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十九章求問蒼天祀鬼神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十九章求問蒼天祀鬼神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村老家離村口不遠,左斜裡就是。

長穀川隼人搶著敲門,他不是敲門,而是錘門。“咚咚咚”,門被錘的亂晃。

一個老人的聲音,怒氣沖沖地在裡麵罵道:“那個付喪的來了,家裡人還冇死絕那!”

長穀川隼人隨即回道:“叔父你也不差那兩三天,這不是怕您老人家聽不見了麼!”這話說得有點缺德,死人才聽不見敲門。

敲門也是有規律的,正常登門拜望,做法是敲三下,隔一小會兒,再敲幾下。

敲門的響度要適中,敲的太輕了屋內主人聽不見,太響了便是不尊敬,而且會引起反感。敲門時絕對不能像長穀川隼人這般用拳捶、更不能用腳踢。不管不顧就“嘭嘭”亂敲一氣,這是家裡死了人,過來告喪才這麼乾。

上了年紀的老人,最是忌諱這種不吉利的事情。

村老也姓長穀川,是長穀川隼人父親的從兄弟,家中妻兒病故的早,現在隻剩自己一人獨居,往常都是長穀川隼人這個外侄過來探望照顧。

高師盛就聽到裡麵的村老,氣的破口大罵,當是聽出是自己外侄的聲音,一直從屋內,連著罵到院中,來到門後,開門就是先給朝外捅一柺杖。

不過長穀川隼人對自己叔伯,早有防備,聽見門有響動,就提前閃避側旁。

他閃身不要緊,這一棍差點捅到下鄉親民的莊頭臉上,還好北莊萬次郎眼疾手快,上前一把奪住。

村老抬頭一看,屋外站著五人一馬,除了本村的長穀川隼人外,其於四人俱是蓑衣鬥笠,內穿青衣,腰彆打刀、銅牌的莊所差役打扮。仔細打量為首那人,覺得有些眼熟,隨即認出是前幾日剛在善光院捕過人、罰過錢,新上任的莊頭。

差役進村無好事,以為莊裡又出了什麼事,心緒慌亂,連忙就要跪拜,口中稱道:“小民有罪!”

高師盛哪能看著這麼個老人,真個給自己下跪,連忙上前一步攙扶,托住臂膀,笑道:“老丈,當真折煞我了,快快請起來。”再又打量他幾眼,見他身形佝僂,鬚髮灰白,年齡也是不小了。

“有什麼事,進去在敘話可好?”

“好、好···莊頭快請!”

村老不是莊所差役,卻也要受莊頭的管轄,對這個要求不能拒絕,連忙將人往院裡讓。

院子不大,一左一右,兩間木屋。院角茅廁邊上搭了個窩棚,堆放些雜物柴草一類的東西。

左邊屋門半敞開,看來是在這個屋裡居住。

村老猶豫了下,說道:“小門小戶,冇有馬棚。莊頭尚請你避屈將馬拴在俺家窩棚裡,若是有什麼招待不週的地方,還請貴人勿怪!”

“哪裡,哪裡。是我冒昧叨擾纔是。”

長穀川隼人常來,也不避諱,接過韁繩,牽著馬匹就往窩棚裡進,窩棚還算寬敞,剛好夠它存身,隻是被邊上茅廁的氣味熏得直催鼻息。

高師盛跟著村老先一步進屋,長穀川四個人,兩人各抬一表袋雜糧也跟在後麵,魚貫而入。

村老家境尚可,還點著根薪燭,雖算不上亮堂,但也不至於兩眼一抹黑,什麼也看不見,屋裡還坐著兩名村中宿老,都是剛纔泥石流後,趕過來商議如何想辦法應對災患。

見有人進來,忙要起身,高師盛連連擺手示意不用。

放下表糧袋,解脫雨具搭在門口後。

雙方分賓主落座,高師盛身份最高,被眾人請坐在正上位,左手是副客位,以青木大膳這個付盜為首依次坐好,右手主客位坐著三名村老和長穀川隼人。

長穀川叔伯開口問道:“莊頭,今日過來……不知對俺們村裡,有何吩咐?”瞅見差役冇帶捆人的枷鎖,心中稍稍安定,隨即又害怕來人,是要找他們覈對民戶丁口,臨時征抽譜請徭役。

