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八十二章悔恨不停忠良言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八十二章悔恨不停忠良言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賀茂眾的諸多縂領非是部伍出身,不過三河郡鄉裡的土豪而已,少知兵法,不僅自身頗為放縱,不懂得為將之術,便是下麵郎黨的軍紀更是不嚴。

菅沼定村率眾雜町內聚飲,兵營內的這二百來名足輕亦是在營內喧鬨到半夜方纔歇息,且因橫行八名南郡多時,根本無人敢來與他們為難,本該徹夜值宿的巡兵,到一更天時,也都自回長屋內安歇去了。

營內負責留守的武士,正是那日在堂上反對菅沼定村派人暗殺高師盛的穗井田定國。

他比營內其餘人等要強上許多,因擔憂所有総領全都入町宴飲,兩邊配下的部眾會因流言而引發營嘯,故而主動請命留在兵營內坐鎮,以安眾心。

當亂起之時,他正尚未解甲,仍在長屋內秉燭夜讀,驚聞營中喧鬨聲起,隱約還聞得法螺號的聲響,這明顯是招聚兵馬的訊信。

但也未曾往彆處想,隻當是町宿內菅沼定存諸人喝得起性,有人在吹奏法螺號助興,但喧嘩聲逐漸由遠到近,一直蔓延到了兵營內。

穗井田定國自知賀茂眾內的軍紀不好,但夜半還敢這般吵鬨,初時還以為是兩邊的部眾,因為些許小事兒爭吵,著實讓他大為惱怒,當即叫醒長屋內已經睡下的幾名郎黨,命令道:“你們四人拿上叉棍,去看一看是怎麼回事!如果還有人敢吵鬨,便與我責打。”

這四名郎黨方睡下不久,突然被叫醒這會兒正昏昏沉沉的,胡亂應了一聲便披衣出門,趕著跑去喧嘩聲處。

穗井田定國苦口婆心地對長屋內一併睡醒的郎黨、親信們說道:“方今吾等既投了織田上總介,便與以前大不相同了。過往我等隻是在郡鄉內橫行的尋常國人眾,自然可以隨性而為,從茲以後,你我便是上總介暗藏在三河國內的軍勢,駿府派來的那名惡代官,在信州時如何殘虐國人、寺社你等又不是冇有聽聞過,稍有不慎,我賀茂眾與尾張內通之事一旦被其知曉,引得駿府大軍再來彈壓,到時候恐怕黨眾內上千之眾,儘數都要死無於類了!”

“我正是擔憂會有變故,才自請留在營內值守,你等卻埋怨不得入町宿內宴飲,誌摩守賜下酒肉、菜肴,你等又在營內喝得酩酊大醉,這會兒都到得了深更半夜,居然還有人未睡下,藉著酒勁撒瘋,也便是七郎、八郎兩個去了尾張國為質,無人能夠約束的住你們,難道我便行不得軍法了麼?”

七郎、八郎分彆是菅沼定村的三弟、四弟,分彆擔任賀茂眾內的大橫目與介錯人,主管行使軍法。

穗井田定國的郎黨、親信們多數都不以為然,有的還暗自腹誹自家総領半夜多事,但冇有人不識趣地頂撞他,都連聲應諾。

見到長屋內的眾人全都敷衍虛應,穗井田又說道:“你等不要以為我太苛刻,去年國代朝比奈兵庫配下的那兩千遠江國旗本隊,裡麵隨便一組足輕都要比咱們這些部伍強之萬倍!也隻有這樣的,才稱得上是精兵啊,誌摩守若能將賀茂眾演練的有遠江國旗本隊一半的模樣,這彆說這區區郡南十鄉之地,便是郡北諸鄉,甚至是渥美郡和寶飯郡,也未必不能全部奪占下來。”

穗井田定國在去年險些喪命在駿府旗本隊的手中,所以對其的訓練有素,精良能戰是非常羨慕。

他正教訓郎黨、親信間,適才奉他命令去鎮壓喧鬨的那四名郎黨中的一人,連滾帶爬地奔了回來,一邊跑,一邊驚惶地叫道:“総領!総領!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啊。”

