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三十六章牘劄借假食,高氏又一人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三十六章牘劄借假食,高氏又一人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郡裡傳命的速度很快,傳馬使番來到的當天,就開始派遣人手,下往各鄉督促賑災。

許是蒼天神佛看到今川家賑災的決心,或者平山村百姓想要祭祀三宮,讓源尹良大將軍暫息怒火,天雖然仍舊陰沉沉的,但雨基本算是停了下來。

一事不煩二主,此回負責平山鄉的正是負責“宗論”案件山內通判氏豐。

按道理巡視災情,本應該是民部丞責任。

民部負負責管理地方戶籍、租稅、交通、建設、賑災等工作的部門。因為是擔當朝廷的稅收工作,因此是僅次於內務、式部的要職。五奉行的前田玄以敘任民部卿法印,謁見太閣豐臣秀吉的鬆前慶廣擔任民部大輔,秀吉的黃母衣眾青山一重擔任民部少輔一職。

前田玄以、青山一重兩人皆是豐臣政權中的重臣家老,支配蝦夷地即後來的北海道的鬆前慶廣,名義隻領有一萬石,但實質作為北海道唯一的獨立大名,控製領地高達二十萬石,同時藩內還有禮髭、大澤兩大金砂地,掌握著陸奧地方與蝦夷東蠻的貿易路線。

由此可見,民部官途的重要性。在今川家的官途體係中,民部官受勘解由使廳管轄,山內氏豐作為檢非廳通判,是冇有權利插手民事,不過這是郡守朝比奈元長親自指派,除了賑災事宜,山內通判還攜帶對善秀寺坊官矢田作十郎的緝令佈告,所以郡中也冇有人站出來,表示說不合製度這類話語。

當車隊再次抵達莊所門外時,附近農田忙碌搶收莊稼的百姓,紛紛退避,跪拜道旁。

通判郎官出行鄉下、為王牧民,代表的是郡守、駿府乃至是幕府和朝廷的臉麵,儀仗威嚴,端莊肅穆,山內氏豐身穿黑狩,戴烏帽,佩太刀,牛車前後皆有旗本足輕,執幡護衛,兩名小侍敲鑼開道。

書役室野平三聽見院外聲響,急忙忙放下手中毛筆,從院內匆匆跑出,顧不上再幫來莊所領取救濟的鄉人記錄‘借劄’,拜倒在地:“不知郎官前來,下吏未能相應,尚乞贖罪。”

山內通判雖是武家子弟,但也是從微末小吏辛勤奉公,一路升轉官途才敘任郎官,對室野書役這種忠懇老吏,並不歧視,相反十分敬重,吩咐左右扈從讓開,自己親下牛車,上前將之扶起,和煦笑道:“同為駿府奉公,書役何必太過禮謙。”

室野平三出來的匆忙,院門大敞。

山內通判朝院中看了一眼,見前院人頭攢動,木村平六、新津孫一郎兩名差役站在一棟長屋房門前,一邊用漏鬥幫鄉人往布袋裡秤米,嘴裡還不停吆喝著讓人排好隊,旁邊石板台階之上堆放著四五表糧袋,已經空了大半。

莊所每天派糧都有限額,也難怪後麵的人焦急,翹首觀瞧,生怕輪到自己時正好派完了,連郡裡官差到來,都顧不得了。

迴廊式台上另置案桌,上麵放著筆墨紙硯,用來記錄‘借劄’,將來好作為依據,交付郡裡和長田家,以示莊所差役冇有上下其手,藉機貪墨。

看到這裡,山內通判這時才注意到室野平三,指尖袖口沾滿墨跡,他老於曆練,立刻明白是怎麼回事,於是奇怪地問道:“敢問書役,莊所之中那來的餘糧派發?”

‘假借食’就是將種子、米糧和錢財,低息甚至無息派給百姓度過災荒,等什麼時候豐收了,在依據‘借劄’討還,如果連續三年內受災,或者駿府冇有派人討還的話,便說明自行放棄向借貸者討還的權利。

如果是借貸後,因為個人原因,導致破產而無力償還,駿府方麵就會收走名下的土地,當然會適當補償破產者少量錢糧,並且破產者有優先租種權。

相當於是拿‘名式權’當抵押物,向駿府借貸。

《今川假名錄》設立這項名目,為得就是鼓勵百姓,向駿府借貸,而非座商。

莊所幫助郡國的民部丞,向百姓派發‘借假食’並不奇怪,不過眼下郡裡的賑災錢糧還冇有籌措好,平山莊所哪裡來的錢糧。

“前日莊頭前往長田村巡視派糧,本郡首富長田氏家主,長田利氏先生見莊所錢糧不濟,於是願意散儘家財,向鄉裡百姓求購家寶,惠及後人。”室野平三這兩日內幾乎對每個來莊所借糧之人,都要說上一通,現在轉述,更是利索。

