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十六章長橋鏖兵兩敗北(上)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十六章長橋鏖兵兩敗北(上)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雖然長尾、今川兩軍都下達了刻意迴避敵軍,禁止正麵合戰的命令,但對於泰平寺等營砦周圍,有利地形的爭奪卻絲毫冇有放棄,雙方那派出的遊勢不停的相互窺探著對手的底細,在信濃的平野上各行其道。

待今川軍在魚明川穩固陣腳後,朝比奈信置遵守了先前的約定,讓井伊直親帶著本隊五百餘名軍役足輕,向著泰平寺的方向挺進,並構築新的營砦,在支援友軍的同時,作為本陣的第一道防線,以來抵擋敵軍的進攻,且進一步限製長尾軍哨探對己方營壘的滲透。

因為姻親的緣故,再加上這是高師盛的第一次出陣,出於關照的目的,朝比奈信置指派自己這位從弟帶領本部二百雜兵,前去魚明川下遊,搶占一處偏僻的木橋,既清閒、又安全,譜代家臣與外樣豪族的待遇,高下立判。

相比大多數武士,初次上陣隻能作為指揮十幾名雜兵的足輕組頭,親自上場與敵人廝殺,魯莽死鬥來說,而高師盛卻憑藉著親緣關係和家聲名望,一開始就能擔任兵曹這種部將級彆的中層軍官,統帶番隊獨當一麵。

這是大多數普通武士、奉公人一輩子都達不到的位置,這可能是所有武名的開始,也可能是在合戰中,兵敗身死的終點。

浩浩蕩蕩,向魚明川下遊木橋行軍的隊伍中,高師盛冇有選擇騎馬,而是混在人群中,與雜兵們一樣步行前進,這不是他多麼愛兵如子,要與雜兵們同甘共苦,而是難以確認道旁的樹林荒野裡麵,會不有隱藏著敵軍和一揆眾埋伏,畢竟被長尾軍野伏隊殲滅的三支武田軍,就是因指揮的主將中箭落馬,才導致全軍潰滅。

在諏訪大社賣鹽後,高師盛將自己分到的那份錢糧通通揮霍一空,半買半要從武田家手裡,換成了淘汰下來,卻還算堅固耐用的卷腹和陣笠。再以‘禦貸具足’的名義分借給了麾下的旗本隊,並且將各類長短不一的鑓槍,全部更換成更利於防守,足有二間半長的片鐮槍,也補足了一直缺少的幡持眾。

按照戰國通行的軍製,一個三百人的常備番隊,最多可以分成二十個組,若馬廻眾的話則一般在六隊組,每組都設有一名奉公人作為足輕組頭,負責督戰鎮撫,每三十人必須配給幡持眾一名,這也是番隊的名稱由來。

但因為各家國人眾出兵人數往往是按照軍役狀要求動員,這樣就導致各組雜兵人數都會有不小差異。

雜兵番隊往往采用折中的方法,以‘幡持’來確定兵數調動,混編的雜兵番隊,分成十組作戰,每組三十人左右,同時將六十名最有戰力的精銳軍役眾和足輕眾集合起來,分給兵曹擔任中堅旗本隊。

在各家戰國大名看來,雜兵番隊之間的勝負,往往取決於哪一方的旗本隊在白刃相交的突擊中,表現得更為敢勇精銳,而其餘二百四十名雜兵說白了就是填壕溝、擋鐵炮的棄子,隻能依靠著密集的槍衾陣型,互相掩護,在武士的監護下,才能起到些阻滯敵人的作用,而後依靠旗本隊和馬廻眾,向敵軍的側翼發動,進行突襲,纔是克敵製勝的唯一戰法。

再加上因為雜兵們武器無所做到統一,也演變出了八名長槍足輕在前,三名弓手在後,左右各兩名短兵掩護的混編製散兵陣型,然後以小組陣結成番隊大陣進攻防禦的情況。

戰國大名們之所以看重陣型的重要性,充分說明瞭戰國時代的軍隊素質實在堪憂,大部分雜兵都是為了矇混年貢,纔來服的軍役。

絲毫不用指望,雜兵們有為大名冒著性命危險與敵兵白刃廝殺的無畏勇氣,能夠按照組列排成槍衾,墨守成規的依照各家大名指定的軍陣、戰法,在合戰中老實服從武士的命令,不私自開溜,就算是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了,這些士卒,早已經不似鎌倉郎黨們那般尚武好鬥,遠不複昔日各地武士團的威風。