每次災荒,莊所都要下來各村征發徭役去救災,郡裡肯派人來負責,肯定是好事。可災情總有個輕重緩急,房屋催垮的村子先排在第一位,其次為水淹農田的,再次是整備道路,最後纔是修理溝渠。

自家村子若是排在後麵,就隻能想辦法自救了,少了青壯人手,隻靠老弱婦孺哪裡忙得過來。

所以即便是救災,各村也都是不願意多出人手。

高師盛瞧出他心中不安,笑道:“村老德高,何須這麼客氣。”指了指靠放在門口的兩表雜糧,說道:“在下見連日暴雨,怕各村裡貧戶家中斷炊,帶著莊所差役來村裡派糧。”

“小人先帶村人謝過莊頭,施救之恩……”坐在右側第二位的村老看了看那兩表雜糧,回話有些心不在焉。

高師盛問道:“怎麼了?”

“啊?”

“為何三位村老從我進門後,就一直說話吞吞吐吐,可是有何不便之處麼?”

三名村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想開口回答。最後還是長穀川隼人的叔伯,答問道:“莊頭體恤民情,我等怎麼會覺得不便哪………隻是為村裡的…”

“為村裡的什麼?”

“之前正為村裡的籌神之事商議?”

“什麼籌神事?”

“今年水患不止,小人村中想要去三宮大社祭祀源尹良大將軍,請祂暫休兵馬,停風止雨,好讓我等能夠搶收糧食。”

“宮”是指地域之中延禧製神社的格局大小,通常被稱作一宮者,多指令製國之一宮,多祭祀朝廷冊封認可上部正神,社格次於一宮之神社稱為二宮,再次之者稱為三宮,少數令製國還會有四宮和五宮。

土墳時期,民眾多信奉山川神明和名臣武將,直到後來飛鳥時期神佛合習後,諸多神祇隻是增換了菩薩像,依舊保持著長久供奉。

遠江國內也是神社眾多,比如引佐郡渭依鄉的三宅大社,便是僅次於一宮延禧大社的二宮神社。

祭神是井伊氏以前的統治者,三宅氏(井伊莊的莊司)祖神的多道間守的神祇。他是垂仁大王的命令,前往常世國,向秋津四島傳達橘(非時香果)的人物,以點心之神而聞名。儘管如此,因為神殿看起來像是吞噬著背後的巨岩(烏帽子岩),走近一看,神殿的牆壁按照巨岩的形狀被切下,又名岩屋神社。

高師盛曾有幸去井伊穀,參拜過一次。

在岩屋神社前,為了返回下來的道路,順著髮夾曲線拐彎,還有個“二宮神社”。二宮神社的祭神是南朝征夷大將軍宗良君。

宗良君出自對和歌素有研究的二條家,故自小對和歌熟悉。正中二年(1325年)進入妙法院繼承妙法院門跡,到元德二年十二月(1331年)就任天台座主,但在元弘之變為逃避追捕而流亡到讚岐國。

後來父親後醍醐大王倒幕成功,建武新政時再任天台座主,到建武新政崩潰時還俗。

正平六年(觀應二年,1351年)足利尊氏暫時征服南朝,是為正平一統,但屬南朝的新田義興占據了鎌倉。次年(1352年)宗良君出任征夷大將軍,意圖在越後地區東山再起,但後來因為與支援南朝的諏訪氏及仁科氏疏遠,而令南朝勢力大幅衰退。

“王後禦百日前一天,十一月十八日八時,禦廟所鳴動,光物飛出地岩上尼落茲。十一麵觀音納莉。即興神社,禦內陣尼奉利的他像,二宮大明神的崇奉”死後第九十九天,供奉在棺材裡的護身本尊飛了出來,井伊道政時起,建造祠堂祭祀的規格,就是二宮神社。

“這是好事,為何愁眉不展,莫非哪裡有了難出?”高師盛心中歎息一聲,人力時窮,這等災禍也隻能求助蒼天鬼神了。

屋裡的氣氛稍顯沉悶,長穀川隼人拿著乾布擦了擦額頭上雨水,嘟囔抱怨道:“莊頭,你說這尹良將軍練兵還有完冇完了,咱們遠江國水患都第幾回了?”

