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五十章天神迎賓客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五十章天神迎賓客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角抵一結束,三戶老闆便向圍觀的賭客們告了聲罪,將人群都勸散後,便拉著剛纔在場中角抵的兩名相撲力士,匆忙換好衣服,前來見禮拜謝。

兩名壯漢身高六尺二寸,形貌魁梧,身板如銅澆鐵鑄,頭上依舊是挽著朝天髻,窄衣短袖罩身,敞胸露懷,根本遮不住身上的刺青,半隱半露反而顯得格外猙獰可怖。

高師盛一行人個子都不算高,隻到這兩人胸口的高度,恰好目光能將般若、夜叉的刺青紋身,彌七郎被嚇到朝後忍不住退了半步。

高師盛此時正站在這兩名力士身前,連連稱奇,拉著二人的手,喜不自勝地說道:“我少時讀書,觀河津三郎同俁野五郎角抵,見書中稱其為猛牛鬥力,本以為文人謬傳,今日一見二位相撲,方知過往淺薄,亦算稍補我未見猛牛之憾,幸甚至哉!”

兩名力士麵上勾臉彩繪未去,眉角赤殷如血,觀之勇悍威猛,看不出具體年歲,估計二十多,不到三十歲。兩人被高師盛的熱情給弄得愣了,有些侷促,不過卻很感激,抽回手,撩衣下拜,齊聲說道:“平馬大人乃是豪奢大家,我等相役小人能博君一笑,已是邀天大幸,得如此誇讚,心中著實惶恐之極!”

高師盛哈哈大笑,把兩人輪流扶起,又親熱的把住二人手臂,上下打量,越看越是歡喜,雖知不太可能將兩人招攬身邊當個扈從,但還是忍不住,想與之親善結交一番。

“平馬大人有所不知,五郎和右衛門不但氣力過人,還使得一手好薙刀,又擅長雙手碎金鐵棒,重達四十斤,不是俺替他二人吹噓,整個東海道內的相撲力士,也少有人比得上我這兩位兄弟威武!”三戶老闆本來還擔心這位代官,會因為輸了賭局發怒,見他如此高興,上前湊趣道。

校場周圍欄木雲架上,擺放著各類兵器,兩名‘見習役’過去,從雲架上搬出一支沉重的鐵錐,和一杆長柄薙刀,對高師盛笑道:“大家,這就是兩人用的兵器了!”跟在顏役目身後麵討生活的,也都是些市井好漢。

高師盛示意送上前來,親手去拿試鐵錐的分量,入手極其沉重,差點拿不住,險些掉下,他笑顧長田、青木、小野、長穀川等人,讚歎道:“當真無愧力士之稱!”

夜叉右衛門有些羞赫,隻是麵上有彩繪旁人看不出來,實誠答道:“並無四十斤重,隻有三十二斤左右。”

高師盛亦覺驚人:“便是如此,也絕非常人可比!”

見金主要看武藝,二人上前接過各自兵刃,便就轉身下場。相撲力士不但比鬥角抵,有時也會表演刀槍假打,再加上四處遊走,難免會遇上盜賊打劫,或是無賴鬨事,多少都會些武藝傍身。

這把長柄薙刀,常人可能要雙手握在胸前,可在身材高壯的般若五郎手中卻好像短了一截,單手握住薙刀柄杆,把鋒刃指向地麵,夜叉右衛門將碎金鐵棒揮舞的虎虎生風,兩人相對而立,各自練起架勢來,來校場之中持兵跳蕩,前趨後退,碾轉騰挪,運使如飛。

諸人為之變色,儘皆駭然,青木大膳對般若五郎的薙刀術不以為然,這種自己琢磨的野路子,在這位鹿島劍豪眼中儘是破綻,真的在戰場生死相搏,也就能嚇唬嚇唬雜兵,但他對夜叉五郎手中的碎金鐵棒,卻是尤為忌憚。正所謂是一力降十會,青木大膳便是劍術在高超,躲閃不及,捱上一下子也要被砸得骨斷筋折,當場吐血重傷。

一般刀劍,重量輕者在四五斤左右,重者也不過七八斤,能將三十二斤的碎金鐵棒拿在手中,揮動起來輕如片羽,非天生神力者不可為之,彆看長穀川隼人在撲殺山伏那夜,也用碎金棒對敵,但論起身手矯健,可是當真遠遠遜色夜叉右衛門這位相撲力士。

一趟招式耍完,兩位力士麵不更出,氣不改色,躬身行禮,就將兵器重新放歸雲架。

“自古聽聞英雄惜英雄,勇士重勇士,平馬大人武家名門,五郎和右衛門亦是勇士,不可無酒宴慶飲,且隨小人來我家‘二浦揚屋’一聚!”

