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四十六章火焚驛站見故人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四十六章火焚驛站見故人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山伏猝不及防,一時都被青木大膳堵在門內,出入不得。長穀川隼人趕到近前,聽裡邊幾個領頭的,驚怒大叫,指揮著手下猛力撞門。

青木大膳雙腿較勁,奮起千鈞力氣,死死抵住長屋木門,手中長刀順著門間縫隙,連連突刺,隻聽屋內撲通一聲,當是有人中刀倒地。長穀川隼人見驛站長屋,有兩三扇窗戶,破敗不堪,幾個山伏身影晃動著,眼看就要爬出來。

當下快步衝過去,揮棒猛砸,將離自己最近一人的腦袋,砸了個粉碎,那人吭也冇吭聲,直接摔落下來。剩下幾個山伏見狀,頓時縮了回去。

長穀川隼人吩咐跟上來的騎從們:“分幾個人,守在窗邊、側門,莫要放了人出來。”又轉頭看來路,隱約聽見遠處有馬嘶人吼,顯是援軍快到了。

他雙手攥緊碎金棒,示意青木大膳閃開。身後三四個騎從,俱都挺起短鑓鐮槍,對準門戶。準備妥當,青木大膳快步倒退,矮腰弓步收刀入懷,換成了居合拔刀術的起手之勢。兩三個撞門的布衣山伏收不住力,向前栽倒,門口亂了片刻,四五個悍匪衝了出來。

帶頭的首領,五短身材,口中咒罵叫嚷,舉著一柄短斧,直撲出來。青木大膳閃身讓過,手腕一抖,拔斬疾若迅雷,乾淨利索地削掉了那人的腦袋,就在他停步瞬間,剩餘四人卻悍不畏死,嚎叫著將手中各類刀槍亂舞,直取來敵,兩柄鐮槍晃動突刺,槍刃勾鐮奔向青木大膳咽喉。

青木大膳單手握刀一個斜斬的動作,把長槍盪開,另外兩名懷揣短刃的山伏,此時已經撲將過來,付盜不退反進,一個縱步直接搶先躍到對方的麵前!兩名山伏本欲撩刀劈砍,見狀趕忙收步,想要格擋,卻是根本來不及了。

青木大膳雙腿微微彎曲,趁勢一記‘袈裟切’手腕翻轉,刀身挽出半個閃亮血光,在撤身防備的山伏右下腹至左肩口‘唰’的一下子,劃開一道巨大的傷口。此為古流居合拔刀術中,專門用於武士戰場之上,反殺敵手舉刀欲斬下來時的殺生劍術,因刀口位置和形狀近似,袈裟赤衣而得名。

振將長刀將血水甩在另一人臉上,伸手奪住對方衣領,用其身體抵住再次突刺而來的鐮槍,淒厲哀嚎聲中,長刀霍然出手,撩劈削砍,短短彈指刹那,將另外兩人全部斬殺在地。

如此劍術,不但嚇得屋內山伏連連後退,連旁邊的長穀川等人都看呆了雙眼,這還是那個平日在鄉裡沉默寡言,孤僻怪異的莊所付盜麼。每次拔刀,必定斬殺害命,連絲毫多餘的動作也無,長穀川隼人甚至懷疑青木大膳僅憑自己一人之力,就能將這夥山伏全部殺個乾淨。

青木大膳身材不高,為替故友複仇,特意苦練拔刀殺人之術,為了適應屋內狹窄的空間,就連佩刀也特意改換成,更適合近身短搏的長脅打刀,隨手刺穿那名被他‘袈裟切’重創,還在抽搐掙紮的山伏的喉嚨,雪亮刀身如一匹白練斜指地麵,不斷滴落鮮血,臉上是漠視生死的殘忍凶戾。

守在後門的騎從去得晚了,招架不住,倒退回來,大叫:“他們衝出來了!”

十幾個舞刀弄槍的山伏,追趕在這個騎從身後,叫嚷著讓人聽不懂的信濃土話,氣勢洶洶。青木大膳持刀斷後,護著眾人,向後徐徐撤去。此時車隊的援軍已經衝過了他們留放馬匹的地方,咫尺之遙。

那些山伏,也看見了這而來縱馬衝來的二十餘騎,腳下搓步,掉頭逃跑。前門、側門湧出了更多的山伏。前麵的想退回屋內,後麵的不知底細,往外追殺,前後亂做一團。

青木大膳甚至還有空,撿回之前被扔在野地裡的刀鞘。

衝在最前麵的,是小野忠明。這個見慣廝殺的上野和尚一馬當先,他光禿禿的腦袋,夜色下煞是顯眼,二十餘騎長田郎黨緊隨身側,幾個善射的騎手,彎弓馳射,雖受大雨影響,但仍然數箭連中,山伏盜賊慘叫連連。

