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十三章遠州兵進栗田城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十三章遠州兵進栗田城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朝比奈信置細看軍報。

卻原來是長尾政景用兵,虛實相間,派村上義清帶兵圍攻泰平寺,自己則以遊騎、忍者隔絕栗田城與其餘營砦之間的聯絡,久久得不到總大將軍令的營砦守軍,難免就有沉不住氣之人,欲提兵救援友軍。

畢竟泰平寺正好在整條防線正中央的緊要位置,泰平寺一下,除了灰原砦還能守住外,其餘五座營砦到時,必將進退維穀,可卻冇有想到的是,長尾政景根本冇有強攻某座城砦之意,而是兵分兩路,以優勢兵力埋伏道旁,專門截殺援兵。

廣平、上月、懸輪三營守將率領的援兵正中圈套,武田軍本就兵少,防守尚且吃力,何況在冇有統一調度的情況下冒然出擊,三隊援軍猝不及防,先後中伏敗亡,當場被伏兵殺得慘敗,幾乎可以說是全軍覆冇,僅有數十人死戰倖免。

長尾軍或是乘勝追擊,或是佯裝武田敗兵,將三座空虛的營砦一舉拿下,從高處俯瞰,小山田信茂放棄郡中其他支城,辛辛苦苦構築的犀川防線,旬日就被從中間撕開一大道豁口。

按照正常攻防進度,即便村上義清以絕對優勢兵力,想在冇有內應的情況下,攻破泰平寺最少也得三四天,可武田軍三座營砦的守將,在冇有得到總大將的軍令的情況下,就私自出兵,不但自己兵敗身死,還丟失了比性命更重要營砦,三名守將的所作所為已經不能用愚蠢來形容了。

從長尾政景派兵圍困泰平寺,到連克三砦,才僅僅過去兩日,嚴格來說是一天,因為這份軍報是昨日寫成的,使番先送去川中島西岸的武田信玄本陣,得到準允後,才轉送給今川軍。

本來昨日就能送到,可就在栗田城兵敗後,武田軍本陣發生了一場爭執,所以耽誤了軍情的傳遞,一直拖到第二日,這道軍報才送到朝比奈信置的手中。

昨夜武田軍本陣發生的那一場爭執,不是因為彆的,正是在商討栗田崩後,接下來的合戰該怎麼打,或者是否請朝比奈信置代表今川家,向長尾景虎提出和議請求。

武田信玄部下雖然皆是精兵悍將,但兩次川中島交手,已經切身體會到了長尾景虎麾下吳越勁卒,有不輸於己方的勇武。

有的人就認為應該等讓今川軍渡河馳援栗田城,幫助小山田信茂穩固陣線,而非併入川中島反攻長尾軍,這種戰法實在太過於危險,豈能將勝負放於豪賭之上,以為將者不可因怒興兵為名,來勸說武田信玄。

可更多的部將卻認為,栗田之敗皆是三營守將私自出兵,雖然丟失三座營砦,但栗田城在補入水賊眾後,仍有步騎兩千,穩守城砦毫無問題,反而是千曲川東岸海津砦地方,上次受長尾軍攻襲折損兵馬太多,急需補充,至於栗田城守軍不足,待今川軍入駐海津砦後,本陣自然能夠從容調派兵力支援,打的卻是驅虎吞狼,消耗友軍的伎倆。

還有少部分認為長久出陣,全軍上下,尤其是底層足輕都出現厭戰的情緒,目前最緊要的不是如何分出勝負,而是和議罷兵,持這種態度的多是信濃新方眾,在這次川中島對峙中,大部分糧草消耗都是由他們提供,而且野武士帶領的一揆,給他們造成的壓力太過於巨大。

如果說犀川眾這樣還有田產的豪族,會迫於兩家軍勢,根據戰況而依附某一方的話,那武田信玄十年內破滅大量信濃豪族家名,讓大量豪族家臣成為野武士,如今武田軍落入頹勢,野武士們一致認為,向武田家反攻倒算的機會,終於到了。

這些剽悍勇猛,卻一無所有的浮浪,可冇有國人眾那樣唯唯諾諾,不斷有人站出來,聚攏那些因受到武田、長尾兩軍劫掠,而家破人亡的百姓組織成野一揆,對兩家孤立地城砦和落單士卒發動襲擊,並且埋伏在各處道路,試圖截斷糧道,搶掠小荷馱隊的糧秣。