“長田氏···家寶···”山內通判手撫長鬚,滿腹狐疑,郡中首富長田家他是知道的,今年上半年郡裡兵部、民部二曹還上門帶兵上門“勸”走了一大筆“作矢錢”,聽說家主長田利氏還被氣的大病一場。

作為駿府官吏,他一向對唯利是圖的座商很是鄙夷,更何況長田家還是放貸起家的無德豪商。這種災年從來都是豪商們侵吞百姓,甚至是小國人田產土地的大好機會,山內家就曾因天龍川水患,欠過大宮神社富士家的貸金,利滾利下,連山內家這種國人眾都差點招架不住,其他百姓下場往往是要被逼的破家失業,自賣為奴。

長田家不趁機拉高利息就算是善舉了,怎麼會一反常態的開倉放糧,求購什麼家寶?

“唔···”

室野平三見山內通判沉吟不語,隱約猜出來了他的來意,心中忐忑又歡喜地想道:“莊頭所言當真不假,隻是未想到駿府的德政令這麼快就頒佈下來····隻是不知能免除多少,哎呀呀,差點忘了,莊頭囑咐過,一定要為長田家向郡中揚名···”趕忙補充道:“小人嘴笨,說不清楚,郎官不妨移步院中,一觀‘露布公告’,莊頭將整件事情都寫在其上,郎官看後自會明白。”

“前頭帶路。”山內通判無置可否,幾名旗本隨從著他一起跟著室野平三進了莊院。

之前官差尚在院外,裡麵的鄉人可以當做不知,這會兒進來了,就不能在繼續裝聾作啞,呼啦啦地跪倒一邊,口稱拜見大人。

“郎官寬仁,讓爾等免禮繼續領取‘借假食’。”,山內通判和黔首答話有**份,擺了擺手,一直跟著他身旁伺候的小侍板倉四郎右衛門,立刻領會意思,上前一步替他向百姓發號施令。

得了命令,百姓們又呼啦啦地起身,連兩名差役都自覺的退避牆邊,老實站好,誰也冇把這個膚色黝黑,身材矮小的郡裡官差的話當真。

“郎官請隨俺來。”室野平三恭謹地將山內通判一行人領到派糧那棟長屋門前,指著外間木牆上,貼著的幾張露布,說道:“事情經過皆在公告之上。”

山內通判眼神不濟,站在遠處隻能看的一串模糊字跡,靠近兩步纔看清,露布公告之上並非漢書寫成,而是更容易讓百姓讀懂,通常使用的假名,這樣即使不會漢書隻會平語,五十音假名字母的人也能看明白。

不禁點頭,對莊所辦事嚴謹的態度很是滿意,以往不是冇有發生過,差役故意將公告寫成尋常百姓不認識漢書,然後趁機曲解駿府法令。

十多年前‘三條一揆’就是因為近畿管領細川家的奉行欺百姓不識漢書,曲解法令,趁機加征加派,最後引起京都百姓騷動反對,導致三條大街被大火焚燬,大火連日,連王宮與禦所都受到影響,自應仁之亂後少有如此騷動,震驚朝幕。

雖然‘三條一揆’不是發生在今川家治下,但還是引起了駿府重視,派遣檢非違使判官下鄉巡查,果然有不少類似事情發生。

震怒之下,相繼有近百名奉公人受到嚴厲處罰,其中負責糾察廉政的一位彈正少疏和三名負責郡國風俗的勘解由使廳主典,因玩忽職守也被駿府勒令,切腹謝罪。

有此舊例,山內通判自是格外關注,仔細觀瞧,待看到‘薛國大名孟嘗田氏’與‘浪人馮諼’的時候,不禁莞爾,他熟讀經典,見孟嘗君田文與家臣馮諼“焚券市義”的故事被如此改編,也是頓覺好笑,不過卻也對高師盛的看法,大為改觀。

露布上雖然冇有寫,後來‘浪人馮諼’替主君‘薛國大名孟嘗田氏’謀劃的“狡兔三窟”,但他卻是猜到,高師盛後續必然是以此為例,勸誡長田利氏,心中想道:“能以史家故事作為範文教導豪猾,勸民向善,不意三郎、五郎之後高氏子弟之中還有一位更了不起的後進英才。”

三郎、五郎都是高氏年輕一代的俊傑,按家譜來算都是高師盛的從兄弟。高氏三郎氏忠、五郎氏信俱以弓馬嫻熟著稱,一同拜領現任家督今川氏真的‘氏’字為通字,受表兵衛佐的官途,現在駿府‘大嶽眾’內效命。

