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五十二章武藏七黨橫山魁,生殺之劍難活人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五十二章武藏七黨橫山魁,生殺之劍難活人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大河內貞綱瞠目結舌,被氣得渾身發抖。吉良義時羨慕地稱讚道:“真義士也!”

青木大膳話音未落,那邊廂應聲站起一人,寬麵廣額,身材魁梧高大,怒目圓睜,喝道:“當真可笑,那來的牢浪也敢自稱劍豪!哄騙鄉下愚盲也就算了,竟敢當著我家殿下的麵,大呼小叫,難道以為我三河武士無人麼!”嘡啷一聲,抽出半截太刀。

“某家刀下,不殺無名之輩!”

“我乃源氏三位入道賴政公末裔,三河吉良家第一猛將山岡淡路守養子,山岡善次郎!”山岡氏本為吉良分家岡山氏彆支,因為絕嗣,改由同為譜代眾的大河內善次郎入繼,因此報號,仍是大河內氏的先祖源賴政之名。

青木大膳不屑搭話,扯出太刀刺入榻中,躍出席外,手執捕快差役,抓捕人犯所用的十手鐵尺,道:“且來相鬥。”山岡善次郎見他如此輕視自己,拔刀出鞘,一腳踹翻案幾,兩三步奔至近前,便要大打出手。

左右兩側,長穀川隼人、小野忠明、長田盛氏,三河國人小笠原長忠、鈴木村重、三宅康永等,亦紛紛起身,拔刀對峙,眼見就要廝殺一團。

高師盛與吉良義時兩人都是草創基業,麾下武士桀驁未馴,一言不合,即逞凶鬥狠,實數尋常之事,不足為奇。高尾太夫並及諸多遊女、藝伎無不花容失色。

高師盛與吉良義時本想高聲製止,但被身旁的三戶老闆和‘二浦遣手’分彆拉住,向主座台上避去,般若五郎和夜叉右衛門眼疾手快,冇帶武器,乾脆一手一個抓起漆桌,大步奔向台敷,擋在前麵,生怕刀劍無眼,傷了貴人。

高尾花魁雖然心中驚恐萬分,但仍舊抿住雙唇,端坐著一動不動,一個女子尚且不懼變亂,讓高師盛和吉良義時,很是汗顏。

兩人卻是忘了,花魁都是穿著笨重三枚歯下駄木屐,以內外八文字的金魚湧步行走,這會兒亂成一團,就是想跑也走不動,還不如老實呆在原地,更安全一些,何況還有兩名相撲力士,擋在前頭保護。

三戶老闆雖是忘記‘仁義禮智信孝悌忠’八德的忘八老闆,卻不想連命也忘掉,抱頭往後廊跑去,要上町番所喊差役過來,趕緊製止打鬥。

青木大膳用生死廝殺,磨礪殺人刀術的劍豪。根本瞧不上‘一騎討’這種自報家名的規矩,側目看著躲避主台上的二人,見高師盛冇有阻止,為了不讓自家主上丟臉,也學著對手的說話方式自報家門:“在下武藏七黨之首橫山番役眾末裔,鹿島新當流塚原劍聖門下弟子,青木大膳!”

這一連串的報號,殊為三河國人眾震驚,冇想到對方真的是無敗劍聖門下,高師盛也是冇有想到,自己手下這位劍豪達人,竟然是武藏七黨魁首之後。

橫山黨自結契以來,一直以勇猛拔群,著稱於世,《保元物語》中列舉源義朝部下武藏七武士,他們全都是橫山黨一族,源賴朝反抗平家暴政,橫山黨集合八百驍騎,兩千郎黨響應舊主之子,擔任幕府禦家人、番役眾,世代拱衛鎌倉,在關東十五國可謂武名廣遠,黨裔眾多。

山岡善次郎臉色馬上陰沉下來,認為對方還在裝傻充楞,不肯通報真實出身。哪有自己一報源氏家名,對方就說自己是橫山黨武士。

自家先祖賴政公,起兵反抗平大相國清盛,被討殺宇治川畔,而橫山黨卻追隨源賴朝剿滅平氏,這分明就是在嘲笑賴政流一門武德衰敗。

“大膽狂徒,還敢口出狂言戲耍於我,今日一定要斬下你這牢浪之徒的首級,不然我賴政流武家還有何顏麵,立足於東海!”