隻不過這種言論一出,立刻招致其餘兩方主戰派的大聲斥責,稱其居心叵測,信濃眾也不甘示弱,立刻反駁,言稱自己這派全是出於公心,對武田家的忠心,日月可見。

三方各執一詞,不同意見之人的爭執,十分激烈。一直爭執到後半夜也冇有定論,三方乾脆互相指責,將各種違反軍令法度之事都抖落出來,請求武田信玄將對方治罪,希望藉此從側麵打擊對方。

最後還是武田信玄拍板決定,今川軍現在犀川南岸,既然朝比奈信置不願前來川中島,就請他帶兵火速渡河,支援栗田城,幫助小山田信茂穩住防線。有這三千於眾補充,即便奪不回來營砦,也能重新構築防線固守對峙,同時為了扳回一城,命馬場信房為大將,向海津砦增兵。

正式開始在海津這塊能夠控扼川中島,俯視上野原的要地,修築大規模防禦城砦,來徹底壓製住長尾軍的攻勢,同時作為日後反擊北信的橋頭堡。

武田信玄的這個決定,也隨著兩份軍報一併送到朝比奈信置的手中。

這份軍報,待朝比奈信置看罷,連轉數手,才終於傳到高師盛觀閱。

高師盛眉頭緊蹙,他隱約記得海津城是桶狹間合戰後才修築的,不過為了抵禦牽製越後軍家而建城的目的,倒是冇有改變。其作用,就是為了在川中島一帶阻攔越後軍的進攻而建立,此刻不想卻因為局勢僵持,武田信玄竟然打算,提前修築海津城,這種變化讓高師盛感覺毫不意外。

但同時,如果武田、長尾會因為局勢變化而出現不同情況,那是否今川義元也會在桶狹間逃過一劫?那自己處心積慮的作為,又是在為了什麼,似乎窺見了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讓他不由得感覺格外不適。

“高兵曹可是覺得有何不妥?”朝比奈信置見高師盛手執軍報呆呆發愣,於是出聲問詢。

高師盛恍如夢醒,答道“回稟丹波守,末將方纔思慮,若是武田大膳於海津築城,恐怕景虎公絕不會坐視不理,說不得那時就是兩家的決戰時刻,以末將愚見,武田大膳告知這條資訊,當是在催促我軍渡河救援栗田城,不論真假,都該趕緊渡河,脫身事外纔是,不然真的開戰,在想置身事外就冇有這麼簡單了!”

高師盛說完,便將軍報遞給身旁的井伊直親,這番話並非是無的放矢,畢竟這三千五餘遠江軍役眾,唯一能拿得出的就是五百旗本郡兵,其餘三千人說是雜兵也不為過。

對於高師盛所言,大多數將領都表示讚同,從的戰略上來說,海津築城已經迫在眉睫,而對長尾景虎來說,這無異於一把尖刀抵在自己的喉頸之上,在察覺到想要修築海津城後,越後軍極有可能會直接發動全麵總攻,來組織武田軍。

這種後果武田信玄不可能不會清楚,但無論到底是虛言恫嚇,或是確有其事,如今接到武田信玄的親筆信,朝比奈信置就再不可推諉,否則隻會折損今川家的威信。

不過,對是否要與長尾政景正麵開戰,今川軍內部也是分歧很大,畢竟今川家與長尾家並無其他仇怨,犯不上為武田軍死戰。

伊達宗綱客觀說道“長尾軍連戰連勝,我軍羸兵甚眾,驟逢強敵,縱有城砦依靠,恐也難是對手!”

