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四十四章金剛怒目施雷霆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四十四章金剛怒目施雷霆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在長田莊後院的空曠校場上,隻聽得嗡得一聲弦響。一支箭矢離弦而去,正中三十步外稻草紮成的靶人身上,在七尺高下的人形箭靶上,還密密麻麻的數支箭矢,都是圍繞靶人胸口,力道之大甚至貫透前心。

一輪射罷,箭箭皆中。高師盛垂下手中的長弓,連喘了幾口氣,他許久未磨礪武藝,冇想到隻是拉緊幾輪弓弦就感覺勞累。心中感慨,難怪漢昭烈帝會有‘閒居安逸,髀肉複生’之歎,仔細想來,他自己不知已然蹉跎虛度了多少日月。

候在一旁小侍彌七郎見他停下,趕忙近前來,拿著條潔白絹布,踮起腳抬著手,要為高師盛擦去額頭上的汗水。

襦絆袖口寬鬆,彌七郎手一抬,便褪到肘後,露出半截瑩潤如玉的皓腕在高師盛麵前晃著,淡淡的暖香從袖中飄出,讓人不禁熏然。他身子隻及高師盛的胸口,整整矮了一個頭,為了幫著擦汗,整個身子都不得不貼上來,隔著幾層薄薄的衣衫,感受著入懷的酥軟溫香,便是他這個無有龍陽之好,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小侍,確實是稱得上是位‘溫婉佳人’。

長田利氏大概誤以為他對自家小侍有意,於是就將彌七郎派來伺候高師盛的日常起居。

高師盛冇有讓人這麼服侍自己的習慣,尤其對方還是個美少年,移步側身讓開,示意對方先退下,目光深刻銳利,抬手從腰間佩掛的步靫中抽箭在手,彎弓大力射出,隻聽嗖的一聲,這回正中靶人的頭部。

他現在所用的長弓,是長田家珍藏的家寶中,為數不多的有用珍品之一。弓軀全部塗上黑漆,然後再用藤纏繞數圈。上部纏繞了三十六圈,下部纏繞了二十八圈,為小笠原流弓術中最具代表的重藤長弓,以重箭穿甲聞名。

高師盛雖然一直自稱兵法不通,但作為武家子弟,再不濟也能騎得駑馬,開得硬弓。

自莊所集會不歡而散後,出於某些原因,高師盛乾脆就搬來長田家久住,對外隻說是為了方便調糧救災,但落在鄉裡豪強的眼中,就變成了軟弱可欺,冇有臉再在鄉裡露麵,原本那日商量好的議事,回去之後,果然在全都推三阻四,隻等他因為軟弱無能,被駿府拿問治罪。

代官可以殘暴,也可以貪婪,但唯獨不可軟弱無能。生於亂世,武家無論如何粉飾矯作,但骨子裡的凶虐暴戾始終不會改變。

麵對高師盛的退讓,三沢左兵衛愈發得意猖狂,甚至威脅手下的‘部落民’,不許他們私自前往莊所奉公,以至於勞役都出現短缺,本來計劃好的重修鄉道,也被迫擱置,隻能讓村人先各自回村收糧。

這幾日來,每天清晨,高師盛便會來校場開弓射箭,除了發泄心中的怒氣,更是為了鍛鍊身體,以及追回自家荒廢的兵法武藝。

戰國時代醫療條件有限,一點病症都能要人的命,木村平六傷了腳,小半個月到現在還冇好利索,雖不乏活到耄耋之年的沙場宿將,但他可不會將自己的性命交托在虛無縹緲的神佛庇佑上,更何況上戰場他也不想近身與敵廝殺,那修習一手上好弓術,不論殺敵還是自衛都是很有必要的。

走上前去,摘下插在箭靶上的長箭,退到四十步遠外站立,拉弓連連勁射,直到那稻草靶人渾身上下全是窟窿,才意猶未儘的罷手。這些天的苦練並非全無成果,命中率比一開始時大大增加,似乎弓馬之道是武家子弟天生便會的技藝,雖然遠不如長年浸練弓道的武士,但也是稍有幾分模樣。

待到六十步遠,射完後一輪後,高師盛已是汗透重衫,微微昂首,彌七郎立刻再次上前,察覺到鄉佐不喜自己靠的太近,改為奉上清水絹布,供他自行洗漱,轉身將弓矢收拾好後,又幫著換上嶄新乾淨的白衣,免得風寒入體,然後才引著高師盛向中庭院的三層高的樓台而去。

在樓台閣道憑欄眺望,平山莊在北麵重重山巒的映襯下,山下三沢川邊上的‘穢多村落’顯得微不足道的渺小,此等賤役既然要自尋死路,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拂袖登上頂層,廣間內已經坐等了不少人,除了家主長田氏兄弟外,還有青木師徒、長穀川祖孫三人,證弘和尚早就坐在兩旁,等候他多時了。

高師盛當仁不讓,邁步落座主位,待彌七郎關好扇門後,見屋內再無外人,長穀川元忠當下起身,從懷中取出一樣東西,走到高師盛麵前,遞送上來。

高師盛接住,隻見是一份鬼神箴言,字行簡短,但用詞極為惡毒,儘是祝詛幕府崩毀,足利一門斷絕的訃告,頓時心中瞭然,將之放在桌案,故作不知的問道:“此為何物?”

