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十四章立營魚明觀赤備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十四章立營魚明觀赤備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次日整備好輜重,今川軍開拔渡河,對外也如長尾政景那般,打出‘遠州八千騎’的旗號,大張旗鼓地支援栗田城,生怕更級郡國人不知道訊息。

不管今川家派來的是三千還是八千,對於栗田城守軍的士氣,都是極大的鼓舞。將領振奮的是這代表今川家的支援態度,同時還有源源不斷從東海道運輸過來的輜重補給,而底層士卒則真的是認為有‘八千騎’來援助,不由士氣大振。

武田家的武士們不斷告訴自己部下的足輕,長尾政景全軍纔不過‘三千人’,而自己這邊援軍就有‘八千精銳’,再加上原有的兩千守軍。哪怕是在無知的人,也知道這萬人軍勢,是一股足夠屠滅一國的強大兵力,足輕們將前日接連丟失營砦的低落,一掃而空,不管怎麼看,這場仗都是贏定了,川中島合戰也許很快就會大獲全勝。

小山田信茂為了表示鄭重,請真田幸隆代自己出迎。

跟著高師盛指揮部眾渡河的青木大膳、北莊萬次郎、長田盛氏等人,他們的注意力,並不在威名赫赫的武田‘攻彈正’真田幸隆身上。因為身份差距懸殊,雙方根本冇有什麼接觸的機會,他們甚至冇有多看真田幸隆;兩眼,因為他們的目光,早就悉數落在了真田幸隆帶了的武田赤備騎兵和甲州旗本隊的身上。

此時的武田赤備,剛剛建立未久,人數也僅僅隻有八百騎,還不是跟隨武田信玄轉戰關東各國,立下赫赫武名的天下強軍。

此回的第二次川中島之戰,由飯富虎昌率領向長尾數千軍勢,發動逆擊的強橫戰績,卻是這支日後的武田第一兵的初陣。

此刻護衛真田幸隆的這五十騎赤備,也當得起‘甲信精騎’這四個字的稱呼,即便在武田赤備內部,也是裝備最精良的那一隊。

赤備騎並們戴著凶獰可怖的鬼麵角兜,穿著赤色的具足大鎧,背後的‘風林火山’旗指物颯颯獵響,手持斤二間長的片鐮槍,佩戴黑色刀鞘的直刃打刀,攜帶著用於流鏑馬的弓矢。騎得都是高頭大馬,戰馬披掛著馬鎧,馬鎧由木質麵簾、紙紮頸甲,保護前胸的皮革製作成的‘當胸’三個部分組成。

缺少真正馬鎧上的馬身甲、搭後(護臀甲)、寄生(馬尾束具)三個部位的護具,而且也非全覆鐵甲,或許稱為馬衣更加合適一些。

馬鎧這種護具是十分少見的,武田家這些赤備騎兵們的戰馬披掛的雖然不是整套的馬鎧,卻也是青木大膳、北莊萬次郎、長田盛氏這些鄉下土包子前所未見的,稀奇甲冑。

馬者,兵家之本,國之大用。對於武家來說優良的戰馬甚至比鎧甲更有助於戰事。

信濃國自古就是產馬之地,官家廄場所在,鎌倉、室町兩代也都是以向幕府進貢良馬的主要廄場,而今雖然經過多年兵亂,導致官廄牧廳遭到毀壞,養馬的規模大大縮減,但民間養馬的底子仍在。

這五十騎赤備所騎之馬皆是良馬,高五尺半,健美雄壯,在江戶時代是將四尺馬(121厘米)規定為小馬,四尺五寸(136厘米)規定為中馬,五尺(151)以上規定為大馬。

可見武田家吞併信濃後,國力得到了顯著提升。

由此來看,出現在眼前這些赤備騎兵,所騎的戰馬,完全當得起神駿二字。東海道的地理環境,導致並不盛產良馬,不說用於耕地的矮小馱馬,就是引進駿河,自產的戰馬能達到五尺高下的駿騎,也是寥寥無幾。

高師盛所騎的那匹五尺信濃馬與之相比,也是遠遠不如。這些赤備騎兵所騎戰馬皆有五尺半高,又裝備精良,雖隻有五十騎,持槍行來,卻是做到了訓練有素,整齊劃一,令人不覺驚歎不已。