青木大膳騎術不精,索性扭身迴轉,左衝右殺。道路濕滑,長穀川隼人怕他腳下不穩摔倒,帶著人趕緊過去接應。

牛車停駐距離百五十步遠的道旁,彌七郎抬手挑起簾帷,高師盛便看到眼前這幅奇景,青木大膳一人持刀,在驛站附近追砍十幾名山伏狼狽逃竄,長穀川隼人則帶人攆在後麵,氣喘籲籲。

長田盛氏大聲吩咐道:“不要靠近,弓手在前,一個也不要放過來。”又招呼留在牛車旁護衛的騎從,轉達自己的命令,“讓人把山伏逼回屋裡。”

他們之前急行趕路,隻帶騎從和牛車先來,輜重財貨都落在後麵,步行的隨從還都冇跟上來。高師盛明白他的意思,己方人少,若是山伏四散奔逃,恐怕冇辦法全部擒殺。

山伏大約也是猜出了襲擊方的企圖,突圍強度加大。在窗邊豎起木板,同樣組織了些弓箭手,在木板遮護下,向外射箭。其中一人,箭術甚精,連連射落兩三個騎馬郎黨,無主奔馬繞野亂走,造成不小的慌亂。

“放火燒吧!”坐在牛車內,觀望許久的高師盛發號施令,竟然是要火燒驛站。為剿滅一夥偶然撞見的山伏盜賊,竟然已經死了多名騎手,折損一人他都覺得可惜不值。

這會兒雨勢稍小,但冇有引物,還是很難點燃火把,連試了多次,纔好不容易在一棟半廢棄的屋舍內成功生火,自有人上前為騎手分發火把。

小野忠明用力拋出火把,砸進屋敷,舞動長槍牢牢護住自身,呼吸之間,挑落數支長箭,無暇顧及是否身邊有人中箭,伏身馬背,從長屋視窗一閃而過。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見對手要火燒長屋,山伏爭前恐後地從屋內衝出。

衝在最前頭的山伏舉著木板,硬抗兩輪連射,騎從打了一個呼哨,數十個火把自四麵八方,向長屋門口方位,飛舞擲出,正對麵的幾個持槍撥擋箭矢的山伏被火燒著,吃痛之下,長槍歪成一團,群盜朝向長屋後坍塌的多座糧倉、庫房內,四散奔逃,想利用錯綜複雜的地形來逃走。

青木大膳悶聲不響,混入山伏之中,伸手揪住一人過來,一腳蹬倒,拔刀將之抹了脖子,早就埋伏好的長穀川隼人反手拋出碎金鐵棒,挾帶風聲,重重砸在了麵前半人多高的木板之上。其他護衛也從兩側夾攻過來,前番落在後麵的步行援兵,這會兒終於趕到,將驛站廢墟團團圍住,與青木大膳等人合力驅趕。

群盜分不清來敵多少,誤以為四麵皆敵,中了圈套,又奪路退回長屋死守。

車簾高挑,高師盛和長田盛氏並列而坐,恰一支敵箭射來,有名護衛眼疾身快,撥馬上前,以身擋住車門,箭矢斜斜刺入他的臂膀上,那護衛張口大呼,全身麻痹,翻身墜落馬下。

旁邊同伴趕忙過去緊急救治,見他傷口處烏黑一團,流出來的血都是烏黑色,麵色慘白如紙,氣若遊絲,到死也冇說出話來。

高師盛奇怪,讓人摘下箭矢送過來,在鼻邊嗅了嗅:“有毒!”難怪每回中箭之人,必死無疑,這裡靠得長屋太近,確實不安全,示意車伕趕緊駕車後退,同時吩咐道:“告訴付盜,讓他小心毒箭!”

這毒箭雖不知抹了什麼毒,但見血封喉可謂想當厲害,荒郊野外也找不到醫者,中箭就隻能等死了。

高師盛心中凜然,心道自家獨身赴任,也是走運,冇有遇到盜賊,同時不禁憂慮萬分,如果這夥山伏是之前就有,那還好說,若是最近才聚集作亂····想到這裡,他簡直不敢往下去想。

為了護衛出行安全,長田家的護衛幾乎人人帶弓,見山伏被己方圍困住了,也紛紛在房屋附近找個乾燥地方,更換火箭幫著焚燬長屋。

同時高師盛讓人上前大喊:“律令有規定,故意首惡從重,先自告者除其罪。你們的頭領已經被殺了爾等皆是從犯,罪責不重,如果現在肯放下兵器,自縛請降,我家鄉佐必會替你等向郡守美言,當你們是‘自告出首’,雖不能減免刑罰,但至多受個責打,或服兩年苦役,不至於被斬首棄市!”

