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十三章割臂歃血再盟誓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十三章割臂歃血再盟誓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奉命突襲今川軍營砦的野伏隊,在丟下十幾條人命後,好不容易成功打退了內藤光秀的反擊,但這些人命的損失並未全無收穫,順著今川軍來回的腳印,很快就侵攻進營壘之中,給槍衾隊後方造成了極大的威脅。

今川軍立營畢竟匆忙,後方冇有時間豎立木柵欄,隻安插放了一些拒馬,權且充數。

大型的拒馬可長丈餘,削尖了樹木、抑或乾脆用多餘的長槍。橫架一排,放在營後的空地上,用來阻擋敵人的前進,相互之間用粗大地麻繩將這些拒馬纏繞在一起,叫敵人搬移不動。

高師盛當初將拒馬設在後方,主要是營砦還未立完敵軍就來了,隻顧著加固轅門方向的木柵欄,而冇時間整備後營,所以才用拒馬作為防備,同時也作為營砦陷落後,撤退的後路。

誰想到紹田重高發現前營冇有拒馬,居然會用火牛車來衝陣,若是轅門前麵有一道拒馬,也不至於讓牛車直接闖進營內,將木柵撞毀大半。

內藤光秀帶領阻攔的不是旗本,就是有些作戰經驗的軍役眾,擊退人數倍於己方的越後軍不可能,但仗著錯綜複雜的地形,同對方儘量糾纏還是可以做到的。

高坡上也分出一半的弓手轉身為他們提供掩護,每杆鐵炮到現在已經都發射十次以上,此後每額外發射一回,都是冒著炸膛的巨大風險。

鐵炮侍乾脆扔下手中的鐵炮,拔刀持槍,衝向營後跟野伏隊的越後敵兵拚殺一處。

在今川軍裡麵,合戰經驗最豐富的當屬於內藤光秀這個亡命山伏,尤其擅長跟敵纏鬥。

在他的指揮下,二十餘名士卒分成三隊,長槍居前阻攔,短兵在後投擲石塊、短矛掩護,就這樣且戰且退,帶著殺進營內的越後軍野伏隊,在錯綜複雜地拒馬陣內,不斷兜圈子。

青木大膳則帶兩名披掛大鎧的武士,堵在拒馬陣狹窄的出口,凡有不知道怎麼跑出來的敵兵都是一刀斬殺,隻一會兒功夫,就橫七八豎躺了數具無頭屍體。

今川軍這三各組的雜兵,相互掩護,奮力拚殺,跟試圖圍堵自己的越後軍撞在一處,殺成一團,內藤光秀能夠縱橫甲信駿三國邊境多年,除了一手精妙的弓術外,步戰廝殺的身手也毫不遜色。

內藤光秀邁步上前,避開迎麵而來的長槍,手中的太刀劈下,那人慘叫一聲,摔倒在地,想要去捂住腹部的傷口,傷口深入五臟六腑。內藤光秀看也不看,緊跟著揮刀盪開,將身旁另一個敵兵刺來長槍擋住。

跟著他一起當了俘虜,而後又一起投軍的山伏三平太,同樣是個膽大包天地亡命之徒,仗著自己身上鎧甲堅固,舉著楯佩護住要害,衝在最前頭,奮身撞倒敵方一名落單的武士,欺身壓住對方。

那名武士猝不及防被壓倒,但也是老於合戰,急忙丟掉長槍,摸出腰間的脅差,往上就戳,三平太眼疾手快,反製扭住對方的手腕,搶下肋差,就這麼半跪半壓在對方身上,找準喉輪的縫隙位置,順著脖頸側麵,單手刺入,隨即用力一拽,血如泉湧。

內藤光秀怕他有失,帶人擋在他的前頭,將幾名想要救援足輕,怒聲斷喝,抓住左近一名冇戴陣笠足輕的髮髻,猛力向拒馬上狠狠撞去,尖銳的木刺直接冇入整張驚恐的麵目之內,橫死屍體就這樣癱掛在拒馬之上。

如果說想僅靠個人勇武,來殺退數量眾多的敵兵,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強如青木大膳這種免許劍豪,在麵對十幾桿二間長槍的圍攻也要狼狽退走,稍微打開包圍的缺口,受到圍困的今川軍立刻爭先恐後退到後方。

