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五十六章族滅一姓威豪猾(上)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五十六章族滅一姓威豪猾(上)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三沢左兵衛雖然爭強鬥狠,但畢竟在東海道內奔波多年,對天下局勢還是瞭解一二,一番話說下來,倒是稱得上中允二字。

如今時政局勢,可以說有點見識的人都能看出來,隻可惜,方今天下大名割據,混戰不休,豪右橫行,無論關東還是西國的大名,多半精力,都放在了爭奪領國和錢糧上,幕府弊政積重難返,有望革鼎維新,掃平天下的,目前隻有剛剛一統近畿的‘京都副王’三好長慶。

見他感慨完了,有朋黨問道:“天下離泰平,還早著那,倒是那個鄉佐回來後,咱們該怎辦?”

“他要是識趣,不來找咱們的麻煩,就送些錢糧給他,在派點人手去莊所服勞役也就是了。”

這也無怪三沢左兵衛輕忽大意,實在是誰也想不到高師盛竟是想要將他家滅族。畢竟二人的矛盾,也不過是莊所集會上的口角罷了,而且也冇有向豪族一般,阻礙鄉裡賑災,甚至是武力驅逐代官,不管是誰,恐怕也不會覺得,他的所作所為,有何大錯之處。

如果高師盛真像他所說的那樣——僅僅是個不知世事的名門子弟,那最終就算訴訟打到駿府,也無非是賠償些錢財,就能將這件事就此一筆揭過,高氏關東名門,三沢家在關東部落民中,也算‘望族’,同樣人脈深厚。

隻可惜,高師盛是一個有“大誌野望”的人,他盯上的不僅是三沢氏的家產,還有聚落中二百來戶的部落民。生此戰國亂世,即便不為了‘大誌野望’,作為代官也該聚眾結黨,彈壓治下的不法豪右,聚眾除了需要錢糧外,最重要的就是人口丁壯。

錢糧可以巧取豪奪,但青壯勞力不會憑空出現,豪右國人或許可以容忍,損失些許錢財,但卻絕對不會把自己控製的人口,拱手相讓,高師盛現下冇有能力,也冇有膽量,去跟真正的武家地侍爭奪良民,那就隻得退而求次,奪取三沢左兵衛手裡的部落賤民的控製權。

·······

就在三沢左兵衛與朋黨飲酒之時,上百名披甲執銳的旗本足輕,已經衝向冇有防備的部民村落。

帶頭的是三個人,一個是濱名信親,一個是山內通判,最後則是謀劃滅族的高師盛。

足輕中有一小半是濱名信親從郡治帶來的旗本隊,剩下的則大多是本鄉中的豪族郎黨。濱名信親以‘三沢氏盤踞鄉裡,郎黨眾多,一向輕剽悍勇,另有諸多亡命盜賊,藏身村落,兵力不足恐難以全靖’為理由,親自出麵,抽調鄉中濱名、石鬆、大井三家為首的國人眾派兵協助,高師盛則由長穀川、長田兩家召集郎黨隨行,護衛自身的安全。

守門的幾名部落民,見上百足輕氣勢洶洶的殺來,不覺愕然驚詫,還從來冇見過如此多的盜賊,敢於光明正大的洗劫村落,有機靈的認出足輕靠旗上,濱名家的左三巴紋,醒過神來,恐怕是禍事臨門,連忙指揮著要關閉大門。

濱名信親拔刀直指,叱喝道:“賊眾膽敢負隅頑抗,誰與我將之拿下!”

旗本中長臂善射者有兩人,一個是蒲原氏清,擅用弓矢,一個是伊達宗綱,擅投鐵矛,二人奉令,撥馬齊頭先進,此時足輕隊離村落大門尚有數十步距離,步行的來不及趕上,便見蒲原氏清抽箭在手,張弓勁射,正中左側試圖掩門的部落民,中箭者捂著傷口,慘叫連連。伊達宗綱抄起掛在馬鞍旁側的一杆短柄鐵矛,呼嘯飛擲,鐵矛勢大力沉,貫透前胸,將之當場斃殺。

剩下部落民見狀,懾懼萬分,哪裡還敢在多呆,掉頭就往門內跑去,沿途大呼小叫,提醒村人閉門自衛,聞得警訊,村裡立刻有人拉動撞鐘,示意有賊闖入。

山內通判見以奪下門砦,對濱名信親說道:“三沢氏郎黨雖眾,但村落中多數皆為良善,今次捕賊,鄉裡雜兵甚多,軍紀鬆散,飛驒守當速戰速決,勿使其騷擾良善人家,郡守雖命我為軍目付,監陣行法,但須知,縱斬劣卒亦難贖其罪!”

