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三十九章信濃江水向東流,龍虎三鬥川中島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三十九章信濃江水向東流,龍虎三鬥川中島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永祿元年,九月末,正當高師盛在遠江鄉下奔走不歇,為桶狹間之戰未雨綢繆之際,因第三次川中島合戰,而燃起熊熊的戰火,已經迅速蔓延善光寺外的上野原。

甲越兩方各率近萬軍勢,圍繞長野若規盆地,再次展開了對信濃北四郡,大小數十座城砦,曠日持久的爭奪。

武田家悍然撕毀和約,本想趁長尾氏內亂之際,再次出兵征伐北信,隨著越後大名長尾景虎複出後,親率援軍的介入,最終演變成了長期膠著的對峙戰。

雙方散出麾下備隊,不停相互攻襲敵軍守備的城砦,尤其是善光寺為首的上野原地方,更是爭奪的焦點。

葛山城是善光寺的戶隱地方,往越後通道上的要害山城,武田信玄與葛山眾的菩提寺靜鬆寺的住持相交多年,在武田信玄的調備下,靜鬆寺住持煽動落合一族倒戈武田家。

弘治三年二月,信玄藉越後大雪,趁長尾景虎難以出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由北信濃出兵,並且在內應協助下,攻陷葛山城,而城主以下的敵軍皆數受到武田軍殺害。

經過葛山城攻略後,武田信玄掌握善光寺地方的控製權後,武田軍隨後拔師猛攻,附庸長尾氏的大倉島津氏據守的長沼城和大倉城,島津規久、時久父子倉促難敵,苦戰之後再度棄城,退往矢桶城籠城堅守,與城外立砦的越後援軍,互為犄角之勢。

說道這裡就不得不提下,信濃大倉島津氏,島津氏出自秦朝臣惟宗氏,鎌倉時代便開始發跡的武家,擔任藤原攝關家筆頭近衛家的島津莊莊官,正式從惟宗氏改姓島津,另有謠傳誕下島津時久的丹後局是源賴朝的側室,忠久是源賴朝的私生子,島津家對這種謠言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始終保持緘默態度。

但初代家督島津時久,確實深受鎌倉幕府的征夷大將軍源賴朝的信用,先後擔任過南九州薩摩國、大隅國及日向國三國守護、遙領越前國守護,流傳下來的分家眾多。

遠江國平山鄉的上川氏亦是島津家的分支,隻不過是駿河島津支流。

大倉島津氏先附庸於濃守護小笠原時長,後從屬信濃四大將之首的村上義清,一直堅定反抗武田信玄的信濃征伐,天文二十二年跟隨主公村上義清流亡越後,一起投奔長尾景虎。

前兩次川中島之戰,島津規久、時久父子都做為‘還領名主’,以客將身份帶領遊勢出陣。

犀川之戰後,在今川義元的調解下,甲越雙方以川中島為界,武田家退還部分北信領地。北信諸豪得以陸續返回舊領,隻是冇想到僅僅過去兩年,就再次看見武田四割菱和孫子四如大旗下的武田軍勢。

負責圍攻矢桶城的,正是日後武田二十四大將之一的小山田越前守信茂,他頓兵矢桶城下。連續數天,帶領武士出營登高,觀望城內防務和城外砦營的動靜,尋求破城之法。

三日後‘攻彈正’真田彈正中幸隆率部來援,山本道鬼齋晴幸亦隨軍前來。

山本晴幸年近六旬,這陣子他受染風寒,本在甲斐巨摩郡的下部溫泉休養身體,剛有好轉,便匆忙被武田信玄從甲斐傳喚信濃,隨後又作為目付方馬不停蹄的趕奔小山田軍,氣色很不好,差到在場眾人都發覺這個獨眼跛腳的道鬼齋,那張萬年不變的黑臉都有些發白了。

眾人互相見禮,因山本晴幸是目付方的身份前來監軍,小山田信茂執禮甚恭,以子侄身份請來上座,並向他詢問破城之計。

聽到小山田信茂的詢問,山本晴幸曲腿斜坐在榻上,側眼看著這位小山田家,剛繼任不久的少年家督,笑道:“越前守胸有成竹,又何必再來問我一個瞎眼瘸腿的年邁老頭,武田家日後得興盛,終究還是要靠你這樣的年輕人,此回我隻帶了這一眼兩耳,想如何破敵,隻管放手施為。”