‘大嶽眾’取自平安朝武官,正三位、大納言兼右近衛大將兵部卿阪上田村麻呂,討滅的陸奧蝦夷地東蠻首領蝦‘阿弖流為’,又稱惡路王的怪談。

傳說惡路王死後,惡靈附在首級之上,化為伊勢鈴鹿山的鬼王‘大嶽丸’,作惡亂近畿。多次劫掠奪取屬地上供京都的貢品。

田村麻呂二次率軍討伐,反被大嶽丸用神通和三明之劍所敗,無奈求助自己的側室,能夠施行神通力使役妖魔,被稱為“立烏帽子”的第四天魔王之女——鈴鹿禦前。

在田村麻呂的求助下,鈴鹿禦前以陰陽術退治大嶽丸,收服其為式神,充當田村麻呂征討四方不臣的先鋒大將。

田村麻呂得‘大嶽丸’相助,累功被朝廷加封為首任征夷大將軍。

以‘大嶽’為軍,今川家對替代宗家足利氏統禦天下的野望,可以說是昭然若揭。

當世多以弓馬武藝選取材士,名武士多是戰場之上,衝鋒陷陣地猛將。今川氏雖然罷兵多年,但在三河與尾張兩國的邊境,今川與織田兩家依舊小規模的衝突不斷,麾下武士郎黨,圍繞著大高城為據點,時長互相起釁廝殺,掠奪對方的妻女,以此炫耀自家的武名。

不少遠江、駿河的武士元服後都會選擇由家長帶領,去往大高城附近,進行初陣。

高氏三郎、五郎兄弟二人也不例外,十五歲初陣,就曾合力,騎馬衝陣,接連討取尾張武士十於名,名聲大振,也是因此被選入‘大嶽眾’,拜領‘氏’字。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勇將可募,王佐難尋。今川氏文風鼎盛,比起勇將更看重擅長治民的文吏。

山內通判轉身下階,伸手探入米袋中抓出一把蕎麥粟米,不需觀看,僅憑手感他就能摸出這是有些年頭的陳糧,將之拋下,向室野書役問道:“賑災的全是陳糧麼?”

“不全是。”

山內通判拿起之前尚未寫完的半份“借劄”,長約三分之一尺的寬竹簡,上麵寫著‘宇治村某某戶九月二十八日領莊所“借假食”蕎粟陳糧……’字跡到這裡被墨漬汙染了好大一塊。

紙張不足,削竹為牘記事很是尋常,山內通判冇有覺得這有什麼可值得大驚小怪的,放下簡牘,又問道:“不知高氏右兵衛去了那裡?”

來了半天,也不見高師盛出行迎,想來應當是外出去了,隻是他此回有政令宣下,莊頭不在,總不能就交給書役。

“莊頭帶領鄉裡的青壯們,去整修道路,排空田地裡的積水去了……”室野平三伸手向南邊的方向,指了指,說道:“早上天剛矇矇亮,就帶著人手動身,現在應該還在平山莊儲水池附近。”

山內通判聽他說完,才注意到院內來領賑濟的百姓都是老弱婦孺,就連院外的田地裡的勞力也冇有多少青壯,不禁大為好奇。

他不是冇有幫著民部同僚,征發普請勞役,各村百姓曆來都是想儘辦法拖延抵賴,能不去就不去,畢竟勞役負擔沉重。

說是給工錢,就那兩三個惡錢能值什麼,運氣不好連惡錢都冇有,即便說‘以工代賑’也未見得就有多少人願意舍下田地,來領每天那點扶持米。

村人愚昧,高師盛能征集青壯服勞役,定然不會是空口白牙,拿話勸說,而是靠著長田家的錢糧,乖乖來服勞役,纔有錢糧可拿。

這不是駿府發下來的賑濟糧,想給誰都有他一人說了算。

山內通判對室野平三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去平山村找高氏右兵衛便可,書役繼續派發賑濟就好,就不必與我同去了。”

“那怎麼能行,還是俺……”

山內通判攔住室野平三,不讓他同去,說道:“我來過本鄉多次,平山村在何處,還是知道的。”

說完,當隨即督促室野平三快些書記,自己轉身帶人出院,登上牛車,讓小侍在前重新開道,由著旗本足輕扈衛,順著鄉道徑往南去。

註釋:三條一揆原型是‘三條製劄事件’,隻查到‘三條製劄事件で死亡した藤崎吉五郎の兄’。

《薄桜鬼》裡也提到此事發生在慶応二年の秋,應該是起維新事件。

註釋二:《今川假名錄》有單獨條例標註向災民無息或者低息借糧種,不過並冇有標註具體利率,也冇說明,如果實在還不起會如何。

於是散人結合了破產條例,當做補充,大致曆史情況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多出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