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十七章武田源氏惡,青木三大恨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十七章武田源氏惡,青木三大恨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人即城,人即砦,人即垣,仁愛為友,仇恨是敵!”青木大膳低頭反覆重複著這幾句話,麵容扭曲,甚至可以說有些癲戾若瘋。

“付盜,我此言····有何不妥之處嗎?”高師盛見他這樣,也是有些懼怕,怎麼這一會兒功夫,就瘋了兩個人。

不知這話哪裡刺激到了他。

“人即城,人即砦,人即垣,仁愛為友,仇恨是敵”為甲斐武田氏現任家督武田左京大夫晴信德榮軒信玄所說,因言辭質樸感人,在整個東國都廣為流傳。

青木大膳麵容陰戾地大聲笑道:“武田左京大夫所言,自無不妥,甚至可謂當真是武家至理。然這位甲斐武田氏第十七代家督的所作所為,當真更無愧清和源氏嫡流,新羅源三郎義光後人之名!”

“這····”高師盛不知青木大膳是在譏諷武田晴信的惡逆行為,還是真在誇讚武田氏有奪取天下的器量,模棱兩可地回答道:“武田大膳大夫,切取甲信兩國,本人又為我東海道軍法名家,有此深合孫吳之言不足為奇。”

武田氏世代相傳的官職是左京大夫與陸奧守,晴信放逐信虎後,將父親信虎為他取幼名勝千代賜給了庶流穴山家的穴山信君,後來穴山信君也自稱武田信虎的官途“陸奧守”。

武田晴信之所以改換大膳大夫的官途,是因為他十分重視與室町幕府將軍的關係,大膳大夫原本是若狹武田家的曆代當主的官途,武田晴信此舉是想取代若狹武田家,成為最親近幕府的一支武田家。

隨後武田取晴信消了父親武田信虎的原路線,破棄了與信濃國諏訪家、關東管領山內上杉家的同盟,轉而與小田原北條氏、駿河今川氏結成了“甲駿相三國同盟”。

武田晴信之所以大反父親之道而行,其實非因為他真個有多恨自己父親,而是因為他其實也是順應了家臣們對武田信虎的不滿而登上的家主之位,再加上天文十年的大饑荒使得領內人民對武田信虎怨聲載道。

武田信虎的外交策略已經被不滿的家臣們冠上了“不適合甲斐”的頭銜,因此武田信玄不得不采取與父親截然相反的路線,甚至頒佈繼“一國平安令”這種降低集權化的法令,而去維護武田家在甲斐國的統治。

“人城之言”,結合他後來一生之中,截然相反的言行,隻能說是口是心非安撫國人的欺詐話語,當不得真。

青木大膳稱呼武田晴信為左京大夫,有很強烈的諷刺含義,卻也不屬於惡意詆譭。

並非武田氏一家,整個清和源氏一門興起的曆史,便是一部父子相害,手足相殘的人倫大悲。

正如《韓非子》六微之論:“參疑內爭,亂之所生”。

自源滿仲為巴結藤原北家,不惜親自出首誣告同族源高明謀反,使其慘遭流放後,源氏內部便開始,因為爭權奪利而內亂迭起,互相之間碾壓伐害。

保元之亂,崇德上王與後白河大王兩陣營兵戎相向,源為義屬崇德上王一方,其子源義朝則屬後白河大王。戰後,後白河大王取得勝利,源義朝為獲得朝廷信用,竟親手殺死親父源為義。

武田信虎偏愛次子信繁,有意改立武田信繁為家督,武田晴信則先下手為強,以信虎殘暴昏聵,虐殺國人、廢長立幼為由,聯絡自己的姐夫今川義元,將父親誆騙至駿河囚禁,與源義朝弑父的逆行相比,也是好不到那裡去。

隻能說信虎始料未及自己長子,竟然敢如此大膽忤逆,冇來得及召集家臣兵戎相見,就被囚禁。

“有今項羽”美譽的源氏名將,“旭將軍”源(木曾)義仲,隻因先源賴朝、源義經兄弟一步,攻入京都,就被之派兵攻殺於近江。木曾義仲固然威服自用,侮辱公卿,但比之後來鎌倉幕府的囂張跋扈,可以說是良善行止了。

合兵殺死木曾義仲的源賴朝兄弟,最終也難逃源氏一門,手足成讎的詛咒,五年後,源義經與源賴朝反目,源義經被迫再度逃亡奧州,投奔鎮守將軍藤原秀衡,同年秀衡病逝後,源賴朝唆使其子藤原泰衡派兵包圍衣川高館,逼迫義經與妻女一同伏刀自儘,共赴黃泉,次女龜鶴禦前死時僅四歲。

側室靜禦前逃亡途中,為追兵所獲,押往鎌倉,源賴朝窺覬弟妹的美貌久矣,哄騙將之納為側室,口稱要效仿唐太宗,讓自己兄弟義經的血脈好好延續下去,暗中卻指示“男殺女活”,不久長子生下後,隨即被家臣帶到由比的海濱淹死,將屍首拋擲海中遺棄。

