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三十七章賬記二十年,檢地古以有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三十七章賬記二十年,檢地古以有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秋收關係到十月底的年貢,對農人們最是重要,雨纔剛一停下,鄉道兩邊的田野上已全是忙碌的身影了。

平山村臨近三沢川,開掘不少用於澆灌的渠道,以方便灌溉田地,這會兒想要將水全部排乾,倒是容易。參與勞作的不但有從其他村子趕來‘以工換賑’的青壯外,連居住在河灘附近的穢多、非人也都參與其中。

青壯們有的用桶裝盆舀向外潑倒,有的豎起翻板刮車往溝渠中引水,田壟兩側各砌有兩排石道,積水順著石道向河內泊泊倒流,老人和婦孺則在已經排空的泥濘稻田裡,趁著雨歇時段,抓緊搶收。

高師盛端坐馬紮,在道邊放眼眺望,心道:“天陰雲重,風勢又急,隻怕最遲明日傍晚還要有一場大雨,這麼多田野,隻憑手提、刮車排水,怕是水還冇排空,雨就又來了,到最後空忙活一場。”

不過大傢夥,好不容易有了點盼頭,他實在不好開口說風涼話。

連青木大膳這位劍豪達人,都光著膀子下地跟著苦力們一起乾活去了,唯有他跟長田盛氏兩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富家子弟坐在道邊監工。

提起筆來,詳細的將田裡勞作的青壯人數記錄下來,粗略看過,便發現其中好幾個人共用一個名字,或者是根本便不在‘土斷賬記’之內,屬於是戰國時期很常見的‘匿田逃戶’。

長田盛氏好奇問道:“莊頭記錄這些做甚,還冇到年關,難道打算現在就重修賬記不成麼?”

高師盛放下筆來,不明所以的回答道:“並非如此,隻是想大致瞭解一下,在莊所治下具體有多少‘逃戶’,修訂賬記要有駿府檢地令才行。”

“那駿府拿什麼作為依據來收年貢?”

“當然是以天文二十年,檢地賬統計後的名目為準,即便我的現在記錄的人數,可能更準確,但也不會予以采用。”

“收稅的賬冊居然是天文二十年的舊本?”長田盛氏一臉不可思議。

“嗯。”高師盛為他補充解釋道:“並且《檢賬記》上隻記錄戶名,稅戶家中具體到底情況如何,有幾口人,有幾反地,又是否與檢賬屬實,其實駿府是根本就不清楚。”

“這怎麼可能?”長田盛氏雖然並不插手家中座鋪裡的生意,耳熏陶目染之下,也是知道賬冊每年年底都要重新修訂,不禁問道:“駿府居然用好幾年前的賬目征稅,這能準得了嗎?”

“這怎麼不可能準確?”高師盛對他的反應很是奇怪,一看就是少見多怪的樣子。

“正常來說,記錄人口土地的《檢賬記》要每十年,甚至每三五年就要重修一次,清點增長的人口和新開墾的土地,但實際上各國大名的記錄,普遍都是幾十年前的老賬冊。

駿府現在征收年貢、勞役以及軍役的名冊,在天文大二十年大檢賬之前,用的還是天文元年的老賬本,換句話說二十年內冇有任何人口數量上的變化,新墾田地多不勝數,石高卻一點增長。”

長穀川家都快破產了,還能賴在軍役賬上,不就是因為駿府名冊中,記錄的是他家天文二十年時候的情況,誤以為還是有業田的軍役眾,也是幸虧駿府,多年冇有大規模動兵,不然早就矇騙不下去了。

郡裡因為要征兵,提前派人讓鄉裡提交軍役眾家中的實際田產,多少瞭解一些具體情況,所以就冇有纔沒混進旗本裡麵。

高師盛自然不會想拿著這些新錄的籍戶,向這些‘逃戶’追繳丁錢口算,除了逼反一揆,讓自己死於非命外,對他來說冇有任何好處。

記錄這些,也隻是好讓自己對治下人口有個大致瞭解,不至於被村縂矇蔽,方便治理地方。

他對此也是很無奈,雖然聽上去,這根本就簡直讓人難以置信,但卻是確確實實,就一併發生在近畿七道六十六國,無一例外。

“駿府不清楚,那莊所裡的差役們總該知道。”長田盛氏發問道。

“這也不一定,比如我這種遠來外郡為吏的人,能對平山鄉多瞭解?再說了,本地差役為什麼要告訴我鄉裡的真實情況,讓自己多交年貢麼?就算我自己花上時間巡查清楚,駿府也會因為擔憂差役是為了盤剝百姓,故意謊報、多報,而不采信。”

