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五十一章尊卑自有彆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五十一章尊卑自有彆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吉良義時微微側目:“來者即客,新九郎已到,咱們這就開宴罷!”卻是位謙謙君子,將誤入會堂的眾人,以客禮相待,用摺扇輕釦桌案,十來位貌美遊女,托著食盒魚貫登堂,為諸人依次撤去冷膳,重新擺放布食,堂下的女樂鼓瑟吹笙,朗詠白舞。

除了高師盛身旁有彌七郎服侍外,長田盛氏等人也都有遊女伺候作陪。

藉著舉杯飲酒的機會,高師盛發現對麵的三河國人眾,一直都在對打眼色,顯然是想要一會兒,給他這個今川家的不速之客,一點顏色看看,心念電轉:‘看這些人的架勢,定然是想要辱我取樂,無外乎言語奚落,來折我的麵子,屋形殿麵前總不好動手打人——就算動手也是不怕,僅青木大膳自己一個,就能將之全部打倒在地!’

對麵的三河國人眾,高師盛隻認識三家豪族。

分彆是之前向他發難的大河內氏,坐在他斜對麵的中條家的少主中條秀隆,以及添居末位的櫻井鬆平家的子弟鬆平信安,按輩分應該是自己再從弟。

在座的國人武士,多是東條吉良家的附庸,換而言之,也就是說吉良義時,早就接替自己被拘禁駿府的兄長吉良義安,坐上了東條家的當主之位,在西條宗家丟失本據後,為了避免引發內亂,隻能主動或者被迫,前往駿府參覲,充當人質來換回宗家丟掉的西條城。

為了進一步確認,心中的揣測,恭謹問道:“在下孤陋,隻認得中條采女、鬆平掃部允,不知餘下諸位都是三河國內的那家武門?”

吉良義時舉杯輕飲,大河內國綱心領神會,代為答道:“在下乃是大河內但馬守國綱,這位是足助鈴木氏的次子,這位是小笠原備中守的從子,這位是細川彈正中的愛婿山岡善次郎…………”

一個個名字從大河內國綱口中說出,這些三河國人都是大有來頭,要麼是國人豪強的子弟,要麼就是東條家的譜代家臣。高師盛愈發堅信,三河吉良氏內部,一定是出現了分裂的苗頭,不然怎會全部都是東條家的譜代和附庸,被派去駿府跟著一起充當人質。

三河吉良家的宛行,就有與平山鄉接壤之地,可惜他人微言輕,不能上前分一杯羹,不過明早拜見朝比奈郡守之時,倒是可以告知這個訊息,讓自己的舅父來從中漁利。

不管心裡想的如何,每當大河內貞綱介紹到一人,高師盛便就站起身來,與對方互行一禮,來赴宴的武士,都是吉良義時的馬迴眾,未來控製東條家的心腹,而今被一網打儘,全部都發配到駿府城,可見鬥爭到底有多激烈。

介紹完,大河內貞綱伸手遙指,坐在右側席居上的長田盛氏等人,問道:“不知這幾位都是遠江的那家國人?”

高師盛從容自若:“這幾位分彆是遠江豪商長田家的少君盛氏、鹿島新當流免許皆傳劍豪青木付盜大膳、平山莊差役長穀川隼人、小野忠明……”

“您帶來的隨從,可暫去彆院飲。”大河內貞綱聽到一半,便毫不客氣的出言打斷。

並非他傲慢無禮,實在是這幾人出身太過於卑微,這幾人裡,唯有青木大膳這個受領鹿島新當流免許皆傳的劍豪,還算有資格與陪席共飲,其他人不是商賈就是平民,實在不值一提。

青木大膳、長穀川隼人勃然大怒,見對方如此輕視自家,當即就要起身發作,高師盛示意幾人坐好,從容說道:“在座皆為我友人,不知但馬守所言隨從何意?”

“身為武家子弟,卻與庶民為友。”大河內國綱嘿然,咄咄逼人道:“敢問新九郎官途為何?”

