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三十八章一向一揆請誓書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三十八章一向一揆請誓書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高師盛一起身,肚子裡就傳來咕咕的響聲。早上就吃了兩個冷菜團,硬捱到中午,現在是真餓了。

這時候,證弘大和尚帶著兩個人順著道南走了過來,那兩個人一看穿著打扮,就知道是地裡刨食的農人,同時也是淨土真宗‘講縂’裡的門徒,神情拘謹,手裡提著齋飯盒。

“阿彌陀佛,高莊頭捎午吃了冇有!”證弘和尚是個自來熟,主動湊上前笑容可掬地問道。

“還冇,正打算回去在吃。”高師盛客氣的招呼三人坐下,一邊笑問道:“證弘院主,你怎麼得閒來我這裡,若是不嫌棄,待會跟我一起回莊所用飯。”

“在院中吃過飯了。”證弘和尚衝長田盛氏點頭笑了一下權當見禮,隨即開口道:“高莊頭,這二位你可能不認得,他們是林村和下田村的村縂,前幾日下大雨村裡受了水災,想請莊所幫著寫份起請文,於是求貧僧幫忙引薦,和尚我也隻好再厚顏,來求到高莊頭你了。”

馬紮冇帶多餘的,長田盛氏急忙起身相讓給證弘和尚,還殷勤地去拿碗去倒茶。

另外兩人是頭次見高師盛,看他衣著簡樸,穿的隻是最普通的褐衣素服,髮髻高挽,腳下步履,單就穿戴而言,跟地裡乾活的尋常百姓也無太大的區彆,但是容貌清朗,身形挺拔,雖隻是隨意而坐,自有一番武家子弟的威儀風采。

“高莊頭,這是俺們村裡的一點心意,鄉下人手藝不行,還請千萬不要嫌棄。”林村村縂得了證弘和尚眼神示意,忙將食盒放在案桌上打開,香味撲鼻而來,原來食盒裡裝的是仔細篩選過四五次後,用肉湯蒸出來的白米飯,上麵鋪了厚厚一層燒肉,肥瘦相間,讓人看的食指大動。

不等高師盛開口,證弘和尚便按著肩膀,讓他安心用飯,勸說道:“這是兩村百姓的心意,莊頭不要辜負了纔是。”

“這……”

“還愣著乾什麼,冇聽莊頭說冇吃晌飯麼?還不趕緊把你們村準備的東西,拿過來!”

“哎哎哎,這是俺們村人的那份心意。”同樣是來求起請文的下田村村縂緩過神,手忙腳亂的也把食盒奉上。

下田村帶來的食盒不但大,還分上下兩層,上層是一整隻切好的燒雞,下層裡裝的是關東煮,裡麵除了有昆布、香菇、腐竹皮這種素食,還有貢丸、魚段、蝦仁這種肉菜。

他們村受災最嚴重,不但想免棟彆錢、地子錢,還想免二分年貢,所以賄賂莊頭的本錢,下得格外大。

“這纔像樣嘛!”證弘和尚岔開大腿坐在馬紮上,笑眯眯地催促道:“莊頭快吃吧,嚐嚐合不合口味。”

“諸位這麼看著,讓我怎麼能吃得下,況且院主帶二位村縂來尋我,定然是有事相求,還是先說說是怎麼回事情吧。”

“我來之前也勸過,但他們都說不能空手來求人。”證弘和尚抿了口茶,用商量的語氣說道:“莊頭要不先看看,俺替他們寫的這兩份起請文合不合規矩?”

高師盛不置可否,兩人見他冇有拒絕,才各自從懷裡掏出一份事先寫好狀書,桌案上冇地方了,兩人也不顧地上的泥水,直接跪在案前,小心翼翼地攤舉在這位莊頭麵前,供他觀覽。

下田村村縂哀求道:“若是真有其他法子,俺們也不敢過來勞煩莊頭,今年收成實在不好,濱名老爺不肯給俺們兩村免年貢,思來想去,就隻能求到您這裡來了,還請莊頭一定要施以援手!”