山本晴幸是西三河國人,口音很重,說話有些晦澀難懂,但在座諸將,並不以非甲信兩國豪族的出身歧視於他,反而異常恭謹,皆是因為被這位道鬼軍師的才器折服。

山本晴幸年少時曾周遊列國,到各地修行築城術、陣法與兵法,足跡遍佈中國地區、四國、九州、關東,之後在鹿島習得“新當流”劍法,但是由於他其中一隻眼失明,加上不良於行,使得他仕宦之路總是屈折。

天文五年,三十七歲的山本勘助欲出仕今川義元,而前往駿河並投靠浪人奉行庵原忠胤,透過重臣朝比奈元長,向駿府表達仕官意願,但今川義元卻嫌其膚黑貌醜、獨眼瘸腿而棄之不用。天文十二年,蹉跎不第多年的殘廢浪人,利用自家師弟青木大膳,為故友諏坊一族複仇的執念,挑動對方襲擊武田家重臣板垣信方,自己則帶人半路相救,事後由板垣信方舉薦,才得以出仕武田家,併爲武田信玄指畫天下形式,攻略信濃對於武田家興亡之緊要,被武田信玄引為知己,拜為軍師,得賜名晴幸。

征伐信濃之時,武田信玄常常以軍政方略詢問,山本晴幸對答如流,並屢屢獻策。在天文十六年上田原潰敗,板垣信方、甘利虎泰戰死等多位大將戰死,小山田信有重傷這種危難之際,也是山本晴幸獻策,並親自率領五十騎兵繞道突擊村上軍本陣,擾亂村上義清的指揮,武田信玄適時配合反擊,因此才得以挽回頹勢。

信玄此回調他前來,正是想要倚重這位道鬼軍師的智計,看看有冇有什麼辦法能夠迫退長尾軍,讓自己能夠安然退兵,返回甲斐。

這次川中島合戰的時間,已經遠遠超出甲越雙方國人的預期,兩年內,連續兩次大規模出陣,以至於兩家大名,為了避免對峙期間引起兵變,不得不輪流調返軍勢,放足輕們回鄉務農。

山本晴幸對此也無策略,合戰打到現在這種程度,已經是純粹在比拚財力、物力、人力。

論財力武田、長尾兩家都控製有多座金山,物資儲備和人口,甲斐和越後兩國,不相上下,都是地廣人稀。

但越後有港口經營對外貿易,可以賺取大量軍資,支援長尾景虎出陣,反觀甲斐國內水患連年,連最重要的食鹽都需要向今川家購買,此消彼長之下,最先撐不住的肯定是武田家。

事到如今也隻有請求‘甲相駿同盟’中的另外兩家相助。

武田信玄亦知此為正言,之前不願意求助是,無非是怕兩位盟友拒絕,尤其是剛剛為自己調解過一次北信爭端的今川義元,一轉身自己就又譭棄和約,很難說那位風雅俊逸的義兄還願不願意相助。

現如今,也唯有厚顏相求,一麵請北條家出陣關東,看看能不能調長尾景虎轉兵相救,另一麵向今川家請求物資援助,並再次請今川義元出麵調解爭端。

派遣山本晴幸來矢桶城下監軍,也是因為他上田原之戰中,救援過小山田上任家督信有,想用這番恩義,來安定小山田家為首的國人眾的軍心,督促其勉力作戰。

早日攻克北信聯軍,為自己緩解在川中島受到的壓力。

真田幸隆也鼓舞道:“這群北信濃的喪家之犬,如何能抵擋我甲斐的驍勇猛士,我二人一切皆從越前守軍令!”

小山田信茂現在纔不過剛剛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得到家中兩位重臣讚許,心中躊躇滿誌,麵上仍舊謙遜地說道:“島津氏不足道哉,唯有長尾家兵精將勇,難以破克,道鬼軍師向有智謀,彈正中深孚信州士民之望,彌三郎還要多賴二位之助,才能為主公破賊定亂。”

道鬼軍師與‘攻彈正’,兩員久經沙場的耄耋宿將相視一笑,自無不允。

······

真田幸隆來到,兩軍合兵,小山田信茂擊破敵眾的信心更足。

通過長久的籠城戰的消耗,他早已經發現城中糧草不足,城內島津軍與城外長尾軍因糧草分配問題,多次發生矛盾,這兩日內儘觀城內外防守佈置,援軍又至,可以展開攻城了。

讓遠道而來的真田軍休整一天,次日清晨,以本部備隊為主,信濃先方眾為先手役,真田軍為側翼,出動兩千兵馬開始進攻。

欲要破城,首先要將城外的長尾軍兵砦給拔掉,要不然攻城之時,會腹背受敵。長尾軍城外兵砦裡的主將是本多右近允,脅將是島崎八郎景信,麵對武田軍進攻,兩人帶兵出營,背砦而戰。

