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五章編練流民充材勇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五章編練流民充材勇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次日,遠海湖畔的大校場上,鼓聲咚咚咚,直陣雲霄,除去老弱婦孺的流民外,整個鄉裡的青壯流民,都被依批誆騙至,自己入冬前親手修築的砦關柵欄之內。

再被收繳了鋤頭、耙子這類農具後,各自三五成群,聚攏在講武台四周,眼神渴望的盯著台上一表表碼成小山似的糧袋,以及台上二十箱被打開的錢匣,裡麵同樣堆滿了銀錢,在冬日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

身著卷腹,頭戴陣笠的軍役眾持槍跨刀,在各自村惣的帶領下,分彆把守住校場各處,努力做出勇武威嚴的架勢,同時在悄無聲息間,大門不知何時被人關閉,並在門後用木樁死死頂住。

‘南無阿彌陀佛’的大旗下高師盛踞坐胡床,手拄太刀,不知在思慮何事,兩側則依次跪坐著,昨晚連夜推選出來的兵佐、組頭、奉公武士、使幡等大大小小平山黨軍將。

自上往下看去,高師盛不由得心中忐忑,這四百餘流民們多是單薄褐衣,抄手籠著袖子,或抱著肩膀,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眼神中透露出來的饑餓、暴躁,當真讓人生畏,在高台四麵站定,稱得上人頭攢動。

所有人都在等待他征兵和分配勞役的號令,流民都收到了昨日傳下的訊息,郡守大人要拔選材勇壯士,以充旗本。

若是被選中不但自己能吃上兵糧,家人還有扶持米可拿,最重要的是分給屋田,全家都可以搬去郡治佐久城居住,雖然不知郡治究竟在何處,但起碼也比幾十人擠在一間長屋,甚至連個住處都冇有要好上許多。

就算選不上足輕,有勞役可服,無多有少總能帶些糧食回去下鍋。

更何況,宣佈訊息的淨土真宗禪師是本證寺的高僧,雖然有人還在小聲嘀咕,對此表示有所懷疑,但看到周圍投來凶狠的目光,也連忙噤聲,即便是可能是假的,但饑餓和寒冷,也由不得流民們不去相信這個謊言。

高師盛按刀在側,霍然而起,在心中反覆告訴自己,正所謂是慈不掌兵,為將者往往殺死最多的不是敵軍,而是自己的士卒,自己供養他們苟延殘喘多日,這時候也該到對方用性命來回報的時候了。

他往前邁行數步,站在高台的邊沿處,身後兩名差役便‘咣咣咣’,連敲了三聲懸在台上的大鑼,刷的一下,整個校場全都安靜下來,隻有呼嘯的風聲和殘留的鑼鳴,還迴盪在眾人耳畔。

接下來高師盛將偽造好的連署符牒舉高,用儘全部氣力對下麵的流民喊道“奉郡將之令,錄閱諸位戶籍,抽五百壯勇,授銀錢、糧穀、寒衣以為雇直徒士,待領過錢糧後,即刻與我前往郡治入冊。”

瞬間場麵一片嘩然,有聰明人很快就覺察出不對“這分明就是誆騙,為何立刻就要我等立刻前往郡治?”雇直足輕多出現在合戰之前,與征募常備旗本大為不同,明顯是要出去打仗。

“不是說要拔選麼?怎還要全都去?”

“俺不吃這兵糧了,俺就是來服勞役的!”

很快這種不滿的喧鬨就像決堤的川水般,蔓延到校場的各個方向,直奔高台上而來。

左右軍將們凶相畢露,通通望向高師盛等他下令,高師盛抽刀大呼“有郡將節令在此,再有敢於聒噪,擾亂視聽者,可要試看刀鋒利否!”

這時他側眼看去,果然見有群流民在向校場後方的柵門退去,便以刀點指,大呼道“莫非爾等,想要劫奪甲仗作亂不成!”

這聲疾呼,震懾住了全場,原本那群流民隻是察覺出這條征兵令中存在的異常,不願去郡治,便想要悄悄打開柵門逃走,卻不想高師盛開口咬定,他們要圖謀不軌!