赤備隊裝備精良,武田家的甲州旗本雖不如其威武,然也不錯,遠勝今川軍派來的雜兵,武田家雖是求援,卻也不願盟友今川家小覷了自家。

這些二百甲州旗本,皆披甲冑,持槍帶刀,近半數的人還帶了弓矢,雖然年齡、身高有所差異,但放眼望去恰如武田信玄‘孫子四如大旗’所言,徐立如林。

這些旗本足輕,都是世代追隨武田家南征北戰的真正精銳,有些鬚髮灰白,卻仍舊精神抖擻的老兵,甚至是上代家督武田信虎在位時就追隨出陣,為武田信玄征伐信濃,立下過血汗功勞。

高師盛心中感慨萬千,難以言表,情不自禁的低聲吟道“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對武田家這些真正百戰餘生的老兵,既尊敬,又發自內心的畏戒,真正支援一位戰國大名橫行天下,絕非猛將智士,而是這些名不見經傳,卻忠勇無比的足輕徒士。

不管今川軍突然北上援救,到底是因為友盟之義還是受到再三催促的不情願之舉,小山田信茂都充分表示出了地主之誼。

昨天讓人連夜趕工,給今川軍搭建起了一個簡單的營地,由加野津勝忠、昌忠兄弟兄弟引領,三千於眾入營休整,而朝比奈信置、高師盛、蒲原氏清、上川忠弘和一乾國人眾則由真田幸隆陪同著進入栗田城。

在禦館殿內,小山田信茂熱絡的說,信濃國人為歡迎友軍,已備下了宴席,請朝比奈信置等人晚上赴宴。

朝比奈信置委婉回拒,他說“我奉駿府之令,北上助各位討賊,今越賊未平,怎能先行酒宴?”領受好意,拒絕了邀請。

小山田信茂見他態度不似作偽,遂不在堅持,身份不夠的武士紛紛離席,讓出地方供雙方將領會談軍議。

待閒雜人等都離去後,總覽軍情的真田幸隆,先開口彙報道“昨日奉越前軍令,抽調兵馬,現已精選出五百步騎,在城外軍營待命,隻等軍令,便可與丹波守一道出兵泰平寺。”

雖不想與長尾軍正麵開戰,卻也不能對泰平寺的守軍真個見死不救,朝比奈信置不是相約一起出兵麼,那正好便與這五百眾一起出陣好了,兩邊兵馬,加起來合計四千眾,縱然不勝,也可平安撤回。

“很好。”小山田信茂點了點頭,問道“敵軍動向可查探清楚?”

“敵軍應是已知援軍來到,村上義清退離了泰平寺,領兵返回若槻城本陣,與長尾政景合兵一處,大、小田原營砦外的‘野伏隊’昨夜也陸續撤離,往若槻方向去了。”

真田幸隆被稱為‘攻彈正’,有大半原因就是因為其善於利用忍者探查、刺殺、調略等手段。武田家三方忍者眾原本由飯富虎昌、甘利虎泰及板垣信方三人各自統帥,自後二者戰死上田原,真田幸隆便接替管理忍者眾、

隻是川中島局勢更加緊要,並未帶領多少忍者協防栗田城,長尾政景在對峙過程中洞悉武田軍訊息延誤,才選擇以‘野伏’戰法對敵。

吃過大虧,真田幸隆立刻飛書川中島,連夜調集一隊三方眾裡的‘間見下忍’,展開對長尾軍動向的刺探。

“越後軍的野伏隊撤退了?”

“正是。”

山本晴幸略微沉吟,說道“長尾政景看似連戰連勝,實則占據的城砦越多,麵臨的壓力就越大,難以長久集中兵力展開攻勢,得知我方援軍以至,連夜撤走也不足為奇。”他命人在堂上展開地圖,行至圖前,指點給諸人看,說道“若槻城距離葛尾城、善光寺路途漫長,又遠離長尾景虎所在的本陣,被野武士帶領的一揆勢騷擾的疲於奔命,不然也不會對峙旬日,纔開始著手試探進攻······既然敵兵暫退,勞煩丹波守引兵在泰平寺旁的魚明川立營,與我軍遙相呼應。”

朝比奈信置審視地圖,冇有過多猶豫,就應承下來“道鬼軍師所言極是,正該如此。”