相對其他國人眾混編的雜兵番隊,被拆分部眾的高師盛,顯然是無法湊齊最重要的六十名旗本足輕,隻能退而求其次,直將長槍足輕集中起來,組成三列槍衾陣防禦,而除去弓、鐵炮手以外的其餘雜兵則使用佩刀、碎金棒、長柄小斧,短槍來進行武裝,由武士帶領著來掩護側翼,同時擔當突襲。

即便編製不倫不類,但好歹手下這二百人,都是身強力壯的青壯,不是那些充斥著老弱病殘的雜兵番隊可比。

一路上的辛苦勞作,當然更重要的是棍棒和鞭子的訓教,培養起來這些青壯對於軍令的服從,至少不用擔心遇見敵軍後,就被嚇得扔下兵器,一鬨而散。

此外根據軍役令要求,每兩組的雜兵,還有一輛輕便的牛車隨軍,負責前麵堆放著著營帳、工具、糧秣、鐵鍋和木柴等雜物,後麵部分則是運載長楯、備用刀槍、箭矢等武器。此外,應該還有兩匹隨行的駑馬,可供隨時替換,不過這些東西都是需要軍役眾自備,牛馬都是稀缺的勞動力,很少有軍役眾會選擇真的按照軍役,滿額出陣,基本都是淪為紙麵上的數字罷了。

高師盛拄著木杖踏在積雪融化後,順著被前隊士卒踩爛的濕濘泥地行進,順著隊列,從前向後觀望,三十名披掛‘禦貸具足’的旗本足輕,二十名從伐木、火炭工中選拔出來的弓手,以及從長田家護院裡抽調出來的十名鐵炮手,緊緊跟隨著幡旗,沉穩順著川流而下。

最後麵是雜兵和陣夫混雜隊列,押著五輛粼粼的牛車,在車輪碾壓在鄉道上的聲音顛簸而刺耳,甚至掩蓋住了雜兵們的竊竊私語。

獨立出陣雖說存在一定危險性,但也不至於說全無好處,最起碼不用每天都會出現雜兵們因為些雞毛蒜皮,諸如打水、領取乾柴、兵糧的順序,而跟彆的番隊爭吵推搡。

很快,很快出現在木橋的一端,低矮窪地彼岸,所有的雜兵都集中在馱車的四周搬卸貨物,設立營帳,高師盛站在高坡上放眼眺望,青木大膳則按刀立在旁邊,除了唯一懂得算籌的大井盛朝在驗看著糧草,大概幾日需要運送一次外,其他人都一起跟著雜兵們忙活。

他們選擇了橋邊一處稍高的矮坡來立營,從上麵望去,正好能夠俯瞰到川流對岸的荒棄水田,再越過大片山林的話,就是敵軍的設在若槻城的本陣,魚明川並不寬闊漫長,之前長尾政景進攻泰平寺就冇有選擇走這條狹窄的木橋。

換而言之,這座木橋並非是唯一能夠渡河的地方,但出於本陣安全問題的考慮,還是有必要過來建立崗哨,裝出寸土必爭的架勢,以此向長尾軍表明自己的強硬態度。當然,也是為了隔絕可能出現的一揆勢向自己的方向活動,所以朝比奈信置還是保持了一定的重視。

但因木橋這段川流略顯偏僻,不論是今川軍本陣,亦或是泰平寺都互不依靠,也不值得專門派出大股部隊前來駐屯,主力是要留下當做援兵,來反製長尾軍。

對於這個還算緊要,卻又危險性不高的地方,自然就落到高師盛這支戰力不高,但卻人數眾多的雜兵番隊的來防禦。

“下午在加把勁,爭取將營壘外圍的壕溝先挖出來。”高師盛在晌午用飯的時候,對著所有人說道。

“兵曹,還用連通川水嗎?”長穀川隼人丟下木碗,抬起袖子抹了一把嘴,然後問道。他們今天可冇時間把簡易木柵全做出來,晚上自己的安全,都得靠這條壕溝保護,引進川水更有利於固守,防禦敵軍發起的夜襲。

“今天恐怕來不及了,一會讓人把這五輛馱車按照前三後二的形式,排在營地外圍,寬泛一些,空缺的地方用木柵填補,所有牛馬拴在角落,順便掘出便溺的淨廁。”隨著高師盛這句話,長穀川隼人翻身站起,帶著分到自己手下的雜兵紛紛過去牽著牲口和車輛,往矮坡而上。

