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八十五章令召群豪參使廳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八十五章令召群豪參使廳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賀茂鄉西臨善秀寺,北接設樂原,野田城更是八名郡內有名的堅城。嵩山宿雖遭火災,但畢竟示善秀寺的寺町,人口豐足,宿場更是繁華。

每年光接待來往的香客便不知凡幾,瞻仰寺中大佛,自然也會有進獻供奉,過往善秀寺內的僧官隻征收段錢這一項,便足有三四百貫錢之數,算上其他各類雜稅就更多了。

雖不見得比得上西三河號稱‘歲入萬貫勸進帳’的本證寺,但對於現在的高師盛來說,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歲入。

嵩山宿在手,則能大大緩解軍資不足帶來的困窘,還可以如賀茂眾那般牢牢監視住善秀寺內僧眾的動向。長部鄉正好位處賀茂、嵩山宿之間,且此鄉過去的舊主乃是櫻井鬆平氏,扶持鬆平忠繼還歸舊領,說出去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且其人怯懦軟弱,高師盛也容易在背後進行操縱,不虞其會有反亂之舉,這三個鄉在郡內的位置都很重要,不能落於三河豪族的手中。

高師盛以為然,問道:“如此,禪師又以為誰人可為此三鄉的守備?”

“嵩山宿臨寶飯郡,臨近多有寺社,鄉人多為淨土真宗門徒,務必選用親信可靠之人任其町中奉行。野田城是賀茂眾的本據,菅沼氏在鄉中的朋黨必然眾多,待收取野田城後,當擇一嚴猛尚威、明察內敏之人守備城防。長部鄉處善秀寺與野田城之間,待鬆平玄蕃歸家之後,可選一乾練知兵之吏為其輔佐。”

高師盛點了點頭,笑對一色貞秀說道:“源太,你智勇兼備,又長於地方上的政務,可願為我擔任嵩山宿內的町奉行?”

因為是以私人家臣的身份來監管嵩山宿,因而隻說是擔任町奉行,而非是駿府委任的役職。

一色貞秀聞言驚喜,雖說他早就知道跟著高師盛必然前途遠大,卻冇想到纔到得八名郡幾個月,便就能夠出任這麼一個財權兼具的町奉行,且還有負責監察善秀寺的職責,儼然是鄉中代官了,他忙離席下拜,說道:“必不敢負判官所托!”

高師盛笑著把他扶起,叫他坐回原位,說道:“善秀寺座主證蓮,雖是庸碌無能之輩,至今仍舊忍氣吞聲,但寺中仍有諸多僧兵,不可就此小覷於他,更不能冇有驍勇的武士來作為震懾,我意長岡右衛門領足輕五十人,再招募町中用心棒和浪人為助力,一同編為回見組,你以為如何?”

畢竟現在兵力有限,不可能派遣太多人手在嵩山宿這邊,將町中的用心棒和浪人收編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悉從判官之令。”一色貞秀再次拜謝道。

至於長岡右衛門則是無有所謂的態度,他在哪裡都是一樣,於他看來嵩山宿冇有什麼不好的地方,甚至從軍紀方麵來說,要比在中泉館過得更舒坦一些,亦是起身大聲應諾。

高師盛招手示意大井盛朝取出早就寫好的委任文書送給二人。

此回提攜一色貞秀,自然是懷有私心,畢竟嵩山宿如此重要的位置,放任彆人來擔任奉行高師盛終究是不放心,更主要的是手下可堪一用之人,且能夠放心之人,卻是不算多。

小野忠明算一個,但卻要留在身邊以供隨時商議大事,北莊盛忠也算一個,可惜回返遠江國的平山鄉了,剩下的諸多人手裡麵,便就是隻有一色貞秀最為合適,不過他的武藝著實不精,所以配給了剽悍善戰的長岡右衛門當與力。

當然,如此做的安排當然也是為了分化配下各個武士團之間的隔閡,過往在中泉館的這幾個月內,雖然名義上諸人都同居館城兵營之內,但相互之間並不算密切。

而今同在一處奉公,相處的久了以後,關係自然也就密切了,一色貞秀雖然有些智謀,但生性寬縱豁達;長岡右衛門貪財輕死,算不上個什麼好人,心思卻不像彰義隊內的另外兩人那般狡詐無信。

兩人一同奉公,不會出現嫌隙仇怨,更不用擔心長岡右衛門會跟善秀寺勾結一處為禍。

嵩山宿交由一色貞秀、長岡右衛門來負責監護和守備,負責長部鄉之人,高師盛選擇了秋鹿仲麻呂。

他笑對秋鹿仲麻呂說道:“仲麻呂,可願為我守備長部鄉?”

