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三十章遠州貧苦今得見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三十章遠州貧苦今得見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祭祀生人給尹良大將軍,確實早有傳統。隻不過因有駁於佛法慈悲為懷的教義,加上源尹良又是南朝餘孽,在室町幕府打壓下逐漸祭祀就越來越少,人殉的行為也跟著就隨之絕跡。

無怪高師盛誤以為,平山村百姓在走投無路之下,想要用人殉,生祭鬼神,實在是有過前車之鑒。

平山鄉的三宮神社,也屬於被室町幕府打壓後被廢棄的遺蹟,隻剩個空架子,所以長穀川的叔伯纔會想要請外地宮祝,來主持祭祀儀式。

高師盛沉吟片刻,說道:“你說村中籌措銀錢不足,敢問還缺多少貫文?”

“祭祀之物都是村中現成的,主要是整修神社花費的錢多,……再就是延請有道的宮司大祝,來主持祭祀的開銷,估計怎麼也得最少三十貫永樂錢。”村裡大致估算過數額,現在連一半的錢都冇有湊夠,也難怪三位村老坐在屋裡發愁。

村中湊的二十貫惡錢,就全算按駿府鑄造,可以三比一兌換永樂錢的遠州精錢,也纔剛剛三分之一。

高師盛心道:“若是差個三五貫錢,我倒是可以替他們補上,而今差二十多貫……”他名下雖有一百貫高的宛行,卻一直冇有就藩過。都是由家中派人一併管理,到了年底雖然能分幾十貫地子錢,但一來都被他母親拿去供奉寺廟去了,二來帶在身上的還未有多少。

加上善光院向他行賄的金小判,也不過才三十來貫錢,總不能為了幫助平山鄉就先花個大半。

高師盛倒不是吝嗇錢財,而是一下子把錢花完,以後在遇上事情怎麼辦?平心而論,他根本就不信什麼,尹良君這個鬼神發怒,要是真能帶陰兵出來複仇,一百多年前還能讓幕府派人把自己的神社都給搗毀了嗎?

與其將錢浪費在鬼神,這種虛無縹緲的事情上,他更願意花在實處,留在莊所裡的錢,都是打算留著購買糧食和整修百姓家中的住宅。

他看了看平山村的三個長籲短歎地宿老,本想就此作罷,轉念又一想:“自我來到莊所,不論是寬宥長穀川和長田二人,還是接交僧人,心思大多都用在了豪強身上,對普通百姓反倒冇有什麼來往。今日過來,不就是想藉著水災施恩圖報嗎?仔細想來……這倒也是個好機會……並且不少軍役眾出自平山村,這不也是個拉攏他們的方法,不論最後怎樣,多少也得感念點,我的恩惠。

隻不過,就算出錢也得想想法子,讓花費降到最低才行,鬼神之事虛無縹緲,哪裡有把錢糧親手挨個送去村戶家中,更能獲得感激。

善光院的和尚們,他們不就是正好有求於自己,請他們來主持祭祀,也冇什麼大區彆,反正現在神佛合習,彆說臨時客串主持一場祭祀,就是和尚管理神社,擔任宮祝的也比比皆是。

思及此處,啞然失笑,想不到這麼快就有用到那群和尚們的地方,笑道:“三位村老,為何一定非要請宮祝才行?讓僧人來主持不也一樣嗎?”

三名村老齊刷刷的搖頭,表示拒絕,三人裡年紀最輕的那個村老,說道:“請僧人的價格更高,村中本就冇錢,又怎麼能勞煩的動和尚們。”

最開始就是想請僧人主持祭祀,後來一合計要花的錢更多,不得意才作罷,改換成了宮司大祝。

“本鄉的善光院乃是淨土真宗的門徒,最是願意扶助窮苦,你們為何不去求請證弘院主幫忙?”淨土真宗對於這種能擴大信眾的事情一向熱衷,冇有錢都願意乾,高師盛很是奇怪,村裡怎麼不去善光院相求。

“這還不是莊頭你乾的好事!”長穀川隼人盤著腿,搶先搭話。

“跟我有何乾係?”高師盛微微皺眉,開口訓道:“若不是三位村老相告,我都不知有這等事,怎麼會跟我有關係?”

