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八章廟算談兵定軍略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八章廟算談兵定軍略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當眾聲討越軍,並非私仇,隻是為了讓駿府支援背信棄義,違抗幕府調解的武田家,看上去更加師出有名,畢竟‘甲相駿’同盟中除了今川家外,剩於兩家的所作所為,都稱得上不折不扣的亂臣賊子。

朝比奈信置聲討長尾景虎之罪,各家國人立刻帶著自己部下的鄉曲,揚臂奮呼,三千人舉兵大喝“討賊!討賊!討賊!”

朝比奈信置遂折弓斷箭,拔刀指天“官賊不兩立!今朝北伐,破賊討逆!”

足輕、雜兵們在武士的帶領下,再次舉兵高呼“官賊不兩立!今朝北伐,破賊討逆!”

自今川義元繼位家督以來,一直積極同京都朝廷、足利幕府保持緊密聯絡,並不斷捐獻供奉。作為回報,朝廷則派遣羽林家大臣姊小路氏,入駐駿府城作為今川家與朝廷溝通的奏者。

因為朝廷使臣的存在,今川家開始手握大義名分,以朝廷官軍自居,在冇有幕府委命的情況下,頻繁向三河與尾張兩國擴張,併成功從名分上壓製住遠江國的豪族,使之家臣化。

站在場左空地的軍役眾,每鄉曲各自派出一隊足輕,再次伴著鼓點,跟隨著旗幟,再次入場,向站在台下的吏員依次領取軍糧賞錢。

各家豪族,也紛紛登台,向郡守朝比奈遠長求取鹽引,待在信濃販賣完食鹽,返回遠江後,便可以手持鹽引向郡戶曹領取鹽引數量六成的錢糧,其餘四成則是當做出陣前的補給折扣掉,提前支取給各家。

軍役眾出陣,雖然會如高師盛那般自備補給,但這隻僅限於同郡作戰,此回奔赴北信,支援武田家對看越後軍,補給按道理該有武田家負責,但與武田軍正式接洽前,還是要靠今川家自己解決。

當衆宣佈賞格,發放軍糧、賞錢,也是為了激勵遠江軍役眾的士氣,就目前來看士氣還算可用。

陣代朝比奈信置很滿意,郡守以及兩廳八曹的官吏很滿意,就連圍觀檢閱地百姓、行商也都很滿意,紛紛歎道“今日才知道,駿府的官軍當真威武雄壯,此番北伐信濃,定然能夠大勝而歸!”連對於遠州子弟出陣的怨憤,也被激昂慷慨的呼喊,沖刷的無影無蹤。

這也是郡守朝比奈元長明明在府庫空虛的情況下,還執意要勞民傷財地舉辦檢閱,為得就是向郡國百姓,展示今川家的富庶和兵威。

當晚,郡守朝比奈元長大宴國人,為之壯行,軍中諸吏作陪,哪怕一個普通士卒也有加餐。

高師盛作為郡守親眷,此回又募義從四百於眾響應駿府出陣,誠謂冠絕群豪,因此得以列居上席,青木大膳、長田盛氏、濱名信光三人隨行,長穀川隼人、小野忠明、大井盛朝、信朝等人則留在軍營,約束鄉曲部眾。

在他身旁作陪的三名武士,也不是外人,蒲原氏清、伊達宗綱、岡部長信三人都是高師盛在駿府城的舊識,縱然算不上多親厚,好歹也有過點頭之交。此刻坐在一起,推杯換盞,倒是其樂融融。

朝比奈信置得知高師盛軍中缺少得力將官,主動派遣一隊旗本過來擔任組頭、兵佐幫助指揮。

換句話,也可以說大半兵權,直接就被剝奪,但高師盛卻是求之不得,四百雜兵,看上去人數眾多,但實則一群烏合之眾,連擔任最基層的足輕組頭的武士都湊不齊,隻能讓鄉中的足輕眾來臨時擔任,真的上了戰場,彈壓不住陣型,恐怕連敵軍一次摧鋒跳蕩,都擋不住,就要被衝的七零八落。

席間,高師盛頻頻舉杯,親善三名客將,郡守朝比奈信置卻向坐在自己的長子問道“敷知櫞今日以見軍役眾實情,明天便要率軍北上,不知對陣長尾越後守可有方略?”

朝比奈信置見自己以公事相問,遂也恭謹答奏“武田大膳關東軍法名家,兩次出陣征伐北信,卻皆敗於越軍,長尾越後出世未久,數討甲信、上野,卻能以越後一國之力,連連擊破武田、北條兩家百萬大大名,誠為當世名將,末將遠不如矣,哪裡敢誇下海口,枉談方略,不過······”說到這裡稍微一頓,隨後繼續說道“不過下吏偶有小得,敢請大人指畫形式。”

“好!”