這些天流民們暫居三沢聚,自然是對這座明顯遭遇兵禍的村落有所瞭解,再加上鄉中百姓添油加醋的描繪,對高師盛本就十分畏懼,這會更是站不住了,連忙推開麵前擋路之人,快步奔到門前,用力推動,想要逃走,可柵門去紋絲不動。

這下,講武台上的平山黨軍將見到真的出現武力抗拒,再也穩坐不住了,無不站起,那群想要逃跑的流民見柵門推之不動,又看到足輕持槍圍攏過來,頓時嚇得成片跪下來,叩首求饒,稱自己絕無劫奪甲仗,犯上作亂的念頭。

“鄉佐,這該如何處置!”長穀川元忠、石鬆豐久、濱名信光等都紛紛向高師盛請示。

“賊眾早有圖謀,喧嘩營前,按軍法該如何處置?”高師盛一揮手,讓擔任目付監軍的濱名信光下令處置。

為了不至於出現內部爭奪兵權,高師盛便指派自己這位義弟擔任目付監軍,濱名信光雖然冇有真正學習過軍法條例,但靠過往父祖的耳提麵命,對一些基本軍法,還是能做到牢記心頭,當即出列說道“照鄉佐所判,方纔敢於作亂之徒,儘數斬首示眾!”

聽到‘斬’這個字,剛纔放棄抵抗,被足輕輕易製住的流民,奮力掙紮,大聲告饒,可惜為時已晚。

在平山鄉豪族的眼裡這些流民都是不折不扣的亂民,不但闖入自家的領地,而且還會教唆治下的百姓反抗,處死這些‘無君無父’的亂賊,簡直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高台下風雪漫卷,砦關左右站滿了足輕,柵門緊閉,為了震懾住剩餘六名,負責行刑得都是各家武士,待足輕將一排‘企圖劫奪甲仗作亂’的‘賊眾’當眾摁跪,揪住髮髻,迫使其低頭露出脖頸,接下來刀光宛轉,過頸處無不是鮮血噴灑,短短瞬間,人的頭顱就這樣乾淨利索地被切砍下來,紛紛墜落到積雪中。

將潔白的霜雪,染成大片大片地殷紅,其中青木大膳斬下的人頭最多,十二個‘亂民’他自己便殺了一半,突兀一聲轟鳴,憑空炸響,剩餘流民這才注意到,兩側牆垛上二十餘杆鐵炮正將黑洞洞銃口對著自己。

在看看四周,足輕手中明晃晃的長槍正對準自己,不斷逼近,即便猜到事情絕非說的這麼簡單,因冇人帶頭,實在難以反抗,無不跪倒在地,表示願意接受郡將雇直,前去郡治錄入籍冊,證弘和尚與室野平三也出麵請求,不要再行戮殺。

高師盛見震懾住流民,這才滿意的點頭,說道“勞煩書役帶人下去,分點兵卒。”

直到晌午時分,這座簡陋砦關內三百三十一名‘徒士’被分配到各自軍將手下,在足輕的威逼下,勉強列隊站立在校場中央。

高師盛站在講武台上,看著這一隊隊三河健兒,而他們都以木訥懦弱的眼神回望,等待著接下來的指示,要讓這些人乖乖聽話,絕不是隻殺十二隻三河猴子就能做得到。

方纔點閱時,凡有不恭順,不聽號令,甚至暗藏短刀不肯上交者,都被青木大膳帶兵將之拖出來,當眾梟首處死。

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就是,敢反抗的蠢貨終究是少數,或者是長久的兵亂,讓流民們擁有了超乎預料的忍耐性,起碼目前還在可控範圍內。

高師盛取過名冊,開始挨個點名,依照先前許諾的開始分給錢糧、衣物,儘管糧食都是些陳年雜糧,禦寒的破舊衣物也不是每個人都能領到,但他還是儘量向每個跪倒自己麵前,伸手乞賞的‘徒士’送出二百錢的同時,露出和善的笑容。

但抬頭瞧見他身後,‘南無阿彌陀佛’的大旗上掛著的那一串血琳琳的人頭,隻會讓人覺得發自內心深處的恐懼,不僅是流民,連身旁的國人眾,也更加畢恭畢敬。

人頭上滴落的鮮血,讓整麵白旗染上道道血痕,讓人感覺既可悲,又可笑,但卻是各家大名軍中最普遍出現的場景。

人命如草,纔是這個戰國亂世的實相,即便高師盛無論之前如何溫情脈脈地表演,最終需要露出爪牙的時候,依舊更夠擇人而噬。

也許上到幕府將軍,下到普通百姓,都相信完全依靠殘暴纔是維持統治,保持威嚴的唯一手段,最悲哀地莫過於高師盛自己也開始相信,這的確是存身立命的不二法門。

換好寒衣的徒士,在各自組頭的幫助下,又將錢糧統一收繳好,然後由室野平三、證弘院主帶著差役、僧眾裝上牛車,隻待開拔後送還三沢聚裡的親屬手中。

在他出陣的這段時間,鄉內大小事務皆有長穀川元忠、證弘院主、室野平三合議,主要問題還是在防備流民,因為需要將官約束,被高師盛私自任命的平山黨軍將,都要要跟著一起出陣。

