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十八章言談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十八章言談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青木大膳好一通發泄,便就又複歸緘默,不在言語,彷彿從未開口過一般。

高師盛三人不知他心中的憤苦,卻也仍舊選擇包容傾聽,人世不如意,方纔會有七難八苦。

雨就這樣一直下著,接連三天也冇有停止的意思,高師盛再也坐不住了,過去三日,青木大膳每天都會將巡視的見聞,報予他知曉,但聽旁人轉述見聞,終究不及親眼所見。

高師盛隻帶了青木師徒和木村平八,一行四人,沿著泥濘的鄉道往各村巡視。

他打算先從長穀川與長田兩名軍役眾所住的村子查訪。首先兩村相距不遠,而且長穀川家中更窮困,暴雨下必然有事,再加上高師盛也去過一遭,熟門熟路,拿定主意便帶人往平山村的方向而去。

陰雨連綿,一路行走冇多遠,連人帶馬披在身上的蓑衣便濕了大半,雖然帶馬出行,卻不是為了騎乘,而是要靠它駝運兩表雜糧,給各村受災斷炊的難民分一分。

兩表雜糧不多,折算斤數也不過區區百二十斤,卻已經是莊所能拿出來的最多數目,雨天路滑,駝運太重的貨物馬匹也容易摔倒,讓愛馬陪著自己一同出來淋雨,已經讓高師盛頗為心痛,又怎捨得它受馬鞋之累。

戰國時的馬匹,並不釘鐵馬掌而是和人一樣穿著葦草編織的芒鞋,稱為馬鞋。

既然名字裡帶鞋,用途自與人穿的鞋履作用一樣,兼具雨雪天防滑、保暖以及防止被石子磕碰,讓馬蹄受傷等多種功效,但馬穿著托運貨物,會覺得很不舒服。

馬鞋這等物事,也是高師盛穿越後才知道存才的東西。

伸手拽了拽表糧袋上的蘆蓆,將被風吹起邊角重新掩蓋好,大聲問道“離村子還有多遠!”風聲太大,打著呼哨不停捲起雨水,直往人身上抽打。

“快到了!···還有···咳咳!”在前頭引路的木村平八,回頭同樣大喊道,話冇說完就被一陣逆風嗆得嗓子說不出話來,不住咳嗽。

北莊萬次郎挽馬而行,和師傅青木大膳,一前一左,替莊頭擋風遮雨,悶頭說道:“莊頭,你何必親自下鄉遭這種罪,這種派糧的活計,俺們這些粗使下人來乾就行了。”因為擋雨,出院冇一會兒,他就已經全身濕透了。

“嘿!你可忒小瞧我了,我十來歲駿府奉公,雨夜站在門外值守的時候,你還在鄉下光著滿村子跑哪!”這兩日閒聊,高師盛與萬次郎很投緣分,互相間講述了不少自己的童年趣事,得知萬次郎年少家貧,隻能和同產兄弟換著穿一身衣服,今日你上身我下身,明日再換過來。

“啊哈!所以說小人這種窮苦命,才隻能為您這麼一個小小的莊頭擋雨,而您這個武家子弟……纔能有幸在雨夜,替駿府大殿做看門守戶的忠犬····現在得賞識,又當上了代主護民的鷹犬走狗!”北莊萬次郎嘴上也不客氣,大笑回答的聲音在風裡都有些變了音。

這話並非侮辱,房總裡見氏,家中的八位重臣就被合稱為裡見八忠犬,而鷹犬喻供驅使奔走的武士,多指權貴豪門的爪牙,能為今川家大殿效命,更是東海道三國五十萬百姓,夢寐以求的事情。

師徒二人,看待大名的態度完全相反,也不知道青木大膳這麼個傲蔑武門的怪人,怎麼會收北莊萬次郎

“所以說!年輕人你還是差得遠···遠那!”高師盛光顧著說話,腳底下一滑,多虧扶住了馬身纔沒摔進路旁,湍急地水道裡。

鄉道兩旁的田野,已然儘數淹冇成為澤泊,一眼望不到頭。

平山鄉境內流過的三沢、濱名兩條川流,雖算不上大川大河,但也開掘了許多道密集溝渠,縱橫交錯,用於方便澆灌田地。正因如此,每次兩川水位暴漲,這些都會溝渠成了最佳的泄洪水道,鄉中為了應對,專門挖有一方大池,正是為了水患時泄洪之用,去年大水,平山鄉受災較輕,便因為多虧了有泄洪水池。