長穀川元忠俯身拜答:“此乃正是三沢左兵衛,想要煽動一揆,圖謀不軌的憑證!”

北莊萬次郎笑嘻嘻的接話說道:“有道是不毒不禿,多虧證弘院主,不然俺們怎麼能夠想到三沢家竟然這麼惡毒!”說著也送上十幾份鄉中各家豪強的不法罪證,有的是確有其事,有的乾脆也是隨便捏造。

這種妖言,可比祭祀源尹良、平將門這兩位前朝亂賊罪孽深重。私下祭祀,還可以解釋為害怕惡靈作祟,平息鬼神之怒。駿府剛剛下達禁止妖言,一旦發現必然是罪無可恕,輕則族滅,重則連累三族,牽連門下的郎黨賓客,故舊友朋。

“阿彌陀佛!”證弘和尚愁眉苦臉地坐在末位,聽到這話,嚇得趕緊唸了聲佛號,那日集會後,大和尚便被扣在莊所裡,然後又被挾持到長田莊,眾人威逼利誘,讓他寫下以往各家村縂向他講述的豪強所犯下的罪狀、惡事,冇有也得編造,妖言罪就是其中之一。

“這會不會……”證弘和尚囁嚅不敢說,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當初帶人去找莊所訟告,會攀扯進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中。

“禪師當知,我佛並非僅有菩薩低眉,慈悲六道,亦有金剛怒目,顯雷霆手段,懾服外魔。”高師盛不以為忤,事到如今,證弘和尚想退出是根本不可能了。

但出於防止泄密,還是警告道:“這幾日,還要勞煩禪師繼續留在長田家,與利氏先生談論佛法。”

“……貧僧明白!”

這份誣告便是高師盛授意安排的,選擇同謀之上,他隻選擇了莊所內膽氣雄壯的青木師徒,那日青木大膳若無自己阻攔,必然要抽刀將三沢左兵衛一行人斬於刀下,有敢當眾殺人的膽量,自然更有膽量誣告。

長穀川父子想要恢複家名,長田兄弟也急於投效郡裡,都是可以托付大事,密謀過後,由他們出麵,拿著證弘和尚的證詞,暗中蒐集三沢家以及其他國人眾的罪證。

但選擇誰來出首告發,他反倒是拿不定主意,畢竟牽扯太大,一般人哪裡有這個膽量,卻冇有想到長穀川元忠,竟然願意親自出首告發,這樣也好,自己人作證就將翻供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他將罪狀儘數收好,輕釦桌案,許諾道:“如此,下午彌太郎便就帶人隨我前往郡治,告發三沢家妖言惑眾,有此功勞,我也好向舅父舉薦於他。”

長穀川元忠聞言大喜,喚過自家孫兒跪坐在自己旁邊,今天彌次郎穿著嶄新,一改窮陋之相,很是鄭重將他交托給高師盛:“鄉佐來鄉中甚久,左右不可無人跟隨,老朽厚顏將孫兒舉送大人身邊效命。”

這種大事,冇有人質彆說高師盛不會放心,就是長穀川元忠也會懷疑承諾的可靠性,彼此心知肚明,但高師盛還是按照規矩詢問道:“彌次郎你可願意跟隨於我。”

彌次郎年紀不大的臉上,稚氣尚未脫去,也並未有人給他元服,驀然聽到鄉佐詢問,不假思索的說道:“父為子命,君為臣綱,一切全憑君父做主!”言下之意,已是將高師盛當做自己的君父,這番話不論是不是長穀川元忠教他說的,但能夠不卑不亢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流利地說出來,已是不凡。

高師盛對他的態度很滿意,同樣鄭重地承諾道:“待誅滅三沢一門,我便親自替你元服!”長穀川家一個破落軍役眾,能跟遠江高氏子弟結為烏帽子親,可以說是天大的恩惠,對以後彌次郎出仕,也不小的有幫助。

彌次郎應諾拜謝,又向自己的祖、父兩人拜了三拜,感謝他們對自己這麼多年來的養育恩情,轉身跪坐在高師盛後方,從現在開始,他便不再是長穀川家的兒孫,而是高師盛的私從。

高師盛上任之初,空手一人,身無於財,苦心奔走月於,以得心腹二三,豪商順服,隻待殺人立威後,便可以招聚郎黨,謀劃大事。他心裡想到:“穢多非人雖鄙,但人數眾多,隻要籠絡得力,總能選出些悍勇鬥狠之徒,擴充羽翼。”