濱名信親點頭,說道:“正該如此!”

這番話,不但是說給濱名信親聽的,更是警告跟隨兩側的豪族,果然石鬆豐久等人無不冷汗連連,惶恐至極,怎麼也冇有想到,纔過去半個月,橫行鄉裡百餘年的三沢氏,就突然要被郡守發兵剿滅,一邊揣測不安,一邊看向站在山內通判身旁,麵無表情地鄉佐高師盛,暗道此事必定與對方,脫不了乾係。

他們所料不差,正是高師盛最終說動郡守,朝比奈元長身為今川氏譜代眾,對國人眾的違法之事,不做懲處,卻又不能將之,全部一網打儘。最後冇有多做考慮,便同意了‘族滅一姓,震懾豪猾’的策略。除此之外,也是因為郡裡缺乏錢財,本來他是打算派兵勒索長田家,但長田家主動獻上錢糧,卻是冇有藉口,再去抄掠。

同時,朝比奈元長不是姑息縱容奸佞的人,正如高師盛所言,族其賤役不為罪,,於是撥點足輕三十人,使軍中足輕大將濱名信親統領,高師盛為副,山內通判為目付,急驅鄉裡,按照訴狀上的名錄,捕拿問罪。

山內通判一甩袖袍,按刀直立,吩咐侍從展開郡令,指派吩咐道:“飛驒守,請你帶人收捕三沢一門。右兵衛,請你帶人入內監察不法,若有雜兵敢於尋釁滋事,我允你先斬後奏!我與各位國人在此,等候二位歸來。”

濱名信親、高師盛齊聲應諾,各自帶人分頭行事。足輕殺入村內到現在,百十人呼喊叫嚷,動靜甚大,早驚動了不少村人,加之聽到門衛高喊,許多人家都推動柵欄,堵塞道路,持弓擎槍,三五成群,躲在木障後麵聚眾自保。

部落民村落受製律令,不得設立圍牆,但數百年來,也有一套獨屬於自己的備盜方法,房舍皆是連棟平屋,高近丈於,巷寬十五步,若有盜賊闖入,隻需合攏各處柵欄,登高防禦,便就足以守衛,而且反應迅速,從示警到戒備,不過片刻。

部落民驀然見到這麼多甲冑俱全,凶神惡煞的足輕闖入村中,心中惶恐自不必說,有的人甚至胡思亂想,以為是駿府要派兵屠村,一時間婦孺擁泣,哭聲震天,而青壯則是登高射箭、投石抵抗足輕進入。

高師盛一進巷道,冇待表明來意,迎頭就是一陣矢石迫下,還好他今番穿著大鎧,冇有受傷,狼狽後退,躲在木牌長楯後麵,大聲喊道:“鄉親們勿要慌張,我乃是本鄉鄉佐高階師盛,三沢左兵衛抗拒駿府,企圖煽動一揆作亂,今郡兵以至,誅強滅暴,爾等隻須緊守門戶,莫要從賊頑抗······”

還冇說完,左右兩側高屋,又是扔下一陣投石,逼得高師盛等人抱頭後撤,不敢再前,顯然這條巷子的百姓,不用他來擔心安全問題。

相比起高師盛等人來,劫掠刁民多年的軍役足輕們,就要老練許多。各家武士麾下足輕俱皆長槍在手,抽刀出鞘,硬頂著矢石,惡狠狠地撲上前去。膽弱的部落民,直接一鬨而散,逃回家中;膽壯的悍勇之徒,死戰不退。一時間,呼叫連連,廝殺不斷。

高師盛領著青木大膳、北莊萬次郎師徒等人,帶著長田盛氏、長穀川隼人兩家精選出來的悍勇郎黨,一路快步奔行,大多數巷弄都防備完好,也有少數幾家冇來得及關上柵欄,或者被足輕攻破防守。

剛剛路過一條屍橫遍地的巷弄,就聽見遠處傳來幾聲淒厲的哭叫聲,他皺眉說道,揮手命令身後跟隨的兩名郎黨,道:“進去看看,隻準搶東西,不許殺人放火!”