本鄉祭祀的尹良君,與岩屋大社有些關係。

尹良君就是宗良君的兒子,也曾擔任征夷大將軍。

《浪合記》《信濃宮傳》軍記所見的南朝王室,後醍醐天皇孫。生父是中務卿宗良君,母井伊道政之女,又稱源尹良,為後醍醐源氏之祖,不過記載多有錯漏,時間過去百年也難分真假。

在遠江井伊穀館出生。天授五年(1379年),親王宣下敘二品,後任兵部卿。元中三年(1386年)8月8日賜姓源氏,為臣籍,同時敘任正二位權中納言,兼左近衛大將、征夷大將軍。元中九年(1392年)南北朝合一後,隱居吉野。繼承父親討幕遺誌轉戰東國各地。應永三十一年(1424年)戰敗大河原,在民家自殺。

井伊國當時從屬南朝,國中百姓都認為源尹良,戰死的英魂化身為濱名遠海的水神,所乘戰馬化作天龍川。傳說遠江水患正是源尹良於遠海之中,操練兵馬,備戰準備討伐足利氏所致,故而多有私自為其興建神社祭祀,以求平息怒火,求得來年風調雨順。

長穀川隼人這一岔開話題,屋內其他人紛紛議論起來,有的說十一二次,有的說十七八回。不過高師盛知道他們說得都不對,他在駿府幫著治部吏員,整理駿遠叁三州夏秋水患文書時,見過記錄。

天文二十三年五次大水,弘治元年兩次,弘治一年四次,弘治三年最多竟然有十六次,再加上其他冇能及時統計的,恐怕最少也要超過三十次。

不論幾次,眾人爭論計算著水患次數,越記越多,屋內陷入一片沉默。不知怎麼想的,長穀川隼人嘀咕了一句:“不會真的尹良君是兵馬快要練成,要與平將門一起帶陰兵來顛覆足利源氏的天下吧?”

周圍的人,一時都露出諱莫如深的表情。自“應仁之亂”以來,幕府衰敗,將軍廢立操縱於管領之手,幕府管領受家宰挾持。

三管四職之家先後敗亡,細川為三好架空,斯波氏被朝倉、織田兩家代官竊國,京極家為分家所敗,赤鬆氏內亂紛爭,名義領有一國,實際主宗被國眾徹底架空,山名氏在尼子家的打壓下仍舊叔侄對立,唯有丹後一色,河內畠山困窘一國,勉強苟延殘喘。

足利室町幕府的註定敗落,連尋常百姓也能看得出來,這種神鬼謠言甚多,始作俑者是誰?冇人清楚,反正黔首百姓就喜歡這套怪力亂神的箴言,各類取而代之的說法,不脛而走,連莊所差役也不避諱,可見日常相互之間,流傳的有多廣遠。

“咯,這說法不對,源尹良、平將門一個源氏,一個平氏,乃是死對頭,怎麼可能會合力舉兵?”這是從源平不兩立的角度來看。

“兩人都死在關東,萬一武士之間,惺惺相惜那。”源尹良與平將門雖同樣都戰死在關東,但位置相聚甚遠。

“說的對,這有什麼,先打下天下來外決一雌雄唄!”這個說法倒是有些見識。

“各位,還是先跟我說說這籌神之事吧!”高師盛陡然一聲厲斥,害怕他們說出什麼更口無遮攔的話來,今川氏正是足利庶族,足利室町幕府滅亡,今川氏難道還能有什麼好下場不成,這樣大逆不道的言論,足夠莊所捕人問罪了。

眾人趕緊閉嘴,見他冇有追究的意思,長穀川伯父狠狠瞪了自己外侄一眼,又是這個惹禍的東西挑事!

然後趕緊說道:“依照擬定的章程,以每戶出錢多少來均攤籌神之財,俺村比不得其他“名式村”,大多數民戶都家中貧困,雖傾儘所有,湊的錢也不足二十貫惡錢。”

“心誠則靈,想必源尹良公方大人,也不會過多責怪。”高師盛寬慰道。

“大人說的是,隻錢財不足還好說,我等去借貸一筆總能勉強湊出來,但祭祀之人一直找尋不到,眼下大雨瓢潑,恐怕是來不及去找。”

“什麼!爾等要生祭活人!”高師盛聞言大驚失色。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啊!小人說的祭祀之人說的是主持祭祀的神官。”三位村老也被高師盛的話語嚇得不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