朝比奈信置起身,至朝比奈郡守案前跪坐,以指蘸酒,在案幾上曲行勾勒出兩條最終交彙的斜線,說道“上邊這條短線是犀川,下邊這條長線則是千曲川。”

朝比奈郡守撫須說道“不錯。”

朝比奈信置隨即在上邊這條斜線,即犀川的兩側分彆點出幾個小點,四個在犀川北岸,一個在犀川南邊,藉著指著北岸四個小點,說道“此四者為善光寺、葛山城、旭山城、栗田城。”

朝比奈郡守道“不錯。”

這四座城砦,皆是北信控遏要害之地,其中善光寺、葛山城,兩地為北越出入信濃的門戶,旭山城、栗田城在下緊鄰犀川北岸,上下四城中間又有千曲川支流隔開,不過並非緊要,故而冇有描繪。

此四城因為北信豪族反亂,僅剩栗田城還在苦苦堅守,倒不是守軍多麼忠誠武田家,而是敗退的小山田信茂聽取真田幸隆、山本晴幸兩位軍師的意見,全軍退守栗田城,替在川中島與長尾景虎對峙的武田信玄把守住側翼,同時藉助屋代政國溝通犀川水賊眾幫助運輸糧草,同時配合武田信玄隔絕長尾景虎派遣新的援軍,順江而上,夾攻栗田城。

形式已然危急到,一著不慎,全軍覆冇的地步,武田家向今川、北條求援也就不足為奇了。

接著朝比奈又在長線代表的千曲川左右,各自點了兩個點,說道“此為海津砦,此為茶臼山。”

茶臼山、海津砦分彆在千曲川左右兩側,都是地勢險要,仍在武田軍控製之下,也是武田信玄跟長尾景虎這個後輩,對峙下去的最大底氣。

“依照前些時日軍報推斷,長尾越後雖然奪回善光寺,但海津砦未克的情況下,絕不敢犯險越過千曲川進攻武田大膳本部,隻要拖到補給難以為繼,越兵一退,善光寺等地仍舊是信玄公的囊中之物!”朝比奈信置很是推崇武田信玄的代表孫子四如的風林火山的軍法,從兵者詭道的角度,很是讚同武田信玄把控人心背向,通過廢立盟約來開疆拓土的手段,反而對長尾景虎這種打著‘義戰’之名,行竊國實舉的行為,不以為然。

“駿府援軍前去,以武田大膳的秉性,定然會指派我等駐守栗田城、海津砦中的某一地。不!說不準還會想要將本家這三千於軍勢拆分,分彆補入兩地,來達到更容易驅使的目的。”

“你待如何應對?”朝比奈郡守頷首問道,對於長子的推斷並不意外,換做他自己站在武田信玄的立場上,也會如此做,甚至條件允許的話,還會做的更加乾脆,將之儘數拆散,補入各隊遊勢,充當進攻越兵城砦的填壕。

朝比奈信置膝行退後了一步,伏拜在地,輕聲道“為駿府大殿上洛,匡扶朝廷幕府的野望,武田家作為牽製北條家的盟友,不能就此慘敗,但越兵更是控製武田、北條兩家的重要棋子,更不可助信玄公全取信州,大殿隻派遠州羸兵,北上信濃,不正是為了維持關東大名之間的平衡麼!”

“末將打算不與武田大膳合兵,而是直接北上犀川,先拔克越軍占據的旭日城,攻其必救,從側麵來解救栗田城之圍,隨後再次飛書傳與長尾越後,商議邀他一同上洛京都,討伐三築逆亂之舉。”

“長尾越後自詡忠義,定然應允,驚聞越兵西出北陸道,本願寺定然惶恐難安,全部精力必然要放於加賀佛國,防備長尾越後之軍,便是武田大膳想聯絡本願寺證如法主,請其降下法旨,密令三河本證寺煽動一向一揆,騷擾本家,證如法主也要考慮東海、北陸兩道開展的壓力。”

“同時占據越前的朝倉家也不得布兵防衛,即便不懼長尾軍,也要擔心加賀佛國的一向一揆趁機侵攻越前,朝倉家一動,南近江六角家必然要前去討伐淺井,失去朝倉家這一得力外援,隻能求救美濃齋藤氏,齋藤義龍弑父篡國,本就不得人心,被牽扯住大部分兵力,本家討伐尾張織田打通上洛之路,再也無外憂也!”

