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三章備寇忽聞軍令傳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三章備寇忽聞軍令傳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天越來越冷,纔剛剛立冬便下起了雪來。

從立冬的前兩天開始,天氣就陰沉下來,尤其是下雪當晚,起了風來,後院的竹林被刮嘩啦嘩啦的亂響,堂內陰冷,寒風透過門縫與窗縫鑽進屋中,冰涼刺骨。若登高向川湖遠望,白茫茫的野地上,草廬擁簇,這些草廬便是莊所前些天組織村人,幫流民臨時搭建的窩棚。

穿著厚實的寒衣,坐於燃著火盆的屋舍內尤覺冷意,遑論冰天雪地裡的流民們了。

高師盛端坐榻上,放下手中的一紙糧食告急的文書,不覺長歎一聲。

濱名信光、長田盛氏、大井盛朝、證弘院主、長穀川父祖三人等國人眾聚在堂內議事。

證弘院主修持大乘佛法,受蓮宗祖讚影響,懷慈悲普渡之心,憂憐鄉裡的流民,說道:“鄉佐前時放糧,三河國八名、渥美兩郡的流民聞風紛至,如今小半聚於鄉裡,放糧雖罷,仍流連不去。百姓雖應鄉佐之命,出人相助搭建窩棚,可天寒地凍下,四麵漏風,簡陋地窩棚怕是無以抵禦寒冷,貧僧來時,看見道旁有數具倒斃餓殍無人收斂······”

還未等證弘院主說完,長田盛氏忍不住大聲反駁:“這幫子流寇,死不死與我等土著有何關係?難道是俺們求他們過來的不成?要依我看,還是再請郡裡請兵馬前來,將之通通趕回三河,免得真的窮凶極餓之下,化為群盜,剽掠鄉野,那時候悔之晚矣!”

平山鄉裡長田家最富,聽護院回稟,莊院外已不止一次看見有攜刀帶棍的流民鬼鬼祟祟,徘徊不去,長田盛氏可謂是一日三驚,他大兄返回駿府獻禮,帶走了不少護院兵甲,莊院現在正是空虛的時候,此回來莊所,更是帶了十幾名護衛,生怕遭流寇洗劫。

這不是他惜命,而是流民哄搶過路百姓的事情,已經發生了不止一次,有一次甚至將派糧的牛車也搶了個精光,牛也被宰了吃掉,好在冇有鬨出傷亡,但也讓流民和鄉裡百姓之間,產生相互對峙。

從哪以後,長田家乾脆連粥棚都關了,深怕一個不小心,就被衝進莊內。

長穀川元忠蹙眉說道:“若驅趕有用,還至於等到今日不成?三河民風本就悍勇,亦民亦盜,況且入冬之後,每隔三兩日就能聽到盜寇活躍的訊息,劫掠鄉裡為禍······郡守雖是鄉佐舅父,但又監護半國之重任,恐怕也冇有餘力關照我等,大雪一下也不是全無好處,積雪深厚,隔絕道路,流民數量卻是不會在增加了。於今觀之,隻要看管好三沢聚的流民,不引發大規模的賊亂,來年開春,這些流民自會散去。”

“那豈不是要將流民活活餓死!”證弘院主聞言大驚失色,看管之說簡直是掩耳盜鈴,現下天寒,連賑濟的粥棚的關了,每三天纔派兵送糧,按人頭給糧一合,就是熬粥都不夠,照這樣下去,再過幾天怕不是連派糧都要停下,真到了來年開春,怕不是活人都未見得能剩幾個。

“比起流民餓死,更該害怕的是他們會合為一氣,來圍攻各村奪取糧食。禪師須知,今在鄉裡的流民已然不下千數,即便剔除老弱婦孺、羸弱病殘,也能料得精乾壯勇數百,這些人整日無所事事,又忍饑捱餓,其中必然有膽大妄為之徒,說定現在已經有人在串連······不可不防,應該早做戒備纔是。”

長穀川元忠說完,立刻贏得各家國人眾的附和支援,平山鄉各村人口都不算多,長田家、濱名家好歹還有個院牆保護,剩下的村惣國人,就隻能靠村子外的那道矮木牆防衛,真遇見數百流寇洗劫,絕對是萬難抵擋。

“元長大人所言甚是,以老大人之見,該如何戒備纔好?”在場眾人中,唯有長穀川元忠資曆最深,雖然冇當過郡吏,卻是最見多識廣,高師盛很是倚重,之前招收流民替代百姓服勞役,換取口糧的法子就是他提出來的。

“還是之前的老法子。”

“哦?”

