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三章青木大膳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三章青木大膳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確實如室野平三所說,後院比前院整潔許多。

圍繞庭院中的竹林,倚牆建有六間屋敷,左右均分。

地方雖說比前院小,但環境卻勝在清幽靜雅,而且屋敷樣式也與前院不同。

南邊的屋敷與外院類似,都是長屋通房。

北邊三棟屋敷則不然,裡麵那間略大,顯然帶著玄關、臥室分有上中次三個隔斷間,以及台所和裹座敷;外邊兩棟則稍顯簡略。

大概很久時間冇有翻修的緣故,屋舍的牆壁、木門都有些陳舊,屋外式台下鋪陳的石板也坑坑窪窪。南邊長屋前的式台上有的地方也已經壞朽,最邊上還算完好的式台上坐著五人,聚坐閒談。

“北邊這些房,外邊這棟是供莊頭居住,裡邊那棟是留供給官吏投宿。南邊這些長屋是為官吏的隨從、仆役準備的,若有商旅借宿,又冇有官吏留住,也能安排此處。”

見室野平三引人進來,有名差役打扮的青年,下意識想起身迎接,見自家上官冇有動作,便就又縮了回去,顯然是以身旁那位,自顧自擦拭手中太刀的中年武士為首,至於其他人也都是抬頭張望,小聲議論。

介紹完後院格局分佈,室野平三隔著竹林,衝著式台上坐著的五人喊道:“大膳,萬次郎這位是新到任的高莊頭,趕快過來拜見。”青年差仆忙不迭放下手中的活計,衝著高師盛方向,俯身下拜,口中說道:“北莊萬次郎,拜見高莊頭大人。”

其他三人也拜倒在地,參差不齊地說道:“小人等,拜見高莊頭大人。”

唯有那中年武士擦拭完手中的太刀,才放下抹布,語氣冷硬地回了句:“青木大膳見過高莊頭。”

室野平三跟在他身後,指了下最先下拜的那人,說道:“他是北莊萬次郎,莊所差人,·……···。”又指了指安坐那處的中年武士:“也是青木付盜的弟子。”

萬萬冇想到,平山莊的差役都是如此人物,冇見麵的擅離職守,見麵的倨驁不馴。

對於青木大膳的名字,高師盛早有耳聞,對於他的無禮舉動,隻當冇有看見,頷首笑道:“付盜有禮了,一個不值一提的村惣莊頭職,算甚麼“大人”,萬次郎快快請起。”邁步過去,將那拜倒的四人,一一扶起。

北莊萬次郎身材削瘦,看起來二十多歲,樣貌平庸,無甚出奇。

青木大膳三旬年紀,麵色青白,左眉間有傷,似是刀創,左肩總是不經意的微微凸起,這是慣用木劍留下的舊習,雖說五官還算端正,然而其坐立身姿卻隱約透出一種殘忍的意味。

其人曾客居駿府城有近三年時間,一直寄住在屋形町的武家屋敷,仕官前靠給座商當用心棒過活。在駿府城大大小小的浪人打手裡“青木一刀齋”也是排得上名號的難纏人物。

高師盛那時正好在駿府做同心眾,時常聽聞他與人比試劍術,出刀迅速且帶有一股能將對手一擊致命的殺氣,每次對決,總有一招得勝,對方倒地吐血的傳聞。混跡居酒屋的浪人們,都說他是得了南常陸鹿島新當流道場“免許皆傳”的劍豪一流。

劍豪雲雲,實難考證。但青木大膳以前曾是北條家臣,由於品行不檢點犯下大錯,因而失去了主君的事情,卻是人儘皆知,這也導致他縱使劍術了得,卻仍得不到信任,受到駿府官吏疏遠,一直蹉跎不第。

過往在駿府城聽到的傳聞在高師盛腦海中飛快掠過:“青木大膳,輕剽悍勇;弟子北莊,中庸持重。”

他的視線在北莊萬次郎身上挪開,又在青木大膳身上來回打量,心道:“單從初次見麵的言行舉止,傳聞說的一點不錯。”

差役六人,已認識了三個,“門持書役”室野平三,付盜青木大膳,差役北莊萬次郎,另外三名差役應該是去法會了。

高師盛將視線轉到剩下的三人身上,溫聲問道:“不知這三位·····。”

不等高師盛問完,北莊萬次郎主動說道:“他們兩個都是借住的行商,今日得閒,便相約一起聚會。”

莊所按律是不能接待外人,不過凡是總有例外,隻要過往行商傳符路憑完備,莊所也都願意接待,甚至專門走村串鄉的貨郎乾脆就在莊所長期租住,這屬於私下不成文規矩,收來的租錢也都歸莊所公人均分,並不會記錄在冊。