秋鹿仲麻呂顯然是必一色貞秀更加驚訝,轉頭向四周張望了幾下,確認冇有聽錯,才忙出列說道:“判官想讓我去監領長部鄉麼?”

“長年齋適才說,當選一乾練知兵之吏替我守備住長部鄉這個要地,我想來想去,現在也隻有是你最合適了。”

雖知高師盛這是虛讚之詞,卻絲毫無損秋鹿仲麻呂的歡喜之情,他連忙出席下拜,大聲應諾:“仲麻呂悉從軍令,必不敢負判官所托!”

方纔他聽到一色貞秀兩次的回答,覺得很是恭順,乾脆便學著以同樣的話來回答。

他是高師盛出陣信濃時的老部下了,合戰也算勇敢,雖然現在升作駿府的兵曹,但實話實說過得當真很不如意,不然也不會被打發來八名郡這個隨時都有可能再次爆發一向一揆的地方駐守。

高師盛到任之前,他名義上是中泉館的守備武將,實際上則是要看中泉寺監院和矢田家的臉色過活,不然連兵糧都要被斷掉,高師盛到任之後,雖然將中泉館的權利奪回,卻也跟他冇有了任何關係,還是乾著看門守戶的活,哪裡比得上去鄉裡作代官來的痛快?

因為他部下皆是遠江國的旗本,書役、和軍中的奉行都不缺,索性連與力都省了下來。

議定了兩鄉負責的守備人選,天色已天光大亮,紛亂一夜未眠,諸人卻均不睏倦,反倒是因為收取郡南,而變得精神振奮。

內藤光秀直到這個時候才終於是狼狽不堪回返嵩山宿,小野忠明囑咐他的事情,顯然是未能辦好。

帶去差不多快二十名惡黨,算上他在內才剩下四個,連一掌之數都不夠,可能是中了敵人的火箭,內藤光秀的鬚髮眉毛被燒了個乾淨,渾身血跡斑斑,臉上淨是灰汙,遮掩不住觸目皆是的豆大火燎水泡。

高師盛頗為錯愕,連忙命人將他纏上堂來,被堂外兩名旗本扶進堂上坐好,內藤光秀第一句說的話就是:“有冇有吃食?”

不僅是高師盛覺得驚訝,便是堂上其餘人等也都是覺得很是吃驚,先前諸人都聞得他帶人去截殺雲法寺的坊官鈴木重定。

內藤光秀帶得那些人手都是橫行多年的惡黨,諸人見他至今未回,雖然覺得有些奇怪,卻也未曾想過會出什麼變故。

“這是出了何事?”

忍著嘴上火泡疼,狼吞虎嚥地吃著高師盛親自送過來的兵糧丸,內藤光秀口齒不清,兀兀咽咽道:“我尾隨鈴木重定至西鄉後,看四下再無外人,便領兵上前劫殺,誰知道跟僧兵打到一半的時候,正好撞見了前來接應的日蓮宗門徒,對麵的人數實在是太多,不得已隻能領人先退。”

小野忠明聽聞後也略覺有些尷尬,手撚著念珠一言不發,畢竟他先前還曾向高師盛信誓旦旦的保證,派去的人手必然會將鈴木重定也一併刺殺,從而挑動起來日蓮宗的門徒前去破襲善秀寺在郡內的其他分院。

眼下破落的善秀寺,自然是無力庇護那些院主的坊官,介時高師盛再以檢非違使的名義出麵調解,將寺家宛行也有限度的納入掌控之中,從而向其征收‘段錢’以來食利自肥。

堂上諸人頓時表情不一,但卻也都是一言不發,覺得事情說不得便要脫離出掌控之外,島崎景信難得見到小野忠明出錯,心底倒是覺得頗為快意,若非外人太多,說不得已經放聲大笑出來。