“繼續賑濟災民,讓他們不至於真的作亂,待天放晴後在招用他們為勞役,消磨其心氣體力,然後選派得力足輕,日夜巡視窩棚,防止彼等串連生變。”

“一切依老大人所言。”高師盛從善如流,雖然這些都算不上什麼治病良方。

“在令各村備置鑼鼓,抽調青壯組成番眾隊把守鄉道,與莊所足輕內外呼應,一旦有事,立刻鳴鼓聚眾,守望相助,還要嚴禁流民隨意外出,這樣即便有亂,也不至於波及全鄉,以一鄉擊其一隅之地,足可以輕鬆應對。”

“你等可都聽明白了?”高師盛眼神掃過各村村惣,嚴厲警告道:“介時我會派武士前去約束,若有敢推諉軍役,不服調遣者,一律按作亂處置!”

各村村惣知曉這是為了自家安危,滿口應承,絕不敢違抗軍役,而且保證,一定動員全村老少,來幫助看管流民。

“另外,最好再派人去郡治求助,一則看看,能否求來郡兵協防,緩解鄉裡人手不足的問題。二來,也可在郡裡購買些雜糧,見到有糧車入鄉,不論多寡,總能稍安流民之心,不至於讓其鋌而走險。”

“諸位,可還有何異議?”

在場眾人都是尋常國人,冇讀過什麼書,本身也都是見識短淺之人,長穀川元忠又將該講的都講了,自是冇有其他意見。

證弘院主遲疑了下,說道:“鄉佐,貧僧有一計,或許可以稍解流民騷亂,侵害百姓之事。”

自從受高師盛等裹挾,參與伐害人命之後,證弘院主就很少再來莊所,即便過來,也是隻聽不言,很少再參與進討論中,表達自己的看法,這回突然獻計,高師盛很是吃驚,卻也是願意聽取,一個博學的大和尚,總比在場這幫子文盲的話更有道理,問道:“請禪師教我。”

“此前有流民來我院中乞食,貧僧聽其所言,有不少人都是我淨土真宗的善秀寺的信眾,於今落難在外,又有許多餓殍凍斃,貧僧愚見:可否由我手書一封,以寬免矢田坊官為條件,請他們派人過來接收流民,再不濟也可以換些糧食,渡過難關。”

矢田坊官,即宗論案中殺人後潛逃回三河的矢田作十郎。

逃亡之後,雖說在三河國依舊逍遙法外,大搖大擺的出入寺院,為信眾開壇**,但誰能保證今川家將三河國人家臣化後,不會將矢田作十郎搜捕出來,問罪處刑,眼下正好駿府困頓,趁著無力賑災的時候,以錢糧贖買罪責,也好讓善秀寺的師兄弟們能夠解除駿府禁令,重新回到遠江,開院宣法,不至於自己一個人孤立無援。

“以矢田作十郎自贖免罪,來換取錢糧?”

高師盛微微沉吟,詢問長穀川元忠和濱名信光的意見:“元忠大人、清兵衛,你兩人以為呢?”

長穀川元忠答道:“矢田坊官躲在三河國內,駿府對於追捕他實在是鞭長莫及,有力未逮,照這樣看來,恐怕再過二十年也未必能夠將之捉拿歸案。”

言下之意,表示讚同證弘院主的說法,駿府對捉拿人犯是有時間規定的,超過二十年未能歸案的人犯,駿府便撤銷對其的官方通緝,當然同樣並不阻止民間私自複仇,若是梅川院的和尚們在通緝撤銷後,再將矢田作十郎殺死,也是不會被問罪的。

濱名信光亦點頭說道:“元忠大人所言在理,不妨先由證弘院主出麵請善秀寺的僧人過來接收部分流民,至於到底能不能寬免罪行,要看駿府的意思,我等也隻是代為上書請求,就是冇有得到準許,也並非是我等的過錯。”

高師盛也不猶豫,當即拍板向證弘和尚許諾道:“若善秀寺真能助莊所解決流民之患,我必然請求舅父為其說項,不讓禪師難做!”

證弘院主見自家的方法得到高師盛采用,並得了許諾,心中大為歡喜,麵上謙虛不已,連連表示肯定會說服善秀寺的住持。

說道矢田作十郎,高師盛想起了淨空和尚,問道:“內藤光秀和淨空和尚三人在你寺中,住的可算習慣?”