冷酷無情的源賴朝則在利用完藤原泰衡後,背信棄義,宣稱藤原一族窩藏欽犯,罪無可逭,代朝廷下令,親率大兵北伐,藤原泰衡焦慮辯解,稱:“往日種種皆先父秀衡一人獨斷,今已依麾下之命誅殺義經,泰衡但有功無過,何以致罪?”然而藤原泰衡仍未明白源賴朝誌在天下,豈容藤原氏據地自恃。藤原泰衡在源賴朝大軍到達前就先縱火燒燬居館,棄城北逃。

源賴朝複又唆使泰衡家臣反亂,泰衡為部下河田次郎弑殺,首級被送於源賴朝本陣。

數代稱雄奧州,號稱陸奧驍銳十七萬眾的奧州藤原氏,在源義經死後不到半年即家破人亡。

天文十一年六月,武田晴信與伊那郡國人,諏訪氏支族的高遠賴繼一同聯手,夾攻妹夫諏訪賴重所領的諏訪郡的行為,更絲毫不亞於源賴朝對奧州藤原氏的背信棄義。

毫無防備的諏訪賴重,根本來不及組織軍力抵抗,被困桑原城,在武田晴信的調略勸降下,開城降服。

與剛剛新婚一年的妻子禰禰被帶回甲斐,幽禁在東光寺,僅僅過去一月後,就在悲憤和怨念中自害身亡,不過也有傳聞說是武田晴信授意看守,害死自己妹夫諏訪賴重,但終究隻是冇有實際證據的流言蜚語。

奪取諏訪郡後,自己的妹妹和外甥寅王丸反而成了禍患。禰禰第二年就在軟禁中憂鬱病死,武田晴信為了順利將諏訪郡收入囊中,竟然娶了妹夫諏訪賴重的庶女,諏訪禦料人為側室,並讓其所生的四子,諏訪四郎繼承諏訪家的家業,至於親外甥寅王丸,最終下落,再也無人知曉。

諏訪禦料人雖與武田晴信並冇有任何血緣關係,但終究是叔娶侄女,有駁人倫,再加上失去土地的諏訪國人,大肆編造出許多謠言來對武田家惡意中傷,算是東海道,乃是天下的一個武家醜聞。

如果事情到了這裡就結束,武田晴信自然是無法跟源賴朝相比,與他一同合謀的高遠賴繼,下場也是淒慘。

晴信與賴繼協議以宮川為界,將諏訪領一分為二,東麵歸屬武田氏,西麵則屬高遠氏,與戰前武田晴信許諾的諏訪惣領,完全不同。

高遠賴繼感覺自己受到了愚弄,率兵突襲並攻下武田領內的上原城,並且拉攏諏訪上社的矢島滿清、有賀遠江守、伊那郡箕輪的福與城主藤澤賴親和土豪春近眾等人。

下諏訪眾、諏訪滿隆、安國寺竺溪等武田氏武將支援板垣信方的軍隊,晴信擁護賴重之子諏訪寅王前往若神子,在強調出兵有理的同時,與信方的軍隊會合,以迎戰高遠氏為首的上諏訪眾,雙方圍繞宮川橋,展開合戰。

高遠家為首的諏訪國人聯軍被討取七百於人後,各部相繼奔潰敗退。

時隔兩年後,天文十三年雙方再度就諏訪郡歸屬問題,展開高遠合戰,高遠賴繼獲福與城主藤澤賴親和賴親的義兄信濃守護小笠原長時的支援,開始反攻武田氏,今川氏亦派援軍相助武田。

高遠氏等信濃眾,連戰連敗,高遠賴重被迫請求和解,將自己的弟弟作為人質,焚燬本據福與城,正式降服武田晴信,家中世代所有的高遠城,也落入伊那郡郡守秋山虎繁之手。

這些相似的武家爭鬥,似是為曆史更平添幾許唏噓。

但要高師盛來評價,武田信玄雖然毫無信義可言,但極為善於把控人心,通過廢立盟約來擴張領地,讓他在日後的合戰中無往不利,雖然還不是與上杉謙信戮戰五次川中島、併吞上野、攻取駿河,征討遠叁的“天下第一軍法家”。

但曆經十年苦戰,先後討滅降服,南北信濃四大將、小笠原長時、村上義清、木曾義康、諏訪賴重四人,也讓東國各家大名見識到了,甲斐猛虎的凶赫兵鋒。

高師盛這番誇讚的言論,註定得不到青木大膳的認可。

“可惜不知客居駿府的另一位武田左京對自己兒子,這番忠義仁孝的言辭是否認同,更不知道吾友人,諏訪左近大輔一家三口,被害死甲府城時,惡賊武田晴信還記不記得,自己說過這種厚顏無恥之詞!”說道最後一句時他幾乎咬牙切齒,胸中鬱壘,憤恨難平。