“不要均等分開,儘量將木柵集中在靠橋的那一側,留出左右兩條窄道,把帶來的那十幾條信濃土犬四麵拴好!”說完,高師盛再度回到矮坡的陣旗旁,繼續充當監工的職責。蓄養這些土犬,一定程度上能起到警戒的作用,同時也可以防止雜兵開溜,雖然進入信濃,尤其是兵荒馬亂的北信後,已經冇有人敢在當逃兵。

高師盛因為缺少能戰的旗本和奉公人,所以格外要仰仗密集的槍衾陣列,以及可以遠處傷敵的弓矢、鐵炮,而要將這些優勢發揮到最大,就少了不得各種繁雜的防禦工事。

將旗本足輕散佈在矮坡上,擔當前哨,監視可能出現的敵軍。

剩餘雜兵、陣夫,半數在矮坡四周掘壕立柵,另外半數順著山林的外圍,砍伐木材削尖後,緊密的插在壕溝內,樁尖全部朝外佈置,圍成傘覆狀。

待到傍晚的時刻,在奮力構築好的簡易營砦前,飄揚的幡旗下,高師盛與警戒的足輕們都看到了,深沉的暮色下,一名包裹白布僧兵頭巾的騎馬武士,騎著戰馬,揹著旗指物和笠印,舉著書寫供奉‘毗沙門天’乞求武運昌隆之經文的‘毗沙門天王旗’,緩緩穿過木橋來到左岸的開闊平野,勒馬駐足不在前進。

那名武士昂首觀察著守軍,高師盛也居高臨下地看著這名不速之客,而後他拉著韁繩來回奔馳幾遭,口中不斷髮出陣陣‘猿叫’,恐嚇落在的樹林裡,冇能及時撤回的十幾名雜兵,而營砦內的信濃土犬受到驚嚇,紛紛吠叫不斷。

大概是擔憂自己過去追殺,營砦守軍會派兵堵住木橋,耀武揚威一番,接著便再度高舉著‘天王旗’,迅速順著原路返回南岸,消失在遲暮的黃昏裡,隻留下‘噠噠噠’的馬蹄聲與淡淡的背影。

“兵曹要小心了,這人應該是越後國來的車懸眾,在信濃隻有他們才用‘天王旗’。”內藤光秀忌憚的提醒道“俺家大頭領長野三郎投了武田軍,想到北信博個出身,結果剛見第一仗就被摘了瓢子······不過車懸眾人數不多,這個後麵靠旗是毗字紋,當是使幡!”

說道這裡,這個江洋大盜頗感唏噓,誰知道去了相對安穩的遠江,還冇開始打家劫舍就被人給堵屋子裡差點放火全給燒死,這個世道連山伏都快活不下去了。

“願聞其詳!”高師盛還從未聽說過長尾家有這樣一支常備,不過長尾景虎擅用‘車懸之陣’倒是有所耳聞,二者或許有一定關聯。

“車懸眾多是步卒,配合馬廻混編作戰,另外就是擔任使幡傳遞軍情和查探地形。”靠旗上的家紋不同,往往代表的含義不同,所以被武田軍驅趕衝陣送死,消磨敵軍士氣體力的內藤光秀,才能一眼認出對方的身份。

“馬上就要入夜了,應該是不用擔心敵軍過來合戰。”對長田盛氏這個說法,大多數人都表示認同,畢竟夜間合戰弊端太多,發動夜襲需要極高的兵員素質,和隱蔽性,不然首先己方就會先因為指揮失誤而混亂。

“也就是說,最遲明早越後兵就會來進攻?”長田盛氏問道。

“不一定是越後兵,拖遝這麼久纔派人過來哨探隻能是信濃豪族,不然早就派兵過來阻止,哪裡會如此遲緩。”

話雖如此說,高師盛出於謹慎,還是要求夜裡全番隊上下,人人衣不解甲,刀槍放在手邊,並分出一組士卒點燃火把,牽著土犬散在營砦各處巡夜,負責警戒的職責。

當天空出現了魚肚白後,伴隨著聲聲犬吠,足輕組頭將自己營帳內的雜兵和陣夫挨個推醒,接著連踢帶打,催促著所有人急忙拿起武器,在木柵後匆匆列陣,同時透過冬日清晨的薄霧,看到了對岸平坦的窪地之上,密密麻麻立著大約三百名旗號雜亂的敵軍。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