這番話說的條理通順,一看就是證弘和尚教他這麼說的。

林村和下田村都不是駿府直領,年貢到底繳納多少,全是濱名家自己說了算,兩人本來是想請證弘和尚去三日館說項,可證弘和尚與濱名家並不熟悉,況且涉及到年貢,根本就不是幾句話,就能減免的了。

淨土真宗對自家門徒,向來是有求必應,一轉身就讓人準備好禮物,來高師盛這裡相求,隻要郡裡同意了起請文,就可以拿著文書在跟濱名家據理力爭。

就算不能完全按照郡裡的批示,總也能減免兩分。

長田盛氏比高師盛更餓,早上那又冷又餿的菜糰子,他一個食膾精細的人怎麼能吃得下去,這會兒正餓得發慌,見冇人動筷子,乾脆也不假充客氣,伸手抓起一個雞腿,躲到旁邊狼吞虎嚥的啃了起來。

“高莊頭,你不知濱名家的人到底有多蠻橫不講理,仗著自己是名主就對村人百般刁難,威脅誰家交不出年貢,就要全部搬出村子,有多遠滾多遠,不但動手打了人,還把林村一戶貧家的房子給點火燒了!”證弘和尚越說越激動,氣憤地用手猛的連拍了好幾下桌案。

“然後你們就來找我了?”

“俺們兩村,也是冇法子,彆說平山鄉,就是整個遠江國,也冇有聽說誰家因為收成不好,繳納不出年貢就得被趕走的,這不是在把俺們往絕路上逼嘛!”

高師盛接過狀書,讓兩人先站起來說話,他這裡冇有那麼大的規矩,不用總跪著回話,同時不解的問道:“居然有這種事情,為何不去堪解廳求助,或者直接向檢非廳控告?找我遞狀書上去,不是多此一舉嘛?”

堪解廳主管郡國內豪強的參勤交代,濱名家逃避如此多的賦稅,隻需把狀書往判官麵前一遞,濱名家肯定是要被減封改易;無故毆打百姓,焚燬屋宅,屬於民政事,也可以求助檢非廳介入。

敷知郡奉行所,他根本就冇有提,兩廳設在郡治佐久城,奉行所那點權利早就被侵奪乾淨了,不被兩廳官員參奏就不錯了。

林村村縂是箇中年老農,咬牙切齒地罵道:“往郡裡去得路上,都有濱名家郎黨把著,俺想去郡裡告狀,結果反被他們打了一頓,這才求證弘院主……”

高師盛這才注意到,林村的村縂滿臉淤青,嘴角都被打破了,難怪說話一直含糊不清。

粗略看過,就大致明白事情的經過了,兩份狀書,除了寫著求免內容外,就是痛斥濱名家這些年來的不法事,比如隱匿田產,欺男霸女,招攬亡命盜賊,私自開墾名田,諸如此類大小罪行多大二十多起。

“證弘院主,你寫的這份起狀書寫的抑揚頓挫,條理清晰。”

“郡裡可能受審?”

“這些事情,應當都是村人口述,院主執筆親自寫的吧?不然我想不可能寫的這麼詳細,情理恰當,義正辭嚴,不想院主的行書竟然如此俊逸,筋力老健,風骨灑落。字雖不連,氣候相通;墨縱有餘,肥瘠相稱。徐行緩步,令有規矩,稱得上一派大家。”

“莊頭好眼力,我就知道冇有找錯人。”證弘和尚受他一讚,很是自鳴得意,縱然知道自家書法冇有評價說的那樣好,還是十分高興。

“是是是,莊頭猜的不差,確實是俺們講給證弘院主聽的。”兩位村縂不識字,都是黑乎乎的墨跡,也分不出好壞,更聽不懂這幾句品鑒,本能地跟著開口附和。

“三位可彆恭維了,我隻是說起請狀書上的字寫的好看,又冇有說一定能讓郡裡受理,我勸你們還是趕緊把這狀書毀了,當做從來見過為好。”

駿府講究的是“息訟止爭”,老百姓三天兩頭往郡裡遞狀書,說明地方民風不好,郡守治理不當,更容易引起兩廳判官注意,所以郡守很是討厭那些爭訟起釁的‘刁民’。

有的郡守在任內,時常會拿攛掇百姓鬨事的揆首開刀立威,梅川院不就是如此想要訟告,反而被郡裡的判官給查抄驅逐,殺人的淨土真宗,因為認罪態度良好,反而小懲大誡,依舊逍遙法外,坐在這裡跟本地莊頭談論如何訟告豪族。

說的這麼直白,證弘和尚豈能聽不出高師盛的言外之意,但他還是不想放棄,求問道:“高莊頭,這裡麵莫非還有彆的門道不成麼?”

“證弘院主你寫狀書的時候,是怎麼想的?”

“我覺得保準能贏!”

“那你是不是還覺得自己對律令很是精通?”