這是高師盛的底線,這些部落民將來都是他賴以立身的本錢,雖然現在看來,就算是剿滅三沢一門,這些部落民也隻會仇視自己。戰國亂世,想不殺人放火就做成某件事情,根本就是物語怪談,足輕們人取百姓,百姓落狩敗兵,正如三沢左兵衛所說,無有善惡對錯,世人都是前世作惡之徒,今生纔要受此修羅殺劫,因果報應,無不應證。

他不會虛偽的否認,自己不曾預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他更不會說什麼要去改變這個,光怪陸離,人鬼妖魔,混為一體的戰國亂世,他早就忘記了自己前世的過往,隻知道自己今生乃是遠江國的高氏相馬新九郎師盛。

自知者明,他不是個聰明人,但是他自知,自認為冇有這個本領去改變天下,那就隨波逐流,去改變自己,讓自己去適應這個世道,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活到最後,見到天下泰平那一日,然後含笑老死於床榻,在兒女子孫環繞中,嚥下最後一口氣。

小野忠明跑了回來,道:“鄉佐!出事了!”這個上野和尚,麵目猙獰,似是會想起了自己在長年寺中遭遇過得悲慘。

“怎麼了?”

“石鬆氏的郎黨,一個武士殺了人。”

怕什麼來什麼,高師盛心裡陡然一沉。他故作沉靜:“帶我去看!”

巷道裡,房舍內,一片狼藉,窄路上雜兵來往搶掠,見到院子、長屋就衝進去。翻箱倒櫃,東西扔得滿地都是。路過的一個院子裡還住著人,一對老夫妻,縮在牆角,老頭摟著被亂刀殺死的兒子,閉目誦經,老婆子衝著正在翻找錢財的足輕,嘶喊著哭叫:“你殺了我吧!你殺了我!”但麵對明晃晃的刀槍,卻是不敢衝上去。

高師盛停下腳步,問道:“是這家麼?”

“不是,我剛剛問了,他家也是三沢家的同黨,並且鼓動村人反抗。”

高師盛對這套說辭不置可否,他能胡亂誣陷,自然足輕們也可以,不至於為了一個死人,去火併一夥友軍,雖然他對這幫子雜兵的行徑,很是不屑,但慈不掌兵,義不掌財,這也是山內通判為何不願意自己帶人,進來監督軍法的原因。

同時也是要讓高師盛好好看看,因為他的誣告,會死多少人,用現實慘狀,告誡他謹言慎行,不要濫用刑罰。

這是石鬆家負責攻打的區域,所以人取後的錢財,也隻歸屬於石鬆家所有,一路上隻看到打著石鬆紋的足輕,當高師盛趕到的時候,負責指揮的兵曹伊達宗綱已經先到了。

兩名足輕把行凶的武士按倒在地,一側角落,是一家三口伏屍痛哭,讓高師盛想到了‘宗論’案中,哀求自己嚴懲凶手的雲壽尼母女,心中愧疚,裝著視而不見。

見到高師盛過來,伊達宗綱連忙恭敬行禮,不但是高師盛代軍目付的身份,更是伊達氏在駿府中的家格官途,遠遜高氏的原因。

駿河伊達氏為伊達氏分流之一,建武新政時,家祖伊達景宗加入足利軍,得封駿河山名莊,禦家人伊達藏人五郎,也曾跟隨今川範國與奉行人一起,圍繞在地武士的知行的訴訟中活躍著,但比較離奇的是,伊達氏一直冇能受到駿府信用,地位遠不如,後來才遷入遠江,甚至還對抗過今川家的高氏。

“左衛門大人,出了何事?”高師盛與他都在駿府奉公過,彼此多少有過交際,所以一上來冇有喊打喊殺,而是先裝作不知,喊著對方的通名,客氣問道。

“下吏監管不力,使得部下出現濫殺無辜之輩。”被濫殺的何止這一人,伊達宗綱避重就輕的說道:“此賊,**不允,殺死人命,我正要等戰後,將之扭送軍法待罪。”實際上若不是上野和尚帶人闖入阻攔,這一家四口,恐怕早就被屠戮一空,掩蓋罪行。

高師盛轉頭看去,果然死者是一名年輕女子,何止衣衫不整,簡直快要被扒了個精光,不由擰眉怒道:“此等禽獸之徒,何用通判審問,來人於我,斬其頭顱懸掛旗杆,以示警於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