“蒙駿府大殿不棄,將在下表舉為右兵衛府八位大誌官,署理一鄉之民。”高師盛恭謹的朝駿府城方向虛行一禮,很是鄭重,答道:“我之友人與諸位,同為駿府奉公,未曾見有何高低貴賤之分。”

對於官途虛名,他根本無甚看重,更何況他是今川家的代官,又不是指著朝廷官位到處乞食的落魄公卿,隻要今川家仍舊是雄據東海道的百萬石大大名,他作為駿府直臣的身份,隻會遠比三河國豪族來的尊貴。

“右兵衛倒是能言善辯!”大河內國綱越發惱怒,請示吉良義時,說道:“殿下,既然其等皆是賤役小人,國綱敢請,喚旗本前來,將他們全都驅趕出去!”

“是麼?”

大河內國綱得令,馬上想要喊人。

吉良義時卻語氣一轉,說道:“我觀新九郎諸位友人魁梧雄健,俱非常人,皆為勇士,如何不能與本殿共席同飲,正如新九郎所言,今日無有高低貴賤,隻有為駿府奉公的武士。”他馬上就要去今川家充當人質,若是驅趕駿府奉公人的事情傳揚出去,難保不會有宵小之徒,藉故生事,用流言中傷自家。

他可不想跟自己兄長吉良義安一樣,落得生死不知的下場。無論如何,也不能表現出,有抗拒從屬今川家的態度。

“殿下,與之同席實在有失本家的體麵,折損幕府的威儀!”大河內國綱還想要勸誡,但看到吉良義時嚴厲的目光,不由悻悻然地退回原位。

…………

堂內燈火通明,遊女已把酒食布好,吉良義時為緩和對立氣氛,舉杯勸酒。堂上諸人滿飲而儘,飲畢,皆亮出杯底,以示飲完,這是宴會痛飲的一個規矩,也是表示對敬酒人的尊重。

唯有高尾花魁端坐不動,始終麵帶微笑,這是她與吉良義時的‘初會’,按照規矩花魁既不會同客人說話,也不會用膳飲酒,隻是靜坐主位上,觀察來客的身份,是否值得自己相見第二次。

其中主要考察標準,就是客人的財力,吉良義時冇辦法在佐久城長住,所以今夜,纔會特意舉辦如此隆重的宴會,安排諸多藝伎表演,來取悅高尾花魁,以求今夜能直接成為對方的入幕之賓。

大河內國綱不肯罷休,指著高師盛勸道:“身為客人,隻飲一杯怎夠,且再來飲過一回纔是。”

他不過是一介家臣,哪裡有資格代替主人勸酒,明顯是想藉機生事,高師盛也不爭辨,讓旁側彌七郎替自己滿上,帶笑將之一飲而儘,而後將酒杯掉了個個兒,杯口朝下,杯底朝上,晃了兩晃,暗示到此為止,自己不會在多飲,回絕的意味十分明顯。

大河內國綱裝作冇有看懂,連連搖頭:“新九郎未飲夠!未飲夠!”直接命令旁側長田盛氏桌的遊女:“且為新九郎滿上,再喝一杯!”那遊女不敢拒絕,見高師盛並未麵露慍色,大著膽子,提起白瓷酒壺將酒杯續滿,繼而端起來,勸他飲酒。

‘通名’隻有親朋故舊和地位高過自己之人才能稱呼,被外人直呼其名,是一種極大的不尊重,若是高師盛未有官位,確實可以用通名代稱,可他已經自告官職,怎麼還能直呼其名。吉良義時作為此間主人,又貴為屋形殿,稱呼高師盛的通名倒也罷了。大河內國綱算什麼?一個三河國人的家臣而已,高師盛身為今川氏直臣,又是關東名門,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他呼名灌酒。

在座賓客都飲一杯,高師盛破天荒喝了兩回,已經是給足了對方麵子,再喝第三次算什麼?須知灌酒也是對人的一種羞辱。

長田盛氏等人目露不岔,他們都算是高師盛的下屬,見主上被人如此刁難,大為不滿。

高師盛若無其事,接過酒杯,笑道:“美酒佳肴,豈能不飲滿三爵,何況我正該替家祖謝過大河內氏的贈城之恩,君家東海名門,願以此酒,恭祝武運昌隆!”說罷,一飲而儘。

飲馬城最初是吉良家在遠江國的引間莊城,由譜代大河內家擔任城代管理。‘應仁之亂’中被高師盛的祖父,遠江高氏前任家督高師平帶兵圍攻,以土攻、斷水兩策逼迫大河內國綱祖父信貞開城退降。

大河內國綱聞言,叱怒而起,丟失飲馬城一事,一直都是他家近些年來,最為恥辱的敗跡,被仇人拿來在宴會之上,當眾取笑,他頓覺周圍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都帶有歧意,怒髮衝冠,指著高師盛怒罵道:“爾等高氏佞臣餘孽,亂臣賊子之後,屋形公殿下允你陪座末席,已是抬舉恩典,不思悔過舊罪,反倒在此恬不知恥地大放厥詞!”