屋內仍是沉默無聲,不為所動。

律令中確實有‘隻誅首惡’,‘協從輕問’的規定,高師盛此言並非是在矇騙他們,隻能說明要麼是對方根本不信,要麼這是一夥積年慣匪,犯下的命案眾多,不但殺過尋常百姓,恐怕還有差役和武士,自知駿府根本不可能赦免死罪

喊話那人見勸降無用,改為恐嚇:“我家鄉佐乃是朝比奈郡守的外侄,東海道大將朝比奈丹波守元長之名,你們總該聽過吧!我等皆是丹波守麾下旗本,若還要負隅頑抗,待攻破長屋,定然將爾等儘數押往駿府城,磔刑處死,傳首三國示眾!”

磔刑是一種很殘忍的刑罰,將人捆綁在木柱之上,活活亂槍刺死,常用於處罰盜賊殺人。傳首三國,意味著要屍首分離,不能下葬在一處,佛宗認為屍體不全者很難往生極樂,對當世百姓來說,這種處罰比死刑更加可怕。

但是這幫山伏卻仍時默然無聲。反而抽冷子射出暗箭,喊話那人冇有防備,當場斃命。

那支長箭很快被呈送高師盛麵前,這回他注意到的箭桿上,刻著打造工匠的姓名和使用者的家名出身,顯然是官造之物,被分配給足輕和旗本使用的軍用箭矢,並非豪族和百姓私人打造。

這也從側麵,驗證了他之前的猜想,見勸說無用,揮了揮手,讓人繼續放火焚屋。

青木大膳惱恨對方不講武德,毒箭傷人。長田盛氏則要為替自己擋箭身死的護衛報仇,回去纔好給對方親眷一個交代,連連催促燃放火箭。

火箭如雨,接二連三的落入屋內。熊熊大火足足在雨中燒了小半個時辰,才漸漸熄滅。期間山伏困獸猶鬥,組織兩波衝鋒,皆被亂箭射死。

門內慘呼號叫,黑煙滾滾中,時不時有火人慌不擇路自門中奔出。

騎從追殺不止,被燒死的不理,燒得半死的過去補上一刀,燒到最後,隻聽轟然巨響,牆壁倒塌,僅剩的四五個命大的山伏,奪路奔出。

青木大膳親自取弓,射獵狐兔般,將四散山伏一一射倒。有個膽小的惶急大叫:“饒命,莫殺小僧!饒命,莫殺小僧,小僧有大事稟告!”

這人說話聽著耳熟,正是前番在屋內歌唱的那個僧人。

青木大膳扔下弓箭,提刀過去,就要將他的性命了結。嚇得和尚手腳並用,在泥地裡不斷爬動,想要躲避,一道閃電正好劃破漆黑的夜幕,照亮了彼此的臉,兩人不禁都愣住了。

長穀川隼人尋思,正要留個活口問話,忙上前攔住,見青木大膳自己停手,也是好奇低頭一看,見那僧人很是眼熟,臉上有七八個刺字,字不曉得寫了什麼,人卻是認識,垂手樂出聲來:“我道是誰,這不是淨空和尚麼?起來!起來!你不是被刺配駿河了麼?怎麼改行當了山伏了。”

長田盛氏轉臉,請示高師盛:“鄉佐,依我看來,不如抓那和尚過來問話,也好讓咱們知曉為何此地會有這麼一股山伏?探探前路風聲,問清了內情,再做打算。”

生死安危的大事,馬虎不得,高師盛點頭應道:“正該如此。”

小野忠明就在附近不遠,聽到高師盛二人議論,他很是讚同長田盛氏的這番提議,不用人吩咐,兜馬過去。揚起馬鞭,抽打淨空和尚,將之催趕到牛車前回話。

淨空和尚不敢起身,身上挨著鞭子,抱頭不停躲避,一路竄行到高師盛等人麵前。一身連泥帶土,衣服燒了大半,臉被熏得發黑,又是連連磕頭告饒:“看在過去的情麵上,莊頭饒命啊!小僧是被這群匪類挾持,並非主動投賊,莊頭開恩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