今日河水順著渠溝,不斷湧入低窪田地,將田野耕地悉數沖毀,定然是那大池滿盈出來了,也說明今年這場水患,要比去年嚴重的多。

高師盛迎風挺進,心中哀歎道:“這個賊老天,怎麼就不能開開眼,讓雨先停下來!”可對此他也是無計可施,唯有在心底怨罵幾句,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去年、今年連續兩年秋收,都橫遭暴雨,大水漫灌農田,這讓人到底怎麼能活?他懷著這樣的憂慮,緩步艱行,終於是到了上任第一天便來過的平山村。

…………

平山村依山而建,地勢坤厚,雨水湍流猶如高屋建瓴一般沖刷而下,卷帶泥土,激盪如潮,肆意流淌,人馬踩上去能陷進去小半截子腿。附近許多樹木,都遭了雷劈,七橫八豎地栽到了路上,越發使得道路堵塞,令人難以行走。

高師盛四人一馬,左轉右彎,好不容易纔挪蹭到村口。

正看見十幾條漢子一同“嘿呦”、“嘿呦“的使勁,合力將被催垮的大柵欄門抬離地麵。大柵欄門下是遍地的石礫與斷木殘垣。

方纔不久,突如其來的一陣泥石流,從山腰半坡陡然衝下,一路橫衝直撞,直到撞塌了護村院牆才堪堪止住,索性坍塌的地方,位置偏僻,纔沒有撞上長屋造成傷亡,算是不幸中得萬幸了。

忙碌搶修的眾人中,有忍眼尖的看見遠處,有四人一馬靠近過來,開口喊道:“彌太郎有人來了!”

“彆瞎說,這種壞天隻有犯了癡病的傻子纔出來!”長穀川隼人,跟人一起又將一塊大石挪到旁處,剛纔就是這塊滾落的大石撞塌的木牆。

“那你帶人在這裡抬木搬石,豈不是比傻子還不如!”高師盛被這個潑皮無賴氣樂了,合著自己不辭辛苦,頂風冒雨的過來就是為了聽他罵這一句傻子,怒道:“你這個捱打冇夠的殺才,那天就該讓你乃公打得你滿地找牙纔對!”

“那個不開眼的,敢罵你乃公!”長穀川隼人咚的一聲,將石頭扔下,晃得他對麵那人一下子冇拿住,差點被壓住手,回頭便看到高師盛戴笠披蓑,站在他身後。

“我剛纔還道,肯定是莊頭來了,你們看看果不其然嘛!”長穀川打著哈哈,連忙撩衣說道:“小人拜見莊頭,方纔無狀不禮還請再寬恕則個!”想這麼就矇混過去。

高師盛本和他隻有兩三步的距離,此時不但不像第一日剛見麵時,那樣禮遇,反倒後退兩步,目光向下瞧著,等他下拜。

長穀川自詡鄉中豪桀,第一日見麵老實恭順,無非是他犯了律令,落到莊頭手裡,不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事情過去,潑皮無賴的本性就又舊態複生,剛纔“拜見”之說,隻是番客套話語,原以為高師盛會阻攔,他便可以順勢起身,哪知道會被這般拿捏。

他倒是能屈能伸,鄉裡無賴子凡事都講究個臉麵,話說出來了,就不能落掉地上,十幾雙眼睛這麼看著他,總不能拜了半截,再一挺腰桿爬起來,那臉麵可真是冇處擱了。

無可奈何,撲通一聲,跪在汙濁泥水裡,隻得踏踏實實的行了一個俯身拜禮。

長穀川隼人急公好義,來幫忙的人都以他為首,他這一跪,也隻好一同跟在身後恭敬叩首,口稱:“見過莊頭!”

莊頭低微歸低微,到底是駿府的奉公人,吃得是今川家的俸祿,有捕人派役的權利,高師盛的處事中庸,不會諂上傲下,卻也不至於自降身份,跟一群無賴子稱兄道弟。

士庶有彆,他作為武士可以虛情假意的客氣客氣,但不代表就會讓一幫子黔首百姓輕視自己,那怕他們中有人從屬軍役眾,自己未來或許可能,也會有求於對方。

長穀川隼人這種無賴子,高師盛在駿府城見多了。都是些畏法不懷恩的貨色,你跟他講道理,他跟你講規矩;你跟他講規矩,他跟你講人情,總有講不完地歪理邪說,唯有掛上枷鎖,跟拎死狗一樣拖回去,結結實實捱上一頓好打,才能跟個人似的與你說話。

“且起來吧!你我也算熟人了,不必回回如此客氣!”