再往前追根溯源,高氏與吉良氏兩家的仇怨,可遠不止一座飲馬城這麼簡單。當初‘觀應擾亂’,就是足利直義與高師直髮生對立,北朝足利幕府內部,分為直義派和師直派。後來矛盾惡化,才發展為“觀應擾亂”,又稱“觀應之亂”。北朝正平4年/南朝貞和5年(1349年),高師直一派襲擊了足利直義。

副將軍足利直義逃往兄長,及幕府公方足利尊氏的邸宅中避難,但高師直率大軍包圍了足利尊氏的邸宅,請求尊氏令直義退隱。足利直義被迫出家,法號慧源。

在足利尊氏的縱容下,高師直一度危害到足利直義的個人安危,最終被迫投奔南朝,而當時吉良貞家就是直義派的大名,也因此受到師直派的清算。

吉良氏雖然一直都是,足利幕府的有力一門眾,甚至擔任過東海道總大將,但因吉良貞家有過追隨足利直義,投奔南朝的叛亂之行。

天下泰平,室町幕府分封受賞,吉良氏彆說三管四職,就連原本吉良貞家擔任過得奧州探題,都冇有能保住,被幕府改任給了斯波氏的同族大崎氏世襲,反而身為吉良氏分家出身的今川了俊,卻當上過一任九州探題,在官途上穩壓宗家一籌。

作為報複,高師直兄弟發動叛亂,到最後為上杉憲能殺害的背後,也不乏吉良氏的推波助瀾。

這些陳蕎粟、爛穀子的舊事,還拿出了說項,隻讓高師盛覺得對方實在淺薄無知,實在對不住大河內家東海望族的資曆。

“《尊卑脈係》中詳細記述,我遠江高氏乃是關東執事高階武藏守重茂一脈,與高師直遺腹子,高階備中守師秋家早就分宗各立,甚至在討伐高師直之亂中出力甚多,因此才被等持院殿大禦所委任為關東執事,負責監察公方和管領,昔告君知。”足利尊氏出家的法號為‘等持院殿仁山妙義大居士’。

高師盛好脾氣,一直麵含微笑,溫聲和語。他不生氣,不代表冇有旁人動怒,大河內國綱還想再罵,猛然聽見一聲叱喝,右側席位上起來一名武士。

叱聲極其響亮。

三河國人本正全神貫注聽高師盛與大河內貞綱辨答,猝不及防,頓時被他嚇得一驚,紛紛轉眼觀瞧。高尾花魁也是心驚膽戰,更嚇得好幾個膽弱遊女麵如土色,手軟無力,筷著、酒杯接連墜地,‘劈裡啪啦’,響做一片。

但見那人個頭不高,麵容瘦削,眉宇陰戾,捉刀而立,站在諸多豪勇武士之間,非但不顯得瘦小,反而自有一番威武氣度,便如淵渟嶽立也似,不怒自威。並未旁人,卻正是鹿島劍豪青木大膳。

吉良義時驚歎不止,道:“真武士也!”問高師盛,“此人便是那位鹿島新當流的劍豪?”

“正是!”

青木大膳嗔目吒喝,指著大河內國綱怒罵道:“死奴!我家大人關東名門,世代忠臣,幕府棟梁,你說亂臣賊子是指何人?虧你家還自稱家學淵博!要非吉良屋形公禮遇,虛席相請,我家大人豈會紆尊降貴,與你這等家奴為伍!”

“你以為我家大人再三容忍冒犯,便是軟弱無勝?乃是敬重吉良家足利連枝,幕府引眾,今川宗家的身份,這纔是我家大人敬仰謙卑的原因!死奴!不知懷恩,反而夾纏不清,狗仗人勢就是你三河武士的氣節麼!可笑之極!”

青木大膳不善言辭,這番話是旁邊小野忠明教他說的,未想到更加氣勢淩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