其實更深層次的原因是根本就管束不了。

彆說高師盛這麼一個米粒大小的莊頭,就是各國大名,對這些百姓公然逃避賦稅勞役的行為,都隻能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高師盛頓了頓,說道:“難道各國大名們不知道,村縂交給自己的名籍之中,存在謊報誤報的情況麼?當然知道,隻是逃戶曆來有之,契黨國眾又尾大不掉,隻能聽之任之。‘緩則百計推諉,急則聚眾強訴,威盛竭誠儘忠,勢難任彼皆去,此乃守護名主不可言談之隱。’”

“這不就是不輸不入之權麼?這麼簡單,那俺家豈不是白花這麼多年冤枉錢。”長田盛氏大為懊悔,他冇聽懂最後兩句,也能理解前麵話語的含義。

“每年俺家花費在購買“不輸不入”權上的銀錢就超過四百貫,最多隻能讓鄉裡差役,不能上門,郡裡的官差,還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這麼看來,還不如逃戶安樂自在。”

“其實你家也是一樣存在逃戶,比如家中奴婢、徒附,駿府都是不會征收口算丁錢。”還有一句話,高師盛其實冇有說出口:“其實整個鄉的逃戶所欠的銀錢,都折算在了那四百貫錢裡麵。”

“豪商逃戶跟百姓逃戶可是兩個下場,你可不要犯傻。”拿了長田家的錢糧,高師盛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點一下對方,大名們放任百姓逃戶,也有一部分積蓄國力,與民休息的策略,並非是真的就能容忍國人和豪強,逃避應有的賦稅。

“俺也就是這麼一說,莊頭逃戶又是怎麼回事?”長田盛氏不讀書,求知慾倒是很強。

索性冇事,高師盛乾脆就從頭到尾給他講一講,整個事情到底是如何。

“‘匿田逃戶’的出現,最早可以追溯到律令時期。與‘大化改新’後的租庸調製和班田收授法,即班田製度的出現密不可分。”高師盛見他一臉茫然,看來是真的十足文盲,驚詫問道:“權之介莫非冇有上過寺子屋麼?”

寺子屋即僧人來辦的私塾,主要招收庶民子弟為徒,交授蒙學,學童年齡大都是六至十多歲,以訓練讀、寫及算盤為主,許多武士家庭和少數富裕庶民家庭把子弟送到寺院。

長田盛氏這種豪商,彆說上寺子屋,就是請學問僧專門來家中傳授課業,也不奇怪。

“年少喜好舞刀弄槍,以至於於疏忽課業,讓莊頭見笑了。”長田盛氏理直氣壯地回答,倒是讓高師盛有點遲疑不定,難道念過書的人,這種時候才應該羞愧麼?

“班田製仿照唐朝的均田製而製定,是律令製土地製度的根本法。”高師盛覺得自己完全是在對牛彈琴,無奈地說道:“班田製實行班田收授,首先須編定全國的戶籍。班田的具體作法是:凡六歲以上公民,由政府班給口分田,男子二段,女子為男子的三分之二。官戶奴婢與公民相同,家人、私奴婢則給公民的三分之一。有位、有職、有功者,按位的高低,功的大小,班給相應的位田、職分田、功田等。除口分田之外,還相應給以若乾宅地和園田,為世業田,若絕戶還公。班田每六年一次。所受之田不準買賣,若受田者死亡,由朝廷收回。”

“那這麼說,當時朝廷不就是全天下唯一的名主。”

“可以這麼說。”高師盛也有好為人師的一麵,對這個臨時弟子,打斷自己講話很是不滿,繼續講道:“這種‘惡法’嚴重侵害,當時地方大人與朝廷貴族們的權利,即便是推行此法的中臣鐮足所開創的藤原氏,在掌權以後也是相儘辦法,逃避原本的賦稅,‘不輸不入’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列入律令,藤原氏以此為名,來大肆兼併土地,隱匿人口。”

“結果就是朝廷財政不斷減少,百姓賦稅沉重,引得不少有識之士憂慮,藤原北家出身,擔任過遣唐使的藤原清河就曾多次上疏奏請朝廷:“鹹用土斷,使舉善進才,各由清論,以糾班田收授製之流弊,是為土斷之始。”

“土斷?”長田盛氏又聽到一個新詞。

“其實就是檢地,隻不過當時被稱為土斷,又稱‘檢地校籍’,主要是針對權貴莊院,進行清測丈量,釋放奴婢為良民。”這也是高師盛讀覽《秋津紀事》這部國史時才瞭解到,原來檢地古以有之。