高師盛倒是冇有想要責備小野忠明、內藤光秀二人辦事不利的意思,畢竟事發突然,天底下哪裡有可能事事順遂心意。

可還是關切的問了句:“可曾有所為對方查探到身份?”隻要身份冇有暴露,便一切都好說。

內藤光秀又接連飲了兩盞旁人給他倒得清酒後,緩上來了氣後,才答道:“對方應是未曾發覺,被擊退後我便帶著剩餘之人且戰且退,一路將他們引到了附近淨土真宗的僧院,裝作淨土門徒大聲呼救······”

說道這裡,他指著自己的臉麵說道:“這些燒傷便是日蓮宗僧兵領人放火燒院時留下的,倒是未曾耽擱長年齋的囑咐,隻不過當時一起逃入僧院裡的幾名傷兵冇能跟上,全都跟僧院的和尚們被一起燒死了。”

這話其實說得不對,那幾名傷兵確實是被燒死的,不過卻不是日蓮宗門徒,而是他害怕那幾人被俘虜後會說出實情,所以將重傷之人用刀全數殺死後,纔在院中縱火,製造混亂後,趁亂翻牆逃走。

如此言說,隻不過是顧忌堂下還有不少部眾,傳揚出去於不論是他自己,還是於高師盛的名聲都不太好。

高師盛等人自然會意,於是也變冇有在往深處繼續追問,忙命人扶著內藤光秀這五個倖免於難之人,下去包紮休息。

“現下日蓮、淨土兩家的宗論以起,諸位以為我該如何斷處?”

“此事於我看來,當先置身於宗論之外,正所謂當局者迷,待兩家的僧院人心惶惶之後,在出麵調解也是不遲,那時候也正好出麵向其索要進獻。”島崎景信的提議不能算錯,但卻不慎何高師盛的心意。

他辛苦籌謀,纔將盤踞在郡南的賀茂眾擊破,為得自然是接替其的位置來控製郡南,豈能容忍日蓮宗在自己的勢力範圍肆意妄為,而且他還是淨土真宗的門徒,不論心中到底是否虔信,但作為外州武士想在三河國順利立足,就少不得以同宗門徒的身份,來拉近雙方的關係。

高師盛大搖其頭,說道:“播磨守此言隨時正道,但現下卻不可取。”

“坐觀既不可,退而求其次,那便派人前去製止。”秋鹿仲麻呂請命道:“仲麻呂願帶部眾前去製止兩家的宗論,逼迫雲法寺退出郡南,使其不再煽動日蓮一揆侵害寺社。”

派兵強行製止,固然是個不錯的法子,卻恐怕不會讓日蓮宗就這麼心甘情願的罷兵,淨土真宗那邊也未必願意就此了事,此法不過緩一時之急,過不了幾日兩家回去重整旗鼓,真的將各自門徒信眾全都召集起來,那時候便不是燒討一家僧院,死傷幾十人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派兵破襲賀茂眾,尚還能說是為防止其有所察覺後舉兵作亂,就這麼勉強遮掩過去,若是郡內再爆發一次數千人的宗論一揆,駿府必然要派人下來問責,高師盛說不得便要被免職去任,這不是他願意看到的事情。

高師盛想了一想,便否決了秋鹿仲麻呂的這個提議,說道:“彼輩出身寺家僧眾,在地方上橫行多年,素來蔑視駿府的法度律令,若強行派兵彈壓隻會適得其反,就算一時退讓,日後也早晚再成大禍。”

“坐觀、彈壓均不可,再而退求其次,不妨將以商討該如何將菅沼定村押送駿府為由,整備軍勢,再以檢非使廳的判令相召郡南國人拜謁的名義,到時候由判官出麵和談。”小野忠明進言道,他心思倒是靈活,在聽完內藤光秀所言,便就想到後續的補救方法。

高師盛哈哈笑道:“禪師所言,甚得我心!”

他也是如此所想,正好可以藉助這次的機會讓各家豪族知曉,現在郡南之地,已經是駿府的直領,日後一切行事都當按照駿府的法度為準。

“稍後押解菅沼定村等人迴轉中泉館後,便傳令全軍整兵,並遣人去各鄉傳令,叫各家豪族、寺院、神社速速前往檢非使廳參議,如有不到者,便一律按賀茂眾殘黨論處!”

諸人起身應命稱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