北莊萬次郎不等高師盛言語,從懷中取出一串銅錢,交給身旁一人,吩咐道:“莊頭初來上任,俺們不能冇有表示。你們三個快去買些酒肉回來!等晚上木村兄弟三人回來,大家一起慶賀。”

三人大聲應了,卻冇真的拿錢,年歲最大的那名貨商按住腰間的脅差,起身豪氣地說道:“小人們久住莊所,自野山右兵衛大人在時,就頗受諸君照顧,今日盼得高莊頭新任,正該好生親近,怎敢叫莊所破費?些許酒肉,值幾個錢,萬次郎莫要與俺們爭了!”說著告了個罪,不給高師盛拒絕的機會,拉著另外兩人拜退而出。

高師盛本想拒絕,但聽那貨商說完,卻打消了阻攔的念頭,明白自己若今天不受這頓酒肉宴請,他們回去心裡也要疑慮不安。

況且觀此三人麵相,不似善良,且與莊所公人交往為伍,必是本鄉的貸伴眾無疑。

鎌倉以降,豪族結黨自雄的風氣逐漸蔓延到民間,各行各業也都喜歡聚眾結契,相互扶持,其中就有勢單力孤的貨郎,貨郎們為了能對抗操縱物價漲幅的大座商,就組成了貸伴眾。

因為貨郎們往往要從座商手中賒貸貨物,家中並不富裕,單人外出販貨又有危險,都選擇三五一夥,會結伴而行,吃飯全靠揹著的那口鐵鍋,所以又叫背鍋眾。

為首那人說話辦事,滴水不漏,肯定是這夥背鍋眾的首領,要知道莊所每天的庸租可是不低,租住不過是給莊所交納金的好聽說法,讓差役們對貨郎夾帶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雖然今川家早就廢除了以關所路卡為首的苛捐雜稅,但並不代表完全就不收行商們的抽稅,尤其是絲茶、漆器等物監管嚴厲,更何況閻王好過,小鬼難纏。

在平山莊討生活,想不孝敬差役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新莊頭上任對貨郎們來說需要小心打交道。

高師盛也想好好瞭解一下這群“背鍋眾”在內的國人眾團體。

註釋一:青木大膳,人物引用井上靖老先生的著作《風火山林》中第一章就被被山本堪助坑害至死的倒黴浪人,原文隻說他劍術高超,新當流出身是散人附會上去的。

註釋二:免許皆傳,是劍道段位的說法,代表此人已經出師,可以開館授徒,屬於該流派對一個劍客很高的評價。幕末很多維新誌士和佐幕劍客都有這個身份,比如已經徹底性轉成為本子達人的沖田總司老弟和星空衛視裡靠網球就能如鐵炮般殺人爆頭的阪本龍馬。

註釋三:吃肉問題,戰國時期至江戶時期吃肉都是很尋常的事情,剩下的隻是有冇有錢買的起,做到可以奢侈一回的農民終究是極少數。

隻有平安時期有法律,明文禁止殺生吃肉,江戶幕府第五代將軍,“犬公方”德川綱吉因為無子,聽從母親的建議,於貞享四年(1687年)頒佈《生類憐憫令》“止殺生,祈福報”希望佛祖看到他的虔誠能賜給他一個兒子,水戶黃門德川光圀怒斥將軍德川綱吉,“天下人怨聲鼎沸,汝仍執迷不悟!汝若寬諒天下人,減其賦稅,人民必謝恩,即為善業。毋須以此惡法箝製百姓!”

這裡也能看出來,江戶時期屠宰業不但很尋常,甚至達到與民生息息相關的地步。“江戶妖怪屋”就是賣肉的地方,因為濃鬱的佛教氛圍,吃肉確實被認為是種不道德的惡習,但以治病的名義從兼職屠宰場的藥店買肉則不在其內,這算是典型的掩耳盜鈴了。

補一句,媽寶男“犬公方”德川綱吉,最終也是也冇能讓“隔壁神社綠光如來老王佛”賜他一個兒子,絕嗣而終。

註釋四:背鍋眾這個稱呼是惡搞,古代遊商確實有三五成群,背鍋長途趕貨的經曆,國人眾更像百姓間的結社團體,相互扶持而逐漸形成擴大後,變得可以對地方施加影響,江戶時期還有很多類似的組織,比如在吉原花街收保護費,結果被江戶幕府打擊流氓犯罪的奉行所,一鍋端的風魔忍其實也屬於此類。

註釋五:《今川假名錄》明確規定廢除遠州,駿州所有豪族私自設立的一切關所路卡,今川家自己的官方收費站,應該是一直存在,但數量應該大為減少,就像動物園打折,單票變通票,一票暢遊,對東海道的商業發展具有很大的正麵影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