長田盛氏看賞的駿州二分銀,自然不是單純的賭注,而是高師盛一行十餘人,今夜都要三戶老闆來負責。價值二十貫錢的銀小判,足夠在駿府城,讓一個五口人的武士家庭富足的過上半年之久,這點玩樂開銷,當是綽綽有餘。

得人厚賞,不能不儘心伺候,早就提前讓人去花柳街的‘二浦揚屋’安排筵席去了。

高師盛自無不可,待兩名相撲力士,洗漱過後,換上正經袖衣後,當即讓三戶老闆引路,帶著校場的所有人往‘二浦揚屋’而去。

彆看兩名力士,在佐久城內有好大名聲,實際每天賺得並不算多,除去固定每天六十文的出場費外,剩下的收入,全部要看如高師盛這樣的金主打賞,以及年底的年奉度日。

這種大手筆外財打賞,半年也未能見得上一回,而且還要跟校場老闆三七分賬,般若五郎和夜叉右衛門兩人,也是有家眷要養,日子過得雖然不差,但也冇有機會來‘揚屋’這種銷金窟來見識一番。

燈火通明,三束町花柳街中處,會見‘座敷花魁’的夜宴也熱鬨地在‘二浦揚屋’內開始了。

三戶老闆的‘太夫’之言冇人當真,整個東海道也隻有駿府城的‘吉揚館’裡養著一位‘天神花魁’,佐久城這座遠江的郡治怎麼能冒出來一位‘太夫’。

‘太夫’、‘天神’、‘座敷’皆是表示花魁等級的詞彙,頭牌稱‘太夫’,二等‘天神’,三等‘座敷圍女郎’,四等‘新造端女郎’,另外還有振袖、留袖、太鼓三種新造品階,最低等的遊女則是無品。

太夫之貴莫說商賈難見,就是大名、公卿也未必能夠輕易成為入幕之賓,大夫不但精通琴棋書畫,而且溫婉動人,如今天下在最有名的,當是京都島原遊廓的吉野太夫,十四歲時就當上了太夫。

據說,當時京都有個刀匠徒弟,在‘花魁道中’有幸目睹芳容,暗戀不已,拚命鍛冶太刀,最後花費數年時間,儲存了足夠的錢,想要再見一麵,卻因身份低微,無法償願。太夫聽聞後,覺得這個刀匠徒弟誠心可貴,便悄悄喚人,不但讓他傾訴了愛慕之心,更深受感動,委身予對方。結果這個福星高照的刀匠徒弟,竟然在了卻夙願後,第二天跳到桂川自殺身亡了。

這個花魁逸聞,總讓高師盛覺得有些類似於《賣油郎獨占花魁》,所以這個故事真實性存在很大爭議,因為想見太夫需要中介人介紹的,一個刀匠根本冇有資格見麵。

高師盛在駿府城時的友人和義兄弟,公卿姊小路公景就是位郎君領袖,浪子班頭,靠著一手連歌棋藝,賴住在‘吉揚館’跟‘天神花魁’整日廝混,要不是他羽林家的出身和駿府側近眾的身份,早就被忍無可忍‘揚屋’老闆沉進駿府的護城河裡了。

即便如此,高師盛在駿府奉公,巡視城下町路過‘吉揚屋’的門口,也不止一次見到自己的義兄弟,被用心棒拽著衣領扔出大門外,為此也是多次奉內人之命,帶著差役上門,跟揚屋老闆‘講講道理’。

因此,也受姊小路公景邀請過幾次,去揚屋小坐,知道一些打茶圍的規矩。

待到高師盛一行人走到‘二浦揚屋’的堂舍前,覺得果然和之前路過的遊廊大有不同:庭院內的落葉早已被清掃乾淨,還有怪石清池,分列左右,小堂不但垂著精美帷幕,還點著昂貴不菲的紅燭,足見‘二浦揚屋’的氣派規格,與街邊攬客的寒酸遊廊,不可日語。

堂舍中央早已經排上絲榻,旁邊放置長短食案,各色菜肴和清酒琳琅滿目,高尾花魁的‘假母’‘二浦遣手’帶著濃妝豔抹的遊女,早就在此等候多時,更有藝伎坐在周圍,一見高師盛出現,便齊奏音樂,一時間尺八、琵琶、小太鼓、拍板都鏗鏘鳴響,好不熱鬨。

三戶老闆很是欣喜,上前擺擺手,廳堂頓時寂靜下來,“哎!‘二浦遣手’不要如此殷勤,這筵席雖然是我置辦的,可真正的貴賓還在後麵。”

剛說完,長田盛氏就得意洋洋搶先半步,站在堂中,拍著自己胸口,意思說真正的貴賓來了,你們還不趕緊過來伺候。

‘二浦遣手’和一眾藝伎麵麵相覷,趕忙上前拉住自己得老相好,小聲嘀咕道:“錯了!錯了!你得筵席在隔壁!”

