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九章遠州兵入信濃國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九章遠州兵入信濃國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次日一早,全軍開拔。

高師盛鄉曲得到一隊旗本補入,在蒲原氏清三人的協助下,終於算是真正的牢牢控製住了這四百於雜兵,並做先鋒前行,身後是各家鄉曲中的雜兵。朝比奈信置率領三百旗本郡兵作為中軍本隊。

上川家的老家主上川忠弘則負責押運大量民夫與牛馬荷馱組成輜重隊,緊跟在其後。濱名信親則同樣率二百旗本郡兵充當殿軍,三千五百軍勢開拔,出郡治,絡繹不絕的順著遠海湖畔的東海街道,驅行百裡,越過今川家控製下的信野垰,正式進入信濃南部伊那郡,穿越群山間的伊那山道之間,北上信濃。

信濃國處內地,位屬東山道,古稱科野國,以‘科之木不出此國’而得名,亦作名信野國,直到大寶四年,朝廷下令鑄造各國印章時,才正式確立國名為‘信濃’。

信州外與十國接壤,堪稱兵家必爭之地,幸而有群山環繞,以高嶽為屏障,道路比之東海道可謂艱險難行,高師盛作為前鋒不是因為他麾下部眾多麼精銳,而是需要他帶人在前麵,整備道路,好供大軍行進,待真正進入北信後,就會被撤回側翼遊勢、

高師盛勒馬駐足,平山鄉的雜兵則在武士的帶領下,沿路鋪設木板,填補溝坑。伊那山道東西兩側的笠入山、駒之嶽峰高聳入雲,讓人望之沮氣。

《秋津書記》評價信濃郡國,‘山高穀幽,翠嶺萬重,人杖倚難升。嚴而險峻,階梯曲折,千峰綿長,馬頓轡不進’之語,誠不欺人。

尤其是為了防備東海道之敵,進入信濃,不論是過去的信濃守護小笠原氏,還是現在的武田氏都刻意的冇有整備過,與東海道相連的伊那山道。

信濃國有高嶽天險依托防禦,一定程度上抵擋了外來入侵,對內大部分的國土,則都是一馬平川,隻有幾條川水與山脈橫貫,將之分為多處平坦穀地,養老五年,分置南部為諏訪國,後有重新併入信濃,以至於有南諏北信的說法流傳。

其中千曲川、天龍川就是其中兩條最長,也是最大的川水,又將信濃細分為並形成了南信,中信,北信,東信四方穀地,信州十郡多賴兩條川水灌溉、牧馬,國中豪族在武田征伐信濃之前,一直處於豪族並立的情況,小笠原、村上、木曾、諏訪四氏各據穀地,而由遠江入信濃的伊那山道,便是過去小笠原氏控製下的重要關隘。

繼而向東北行軍,三日乃止,洲羽之海旁側的諏訪原城,隱隱在望。

當此兵亂四起之際,尤其是北信濃豪族剛發生過騷動,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引起武田軍的關注,為了不至於引起友軍誤解,高師盛這支開路雜兵,在諏訪原城外五裡處,暫時將部眾停下,派遣蒲原氏清帶領使番騎,入城傳遞文書。

諏訪之地,又被成為富士神地,供奉著’建禦名方神’的本宮大社,也是天下最古老的神社之一。

平安時代直到到後來的江戶時期,神社的本宮上社,就一直由諏訪氏擔當大祝,下社由金刺氏擔當大祝,而末社鼎盛之時,全天下包括彆表神社,以及神社本廳在內共計兩萬五千餘所。

冬日天寒地凍,道邊的神社更是少有人來參拜。高師盛策馬道上,顧望遠近,一路上的神道兩側豎立的旗幟,除去諏訪神紋外,還懸掛有北條三鱗紋,諏訪氏確實與北條家關係緊密,但卻不是如今占據關東八州的後北條氏,而是鎌倉幕府的前北條氏。

諏訪氏作為名主,在武家中開始活躍的記載,始見於鎌倉後期,弘安八年的霜月騷動,幕府有力禦家人安達泰盛的姻親伴野氏和小笠原氏被捲入其中,信濃國陷入內亂窘境,諏訪氏舉兵支援鎌倉幕府,幫助執權北條貞時彈壓不臣。

建武新政中,在北條家敗局已定的情況下,諏訪氏依舊堅定不移的站在鎌倉執權一派,對抗足利尊氏、新田義貞帶領的倒幕軍。在東勝寺合戰後,禦內人諏訪直性在得知北條高時切腹自殺的死訊後,殉情自殺,諏訪神黨接納北條高時的遺孤北條時行,並將之隱匿在諏訪大社中,來躲避足利軍的搜捕。

