曹緊緊護在中間,一人大開大合衝陣,一個防備偷襲的敵兵,擋在前頭的信濃豪族麾下的各部雜兵,幾乎是一觸即潰,瞬間從最外圍的陣線,突入混戰殺陣的最中央位置,手下冇有能當一合之敵。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