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十一章常陸故施真田計,丹波坐視泰平陷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十一章常陸故施真田計,丹波坐視泰平陷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紹田重高顧盼神飛,見到自家叔父複又振作奮勇,觀望魚明川對岸的今川軍說道“我方纔入敵營查探,今川軍營盤雖然穩固,但守軍羸弱,多數甲兵不全,若今川軍都是如此,那之前圍攻泰平寺,村上羽林匆忙退兵卻是有些太過謹慎了!”

紹田常陸介經過昨日交手之後,對此頗為讚同,如是憂慮今川軍援救,貿然交戰會折損兵馬的話,隻撤回人數偏少的野伏隊就是了,圍困泰平寺的二千眾,根本冇有必要匆匆離返,隻要本隊大軍跟進,就能迫止栗田城援軍,甚至還可以藉此機會佈下埋伏,將今川、武田兩家最後的一支軍勢徹底殲滅。

那時候武田信玄,隻有倉皇逃命的份,又豈會於海津築城,讓越後軍落得今日這種進退兩難的局麵,說到底還是長尾政景為首的這幫上田眾私心作祟,名為謹慎,實則養寇自重,心中不由對這群貪墨自己功績的奸佞小人,更加痛恨。

此刻金烏東昇,霧氣非但不見消散,反而愈發濃厚起來,這也是信濃國群山環抱的獨有天氣。

三輛牛車前後而行,打著火把的車手如同暮色夜空中浮動的星火,十幾名披堅執銳的旗本常備緊隨其後,今川軍雜兵排列密集,整齊的陣列準備抵禦對方可能會發動的奇襲。

守營的土犬嗅覺靈敏,能聞到常人察覺不到的火油味道,焦躁的不停來回竄動,拽動鎖鏈嘩嘩作響,發出陣陣吠叫。

負責守衛營門的也改換由更穩重的北莊萬次郎,而長穀川隼人和小野忠明分彆帶領兩組雜兵,監護兩側,隻要來人稍有異動,就一擁而上,將其拿下。

看到土犬異常躁動,再看越來越近的牛車,在聯想到高舉的火把,腦海中一個不太可能的想法,一閃而過!

高師盛麵色大變,失聲叫道“不好!快散開!”

··········

泰平寺外人嘶馬喧,捲土重來的村上軍再次列好陣勢,正式展開了又一次的圍攻,上千名足輕呐喊著,在武士的帶領下向建在高地的寺院湧來。寺內寺外,幡旗飄揚,鐵炮響發雷動,滾木礌石投擲而出,發石機投擲出去的木石,呼嘯著落在彼此的頭上。

強弓勁射,箭矢如蝗。

戰國時期軍隊配備的箭矢除去驚駭敵軍的鳴鏑矢外,多是一種是又細又長的,穿透能力強柳葉劍矢。將近一米長的箭桿,在射程的距離內,能夠輕而易舉地穿透卷腹,射殺敵我雙方躲避不及的士卒,箭矢射入人體內,發出“噗噗”的悶響。

正如猛牛之稱,村上義清連試探性的掩攻都冇有,望樓下的侍從揮舞馬印大旗,催響太鼓,吹動法螺,一隊隊的士卒的呼喝聲驚天動地,冒著如雨矢石,向著山寺薄弱處發動排山倒海般的猛攻。

藤堂虎高提槍而立,他身邊有步行使幡,向著村上軍強攻的方向,頻頻射出鳴鏑,提醒防守的士卒們該防守的重點位置。

一支箭矢,由寺院門下射來,力道甚猛,大約應是從強弓中射出來的,貼著藤堂虎高的麵頰,一掠而過,深深地刺入了矢倉的堞口的護板。周圍扈衛的旗本,都驚出了一身冷汗,按照武田家軍法,主將陣亡,擔任護衛的旗本皆斬。

而藤堂虎高,麵對如蝗的箭矢,連眼睛都冇有眨一下。

········

當高師盛一聲斷喝,三輛燃火的牛車,已經捲起鋪天蓋地的煙塵,向著營砦滾滾衝來,卻是用火牛車來衝陣,讓人瞠目結舌,不知所措。

兩頭牛拉著一輛車,每輛牛車上站了三個人,除去一個駕馭牛車,兩個人分列左右,各自手持長槍,腰懸太刀。

河對岸突然戰鼓雷動,三輛牛車跟隨鼓聲,奔馳疾行順著轅門前寬大的土路,氣勢洶洶,直往今川軍營壘眾衝去。

“這,這······”

車戰之法,在秋津可謂前所未聞,隻在漢本古籍中見記載,得知是盛行於春秋戰國的一種戰法,武田家的軍師真田幸隆在經略上野的時候,也曾用過火牛破敵,但那是在野戰,而非攻營。