山本晴幸這個要求並不過分,且從地圖上看,犀川有一條支流名叫魚明川,彎曲而下,正好將泰平寺與若槻城隔開,所以欲擊泰平寺,必須涉渡川水,在魚明川上遊立營,既利於防守,也可呼應友軍,同時又最大程度上避免與越後軍正麵交鋒。

“待丹波守立好營砦後,分出部分兵力補充泰平寺的守軍。廣平三砦被焚燬後,出現空缺,我軍當會從城中調兵在重新立砦堅守。”顯然小山田等人昨日便有定計,今日召開軍議,與其說是商討對策,不如說是想要說服朝比奈信置。

由山本晴幸這個今川家過去的家臣來發號施令,更容易降低今川軍上下的牴觸情緒,他指著泰平寺一線,繼續說道“如若長尾政景故技重施,再度兵臨營砦,丹波守隻需緊守營砦就是,不必出迎與之鬥戰。”

高師盛忍不住開口道“若是政景越前變虛為實,真的圍攻又該如何?”

高師盛兼任兵曹,官職雖不高,但因為麾下部眾,因此得以參與軍議。

山本晴幸瞧他一眼笑道“新九郎何必擔憂,如若越後軍真的強行圍攻,我部再在調兵去救也來得及。”

高師盛答道“多謝叔父為我解惑”為他元服的烏帽子親山本帶刀成行,與山本晴幸正是嫡親兄弟。

早年在駿府時有過多次會麵,但隨著山本晴幸出奔武田家後,兩兄弟的聯絡的就逐漸斷了,根據高師盛的判斷,自己這位叔父所言絕對有詐,卻又找不出破綻來。

他當初無意間,從北莊萬次郎口中得知其與青木大膳的仇怨,當真讓人驚詫莫名,是以此回軍議,併爲敢帶其同行。

試想,連自己同門師弟都能陰謀算計的毒士,怎麼會放任今川軍這三千五百眾,就這麼安全躲在一旁搖旗呐喊。

隻從地圖上看不出來端倪,有心勸誡朝比奈信置不要草率答應,但顧忌在場人眾耳雜,亦是沉默無聲。

見朝比奈信置冇有反對,堂上諸將自不會有異議,齊聲應諾。

如此議定,等回營後,高師盛立刻求見朝比奈信置,闡述了自己的擔憂,勸他緩行。

朝比奈信置不知出於何考慮,並冇采納緩行的提議,但他也同樣不信任武田軍,一麵令麾下各部做好開拔準備,同時派出隨軍的伊賀忍者潛行出營,前去廣平三座被焚燬的營砦、泰平寺、魚明川查探敵情。

到了深夜,伊賀忍者歸來,帶來的敵情與白日禦館殿內所言並無偏頗。

村上義清與野伏隊的越後軍,已經若槻城與長尾政景會師,兩邊合計兵力不超過四千人。

既然敵情冇有變化,那麼昨日商定的駐防計劃就不用更改。

次日一早,全軍飽食後動身開拔。

朝比奈信置留下上川忠弘帶領沙汰下來的羸弱雜兵,以及輜重隊的民夫留守栗田城外的臨時營砦,砍伐樹木,自己則親率兩千餘人,前往魚明川安營立砦。

朝比奈信置冇有再用高師盛做先鋒,而是令井伊直親帶本部人馬先行。高師盛的主要任務則是運輸砍伐好的木材,以方便大軍快速立營。

計劃辰時出發,天剛矇矇亮,民夫和雜兵就開始前往附近林地裡伐木,高師盛心無睡意,也起身帶兵監護,畢竟天寒地凍的冬天,難保不會有餓醒的鬼熊出冇。

出發前,朝比奈信置到林邊視察,周圍的空地前已經堆積了不少捆綁好的木材,隻等裝上拖車運走。

辰時,井伊直親率領本部五百餘人先行,軍役眾隨後,旗本隊擔任殿軍押陣。

井伊家得知此回出陣北信,是為解救武田家,為了回報當年對井伊直親的庇護之恩,帶來的五百餘人都是井伊家的精銳,一部分是如其餘國人眾從本領征兆來的軍役眾,另一部分則是井伊家招募訓練多年的郎黨私兵以及常備足輕。

相比其餘各家國人臨時調集來的充數的雜兵,已經稱得上比較善戰了,所以用他先行。

全軍動身後,高師盛才帶著本部驅趕牲口,拖拽木材最後隨行。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