“啊?····”

這時,座敷花魁的堂宇正門大開,一名烏帽黑狩的年輕武士,在群隨從的前呼後擁下,麵色矜持地踱步而入。

“參拜吉良四郎殿下。”見到這位進來,‘二浦遣手’也顧不上許多,連忙快步迎了上去。

高師盛頓時瞭然,原來這位年輕武士,正是足利下馬眾,三河國守護吉良氏的四殿下,受領朝廷封拜從五位上野介的吉良萬鬆丸義時,難怪會‘揚屋’要如此隆重的舉辦規儀。

立刻人群嘈雜起來,恭維阿諛聲不絕於耳,將高師盛和長田盛氏等人冷落一旁,尤其是之前昂首挺胸的長田盛氏,這會更是好不尷尬,遊女們又一陣風似,眾星拱月般的簇擁著吉良義時,‘二浦遣手’誰也等罪不起,乾脆將錯就錯,一併請誤入廳堂的高師盛等人,紛紛踱入筵席正堂,各自據長榻而坐,高師盛的位置正好是右側上首位,也不算苛待。

席間高師盛等人都是很隨意的盤腿而坐,而‘二浦遣手’、高尾花魁還有其他遊女則是跪坐在榻上,足見男女尊卑。

而後高師盛便聽到,坐在自己對麵,左側主坐位的吉良四郎身旁的一人向自己問話。

“我家殿下乃是足利一門的屋形殿、統禦三河國的守護大名、幕府引付眾頭人、奉公眾首領,敢問閣下何人,竟然敢與幕府名門同列居席?”這一番吹噓說完,樂工、遊女、幫閒們便一起鼓掌喝彩。

‘二浦遣手’也猜到會有這麼一出,故作不知地問道:“不知這幕府引付眾頭人的職役是做什麼的?”想要以此來勸說高師盛等人忍耐退讓,要是能知難而退,直接老實走人,就是更好不過了。

問話那人傲然答道:“引付眾頭人乃是替幕府公方處理文書,管理各國大名參覲交代,政令莫不出自其手,被稱為副將管領,意思是可以與管領平分秋色的人臣之魁。”

“原來是半個管領,那早晚豈不是要當整個管領!”席間人都表情誇張,口舌嘖嘖,來滿足吉良氏家臣的虛榮心,就連隻是像個美麗的人偶一樣跪坐在正位的高尾花魁,身姿也是向前微微前傾,作驚訝之態,美目微眨,向右側的吉良義時,暗送秋波。

“更為厲害的是,公方倚重,特下令引付眾頭人可以不經三管四職的堪印,就能斷處各國大名紛爭,懲處宵小!”這句話冇有說錯,‘惡禦所’足利義教就是這麼乾的,下場就是被赤鬆滿佑亂刀砍死,可惜殉葬的幕府職役裡麵,也冇有吉良家的人。

“那吉良殿豈不是比管領還要受公方信愛,三管四職的武家名門,難道又要多出我東海道的吉良氏來了!”有人好像發現了什麼,驚訝地大叫起來,這種溜鬚拍馬的話,說的吉良義時都快聽不下去了。

高師盛本正在飲酒,聽後好懸冇有笑出聲來,這不是自己白日裡,說給長田盛氏聽得那一套說辭麼?隻不過對方後麵的大話,說的太滿了。

好傢夥,差點冇把他給逗得嗆死,嚇得一旁服侍的彌七郎,忙一陣拍打他的後背,好不容易緩過勁來。

“敢問閣下甲第門跡!”吉良家的人,誤以為高師盛也是高尾花魁的客人,所以才這樣言語道斷,不然早就讓對方這個遠江人,好好見識一下,三河武士的豪勇。

第二次問話,高師盛不能再默不作聲,放下酒盞,恭敬的向吉良義時,行了一禮,“在下飲馬城高氏新九郎師盛,見過吉良四郎殿下。”說完撇了一眼說話那人,才慢悠悠地說道:“我雖不知道閣下是大河內家的那一位,但你我兩家也算故交了,我認出了貴家臥蝶十六菊紋,卻不想您卻不認識我高氏的‘寄懸輪’替紋,實在是讓人大失所望。”

註釋一:花魁道中,是指‘太夫’帶領著‘禿’、‘振袖新造’列隊遊行到‘揚屋’和‘引手茶室’的儀式,直到今天,還能在歌舞伎表演的祭典裡來看到這種遊行。‘禿女’是指十歲左右的預備花魁。

註釋二:‘揚屋’大家可以理解為高檔中介,對應的‘遊廊茶屋’就是你們懂得。

註釋:‘二浦遣手’,二浦是揚屋名,遣手是指管理遊女的老鴇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