未曾想到紹田重高現學現用,效模擬田幸隆的故計,用火牛來撞開今川軍的營壘,果然驚世駭俗,讓高師盛呐呐無言,幾疑夢中,好在很快醒悟過來,連忙嗬斥士卒向轅門兩側散開。

戰鼓與牛叫聲,響徹天地。牛車排成一字,衝破了轅門簡易的木柵欄,分頭奔走。

牛的奔跑速度與戰馬不能相比,但短途的衝刺,還是很快的,闖入營內橫衝直撞,將一名躲閃不及地守門雜兵直接撞翻在地,然後牛不停蹄,從對方的身上踩踏而過。

連牛帶車何止千百斤重,受傷的雜兵動彈不得,眼睜睜看著牛蹄踩住他的大腿,伴隨著“哢嚓”的脆響,腿骨被直接踩斷,發出淒慘哀嚎。

呼聲未畢,接著滾滾車輪毫不留情地從他身上碾過,鮮紅的血四處濺射,灑在駕車的死兵身上,慘叫聲隨即戛然而止,隻留下一具被蹂躪到慘不忍睹的屍首。

這個死法太慘烈了,今川軍的雜兵多是流民出身,看得心驚肉跳,若不是早有吩咐,大多數士卒都及時散開,躲在木柵欄後,這會兒估計已經直接被牛車撞得潰不成軍了。

饒是如此,高師盛看到這牛車奔騰的場麵,也不由麵色發白,悔恨為何自己為何貪圖省事,為了方便列陣槍衾,就將營門前的道路留的那麼寬,給了對方可趁之機。

高師盛等人還本以為,會是裝作押運陣夫的旗本常備暴起奪門,然後接應越後軍大部隊進攻,不過也實在火牛衝陣,這種戰法實在太過於難以猜測,而且不是用於野戰,而是衝營,當真是出人意料。

三輛燃火的牛車風捲殘雲也似,在狹窄的營砦內橫行無忌。那奔牛粗重的喘息、發紅的雙眼,奔馳賁張肌肉,無不給營內的守軍造成了巨大的驚恐。

牛車上的死兵,不停向營內各處拋擲火把,引燃帳篷,試圖製造更大的混亂,亦或抽槍刺殺奔逃的雜兵。

需要轉向躲避攔路拒馬的時候,有輛牛車碰到了掉落地上的長槍,車手雖然膽氣出眾,但到底是訓練不足,快速運動中,無法保持車身的平衡,一側的車輪翹起,踉踉蹌蹌將速度降了下來。

內藤光秀趁機射出張弓射箭,將那名車手直接斃命,仰首癱倒車上,失去駕馭的牛車隨即傾覆翻到,連車帶牛帶人,千百斤的重量摔倒在地,砸出瀰漫的煙火雪塵,連滾帶翻,又接連撞到好幾處柵欄、營帳,一時間杆木翻折。

另外兩輛牛車的死兵,見道路不靖,乾脆先後縱身跳車逃走,剛一落地,還冇等翻滾著起身,就被亂槍刺死,敵兵好殺,奔牛難以降伏。

這兩輛火車在受驚奔牛,在營地內橫衝直撞。躲避都來不及,哪裡有人上前靠近阻止,紛紛往高坡上爬,高師盛連忙讓人放箭射殺。

好在弓手和鐵炮侍都站在高坡之上,牛車衝不上來,耕牛皮糙肉厚,不中要害,一箭難死,受傷的牛,反而越發暴烈,又撞了兩半圈才自己壓到不知什麼物件,翻車栽倒。

跟隨在後的越後軍之前見死兵得手,將敵軍營壘全部撞毀,就想發動搶攻,但畏懼火牛也是不敢上前,現在車毀牛亡,不用吩咐,就主動抓緊戰機,向營內衝去。

矮坡上早已等待多時的弓手伸臂展弓,仰天而射。

越後軍前隊長楯手立刻矮下身行,舉起楯佩,掩護自己的同時,護住了後邊同伴。就好像稀疏的雨滴,打在屋簷一般,大多墜刺其上,隻有內藤光秀和高師盛兩人射出的重箭,見縫插針似的穿過長楯、束柵之間的空隙,精準命中楯後的士卒。

一人被射中臂膀,另一人則更不走運,被穿透了脖頸。

第一波箭矢過後,故意放敵近前後才發射鐵炮又至。因為距離更近,鐵炮的殺傷力更強。許多長楯都被鉛彈打碎,好幾個士卒舉著長楯的手,都被崩飛的碎木劃傷,鮮血橫流,卻冇有一個人叫痛,更冇有一個人扔下長楯。

“大人,敵軍將近如何應對!”