青木大膳年輕時曾放浪東海,遊曆各國,增長見聞,磨礪劍道。

在信濃時受到過諏訪郡國人,諏訪賴重極高的禮遇,還擔任過諏訪賴重一段時間的劍術師範,雖然冇有答應作為諏訪家臣出仕,但二人之間締結過主從之義,師友之情是不爭的事實。

士為知己者死,諏訪一門為武田氏伐害後,他一直懷有為故友全家複仇之心,因此在小田原城遇見武田家使者的隊伍,拔刀接連斬殺板垣信方的數名隨從,隻是當時板垣信方並不在場,才僥倖身免

事後北條家勃然大怒,本欲讓他切腹贖罪,但玉繩城主北條為昌的養子,有“地黃八幡”之稱的槍術達人北條綱成,念在青木大膳是自家親自延攬的家臣,不忍他這樣的鹿島劍豪就此喪身,苦苦哀求,最終才被改判免死,被打斷右手,視作懲戒後,放逐出關東八州。

纔有了,後來高師盛聽聞他客居駿府城,擔任用心棒的經曆。

武田晴信派家中重臣板垣信方,前來探視被流放駿河的前任家督武田信虎,青木大膳得到當時客居駿府的師兄山本堪助告密,曾埋伏駿府城外道路旁,二次動手襲殺板垣信方,結果卻被同謀,利用他出仕武田家的山本堪助破壞。

當時他左手劍術還未練成,山本勘助也是與他旗鼓相當的兵法名手,被山本與板垣兩人帶數十隨從圍攻,好不容易僥倖逃脫,但也是受了重傷。

說來也巧,高師盛在駿府城奉行所拜認得番頭義父,山本帶刀左衛門成行正是山本堪助之弟,論關係他也是山本堪助的子侄。

還好兩人拿都不知道,彼此對方的底細和因緣際會,不然高師盛上任的第一天就要被青木大膳當場斬殺於莊所庭院,先拿他的狗頭,為自己受辱之事,來祭刀雪恥。

他一生三大恨:其一恨武田氏害他友人滿門;其二恨,北條氏毀他劍道修行;其三恨,山本堪助那個膚黑貌醜、獨眼瘸腿的廢人,對他的背信棄義!

發下定然要誅滅這三者的大誓言!

暗殺失敗後,讓他明白自己一人,始終是勢單力孤,又想起在鹿島新當流學劍,恩師塚原卜傳門下弟子數以千計,人手比之一般大名也不予多讓。

傷勢痊癒後,也開始嘗試招收弟子門徒,準備等身邊劍豪雲集後,自己真身躲避富士山顛,暗中指派弟子門徒,前去甲斐暗殺武田氏一族,及師兄山本堪助,為諏訪賴重複仇,然後是關東的後北條氏。

若能以一己之力,敗亡關東兩家百萬石大大名,他青木大膳也能夠名垂青史,不遜色於唐國的四大刺客。

隻可惜,他性格陰戾剛愎,縱使劍術高超,也冇有幾個人願意拜在他門下為徒,個人野望在第一步就躊躇不前,甚至說胎死腹中也不為過。

更何況開館授徒是需要錢的,他一個落魄浪人,吃飯都要靠駿府的浪人所接濟,即便有那個不開眼的認他為師,小所成之人寥寥無幾,又怎願意留在他身邊跟隨他這個半廢人身邊鞍前馬後的伺候,蹉跎多年,隻有北莊萬次郎一個人對他不離不棄。

高師盛若是知道他的野望,隻會立刻通報駿府,自己手下出了一個瘋子,而且還是想要蓄養刺客殺手,用暗殺這種極端的手段來破壞《甲相駿三國同盟》的瘋子。

彆說什麼禮賢下士,表示要覆滅武田、北條、誅殺山本堪助替他報仇,然後流傳一段君臣相知,不離不棄,感人肺腑的武家傳說,結局隻會是被今川家,昨日剛回郡治的山內通判帶人再辛苦一趟,將他兩個瘋子抓獲歸案,然後當眾斬首示眾。

區彆最多是就地正法,還是押回駿府城再明正典刑。

再說劍豪哪裡那麼好養成,能修煉成劍豪的武士,又有哪有願意向青木大膳一樣,自降身價,去進行暗殺。

況且讓劍豪去刺殺,成功率比最差的忍者都低,術業有專攻的道理都不懂,也難怪青木大膳一個鹿島免許皆傳得劍豪,混到這步落魄田地。

還不如花錢雇傭甲賀左衛門這樣的忍術高手,去暗殺武田晴信更靠譜,話又說回來,一國大名身邊自然會有忍者保護安全。

更何況現在,飛猿上忍加藤段藏就在甲斐效力,武田晴信本人精通孫吳,麾下忍軍眾多,除了新近從越後國投奔的飛猿眾,還有三方眾、吾妻忍、步搖巫女三個明麵上的分彆負責傳訊、刺客、間諜工作的組織,暗地裡是否還有其他忍者眾,仍未可知。

註釋:源賴朝對義經遺腹子,指示殺男活女,但說要效仿唐太宗那段是作者編的,之前正好貼吧有人發太宗唐國強老師開建成老婆車的截圖,就開了個腦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