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五章檢閱兵馬勵士氣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五章檢閱兵馬勵士氣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再給足輕、丁壯們傳授之前,高師盛昨夜便讓人將這些經驗總結起來,大概二十幾條,供自己學習揣摩。

比如防守時與敵人槍衾對刺時,一定不能害怕後退,整個隊形被破壞、衝散後決計是冇有活命的可能,不是被監陣的武士處決,就是被敵軍趁勢亂槍捅死。

正所謂‘狹路相逢勇者勝’,齊心協力,撥打敵陣長槍,低頭用陣笠護住麵頰喉嚨,必要的時候也利用籠手、卷腹格擋長槍的抽打突刺。

再比如;衝鋒的時候,麵對敵軍的弓箭、鐵炮一定不要停下腳步,衝鋒速度越慢,越容易被射殺在地,唯有用最快的速度衝過去,纔有活命的機會。

箭矢射速也冇有想象中那麼快,在近距離作戰的情況下,即便是弓術在優良的武士,也難以在短時間射出太多的箭矢,比起弓手,鐵炮的填裝更加緩慢。

戰國時期的鐵炮非常落後,不但瞄準精度差、射擊距離近、故障發生率高,射擊速度慢得驚人,射擊後產生的煙霧影響射擊,易受環境影響,如雨天,大風,過度潮濕等。

發射流程極為繁瑣,第一步,先要打開袋,取出一定份量的放入槍管,再用鐵釺舂實,然後放入鉛彈;第二步,磨擦火石,點燃火繩;第三步,瞄準目標,扣動扳機,使火繩落下點燃,然後第二輪發射,還要提前清空槍管內的火藥殘渣,不然就有可能炸膛。

鐵炮足輕非常依賴的統一指揮,鐵炮足輕的隊列動作,主要由指揮的鐵炮組頭髮出,冇有了指揮,有些士兵恐怕獨立完成發射流程都有困難。從這一點看,戰國時期鐵炮的使用是很不成熟的。

所以,在衝鋒的時候,麵對敵人的槍林彈雨,絕對不能畏縮,一定要利用最快的速度衝上去,隻要衝倒敵人麵前,逼迫對手白刃戰,那些缺少甲冑長槍的輕兵,絕對不是對手。

而且白刃戰中殺敵後,切記絕不可停步不前,哄搶敵人的首級,遺落的財物也不允許去撿,如果都去搶這些東西,不但敵兵會獲得喘息之機,甚至還可能讓敵人趁機反攻,死在戰場上,撿再多的財物,也是無用功。

自出陣以來,高師盛在冇有確立任何軍令的情況下,首先便頒佈賞罰標準。

如果說教丁壯們如何殺敵求生,隻是一廂情願的話,那嚴賞罰則是儘量保證,真正開戰後,手下這些遭到裹挾的足輕不至於一鬨而散,將自己扔在戰場上等死,畢竟人多力量大,前麵有足夠多的人擋刀,躲在後麵的將官,活下來的可能性才更大。

賞罰的重點在於‘號令正部伍,賞罰明信諾。’以嚴苛的軍法逼迫怯懦之人,變得勇敢,然後再以賞賜使誘勇敢者赴死。

勇怯有性,強弱有地。吳越兵勁,關東毛野剛強,東夷怯,美尾懦,吉備淺薄,陸奧之人壯,海岱之人多詐,出雲之人武,築紫之人銳,唯河內人勇厚。地勢所生,人氣所受,勇怯然也。

海岱之地,東海道之古稱。且不論對於其他地區百姓的評價是否正確,但對於海岱多詐的評價,高師盛深以為然。

長久的市商通衢而形成狡詐風氣,確實隨處可見。乾大事惜身,而見小利而忘命。

畏懼刑罰的同時,又渴慕錢糧賞賜,不然這拔選出來的三百餘徒士也不會,這麼輕易就被裹挾,但同時‘多詐’的秉性,也讓海岱之卒遠不如越毛二兵老實耐戰。

想要以軍法來強行約束,這群狡詐之民,著實困難非常,而且駿府法度嚴厲,條文甚多,包括了方方麵麵,真的全部使用,隻會適得其反。

這三百於人受到裹挾,本就怨憤深重,此前也冇有受過軍紀、軍令,哪裡有多餘的時間去詳細告知對錯,等全部教會,不知道要過多長時間,早就延誤了軍期。

故此,他僅簡單的申述了三條軍令“不從令者,斬。臨陣畏敵逃亡者,斬。戰未畢敢於哄搶首級、財物者斬。”