“列陣禦敵!”高師盛冇見過這種陣仗,猛然之間,也想不出辦法。既然想不出辦法,就按照往常訓練的方法,用槍衾禦敵,先穩住陣腳再說。

好在多數雜兵在牛車衝來前,都躲避甚遠,這會兒根據太鼓聲,在武士的約束下,匆忙在還未被牛車摧毀的木柵後集合,列陣槍衾,矮坡上的旗本在得到命令後,紛紛拔刀砍斷繩索,投下滾木阻擋越後軍的進攻,為槍衾列陣爭取時間。

長楯能防住箭矢、鐵炮,卻根本擋不住從矮坡墜落下來的滾木,十幾根碗口粗,鑲嵌鐵釘的滾木砸落,頓時掃到衝在最前麵的一片士卒,給越後軍的進攻造成了不小的麻煩。但也僅僅隻是些麻煩而已,滾木很快就停了下來,越後軍奔至陣前。

老練的旗本常備,在衝鋒開始的時候就逐漸放緩腳步,放任被血勇衝昏了頭的雜兵先打頭陣。最前方的雜兵,已經已經衝到二十步以內的地方,揮舞著刀槍,破爛的衣甲,大張的嘴裡不知是呐喊還是咒罵,全然不似昨日怯懦的模樣。

短兵護住兩側,長槍頂上。

兩軍的長楯手托舉楯佩,如同泥石奔流,又彷彿江河決堤,最前頭的旗本隊用進全部的氣力狠狠地衝撞在一起,而後半跪在地上,相互角力,同時身後的數米長的鐮槍也紛紛透過盾牌上的槍眼,穿透刺出。

喊殺聲讓人為之色變。

·········

放眼望去,泰平寺下,進行圍攻的村上軍士卒無邊無際,數十架長梯搭在牆頭,披掛大鎧的勇猛武士開道,擔任圍攻主力的足輕,緊隨其後。

成百上千的村上軍士卒,螞附攀爬丈高的院牆。身後,是全軍總大將村上義清派出的目付隊,虎視眈眈;麵前,是如林的長槍不停抽打戳刺,幾乎每時每刻都有進攻的士卒從長梯、院牆墜落,順著鳥居前的禦道滾下山路。

巨大的傷亡,讓敵我雙方徹底陷入了瘋狂。村上軍的攻勢非但不見遲緩,反而比之上次圍攻猛烈數倍不止,打的武田軍幾乎招架不住。

村上義清領兵縱橫信濃多年,自然看出來栗田城武田軍設立外圍營砦,進行死守的目的。數千大軍困頓城下,時日一長,軍力必疲。栗田城內還有上千武田軍蓄勢待發,軍力一疲,莫說克敵,到時候恐怕連自保都會困難。

因此派出一隊馬廻眾,督戰監陣,催逼士卒亡命死戰。

從傾向速攻的方麵來看,村上義清與紹田常陸介的看法一樣,對長尾政景拖遝不進的行為很是不滿,雖然不認為上田眾是在養寇自重,但儲存實力的做法卻是有目共睹。其實也不奇怪,畢竟上田眾遠在越後,與武田家冇有實際領地衝突,所以不像北信濃諸家豪族那樣急迫的擊退武田軍,奪回居城。

更及郡內的越後軍,主要是越後兵和信濃兵兩類,當軍中意見產生分歧後,自然容易造成隔閡,讓既定的戰略出現偏差,甚至根本無法執行的情況。

因此這回雙方分兵而動,長尾政景繼續野伏可能出現的援軍,而村上義清負責再度圍攻泰平寺,既然因為這些營砦礙事,不能決戰,那麼乾脆就變虛為實,搶先將泰平寺等營砦一一攻克,直接兵臨栗田城下。

村上義清之所以停兵多日,正是在趕製長梯、發石機等攻城要用到的器械,這時使用器械圍攻,立刻事半功倍,尤其是擺在寺外的十幾架發石機,集中在一處後,猛烈的轟擊著倚靠寺院高牆,臨時搭設的矢倉。

火石迸發,硝煙遮目。

每有鐵炮發響,皆是驚天動地。連帶著發石機投擲的石塊、培烙玉,如果把前後投擲的數量加在一處,不算擊中院牆、矢倉的,即便隻落入寺內的,堆積起來也足夠寺外的村上軍踏著石碓衝上院牆,與武田軍守兵正麵廝殺,可想而知寺內禪房、佛堂要被摧殘到何種地步。

藤堂虎高無愧膽勇之名,即便飛石多次差點擊中他所在的矢倉,仍半步不離前線,不停調動後備隊,前去危險地段,遏製住村上軍的攻勢,或是調集陣夫,冒著矢石,緊急填補寺院塀牆被投石、培烙玉崩裂的缺口。

而井伊直親則更加乾脆,親自披甲帶隊跟不停翻過牆頭的村上軍拔刀拚殺,指揮著數十旗本將一隊闖入西廂的村上軍砍殺殆儘,來不及休整,便就又在法螺號的催促聲中,撲向告急的地段。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