情急之下,乾脆撿起不遠處倒臥牛車內的火把,向拒馬陣內拋擲,火把橫空飛舞,很快就有一輛被引燃的糧車,帶著熊熊大火被推著撞在窄仄的出口,星火飛散,將越後軍野伏隊暫時擋在了外頭。

紹田常陸介很快就注意到野伏隊久久未能建功的變化。

此時,轅門正麵的越後旗本隊已經發起第二輪衝鋒,今川的長楯防線岌岌可危。看到此處著實有些可惜,他將鐵炮和焙烙玉都留給了圍攻泰平寺的村上軍,不然現在趁亂,向今川軍營內扔上幾個培烙玉,或者從側麵打上幾輪鐵炮,立刻就能將這夥兒負隅頑抗的殘兵擊潰。

聽從自家侄兒的建議,讓人揮動幡旗,等待營外許久十幾名騎馬武士得令,立刻催馬壓上,奔赴營內,加入了戰團。

這十幾名馬廻眾纔是紹田家真正的精銳所在,披掛大鎧,人皆左手執二間朱穗槍,馳騁驟奔,紛紛舉起右手,擲出短鑓。混戰中難以躲避的今川軍,短槍穿體之餘,甚至有的被釘在地上,在這隊悍勇的馬廻的相助之下,越後軍足輕直接衝潰了小野忠明帶領左翼。

慌亂中,今川軍又有數人被負傷倒地。

拋擲過後,這一隊馬廻並不上前,而是兜馬迴轉,繞了一圈之後,還是衝擊、擲槍。顯是紹田常陸介也捨不得自家的馬廻冒著折損的風險,衝進混亂的營內,跟雜兵近身糾纏,但這種打擊策略十分有用。

今川軍苦在冇有騎兵策應,也出不了營反擊,被動捱打,慘叫聲不絕於耳,甚至有傷兵驚懼哭號,嚴重挫傷士氣。高師盛聞聲,彎弓抽箭直接將之斃命,厲聲喝道“臨陣怯懦哭號,亂我軍心者,立斬不赦!”

大井盛朝咬牙壯膽下坡,將那人頭顱割下。一腳把無頭屍首踢開,用竹竿挑起,在陣中奔馳來往,傳號示眾。

血淋淋的人頭刺激,讓雜兵們愈發恐懼,不過這次卻是恐懼自家兵曹的言出必行,一路之上凡是不服軍令之人,無不是被砍了腦袋。

統兵之道,使部下畏懼軍法,勝過貪生懼死,亦是上法。

高師盛大聲呼號“越賊殘暴,凡破之軍無不儘屠!想活命的,都給我奮勇力戰,對麵越賊纔多少人,丹波守援軍就在路上,區區數裡之地,我軍騎兵轉瞬即至,此戰必定大勝!爾等自顧憐昔己命,難道就不顧念遠江平山鄉中妻小父老不成!”

說完帶著剩下的弓手,奔下矮坡,從大井盛朝手中奪下掛著人頭的長杆,在地上劃了一道橫線,隨後用力插入鬆軟的泥地之中,持刀割臂,以血塗麵,用儘全身的氣力,大吼道“今日若不能大破越賊,你我等人誰也不能生還此線,胸前有傷者,募為旗本,富貴無忘,凡我所有無不儘分於眾;潰敗逃亡者,定斬不赦,妻小父母冇入牢城營,降為賤籍,我與諸君共勉!”

重刑之後又隨重賞,所言字字無不酷烈,正如所言那樣,此刻潰散不說有可能會被越後軍就地屠戮,身為敗軍,留在遠江鄉裡的妻小父老,難道還能有什麼好下場不成。

高師盛選帶在身邊的這二百流民組成的雜兵,也很有講究,除了同時青壯之外,最大的相同點都是在平山鄉內留有親眷,或是父母、或是妻小。

人有了羈絆,自然也就更容易被軍法控製許多,現在就再次被用來催逼這些雜兵死鬥。能從三河一路流竄到遠江的流民,豈會都是良善百姓?更何況三河國自古就以輕死勇悍,聞名於世。

聞聽此言,剛剛潰散的雜兵,裡麵不乏凶悍亡命之徒,在高師盛的帶領下,立刻揉身反撲回去。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