他雙手握住太刀,嘴裡叫聲凶狠,但撲向青木大膳的腳步,卻遠不如他叫聲那樣急切暴躁,雙腿邁步不急不緩,甚至身後的三河武士都已經超過他,朝著青木大膳迎上去時,他不過才邁著穩健的拖足,緩行數步。

青木大膳雙腿不動,上身右側先閃過一個對手劈來的太刀,等太刀貼著自己麵前掠過的瞬間,突然探出右手,動作極快的叼住對方握著刀柄的手腕:“中條流平法的上段構不是你這麼用的,短刀打法,竟然拿長刀來用,中條法印一代名手,怎麼會有你這樣不成器的兒孫!”

中條法印,即中條平流法創始人中條長秀,平安時期著名的劍豪,青木大膳出師後,也兼修過中條流的短刀刺殺術,言語點評,十分中肯。

說話的同時,矮腰彎下身子,左手已經持鐵尺頂刺對手的跨部,猛然發力,將中條秀隆整個人都托舉起來,一個漂亮的過肩摔,藉著對手的衝力,直接將其掀翻在地上!“砰”的一聲,中條秀隆直接在砸的滿地亂滾。

在中條家少主被自己從頭頂扔出去後,青木大膳就已經鬆手,任憑對方倒地呻吟不起。鈴木村重揮動太刀,撲上前來,隨即被一鐵尺打在肋下,不由棄刀痛呼,隨後當胸捱了一腳,整個人幾乎被踹得雙腳堪堪離地,朝後摔去!一直躺倒滾落到山岡善次郎麵前才勉強止住,捂著胸口,幾次想要掙紮爬起來都做不到。

本來壓陣蓄勢,想以‘馬庭念流''‘矢留之劍’來反製對手的山岡善次郎,見到青木大膳眨眼間就打翻自己這邊兩名好手,對其鹿島劍豪的身份,不由信了三分,就算不是新當流的高手,也絕非是冇有傳授的浪人。

這種時候正該打出氣勢,群起而攻之,一鼓作氣,將之拿下,決不能給對方各個擊破的機會!

雙腿之間幾個摺步,極快交替,迅速衝到青木大膳麵前,嘴裡呼和不斷,墊步躍起,手中太刀翻轉用刀背朝著正在閃身避讓鈴木村重、三宅康永夾攻的青木大膳的上半身斜斬劈下!無論是時機還是出招,都是又快又狠!

能擔任東條吉良家馬廻眾之首,護衛家督吉良義時前往駿府,山岡善次郎自然不是尋常武士,師從三河劍豪鈴木日向守修習‘馬庭念流''、‘京流’兩家劍術,三河國年輕一輩武士中,少有人能當他一合之敵,翻轉刀刃以刀背傷敵,也是他身為武士的自尊,不允許自己以暗刀傷人。

他一出手,青木大膳神色方纔稍微露出認真之態,不在仗著武義高超,隨意戲耍,閃步右傾,左手揮動鐵尺硬生生抵住,‘鐺’的一聲,兩人同時向後仰退。

山岡善次郎斜刀劈空的瞬間,刀鋒一甩,由上至下,反手使出‘袈裟斬’,用刀鋒去撩青木大膳的小腹。

剛纔一交手,他就察覺出來,這個自稱鹿島劍豪的浪人,絕非庸手,自己不用全力,恐怕難以取勝。

青木大膳橫持鐵尺,從容格擋,雙腳故意倒退兩步,引誘對方搶攻,果然山岡善次郎氣勢大盛,刀刀朝著對方要害劈去,而青木大膳則一味的嚴防死守,不做反擊,連連向後方僻靜處退去,避免自家被人圍攻。

青木大膳雖是劍豪,亦不願輕易受多人夾擊,自持勇武,最後死於亂刀之下的武士,數不勝數,蒼鷹搏兔尚需全力以赴,何況一個身手不俗的劍客。

兩人且戰且退,將戰局徹底攪亂。眾人懾於雙方劍術高超,也不敢隨意插手。高師盛與吉良義時趁機讓各自部屬,停下打鬥,以兩人鬥劍,來裁決勝負對錯。

長穀川等人聞令,收刀迴轉席位,大河內等三河武士兀自憤恨難平,不肯罷休。被吉良連聲訓斥,才收刀回鞘,坐會原席。

青木大膳終究年紀不占優勢,僵持時間一長,體力逐漸不支,身上動作反應遲緩一刹,朝旁邊一個滑步動作慢了半分,被山岡善次郎的太刀將腰間衣裳劃破,好在他本身功夫根底深厚,隻是稍慢一瞬間,便快速退開,僅僅衣服被劃開一條兩寸長的口子,索性人並未受傷。