同時作為安撫,也承諾凡戰後繳獲之物三成歸於軍中,二成歸於吏,剩餘五成儘歸士卒均分。”這算是在巧言蠱惑,實際上高師盛一個還冇有確立軍職的鄉佐,哪裡有資格給徒士畫餅。

這三條處斬令很快被用上,兩天的行軍途中,共發生兩起徒士逃亡的情況,第一起發生在白日,趁著解手時有三人串連逃亡,有兩人成功,隻有一人扭傷腳踝被抓回來,當眾處斬。

這次動手的不是青木大膳,而是特意選了一名生手,連砍了四次,纔將那名逃兵的人頭砍下,但其臨死前淒慘的哀嚎,並冇有起到多大的震懾作用,反而是白日裡兩名成功逃亡的例子,給了壯丁莫大的鼓舞,當晚又有一隊徒士,用篝火燒斷了捆綁的繩索,再度集體逃亡。

因為冬夜暮色昏暗,高師盛並冇有派兵貿然追擊,隻讓人用弓箭、鐵炮射殺。

一陣伴隨著轟鳴的火光躍動,待硝煙散去,除去兩三人運氣不好被打中,倒地呻吟外,其餘的人倒是按照白日聽來的訓教,拚命狂奔,一轉眼都躲入茫茫的林地間,消失不見。高師盛依稀看到那根樹起的木樁,在雪地間矗立,不覺無奈長歎,擺手一揮,幾名武士快步過去,手起刀落,將受傷的逃兵全部刺死,割了腦袋掛在旗杆上。

還未真個上戰場,就已經先後殺了三十餘人,幾乎快趕上什一抽殺令,不過總算是遏製住了逃亡的趨勢,或者說佐久城已經遙遙在望,讓壯丁們失去逃跑的機會。

因為征發軍役出陣,沿途宿場都臨時設有兵站,派遣郡兵駐守,維持秩序,不過不是為了給軍役眾補給物資,而是負責監督,防止出現敲詐勒索,甚至縱兵劫掠的惡黨。

到達郡治城下時,把守路卡的兵曹伊達宗綱趕忙前來見禮,對高師盛能一口氣抓來這麼多壯丁,嘖嘖稱奇,但看見旗杆上掛滿的人頭,麵色古怪,卻也冇有多說什麼,畢竟早就領教過他嚴苛酷虐,客氣地引著平山鄉的部眾便往軍營而去。

依舊將高師盛的部眾,安置在上回來時的舊軍營內。彼時整個營砦人聲鼎沸,來往的也皆是各家豪族帶來的足輕,為爭搶營房,紛紛大打出手,爭凶鬥狠,場麵一片混亂,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起了內訌。

對此郡兵也不上前製止,隻是手持長槍的站在崗哨各處,冷眼旁觀,似是早就習以為常。

高師盛一想到將要跟這樣成色的友軍,一起去北信送死,心中就情緒實在是無法言表,不由暗自搖頭,向淨土真宗的‘設慧菩薩’祈求庇佑,希望能夠保佑自己,不要被這幫散漫的國人眾拖累,提前死在川中島合戰之中。

就在高師盛唸佛之際,平山鄉的足輕和丁壯們在武士的指揮下,也加入到爭奪的行列,並且仗著人多勢眾,很快就霸占住一排屋舍,將原屋主通通趕了出去。

晌午,全軍呆在營房休憩,生灶做飯。

高師盛則來不及休息,厚顏前往奉行所找到鬆上刑錄出麵,通過私人向郡裡戶曹,花錢領買來了自家各項短缺的物資,又在對方的提醒下,花錢在城下町部落民開辦的草履屋購買了一大批草鞋,畢竟進了信濃後,物資就很難征集了。

因為大量足輕的湧入,未曾想連平日不止幾個錢的草鞋,價格也翻了幾倍,趁著這段休憩的時間,把淘來的舊軍服、空白靠旗和陣笠、長槍加緊繪畫上高氏家紋,匆匆晾曬乾後,便給各隊發下去。

明日郡守檢閱,總不能還是流民打扮,新卒們都得穿上軍服。與此同時,他還要提前帶著麾下的武士前往校場踩點,找個好位置,來安插平山黨的流旗,免得到時候連列隊的位置都找不到。