朝比奈郡守同樣拊掌輕笑,依舊是“不錯”二字,但語氣已然鄭重。

“長尾越前守政景深的越後士心,麾下上田眾兵精將勇,再加上村上羽林更是信濃四大將之首,猛牛陷陣,便是武田大膳這頭甲斐猛虎也難免有上田原崩潰,你有何把握在此,當著老父侃侃而談。”朝比奈郡守話語雖然嚴厲,但最後一句話,卻明顯代表認同自己長子的智謀,僅僅從冇有頭緒的推斷,便猜出了駿府的部分意圖,雖然冇有猜出假道伐虢的方略,但也已經有幾分智將的氣候。

“何須為武田家火中取栗!”朝比奈信置輕蔑笑道“長尾政景無能之主,竟然拱手將一國奉讓他人,越是深得越後豪族之心,便越要小心翼翼,生怕觸怒那位‘義戰之將’,況且上田眾是他存身立命的根本,料想他必然不敢與我軍正麵廝殺。”

“村上羽林如何?”朝比奈郡守言下之意,卻是再問如何能抵擋村上義清發動北信豪族,展開山地騷擾偷襲的疲兵之計。

“若是當年的信濃大將,信置遇見定然當退避三舍,不敢輕釁兵鋒,奈何如今村上猛牛老矣,折角力竭,當年的上田精兵不複舊觀,麾下不是浪人遊勢,就是借來的越後兵,難聽調略,而今雖收攏部分倒戈國人的支援,但此輩三姓家奴,絕非可以依仗,托付大事,此等敗軍老將,散沙之軍,讓人何懼之有?”朝比奈信置說的不錯,真的放北信豪族脫離本隊控製,誰也不能保證這些牆頭草,會不會重新投向得到今川家派兵支援的武田軍“即便二人真的不肯退兵,尋我決戰,那不正好解了栗田城之圍!以真田彈正中、道鬼軍師的智謀必然不會放其輕易離去。”

朝比奈信置伸手指了指旭山城與栗田城之間的距離,繼續說道“旭山城與栗田城亦有犀川的三條支流,就算二人真的能忍痛斷臂求生,想要來救援旭山城。首先便要渡過川流,淮陰半渡而擊儘滅楚軍,我部亦可效仿,此為其一。其二,栗田城守軍即便追擊不成,也能趁機奪回城外的諸多砦關,重新構築防線。當其時也,越軍必進退失據。說不得,能不費一兵一卒,迫使其退還葛山城、善光寺。”

朝比奈郡守點了點頭,又問道“若是二人救援旭山城固可如此,但如果他不管你部,一意強攻栗田城,你又待如何應對?須知旭山城險峻可非栗田平城能比。”戰國時期因為山城高度、攻城器械建設成本太高,運輸困難,蟻附攻城傷亡太大,等各種外在原因的困擾,多數還是采用圍困,待城中兵糧耗儘,才能落城。

時間漫長到動輒一年半載,旭山城守軍在兵糧充足的情況下,哪怕隻有百十名足輕,隻要動員起城內百姓協防,起碼安心守個把月。

“如果出現這種情況,我部有還有兩種方法,可以逼迫越兵來援。”

“那兩種選擇?”

“北信城砦多為豪族據守,正如先前所言,彼輩三姓家奴,不識忠義,見我部突襲攻城,城內必然有反骨之徒,願意充當我軍內應,屆時裡應外合,破城易如反掌觀紋,輕取不難。”

“哦?若是城內守軍不願請降呢?”

“犀川支流可為天然屏障,隻需派一遊勢,把守住渡口。同時散出忍者亂波,監視可能會出現的長尾援軍,其餘部眾,皆可分散郡內,大掠鄉野,人取百姓。長尾客軍能長久對峙川中島,少不得北信豪族破家供養,一旦傳出有敵軍剽略四方的訊息,人心定然渙散,便是長尾越前、村上羽林二人能夠沉得住氣,想先攻克栗田城,再來尋我部決戰。長尾越後也要從大局考量,催促他兩人速速救援,就算兩人頂住壓力,一力破城,那時我軍也早帶著劫掠來的輜重錢糧,退回犀川南岸,與武田大膳本陣回合。”

朝比奈郡守東海名將,聽完後不覺老懷大慰,點頭笑道“此回出陣北信,老父無憂矣!”

朝比奈信置拜倒在地,說道“信置必不複大人威名,縱然紙上談兵,敗於敵軍之手,也當有死之榮,無生之辱!”

當晚宴後,諸將歸營。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