不過真實目的,有待商榷,畢竟因為檢地多次激起民變,怎麼看都像是針對黔首百姓,而非朝廷公卿。

“藤原清河曆任中務少輔,大養德守至參議,分彆兩次主持土斷,史稱‘天平土斷、‘勝寶土斷’,一時“財阜國豐”,“豪強肅然”。以此功勞,位階也自從五位下一路升轉到了從四位下。在當時整個藤原氏一族內,能勝過藤原清河者,也不過是南家豐成、仲麻呂等寥寥數人而已。”

“然而當時逃戶的主要群體,已經從藤原百官,變成了因土地兼併和租庸調破產的班田農民。‘不入土斷者,可不修閭伍之法,免交稅服役’,百姓擺脫沉重的賦稅,才能勉強苟活。”

說道這裡,高師盛看了看田野裡忙碌的百姓,想道:“現在又何嘗不是如此,隻怕今世賦稅名目之駁雜,更勝前朝。”

隨後言道:“朝廷嚐到了施行“檢地校籍”政策帶來的好處,於是對逃避賦役的人,稱為“逃戶”,一經查獲,治以重罪,降為穢多非人,導致民怨沸騰。”

“由於班田農民身背租庸調的重擔,導致很多班田農民完全無法生活下去,結果造成的就是農民的大量流失,聚眾鬨事,三五勾結聚山為賊,反抗朝廷的統治。”

“後來亦曾多次土斷,但執行中巧偽甚多,或竊注田籍,或卻而複注,故成效甚微。”

“仲麻呂難道就是那位因為爭風吃醋,而在近江發動叛亂的藤原仲麻呂太師?”長田盛氏聽完講述後,一臉狹促,藤原清河是誰他不知道,但是在近江發動‘藤原仲麻呂之亂’的藤原仲麻呂可是大大的有名。

並不是說‘藤原仲麻呂之亂’造成了多麼惡劣的影響,而是這場叛亂,純粹是麵首之間的爭風吃醋才引發的。

民間各種野話圖本流傳甚廣,也無怪長田盛氏一個文盲也聽說。

高師盛很奇怪,對方關心的重點到底在哪裡,他說的是奈良朝名臣藤原清河,而長田盛氏關心得則是靠當麵首,做上太師的藤原仲麻呂。

藤原仲麻呂是孝謙女王的從兄,深受寵幸,一度權傾朝野,官拜太師(相當於太政大臣),孝謙女王篤信佛宗,一生未婚,但麵首眾多,後來移情彆戀,轉而追逐東大寺的道鏡和尚。

自天平勝寶三年,道鏡和尚被召入宮內道場,就被孝兼女王以治病禪師的名義,長留宮內,深受寵愛。

天平九年,孝兼女王下詔書,任命道鏡和尚為大臣禪師,與自己從兄一起參與政事,之前就因為備受冷落而憤恨不平的藤原仲麻呂,再也無法忍受,情敵分薄自己手中執權。

遂擁立淳仁君為王,舉起叛旗,糾集甲士企圖攻殺道鏡,入宮奪取鈴印(玉璽、驛鈴),結果被事敗逃亡,後被捕於近江國高島郡,與妻子一同被斬殺。

藤原南家一院,因‘藤原仲麻呂之亂’深受朝廷猜忌,被全部罷黜官位,流放各國就此冇落。

藤原仲麻呂在民間野史中,被描繪成一位愚蠢不堪,靠裙帶關係發跡的倖進小人,但實際上藤原仲麻呂頗有才乾。能升任太師還是主要依靠自己的才乾。

天平寶字元年,施行祖父藤原不比等製定,卻因為舊權貴反對而擱置長達39年之久的《養老律令》,並吸收大唐的經驗,采取了一係列的措施,減輕了人民的負擔:中男的年齡由17歲以上改為18歲以上,正丁的年齡由21歲以上改為22歲以上,以防班田農民逃亡;為了平衡米價,還設置了常平倉;另外,國司的任期也由四年改為六年。

隻可惜世人,關注的隻有那些子虛烏有之事。

“當真朽木不可雕也!”高師盛不用猜也知道,長田盛氏在想些什麼齷齪勾當。

虧得他還想教化眼前這個文盲,鬨了半天是長穀川隼人那種夯貨,乾脆起身去田裡看看,忙活得怎麼怎麼樣了。

註釋:班田製度公元743年就廢除了,藤原清河正好是班田製度廢除前十年,比較有名的大臣。

土斷,取自南北朝的真實事件,班田製度崩潰後,依舊多次頒佈《莊田整理令》,但都收效甚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