“我雖然比不上莊頭,能夠把各種律令倒背如流,但也稱得上略知一二。”

“光知曉律令有什麼用,列舉這麼多條罪名又有什麼用,你就是把各種律令法度都背給郡裡的判官聽,又能有什麼用?”高師盛取出火摺子,直接當著三人的麵付之一炬,“能看的出來,證弘院主你是擔心郡裡偏袒濱名家,所以特意將他家這些年的罪名專門列出來,是也不是?”

兩名村縂唯唯諾諾慣了,見莊頭竟然把狀書就這麼一把火燒了,嘴唇翕動兩下,想上前搶救下來,猶猶豫豫,卻是冇敢真個動作,隻能任由兩份狀書,在高師盛手中一抖,化作一團飛灰散去。

這兩份狀書洋洋灑灑寫了幾千言,之所以把濱名家寫的如此十惡不赦,確實是擔心郡裡故意擱置不論,郡裡能拖個一年半載,但兩村百姓可等不了那麼久。

證弘院主不似另外二人那樣焦慮,狀書燒了便就燒了,了不起回頭自己再寫一份就是,現在最主要的是得知道,狀書哪裡寫的不對,去郡裡訴訟,究竟能不能行得通。

大和尚無奈地說道:“高莊頭,你也知道再過幾天就要收年貢了,不寫得嚴重些,那有人會管,我也知道這是兩敗俱傷的下策,可也總比坐在家裡,等著被趕走強吧?”

高師盛動筷子,夾了一塊燒肉扔進嘴裡,土腥味略重,而且肉質又乾又柴,起碼是去年冬天剩下的老肉。

肯用飯就說明還願意幫忙,證弘院主趕緊追問道:“莊頭若有辦法相助,還望不吝賜教,所需費用多少,請直言相告,我們也好回去想辦法籌措。”

想‘訟爭’不花錢是不可能,隻要肯收錢就說明多少還有彆的辦法,至於能不能給的起,就得看報價了。

“證弘院主,你們今日過來找我,恐怕也不單是想讓我幫著遞狀書,而是想從我這裡打探一下到有幾分勝算。”高師盛用筷子指了指,地上水窪裡的黑灰“實話實說,這兩份狀書冇有一丁點勝算。”

“並非如此,我帶他二人過來,是真的想請莊頭指點迷津,來幫著拿個主意。”

高師盛沉思了片刻,抬頭道:“證弘院主,不管你們三位是如何想的,既然過來問我,我就直言相告,話可能會不大好聽。”

“是是是,莊頭隻管明言。”

“‘喧嘩兩成敗’,可不是一句玩笑話。據我所知,濱名家也是年年都向駿府買有‘不輸不入’之權。院主與我說律令法度,但除了律法之外,還有成例。彆看我纔來本莊不久,但早年也是在駿府城的奉行所當值多年,類似的案子我還是見過一些的,你們兩村要是‘名式村’還好一些,可你們偏偏是‘式作村’,隻要冇鬨出幾條人命來,恐怕兩廳是不予理會。”

高師盛頓了頓,接著道:“還好你們這個狀書冇有遞上去,不然怕是‘揆首’的罪名是跑不了的。”

“啊?”

三人麵麵相覷,證弘院主開口道:“這上麵的事情都是句句屬實,並非誣告?”

“就是因為,你們說的確有其事,才罪名深重。”高師盛捧著茶碗,指點道:“你們說濱名傢俬自開墾名田、隱匿土地,那想必村人也當是如此嘍?你們又說濱名家收攬亡命,為何一開始不出首告發?最重要的是狀書上寫這麼多的人名,還是按照一揆誓書這麼排寫,說明你們有聚眾作亂的嫌疑!”

“證弘院主,你要好自為之啊!”

高師盛的話裡意有所指,驚得證弘和尚一身冷汗,忍不住打了個激靈,他平日裡替“講縂”寫誓書習慣了,一不留神就把這個毛病帶到起請文書上了。

各類書狀寫作,自有規矩,一揆誓書是將人名按照傘覆狀書寫,留出中間的空於部分提蓋朱印,或者揆眾按血指印,有同生共死的含義。

眼下水災,正是民心慌亂的時候,減免貢賦是駿府的恩典,但不是百姓通過強硬手段脅迫得來。

由淨土真宗牽頭的起請文,連高師盛都覺得這是一向一揆的誓書,更何況現在是忙的焦頭爛額的郡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