建武二年,諏訪神黨的諏訪賴重和滋野等人奉北條時行為執權,在諏坊本宮起兵,一舉奪回鎌倉,但‘中上代之亂’僅僅二十天就遭到鎮壓,諏訪等人自殺,以北條時行逃亡京都,而宣佈告終。

就是這樣一個譜係淵長的大祝名門,卻在幾年前,被武田信玄運用詭道兵法,將嫡脈徹底斷絕,不禁讓人唏噓。

相逢即是有緣,高師盛傳令下去,各隊的士卒先就原地休息,自己則輕騎簡從,隻帶了幾名親信,前往神社參拜,供奉香火錢兩貫,太刀一把,以祈求軍神庇佑,此回出陣的平山鄉部曲,能夠武運長久。

休整了小半個時辰,使番才帶著一隊武田家的騎兵回來,當先之人不是帶甲武士,而是位年輕神官,大約來得急,冇有乘牛車,而是騎馬趕來,淨衣法袍,卻是一宮神官大祝的打扮,正是諏訪上社現任的諏訪大祝。

律令時期,神官大祝的權勢很大,任免出自朝廷,高師盛這個手握四百士卒的兵曹見到後,亦要跪拜行禮,如今雖說禮樂崩壞,但兩家分屬友盟,卻也不能在這位諏坊大祝麵前無禮,連忙穿過坐在地上休息部眾,帶著伊達宗綱、岡部長行等人迎將上去。

兩邊相見,互相見禮。

高師盛甲冑在身,虛行了個軍禮,敬道“在下遠江郡兵曹高師盛,奉駿府之令,隨官軍北上討賊,我軍路過貴郡打算在城下休整一段時間,因擔憂冒然近城會引來誤會,陣將朝比奈信置大人故遣我先行入城通告,不意竟然驚動大祝,實在罪過!”

諏訪大祝早就從馬上下來,拱手回禮,說道“朝比奈大人之名,吾久聞之,小豆阪之戰,丹波守身先士卒,與敵決死,才得以大敗尾張織田。又在前幾日前,聽聞傳騎回奏,朝比奈丹波守於湖北檢閱三軍,使遠州諸多賊寇聞風喪膽,不敢再行劫掠,威震東海,誠為忠勇名將,高兵曹能為先鋒,必然是丹波麾下的心腹愛將!”

西遠江朝比奈家的官途頂端正是丹波守,武家之中兼領多職甚至父子同拜一爵,已經是十分尋常之事,往往以大丹波來稱呼朝比奈元長,小丹波來稱呼朝比奈信置。等朝比奈元長被表舉為正五位兵庫後,丹波守的稱呼纔開始專指朝比奈信置。

“大祝謬讚了,丹波大兄無愧忠勇之稱,而在下實則不過是個裙帶庸士,隻能做些開山修路的馬前卒罷了。”

諏訪大祝望瞭望坐在路邊休息的各隊雜兵,似有領會,依舊笑容不改地問道“貴軍今至我郡,不知打算停留多久?可需要本神官協助的地方?”

高師盛取出一道奏文遞給對方,說道“我軍此行自備糧秣輜重,用完之前倒是不用大祝相助,至於打算在貴郡停留多久,這要看依照軍令行事,卻非是在下能夠知曉,這是陣將的傳令,請大祝觀閱。”

諏訪大祝客氣地接過傳令,展開觀看,閱畢,說道“丹波守希望本官能夠在羽海湖畔選一塊紮營之地,另外還想要構建榷場,與我郡互市?”

“正是,不知大祝可有難處?”

販鹽於信濃本來就是決定好的事情,南信濃冇有那處町宿,能比得過諏訪大社更加人煙稠密,繁華富庶,至於為何選在諏訪湖畔紮營,也是考慮到方便取水,而且過去奈良朝,在左馬寮的管轄下,朝廷共在信濃設置了十六處官營的敕旨牧和統括它的牧監廳,其中就有一處在諏訪湖畔。

雖然馬政早已崩壞,可豐美的水草卻不會跟著一起消失,正好用來飼養荷馱隊中的牛馬牲畜。

諏訪大祝思忖片刻,說道;“我郡治城東有一塊野地,地方離水源不近也不遠,正是合適。我讓人帶兵曹先去看一看,若是冇有異議,便可在哪裡先行紮營。”

這位諏訪大祝絕口不提榷場之事,看樣子是想同還在後方中軍的陣將朝比奈信置交涉一番,才能下決定。

這與高師盛冇什麼關係,應聲答諾。

送走諏訪大祝後,接著傳令下去,各隊士卒先後起身,跟在留下引路從騎的馬後繞過郡城,往城東湖畔而去。

青木大膳騎馬亦緊隨其後,頻頻回望早已經遠去的諏訪大祝,咬牙切齒,恨道“諏訪賴忠這等認賊作父之徒,也有臉麵擔任神官大祝!”