昔日朝廷拔選材勇健兒,於郡國內每三兵戶而料取一丁,五人為伍;伍二為火,火五為隊;隊二為旅,旅十為團,各有軍將首領。一火六馬,精擅騎射者特為騎隊,皆任守令檢點,衛戍京都,按薄差遣,每舉征伐,令沿道諸國須契敕勘合。

凡行征萬人,乃有將軍,有裨助參將,設兵曹、錄事,以為總覽三軍。

那時候朝廷官軍,有著嚴密的軍將組織,沿途也都有令製國的國司負責幫助維持補給。但至貞觀延熹之後,百度廢弛,上下隔絕,奧羽關東之豪民,比軍功至六衛舍人,坐製鄉曲,不勤宿衛。

軍製也開始出現顛覆逆轉,改由鄉曲製度下常備、番隊、兵組等更簡單的組成所取代,由一千人組成的軍勢,不斷被縮減,到了戰國時期,已經大多不足七百人,至於騎馬更是少的可憐從二百騎隊的固定編織,直接變成了未知數,百萬石大大名還能維持一隊小規模的馬廻眾,而小大名和豪族軍,可能連運輸糧草、甲仗的馱馬都湊不齊。

最為致命的則是士兵的來源,開始根據鄉黨來進行編製,增強凝聚力和士氣的同時,也讓士卒叛亂變得更加頻繁,大名從直接控製士卒,變成了籠絡中下層將官才能保證,整個軍隊的忠誠度。

高師盛現在麵臨的問題,恰好是以上三者弊端兼有,與其說是帶兵前往郡治參軍,倒不如是再說壓著剛剛‘人取’到的俘虜,要趕去佐久城販賣。

隻有不到百人的足輕隊,來負責押送近五百名青壯,難度比想象中不知道要大上多少,為防止壯丁反抗和逃跑,每十人一隊的‘徒士’被繩索拴好雙手,相互串聯在一起,在兵佐、組頭的嚴密看押下,各自揹負著兵糧便帶,浩浩蕩蕩的順著街道向佐久城的方向而去。

本應裝載自備兵糧的牛車、馱馬則是裝載著部分甲仗兵器,說是甲仗但實際上一件卷腹也無,隻有莊所兵藏內的鏽跡斑斑的長鑓、太刀,以及一捆捆連槍頭都冇有的竹槍,為此甚至砍光了莊所後院的竹林。

其餘空位,也都被藥品、昆布乾菜,乾柴、帳篷塞得嚴嚴實實。冬天出陣,所帶的東西遠比其他三季來的繁瑣,高師盛儘量做到完善,不至於讓自己部下的足輕,出現凍餓而死的情況。

因為是出征,高師盛此回並冇有同上次,前往郡治佐久城那般乘坐牛車,騎在臨時借來的矮馬之上,行在隊伍的中段。

因摹仿唐製,凡朝廷郡國征兵用武,必然要先檢閱兵卒。一種是在京都舉行的‘六衛宿武’,另一種是地方郡國舉行‘材勇徒士’。鳥羽大王時下製符,禁諸州武士屬從源平二氏,分兵權於武門,數十萬兵馬亢員儘數裁撤,京都與郡國的檢閱隨之廢除。

高師盛考慮到流民組成複雜,既非‘材勇徒士’亦非鄉曲郎黨,出發的同時,讓濱名信光帶著擔任兵佐的武士,一路不停訓教足輕、丁壯們,告知在戰場上需要注意的事項。

這些武士都出陣過多次,都是真刀實槍跟敵軍搏殺過,尤其是幾名參加過小豆阪之役,打過犀川之戰的老武士,在死人堆打滾活到現在,不敢說身經百戰,但至少都有自己一套實用保命的招數。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