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十七章東海弱卒麾兵進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十七章東海弱卒麾兵進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越後軍本陣同樣設在高阜,長尾政景和自己的同母弟大井田景國望到了今川軍持抗長楯、土袋,試圖鋪設櫓橋,越過塹壕,向前隊發起進攻的情形。

大井田景國說道“今川軍這是想以武田赤備為先鋒,壓住我軍的前陣的本多隊,然後用步卒架設櫓橋,填土塹壕,之後再以赤備騎兵為輔、步卒為主,發起總攻好來一舉攻破我軍。”

長尾政景騎馬遠望戰況,冇有說話。這種越壕戰法,他在進攻武田軍營砦之時用過多次,現在對方用來反製自己,並不奇怪。

遙見負責擔任前陣的被裹挾來的青壯,見到今川軍的足輕不斷逼近,想要填溝平塹之後,略有慌亂,但很快被彈壓下去。上田眾立刻在本多右近允的軍令下,展開反擊,後隊的足輕迅速推動車陣上前,拖拽長楯登車結陣,以應對武田赤備的輪番襲擾。

同時,數十名鐵炮侍接受調派,登上土堆後迅速排成兩列,將齊射壓製的目標從武田赤備改成了今川軍的足輕眾,而弓手則作為鐵炮齊射後,填裝鉛彈空缺時間的補充射擊。

這是當下之時,能夠最有效抵禦敵軍進攻的應對方法之一。

朝比奈信置遣出先手,以二百旗本隊為首,輔以三百羸弱雜兵協助填壕,因為隔得太遠,加上旗幟駁雜,所以看不出帶頭的部將是誰,但相比身先士卒的加野津兄弟,這名部將也甚是悍勇,親身冒著箭矢、鉛彈,麾兵猛進,半點也無猶豫之態。

相比前鋒部將的從容,擔任先手的數百士卒則是差異甚大,旗本麵若無事,分列陣行,跟著號令行進,而雜兵們麵帶惶恐,但在各隊兵佐和武士的壓製、嗬斥下,仍舊能做到有條不紊的向前衝去。

足輕步行進攻的速度很慢,而箭矢,尤其是鉛彈的速度卻很快,又十分強勁。壕溝後的守軍箭如雨下,一輪射完後,另一輪進續其上,搖晃的大櫓長楯上插滿了密密麻麻的箭雨,即便最前頭有長楯遮護,這數百今川軍足輕,還是有人接連被射落壕溝。

遙觀此數百足輕前行,當真是踏在自己人的屍體和鮮血上。

因為相距太遠,長尾政景和大井田景國二人是無法看到這些足輕中的具體傷亡,但卻可以根據填埋塹壕的雜兵隊所晃動的旗幟物數量變化,大致判斷出,今川軍必是傷亡不小。

負責填壕的羸弱雜兵都抗有土袋,或者舉著櫓楯前進,每當有人倒地身亡,後來者都會將屍首連同土袋一起推入塹壕,在上麵鋪設長楯,故而很快就堆出一條兩間寬,可供部眾進攻的櫓橋出來。

大概是因在武田赤備的掩護下,加上冇有近身廝殺,這幫羸弱雜兵雖然傷亡不小,可還是冒著箭雨,推進甚快,不過片刻時間,他們已經快要接近最後一條窄溝前。

到了窄溝前頭,這股雜兵最前頭的長楯手隨著一聲呐喊,齊齊放倒手中的長楯,塵土飛揚,呼喊著嘈雜的口號,踏步向前衝去。

就在今川軍雜兵放下遮護長楯的瞬間,早有準備的越後軍陣內,同樣發出如雷轟鳴般的響動,所有鐵炮手一起齊射,鐵炮射出的密集鉛彈,劈啪打落缺少鎧甲防禦的雜兵身上,瞬間血花飛濺,在漫天硝煙中掃到一片雜兵。

升騰揚起的煙塵不僅遮蔽兩軍大將的視野,同時也讓前隊的士卒看不清對手的方位,一時全場寂然,隻聽聞鐵炮餘音。

似乎過了很久,又似乎隻過了一瞬。地麵上的浮塵開始輕微抖動,繼而聽到踩踏櫓橋發出的響聲。冇有得到軍令,不敢擅自後撤的鐵炮侍汗如漿出,準備突擊應敵的僧兵撐目極望,最前線的足輕緊握鐮槍,屏住呼吸。

千騎所向,萬軍爭勝,血氣激盪如潮澎湃。當此氛圍,勇者為之振奮,懦者為之氣壯。腳步聲驟然由小變大,如雨急墜,似鼓擂動,煙塵飛揚之中,今川軍大旗招展。

“南無阿彌陀佛!”

長尾軍頭纏僧巾的旗下本隊迅速上前,攀住薙刀,順著車陣間留出的空隙,快步奔出,鋒利的薙刀同樣齊刷刷的斬落,殘肢斷臂當空橫飛,這些來自林泉寺的護法僧兵,狂飆猛進,如同割草一般肆虐砍殺著這些今川軍驅趕上前的羸弱雜兵。

彷彿源平合戰時,來自各地凶悍的武士團的私兵郎黨,在戰場上屠殺同樣羸弱的朝廷官軍那般酣戰不休。

岡部長信擎槍橫行,帶著身後精選出來的先手選鋒,跳蕩先登,手持黑漆大槍列成成六人一排的槍衾,硬頂著箭矢,不斷殺退試圖搶占櫓橋的僧兵,為身後的友軍不斷擴大陣地,而渡過塹壕的郡兵在各自兵佐頭的指揮下,列成相同的槍衾,向股黑色的潮水朝前湧去,又好像一道堅固的長堤,頑強地承受著敵兵箭雨的洗禮,將這群‘猿叫’不絕的僧兵,逼迫的連連後退。

朝比奈信置所帶這五百旗本,皆為精挑細選的精銳士卒,急驅十裡之地,接連討敗三陣襲擾的野伏隊,於正午抵達泰平寺外,逼迫長尾政景率軍正麵合戰。

雖冇有來得及休整,便就又對上田眾防守的道口進行強攻,而仍舊鬥誌昂揚,人人奮勇爭先,世人都言東海三國弱兵頻出,但真的如此,今川家又何以能夠併吞三國,北討武田,東擊北條,西進奪取三河一國。

這幫遠江‘農兵’比之駿府兵已是相差甚遠,但其悍勇善戰的程度,卻令越後諸將大為震怖,可以說絲毫不孫色於自矜銳猛的吳越徒士,稱之為如狼似虎,也不為過。

原本持弓勁射的赤備騎將加野津勝忠,突然改換鏑矢,當空射出,發出一連串刺耳的鳴響,原本於壕溝外以鏑流馬奔馳逐射的赤備騎兵迅速掉頭,返回了空曠後陣,脫離了對今川軍足輕的掩護,重新在各自兵曹的帶領下,分成兩個百人隊左右抄剿而去。

氣勢如虹的赤備,掠陣而過,試圖從遠處越過壕溝,直奔泰平寺而去,想要襲擊村上義清空虛的本陣,從側麵來解救搖搖欲墜的佛寺。

驚得長尾政景的本陣,急忙分出一隊馬廻眾分散警戒。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