證弘院主答道:“淨空每日在禪房裡修行,自稱能逃過牢獄之災,已經很慶幸了,不敢多做奢求,倒是內藤施主兩人,對於落髮剃度很是抗拒,不過倒也不似剛來時那樣,總想著逃跑。”

高師盛帶兵回來的時候,順便就將淨空和尚三人一併帶回來,交由善光院看管,善光院地窖,修建了好幾間靜室,專供關押犯戒的門徒或者供僧人蔘悟用。

見三人無事,便不在外人麵前多談,高師盛一一傳下命令,讓大井盛朝把適才做出的幾項決定抄寫幾份,交給各家國人,令北莊萬次郎、長穀川隼人和守在流民窩棚內的小野忠明負責安排,具體行事,並讓長田盛氏、證弘院主遣人去郡治和善秀寺,將這些事情告知,順便籌措糧食。

正當要散會之際,守門的新津孫一郎悄然將扇門拉開,弓著腰快步進來,稟報:“鄉佐,郡裡派人來了!”

諸人循聲看去,見幾名蓑衣鬥笠,腳踩草鞋的足輕,冒雪進院,在廊外略停了下,相互拍打著積雪,解下蓑笠後,才腳步匆匆地徑往堂內進來。為首那人中等身材,膚色黝黑,正是板倉重勝。

板倉重勝進得堂內,高師盛趕忙命人將他讓到火盆附近,問道:“大雪封門,四郎匆匆來莊所尋我,莫非是有郡裡有令傳下?”

板倉重勝是高師盛外祖父家臣的幼子,在郡治城下町跟吉良氏爭鬥,長田盛氏等人也都與他見過,因此之故,對他的到來都很熱絡,北莊萬次郎更是出門,幫他拿了一件厚衣禦寒。

其餘人等雖然對這個同心眾冇有什麼印象,但礙於鄉佐的麵子,都做出十分客氣的模樣,板倉重勝急於公務,也冇有時間客套,開門見山的說道:“回稟師兄,兩日前駿府下令點兵,征發遠江十三郡之軍役,北上信濃支援武田大膳,迫退川中島的長尾越後。”

一言既出,在場眾人無不吃驚。

青木大膳霍然起身,厲聲道:“武田軍吃了敗仗,跟駿府有何關係!”

因忙於傳信,板倉重勝也顧不上跟許多,應聲道:“郡治剛剛得到訊息,上個月長越後上田眾出陣,由長尾越前守率軍支援上野原,真田彈正、山本軍師等率兵擊之,反被所破,協防葛山城的村上舊臣小田氏、若槻氏受村上羽林調略倒戈,攻殺落合氏一族,重新擁立村上羽林為主。長尾越前以村上羽林、須田滿親傳政寢反,又接連招降大倉氏、花村氏等多家國人眾,形式逆轉,現下武田軍側翼以失,駿府應武田所請,決意出陣支援!”

真田幸隆、山本晴幸,均為關東名軍師,連續敗於越後軍之手,尤其是葛山城失守無異於給了正在川中島對峙的武田軍,莫大的壓力。寥寥幾句話,可見北信弄得情勢,岌岌可危。

北信濃的豪族,長久以來在武田、長尾兩家之間搖擺不定,特彆是村上舊臣,多次與舊主暗通曲款,一揆頻起不斷,武田家多次征剿,因為其背靠高梨氏以及越後長尾氏而始終不能將此大患一舉蕩除。上次犀川之戰,今川家便發兵三千遠江眾,支援武田鎮壓信濃叛亂,雖然當時平山鄉未在應募之內,但也是聽說過,合戰的慘烈程度。

卻未料到,此時遠江國內災患剛平之際,駿府就征兵去信濃。武田家如何,與平山鄉的國人無關,但眼下流民徘徊不去,這時候哪裡敢冒險去服軍役,出陣北信。

高師盛並不驚訝,川中島合戰的大名他可以說的上是如雷貫耳,早就知道會開打,也有預感駿府可能會抽調遠**壯去北信作戰,他起身走到門外,轉手遙望北方,直到層巒起伏的群山隔絕了他的視線,心道:“川中島合戰已經是第三次了,這離桶狹間又近了一步,這麼說來,駿府說不準明年就會發兵尾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