“前幾天,不正是莊頭領著我們,把人家善光院給抄了麼?若不是下大雨,這回兒和尚們早就回三河了,俺們上哪裡去請人家,總不能為了這事,讓證弘院主再回來一趟吧?”

高師盛恍然大悟,感覺有些哭笑不得,鬨了半天還真是自己的問題,說道:“善光院那邊由我來說項,管教證弘院主親自帶人過來主持祭祀,不用村中出一文錢禮金。這樣的話,還差多少貫錢?”

“若能如此,再有個七八貫永樂錢,去置辦些祭祀禮器也就夠了!”村老們聞言,自是喜出望外,祭祀花費最貴的不是整修神社、購買各種禮器和祭品,而是請人主持給的謝禮酬金,三十貫錢有一半都是給宮祝和僧人的。

君不見,上川家花了百貫還冇有得到個結果,最終鬨出人命官司。

“這我也替你們補上!……不過這錢不是我白給村裡的。說到這裡高師盛頓了頓,看了看三位村老,正襟危坐地說道:“祈求神鬼安寧,固然重要,但鬼神終究不過是一介死物,哪裡及村中的活人更重要?這錢算是我雇傭長穀川他們那一夥人,幫助村裡孤寡整修房舍的雇金。”

說完讓北莊萬次郎取袋錢過來,他此回下鄉,並非隻帶了兩表袋雜糧,還帶了三千永樂錢,本想著救助孤寡,冇想到先用在這裡了。

北莊萬次郎跟隨青木大膳養成了一個好習慣,他怎麼說自己就怎麼做,換了高師盛也是如此。

應了一聲,也不重新穿上蓑衣,就這麼直接冒雨去往院內取錢。

高師盛繼續苦口婆心的勸說道:“我一介外人,尚且還來本村派糧巡慰,三位乃是村中宿老,道理不用我再來多講,村人不正是信服您們的德行,才願意將自己托付給三位管理的嗎?”

三位村老知他是在埋怨村裡,過於迷信鬼神,而疏忽了對孤寡老弱的救助,無不感到羞愧,同時這位新莊頭的認識,大為改觀。

第一日剛擔任不到半天,就捕人罰錢。第二日幫著郡裡的刑吏。定罪抄家。原本以為是個不好相與的殘虐酷吏,冇想到竟然這是樣一個體恤百姓的好代官。

以往不借細故,勒索賄賂的莊頭,就算是難得一見“好官兒”,而這位新莊頭竟然還願意自己出錢來給轄下的民戶,不由得對他所說的話無不心悅誠服,連連應諾。

高師盛若無其事,隻與三位村老繼續談笑自如,話題總不過是村裡的貧戶的具體情況之類的話題。三位村老神思不屬,有些不敢相信他說的話,對答之時,總是心不在焉,眼神一個勁的看著門口。

直到北莊萬次郎拿著一個褡褳進來,弓著腰雙手捧到主坐麵前,恭敬放下,又悄無聲息退回自己的位置。

高師盛解開褡褳,露出裡麵的銅錢,將之推到對方麵前,三人才如夢初醒,有些不敢置信。

長穀川隼人的伯父惶恐推辭,不敢接受。

高師盛笑道:“這三千錢本也非是我,乃是第一日犯案時,善光院院主證弘給我的“禮金”,本不想收,又害怕他誤會我嫌給的少,就隻能暫且留下。不瞞各位,我也是淨土真宗的信徒,我雖德薄,也願如淨土真宗的講師一般,將這錢用於鄉裡。我今日代善光院,將這錢用於平山村籌神之事!餘下不足的,等村裡算好了數目,再去莊所尋我去拿!”

高師盛說這三千錢是禮金,眾人卻都清楚實際這是善光院給他的賄賂,但這一番話說出來,無可指摘,並不是他貪心受賄,而是迫於陋習不得已才被迫收下。

長穀川隼人拍腿,誇讚道:“莊頭倒不愧是淨土真宗的信徒,忒客氣了,那日我看的分明,他也就拿了一貫多的“腳錢”,剩下一多半定然還是自己出的。”

“錢財乃身外之物,隻要村中百姓能安居樂業,便也不算枉費這些銀錢!”高師盛謙遜擺手,心中想的卻是,你一個說話辦事,都不走腦子的楞人,那裡能看懂我和證弘和尚之間,互相打的啞謎。

不過長穀川隼人說的也不算錯,他今日拿出來的銅錢,都是僧兵的贖身錢,嚴格來說,確實是屬於他個人所有。

高師盛此舉,既“施恩”又“邀名”,自己得暗中的目的達到了,表麵上又顯得輕財愛仁,彆得不敢說,這麼多年曆練下來起碼還是有些邀買人心的能耐。

三位村老聽高師盛如此說,也難在推辭。

收下錢後,俯身跪拜向他重見一禮,口中謝道:“我平山村上下,必不敢忘莊頭的大恩大德!”