諏訪賴忠出自諏訪総領家的分支,按輩分是滿門遇害的諏訪賴重之從弟,其父諏訪滿鄰作為一門中老在自己族侄遇害後,不但不思為家督報仇,反而在與分家高遠賴繼的爭鬥中,投入武田家麾下,將諏訪賴重的遺腹子寅王丸交予武田信玄,最終使其母子皆害,來換取自身苟全。

諏訪伊豆守滿鄰一係分家,堂而皇之,竊居総領之位。長子諏訪賴豐擔任諏訪神黨総領,以‘十二使幡’的身份活躍,而次子諏訪賴忠則繼任神官大祝,並厚顏無恥地擁立武田信玄四子,諏訪禦料人所出的諏訪四郎為家督,以後見人的身份操控諏訪氏家中事務。

這等以下克上的手段,在戰國時代屢見不鮮,對高師盛等人並無多少觸動,要倫大逆不道,難道還有誰比得過廢立管領、公方的三好長慶不成,與三築相比,諏訪滿鄰父子的所作所為隻能說是為了存續家名,而采取的迫不得已的手段。

有著諏訪氏血脈的諏訪四郎為家督,分家以家老重臣的身份輔佐,保全住了諏訪全領的行為,不能說之有錯,比起被逼滿門切腹,血脈斷絕的高遠氏可要好上太多。

高師盛不知為何青木大膳如此痛恨諏訪氏、武田氏兩家,怕前麵的武田家的武士聽見,故而也不接話,說道“咱們從東海道來,一路北上耽擱不少時日,也不知北信戰況如何?走,咱們去問一問那名引路武士。”

蒲原氏清、伊達宗綱、岡部長行應諾,與長田盛氏、長穀川隼人、濱名信光等人簇擁著高師盛趕上那名騎馬在前頭引路的武士,詢問川中島現在的局勢如何。

那名騎馬武士說道“前些天善光寺失陷,越後軍也派出一支賊兵來犯我海津,約有兩三千之重,幸有飯富兵部、春日大人帶兵駐守,兩位鬼美濃親率赤備眾來援,與越賊苦戰多日,終於得保城砦未失,當小山田大人在栗田城重新構築防線後,這股越兵才緩緩退走。”

“退去了何處?”

“據說是向曾科郡退去了,想來,大約是無外乎是春山城,或者井上城重新歸附長尾越後本隊。”

川中島雖然是合戰的焦點,但整條戰線極為漫長,可以說橫跨整個北信六郡,以千曲川為界,兩岸城砦都在反覆的拉鋸中反覆易手,武田軍守住海津砦,絕不會像這名武士說的如此輕鬆。

飯富虎昌、馬場信房、原虎胤,以及後來改名高阪昌信的春日虎綱,四名武田家的大將名臣合力,在赤備騎兵協助下,才堪堪守住城砦,而且越後軍是見強攻不克,主動退兵,而非被擊敗,想來這支越後軍領兵的當也是長尾家的大將。

“現在川中島可還有合戰的訊息傳回?”

“應該仍是在對峙中,目前還冇有其他訊息傳回來。”

“栗田城孤懸犀川北岸,武田大膳本隊又被拖住,不能隨意輕動,冇有外援,不知還能堅守多久”

“栗田城雖然被長尾軍圍困,但因守軍都是我武田家的士卒,並且有犀川眾在外控製水道,到現在還是固若金湯,越兵每日發動的強攻,都被悉數打退。”

得到自己想要的訊息,高師盛遂不在多言,拱手謝過後,撥馬迴轉部伍後纔對伊達宗綱、岡部長行說道“依照陣將的計劃,我部要在諏訪屯駐幾日,發賣販鹽,等安頓下來後,從明日開始,令各隊兵卒嚴加操練,我部多是強征來的青壯,不識行伍,不求他們能夠列隊衝陣,務必爭取讓其可以辨識金鼓,不至於臨敵自潰!再則我看看,能不能向武田家購入一批卷腹,籠手、鐵額、護麵等物,免得讓雜兵們布衣上陣。”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