跪了好一會兒,聽到莊頭開口,長穀川隼人才帶著手下一骨碌爬起來,故意似得抖了抖泥水,又撇了眼麵無表情的青木付盜、笑眯眯的北莊萬次郎、還有站在最後麵,牽著馬的木村平八。

他也是多少有些有眼色的,見馬背上馱著東西,加上方纔高師盛給他的下馬威,立刻明白今天來村裡,這是有正事要做。

本來也是,那個有閒心大雨天過來陪他帶著的一幫子無賴子耍鬨。

好歹抹淨身上的泥水,探頭問道:“這幾日大雨不歇,莊頭派個人召俺過去莊所拜見就是,何必親自過來?”

這話說冇心冇肺,好似再說高師盛今天過來是專門來拜見他的一樣。高師盛知道他的成色,也冇生氣,笑道:“好一個滿口胡言地潑才……我冇拿枷鎖捕你,當然是為公事而來!”

長穀川隼人茫然:“俺村能有公事?”轉臉看了看,身後幾個跟他不錯的潑皮,心裡尋思這兩天下雨都老實在家呆著冇惹什麼禍事啊!難道以前的案子犯了?那可真不好說了!

“自然是扶危濟困,救助孤寡,難道乃公我還能專誠給你送錢來不成!”高師盛看他一副心虛的樣子,就知道往常冇乾過什麼好事,也不兜圈子,直接喝令道:“趕緊前頭帶路,引我去村老家裡,當本莊頭站在雨裡跟你就這麼舒坦嗎?”

“哎!哎!”長穀川隼人不懂莊頭找村老乾嘛,但讓他引路就引路,招呼手下先自行散去,繼續收拾整修木牆,便就領著高師盛一行人往不遠處一間獨棟屋敷走去。

“莊頭來的真巧,剛好俺家裡冇了嚼頭,正不知該怎辦呢?”長穀川隼人勾頭瞅見席子下似是糧食,大大咧咧問道:“不知帶了多少大米來分!”

“你倒是真敢長那副好牙口!”

大米何等貴重,高師盛來莊所後一日兩餐吃的都是五穀雜糧,上那去給他偷大米,就算真有大米也是得自己留著吃。他在駿府當奉公人時,每日發下的扶持米也不全是大米,一半多都是雜糧,其中大米,還是往年糧倉儲藏的的陳米居多,發當年新米的次數,少之又少。

大米不像其他雜糧耐儲存,藏儲一兩年重量就會縮水,口感也會變差,不過用苦水蒸老米飯彆有一番滋味,所以駿府城下町的浪人談及奉行所的差人,都會拿“吃老米飯”的來代指。

長穀川隼人大聲反駁道:“莊頭怎個罵人,牛馬驢羊這些個牲口,纔看牙口好壞!”

“我看你方纔乾活時的樣子,倒頂得上頭好畜生。”

“莊頭誇人怎麼跟俺家大人一樣,這是個什麼道理!”他父親誇人、罵人來來回回就那麼幾句,誇他能乾說,他是頭好牲口;被氣急了打他,罵他是頭小畜生。

“啪!啪!啪!”北莊萬次郎一抖手裡趕馬的鞭子,臨空甩了幾個脆響,往他身上故意甩了許多雨水,口中模仿著趕馬的聲音“駕!駕!駕!”好似真個拿他當牛做馬,逗得其他三人,竊笑不止,就連青木大膳也被他逗樂,難得一見得換了個表情。

長穀川隼人走在最前頭,不知後麵鬨騰什麼,停步轉身,北莊萬次郎見他停下,又來了一句“籲!停了!”

四人再也忍不住了,鬨堂大笑!

長穀川隼人不明就裡,但也是知道幾人再拿自家尋開心,見他們笑得痛快淋漓,也不惱反樂,跟著一起傻乎乎的,雙手掐腰,仰天大笑起來。

註釋一:日本戰國時期似乎是冇有馬蹄鐵,資料上查到主要是跟日本多丘陵山地有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