高師盛嚇了一大跳,青木大膳中刀之後,他差點起身喝止打鬥,但想起對方雨夜追殺山伏時的身手,還是覺得不至於會敗給一個無名之輩,至少他從冇聽說有什麼姓山岡的名武士。

冇想到青木大膳中刀之後,不退反進,接連撥開數次劈砍,以鐵尺迅捷突刺,山岡善次郎雖然天賦不淺,但實戰經驗終究太少,比不得青木大膳老於戰陣,麵對突然轉守為攻的變招,頓時有些手忙腳亂,招架不住。

兩人不過兩三步距離,本就不適合大開大合的刀法,山岡善次郎雙手握刀,把太刀橫在胸口,用刀身去撥擋,不停點刺而來的鐵尺,找準時機,抽身退後兩步,劈刀反殺而去,將青木大膳的反攻,再次壓製住。

連高師盛也覺得山岡善次郎確實有幾分能耐,有些拿不準,到底最後會誰勝誰負。

可是青木大膳卻出乎眾人的意料,再次將太刀挑飛後,一個縱步,直接越到了山岡善次郎的麵前,趁著對方兩臂上揚,空門大開之際,右手探出要去奪住太刀的長柄的最下方,左手揮尺已經朝著對方小腹刺去。

山岡善次郎反應也是極快,雙手攥住刀柄不讓青木大膳奪刀,身體卻朝一旁扭去,避開鐵尺這一突刺,同時仗著自家身高優勢,單膝朝也向青木大膳的腹部撞去。

青木大膳既然敢近身短搏,豈會冇有防備,雙腿一前一後,錯步移行,用自己大腿擋下這一記膝撞,同時右手再次提起鐵尺,改刺為掃,一副要繼續窮追猛打的架勢。

此時山岡善次郎因為兩人已經站在一處,隻能把雙手握刀,變為單手握刀,騰出左手,抽出肋差去架橫掃而來的鐵尺,‘鐺’得一聲脆響,堪堪抵住這一輪的攻勢,趁著雙方角鬥氣力,山岡善次郎低頭踏步,用自己碩大的腦袋猛然向青木大膳的臉麵撞去!

“嘭!”隻聽一聲巨響

兔起鵲落,卻是直接分出了勝負,山岡善次郎仰麵朝天,摔倒在地,太刀、肋差飛出十幾步遠,還未等他緩過神來,一柄鐵尺已然抵在自家咽喉之上。

“好!新當流果然名不虛傳!”吉良義時撫掌驚歎:“青木免許無愧塚原劍聖真傳弟子,深得天時力、地力技、人合位,三劍之奧妙精義,敢問免許,方纔使出得可是鼎鼎大名的一之太刀!”

青木大膳收回鐵尺,轉身回去席上,麵無表情道:“在下資質駑鈍,併爲能領會恩師教授的精妙法門。”

方纔山岡善次郎急於扭轉頹勢,卻不想暴露自家下盤不穩的破綻,青木大膳不閃不避,抬腿猛掃,將之踢到在地,力揮鐵尺,接連打落長短兩刃,隻是速度太快,加上眾人注意力都在鐵尺之上,電光火石間,未能發覺他到底,以何招式,分出勝負。

吉良義時見鐵尺橫空,誤認為是新當流不傳秘技‘一之太刀’。

青木大膳雖多次目睹‘一之太刀’,卻因所修習之劍,是徹頭徹尾殺人之術,反而難以領會。

殺人劍不拘於任何招式,以鍛鍊反應能力為主,青木大膳習劍之初,效仿恩師塚原卜傳,每天以木刀對大樹劈砍六千次,數年如一日。初時練習,要一日方能完成,幾年之後,六千下的素振,隻需要半個時辰就能完成,往往眨眼之間,已經完成了兩三斬。

長年的這樣練習後,無論是揮刀的力量還是出手的速度,都達到了常人無法企及的地步,與敵廝殺,往往隻需要一刀就能奪人性命。

諸多同門中,他得劍術也稱得喧嘩上等,被喚做‘鐵人齋’,以示其性格執拗,劍心剛直。

但殺人越多,距離一之太刀的境界,反而越來越遠,並非是青木大膳資質問題,而是他心性殘虐,難以殺人之心,修習活人之劍。

他此回隻用三分劍術,以鐵尺對敵,未嘗冇有想試著領悟何為活人劍,但在生死刹那,麵對危險時,最終還是難以掩蓋心中的暴戾殺氣,憑藉本能反應,便以殺人劍,一招製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