矢桶城頭之上島津規久、時久,小田切三郎諸將齊至,觀望戰事。為防備城內守軍呼應,由投向武田家的原村上氏家臣,信濃國人屋代政國率三百人守在城外,嚴陣以待。

長尾軍深知自家兵少,在營砦周圍都起了土壘。便於通行的道路也都設下重重柵欄,而道路周圍多是匆匆收割後的稻田,或者是空曠的荒地,這是農人用來放牧的采草地。

少數適合大軍展開的低窪地,也都因為九月暴雨,滲有積水,泥濘難行。

接到備戰命令,長尾軍足輕在各自組頭的帶領下,取出腰間兵糧袋中的乾飯團,就著提前領到溫鹽水,匆匆吃完,然後井然有序的進入預先設立好的防壘後麵待命,這是戰時最快速用飯的一種方法,方便簡單,可以保證足輕隨時能投入突如其來的作戰中。

麵對這種易守難攻的砦壘,冇有取巧之法,小山田信茂親率本隊展開仰攻。

果如小山田信茂所言,本多右近允、島崎八郎當真驍勇善戰,麵對兩千軍勢的進攻,他兩人絲毫不懼,本多右近允搴旗陷陣,正麵迎擊,身先士卒,印旗所到之處,部眾無不奮勇殺敵。島崎八郎則率精騎五十居外策應,以為奇兵,每當武田軍疏於防備,他便率先衝突,自後眾騎繼焉,迅猛衝殺,也不與敵纏鬥浪戰,一擊即退。

從上午戰到黃昏,武田軍也未占到什麼便宜,長尾軍兵寡也不敢追擊,各自收兵回營。次日再鬥,仍舊勝負難分,武田軍非但不能破營,反倒被島崎景信覷空連破兩陣,討取數名足輕大將。

這天罷戰收兵,諸將聚集大帳之內,商議戰事。

屋代政國蹙眉說道:“賊眾氣盛,本多、島崎二人皆為勇將,我軍匆忙難破,不如還是徐徐圖之為好。”

連日勠戰,信濃新方眾總被驅做先鋒,折損甚多,第二日被島崎景信擊破的,就是他率領的備隊,此時首先忍不住開口,提議繼續圍城,待敵軍糧草消耗一空,自然能夠兵不血刃的將城砦收入囊中。

這種消磨士氣的提議,立刻惹惱了賬中一人,這人長身奮眉,瞋目大呼:“兵貴神速,何來徐圖之言?矢桶、大倉、長沼三城俱是要所,善光寺之門戶也!本家起銳卒數千,赤備二百,頓兵挫氣已為甲信豪桀所笑,主公與長尾越後守對峙川中島,分兵命我等為陣代,征討不服,這是何等信用,自古以來隻聞為主殉義忘身,尤嫌棄難報君恩的武士,未曾聽說有坐觀壁上,自謀己身的臣子!”

眾人觀之,乃是藤堂虎高。藤堂虎高與山本晴幸一般,都是得武田信玄賜名的外來武士出仕甲府,隻不過他來到武田家不過數年,雖然多次出陣,但並冇有立下什麼讓人信服的功勞,飽受同僚排擠。

這次也是被隨意打發,跟著真田幸隆來支援小山田軍,心中本就憤憤不平,聽到屋代政國退縮之言,頓時勃然大怒。

隻不過,他的這番話說非但冇有得到帳內諸將的認同,反而紛紛嗤之以鼻,認為這個近江人,想用甲信子弟的鮮血,來成全自己忠勇的名聲,一時間帳內噓聲大起。

有心懷惡意的故意譏諷道:“若本家都是藤堂大人這樣,‘忠臣不事二主’的武士,大概連越後的春日山城都已經打下來了吧!”

此話說完,頓時帳內鬨笑一團,誰不知道他藤堂虎高,是在近江背離主家,才流落甲斐的,這種人也配在這裡大放厥詞,妄談忠義,當真可笑。

註釋:第三次川中島永祿元年初,應該已經結束了,劇情需要就給挪後一年。

第三次對峙的範圍和時間,應該是最長的,以善光寺和川中島兩地為中心,兩次出陣上野原,第一次時間未知,第二次一口氣對峙長達二百於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