第二日辰時,全軍換裝完畢,出營開始檢閱。

檢閱的場地,就選在眾多軍營中間的空地的高台前。

高師盛換上戎裝,披甲帶刀立於印有‘源氏車輪紋’的大旗前,武家家紋駁雜,每家稍有門跡出身的豪族少則七八種家紋、替印,多者甚至有一二十種。

遠江高氏主紋為高階氏流傳下的‘花輪玉紋’,分支庶流使用的則是‘寄懸輪替紋’,繪製日常使用器物上的則是族中世代擔任足利執事,室町幕府第一代征夷大將軍尊氏公特許使用的‘二兩引紋’,當出陣流旗則多使用,俱有代表萬勝之意的‘源氏車輪紋’。

如長穀川隼人、長田盛氏二人帶領的郎黨,因擔任高師盛的旗本護衛,身後靠旗則一律白底無紋,用朱墨統一寫著‘南無三寶大荒神’南無為佛教語讚美、讚頌的意思,宗教引申意義為皈依。三寶荒神是秋津特有的佛教神祇之一。守護佛法僧三寶,厭離不淨。

其餘新卒則隻簡單的在空白靠旗之上,用黑墨畫著兩個相交的圓圈,權當‘寄懸輪’,數百靠旗迎風招展,再加上這些徒士,最前排的足輕皆是甲冑俱全,持槍跨刀,全體列隊,還算齊整有序,看上去倒是還算威風凜凜。

高台之上,朝比奈郡守、檢非判官山內氏豐、勘解通判原田連直、城主濱名信親、刑錄鬆上信光為首的八曹屬官等郡國吏員,亦從朝比奈郡守觀閱。

一時間,高台上群英畢集。從遠處看去,飄搖的旗幟下邊儘是烏帽黑狩的‘郡國貴人’,朝比奈郡守高踞上首,一二十人跪坐兩側,為配合檢閱,諸人皆佩戴打刀,掛在腰間的印綬顏色不一。

恍惚間高師盛彷彿置身前朝舊畫,國司守護奉命檢閱兵馬,拔選材勇壯士,隻可惜官軍為朝廷征討四方不臣,獻俘闕下的盛況,隻能在古書中追憶,而今隻有武家鄉曲,為土地私財爭鬥廝殺。

城中百姓聞訊,多來觀看。城頭、營外到處是人,有百姓、有浪人,男女皆有,城下町為之一空,對於遠江國百姓來說,今川家的兵馬就是保護他們安危的官軍。

高台兩側的,陰陽童子振袖白衣立於太鼓前,臨時客串‘雅樂寮協律郎’負責的指揮的神社陰陽師,請示過朝比奈郡守後,親自以木槌引導擊鼓,宣佈檢閱開始。

最先是臨時從‘揚屋’征集的祭樂隊入場。

前後十六名額抹白巾的綵衣力士,肩抬步輦,樂者各執不同的樂器,或吹或擊,力士的步伐與樂聲相和。

校場四周設有圍欄,各立旌旗,樂隊繞場一週,歸於高台左側。

參加檢閱的一千郡兵穿著剛發下的褐色衣甲,排著整齊的隊列站在場外,等樂隊至台左停下後,先從樂進的第一曲起,按照各曲次入場。

曆朝舊製,郡國守護之檢閱主要是考校騎射,其次為行列戰陣。

佐久城這支郡兵訓練已久,跟隨鼓點、法螺號聲,進退有度,在各自兵曹的指揮下分散聚陣,驅使如人之臂。不過主要考察的不是旗本常備,派出來隻是為了拋玉引磚,讓國人眾知道自己跟今川家的實力的差距。

國人組成的軍役眾,隻是粗通隊列行進而已,並且明天就要北上信濃,今天的檢閱也冇有要求國人眾按照郡兵的複雜標準,能起到激勵士氣的作用就可以了,因此各家國眾鄉曲的流程是比較簡單的,不演陣法,軍役足輕隻需從台下通過就可以。

因各鄉曲人數兵力不同,西遠江的三千軍役眾與陣夫,分彆依部眾之規模,分彆定順序,次第入場。

在每一鄉曲前,皆有各家國人的流旗為牽引,並有郡兵為前行引導,軍役眾隨在旗後,依鼓點前行。

每鄉曲之間,為防止衝撞,特意安排地相隔甚遠。

沿著實現規定好的路線,諸多鄉曲一個接著一個地從場右側行至台下,到得台下的士卒跟隨武士,轉首目注高台,高師盛的部眾跟著一起,紛紛擎槍拔刀,跟隨著郡兵的話語,奮聲呐喊“萬勝!萬勝!”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