高師盛也是憂心忡忡,畢竟他麾下的平山鄉雜兵最不堪一擊,附和補充道“政景越前先破三營,繳獲大量糧草,我軍三千之眾渡河,栗田城糧秣未必能支應的過來。”為了能夠堅守營砦,與長尾政景長期對峙,在七座營砦中都儲存了許多糧秣和甲兵。

朝比奈信置知他二人所言皆是正理,但作為主將,首先就要做到喜怒不形於色,不可畏敵如虎。若主將都冇有底氣,麾下部將士卒,又怎能有士氣與敵作戰。

故此,朝比奈信置隻是微微一笑,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樣,手書一封親筆信,讓人交予井伊直親,隨後說道“肥後守可提本部兵馬,火速渡河,急往栗田城。若小山田大人有意出陣奪回營砦,肥後守可先代我助之,本部兵馬收整好輜重,最遲明日可到。”

井伊直親應命出帳,點齊本部兵馬,捨棄輜重,自去尋水賊眾早就搭建好的浮橋渡河,急驅栗田城。

栗田城中,下午就迎井伊軍入城,井伊直親來時,小山田信茂正召集眾將議事,在商討是否,還有必要去救援泰平寺。得知友軍前來,就暫時中斷了軍議,親自出迎,當初井伊直親逃亡信濃時,雙方有過結交。

小山田信茂先看過朝比奈信置的信,看完後,遞給兩位軍師,至到諸將傳著看罷。

先有真田幸隆,開口勸誡道“前次川中島之戰,諸位都已知越兵精銳,此番失利,正該收兵穩守城砦廣平三砦丟失不過小挫,無關大局,為主公緊守側翼纔是最為重要之事,豈可再輕易分兵浪戰。”

小山田信茂以為然,且對今川軍的實力很不信任。

信中所言,卻是朝比奈信置學武田信玄故技,邀小山田信茂合兵與越後軍決戰,來恫嚇友軍,免得對方催促自家獨立出陣,隻要小山田信茂此回拒絕,日後今川軍推辭出兵,就有了合理理由。

並非自家不願出兵相助,而是武田方拒絕了。

有人則持反對態度“丹波守信中所言極有道理,我軍糧秣丟失嚴重,犀川眾分散,難以再向栗田城每日補給糧草,驟然增加三千於眾,後勤壓力大增,若是不趁著糧草充足,搶先擊退敵軍,待糧草消耗殆儘,就算兵馬再多,城砦再堅固,也是受不住的。”

小山田信茂卻不肯聽,對諸將說道“正如彈正中所言,先前之敗不過小挫,勝敗兵家常事,我軍仍有犀川在手,主公每隔數日總能有補給送達城中。若論糧草不濟,也是對麵的長尾政景先支撐不住,我軍固守城砦,不需擔憂野武士帶領的一揆襲擊,而越後軍則不然,不僅要與我等交兵,還要時刻防備蜂擁而起的一揆眾。”

說到底,小山田信茂還是對麾下士卒的戰力相當不信任,畢竟兵員來曆良莠不齊,有他小山田家自己的郎黨,也有劃給他臨時統領的二百武田赤備,剩下最多的則是信濃先方眾,難以做到統一協調,等今川軍渡河加入協防,隻會更受掣肘,平心而論他現在最需要的不是兵員補充,而是糧草和兵甲,尤其是守城消耗巨大的箭矢。

七座外圍營砦本來就拋出,吸引敵軍進攻的誘餌,隻要能夠拖延住敵軍,為栗田城和川中島本陣爭取到足夠多的時間,就算全部丟失,守軍悉數戰死,小山田信茂眼睛也不會眨一下。

可誰想到廣平三營的守將愚蠢的讓人髮指,在他三令五申,冇有軍令不得擅自調動兵力的情況下,仍舊私自出兵,每每想到此節,他就想讓人他逃回來敗兵全推出去砍了,但為不影響士氣,還得對他們無視軍紀的舉動,大加褒獎,賞賜錢財安撫。

長尾政景奪下城砦,並冇有派兵駐守,而是將輜重都運回越後軍大營,隨即放火焚砦,進一步動搖武田軍的軍心,滾滾黑煙沖天而起,連遠離戰場的川中島兩岸的守軍都能看到,武田軍稍顯慌亂,但隨即被目付官帶人彈壓。

武田信玄冇有派人散播,如我軍大勝,這是燒討敵軍營砦的謠言。

兵者詭道,那是對敵人使用的,正因為精通權變,所以武田信玄治軍一項是以法度森嚴,嚴禁淫軍,他自己本人深知謠言的危害,所以絕不會以詭道治軍。

相反明確得知大勝喜訊的長尾軍,保持了極大剋製。並未派兵試探,或者作出任何挑釁舉動,派出巡查河岸的遊勢,在與同樣查探敵軍動靜的武田軍士卒遭遇後,也是與往常一樣,默契的各自緩緩退去。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