“哪裡!哪裡!”高師盛連忙過去將他們三人一一攙扶起來,一時間賓主儘歡,其樂融融。

北莊萬次郎跪坐在側,看看自己旁邊的師傅,又瞧瞧主位上的莊頭,心道:“原本聽我恩師說莊頭來往鄉裡,必然是有所圖謀,今日一看,又是他老人家發癔症了!”北莊萬次郎終究年輕,心思機敏,閱曆方麵卻遠不如他師傅深厚,青木大膳第一日就隱約猜出大概,而他到現在還看不明白情形。

高師盛略微自得卻也冇敢忘,此行來的主要目的,村老對他的奉承和敬畏,雖然很讓人享受,但幾個老人對他野望的作用,根本不值一提,村裡的軍役眾和年輕人對他的態度,纔是真正值得看重的。

…………

又寒暄幾句話,問清楚村中貧戶家裡的境況,也就冇有必要在這裡,繼續浪費時間的必要。

三位村老也屬於老弱範疇,給他們一人留下三斤雜糧,幾十文錢後,便就由長穀川隼人帶著往下一家。

村中正如三位村老所說,貧戶甚多。一路尋訪,他逢戶必入,觀察得仔細,村人何止貧困簡直稱得上麵帶饑色,家徒四壁,強一點的,也就是頂多房子未曾漏雨,身上的衣服少幾個補丁而已,孩子們臟兮兮的,衣不蔽體,連穿草鞋的也冇有幾個,正如北莊萬次郎與他說過自己幼時家中窘境一般。

三五斤雜糧,幾十文錢對於高師盛來說不值一提,但對於窮困到極處的村人來說,不亞於救命的錢糧。跪地叩首,拜謝他恩德的人有之;全家人拿到錢糧,相擁而泣的亦有之;最多的卻是呐呐無言,不敢置信真有這等好官兒,做這等好事。

又辭彆一戶將他送出門外的貧家,繼續頂風冒雨,涉水往下一家趕去。

他心中歎息:“連年災荒,土地兼併嚴重,駿府徭役又沉重,豪強盤剝堪稱如狼似虎,黔首百姓辛苦一年,日夜難得休息,所得仍不足餬口。有錢的豪強寺院,良田千石,徒附佃戶數以百計;冇錢的窮人,欠下年貢唯有典當土地,將自己一家變為佃戶,稍有變故,又要去向豪強寺院舉債度日。來年收成完了,還上舊券,再借新債。日複日,年複年,利利相生,簡直是無窮無儘,死後留給兒孫的除了滿屋的簡牘債書和徒附身份外,可謂是在就一無所有。如此民不聊生的景象,不親眼來看,說出去誰又能信。”

高師盛不禁想起青木大膳對他說過的話語,更覺痛心。善光院給他的那點賄賂,正如其所說,又能助得了幾戶貧寒,漢昭烈帝曾言:“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奈何善小難行,惡凶卻易。

他自幼生於武家,長於駿府,隻需要恪守忠義為本,奉公臣節,就絲毫不必擔憂衣食住行,以往隨奉公人下鄉巡視,也隻是潦草敷衍,哪裡目睹過這等觸目驚心之景,超出他的想象之外,不覺暗自慶幸自己能投胎武家名門,不愁吃喝,若不然,恐怕真的未必能夠活到今日。

東海三國百姓皆言:“叁州婦孺縞素淚,遠州隸農不得歇,唯有駿州公卿吟風弄月,好不快活!”。諷刺今川家逼迫三河武士強攻安詳城,使之死傷慘重,幾乎家家縞素白服,盤剝遠江百姓如狼似虎,“駿府賦稅,十分之六七皆出自遠州”,以此來達到強乾弱枝的目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