“鄉佐可需要我家出人護衛?”長田利氏對奪取三沢家產之事,頗為上心,甚至可以說不但主動參與,而且還大力唆使。

以君子不利於危牆之下,來勸誡高師盛,三沢家門下不乏有亡命浪人,若是走露風聲,難保對方不會派人來謀害,出於安全考慮,請他乾脆就躲進長田莊內暫住,閉門不出。

長田利氏看不上三沢家那點積蓄,而是出於不想辦法將郡裡的大小官吏餵飽了,早晚還是會盯上自家的考慮,認為與其被動應對,不如搶先動手推出一個替死鬼。

看向主坐那位談笑風生的鄉佐,目光中滿是忌憚,同時心裡略有慶幸,高師盛能誣告三沢家,自然也能誣告他長田家,誰能保證,當初他要是一口回絕開倉放糧,這妖言之罪不會落到自家身上。

“自是需要,還要勞煩利氏先生再準備些盤纏,用於打點。”將三沢家定罪之事,必須高師盛親自去辦才能放心,就算是兩廳不願受理,他也要去花錢買通,去求自己舅父朝比奈元長出麵,替自己將三沢左衛門滿門殺絕,頓了頓說道:“勞煩證弘院主再寫一份告發的文書,我也好同時上書郡中。”

隻一個落魄足輕,兩廳未必會重視采信,但如果加上僧人,哪怕是淨土真宗的和尚,兩廳想不重視,也得重視。

為任地方後,他才切身感受到為何各家大名,對於國人眾恨之入骨。

地方豪滑,已經到了不能治的地步。

武家崛起後,麵臨最主要的問題就是各地的武士團和國人眾,為了打擊他們,自鎌倉開始朝不斷的轉封改易,三沢氏最初就是出自關西,後來才被遷到東國。

到了室町幕府,因為足利尊氏過度依賴地方豪族,建立幕府後,又遭遇南北朝對立,好不容易一統後,迫於各方壓力,不得不授予和默許守護大名極高的自治度,而守護大名又將權利下方給支援自己的國人。

地方上豪族的勢力又膨脹起來。這些豪右強宗,或倚仗財力勇武,或背靠三管四職、探提公方,不停相互私鬥,侵吞幕府天領,武斷鄉裡,橫行州郡,乃至逐殺守護,堪稱無法無天。

惡禦所足利義教,為恢複搖搖欲墜的幕府權威,以禦前沙汰代替了評定眾、引付,並自行任命可以出席禦前沙汰的官員。同時限製了管領的權力,諸大名可以不通過管領直接向將軍稟報事務。

同時足利義教也對將軍直轄的奉公眾進行整備和改革,並限製了管領在幕府中的兵權。為充實財政,恢複了停止的勘合貿易,改為由幕府直接進行。

嘉吉之亂中,足利義教為赤鬆滿佑殺死於京都赤鬆館,隨行的山名熙貴當場被殺;細川持春被砍斷了一隻手臂;京極高數、大內持世身負重傷,次日死去,一口氣如此之多的重臣死去,室町幕府陷入混亂之中。

伴隨著赤鬆討伐,地方豪強又開始重新發展,失去幕府管束,情況更加嚴重,發展到幕府將軍也要仰仗地方國人的支援,才能在京都立足,對抗管領的欺壓。

到了應仁之亂後,土地兼併嚴重,災禍連年,民不聊生,還冇等幕府做出治理,京都又重新陷入兵亂,各國守護長期領兵在外,國內豪強們動輒聚集上千、數千人的軍勢,或築城自保,或起兵造反。

現在的戰國大名們一邊派遣高師盛這樣的代官,嚴厲打擊與法度律令相忤逆的豪族,一邊又不得不授予從屬的國人自治權利。

高師盛所在的遠江高氏,就是今川家譜代家臣,其族中世代依附駿府,作為回報,先後曆任郡守者多達十餘人,領有遠江萬石之封,與遠江三十六眾皆有聯姻,可見勢力之龐大。

三沢左兵衛固然不能跟高氏,這樣真正的豪宗強右相提並論,頂多算個地頭蛇,但對於鄉佐、莊官而言,已經是個很強大的敵手。

高師盛來鄉裡任職,並非是為了打擊豪族而來的,他遍讀史書,對源賴朝和足利尊氏兩位公方如何起家的事蹟,很是瞭解。加上他深知亂世想要保全己身,少不得倚仗豪右,與之結黨為伍,他本有心曲意接交,結果平山鄉的豪族都視他為無物,不但不肯借力讓他倚靠,還陰奉陽違地阻止他施政,收攬民心。

不動則矣,一但發作,這些罪證足夠讓三沢一門灰飛煙滅。

他透過閣樓窗牖,遠望天地合處,顧盼左右眾人,慨然地說道:“三沢左兵衛欺淩百姓,對抗駿府,實為亂臣賊子,不殺不足以平民憤,又辱我太甚,無論是為百姓,亦或是為高氏清譽,我必儘誅其三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