穗井田定國看他這般模樣,心中不由咯噔一聲,麵上卻還是保持鎮定,連忙起身過去扶住那人問道:“出了什麼事了?跟你一同去的另外三人呢?你又怎會是這幅樣子!到底出了何事?致使如此驚亂。”

這個郎黨驚魂不定,今天本就有些偏冷,再加上入夜後又起了涼風,但他還是出了一頭的汗,也不知是跑太快跑出來的,還是驚嚇出來的,顧不上擦汗,他隻把迷住眼的那點汗擦了一擦,顫聲說道:“有軍勢正在圍攻嵩山宿,現在已經起了大火!”

“……,甚麼?”穗井田定國慌忙令人出門,站在長屋外的階梯上觀望,果然見得嵩山宿內火光沖天,連忙讓人將兵營內倒頭大睡的諸位武士喚起,帶了過來。

“那遠處的喧嘩聲不是起咱們兵營內的,而是來自嵩山宿內響起的。小人順著喧嘩跑到轅門口,往嵩山宿那邊一看,町宿內現在已經亂成了一團,不知道有多少軍勢正在圍攻。”

“……,哪裡來的?”

“那些軍勢本陣處,立有一個麵幡旗,上麵寫著‘南無諏訪大明神’。”

“這是何人?”穗井田定國問及左右諸人。

東三河國內,未曾聽聞有哪家豪族用諏訪神旗為馬印,附近郎黨亦是無人知曉。

一個聰明些的猜測答道:“既是諏訪神旗,那會不是是諏訪氏的人?”但話說完後,便覺得自家簡直是在胡言亂語,諏訪郡離得三河間隔兩郡,何止百裡。

有性急的叫道:“難怪奧平貞慶設宴款待,說不得便是他兵營內的軍勢從西門殺進町宿,鬨了半天他纔是叛逆,総領等當即刻馳誌摩守!我願為先手役,帶人殺進嵩山宿內,為誌摩守解困!”說話這人是鈴木眾內的一名武士。

又有一人叫道,“奧平貞慶不可信,鈴木重澄恐怕也有問題,也不可不防,萬一他們都是同夥合謀,說不得連咱們也要被困。”

穗井田定國強自鎮定,說道:“鈴木眾至今未曾反亂,對你我下手顯然亦是不知情的,切勿內亂。”

安撫過後,他看向請戰的那人說道:“我知你素來勇猛,是鈴木四郎配下的一員悍將,你即刻領人先行出營,查探動靜,我待召集完兵營內的其餘人手後,馬上便趕奔過去。。”

這人應諾退下,拉上屋內的兩三人出門。

穗井田定國將營內諸人全都叫醒過後,已經過去三刻鐘的功夫,而後慌忙出營,他還冇有來得及發令出陣,原本埋伏在營門外許久的伏兵,確是等得早就不耐煩了,一見到正主終於是出來了,直接閃身殺出。

“列隊迎敵······。”井穗田定國頓時駭然,話冇說完,已經快步逼近在轅門兩側的弓箭手,立刻挽弓密集攢射,猝不及防之下,距離門外的十幾名賀茂眾足輕,頓時被這三十幾支亂箭,當場射殺倒地。

熊熊大火將嵩山宿方向的半邊天夜都映照的通紅,藉著火光隱約可見百十名打著‘寄懸輪紋’靠旗的檢非違使廳綏兵,已經闖入了營中大肆砍殺著慌亂的敵兵。

不遠處,調動起來的使幡,也率先奔馳接近,島崎景信一馬當先,這二十三名騎關東精騎猶如一陣山風似掠過,將那些還在痛苦掙紮的傷兵,當場縱馬踏死,而後狠狠的衝進營門口密集的人群內,連殺帶撞。

五月的天光亮得已經很早了,到了卯時不久,東方就漸顯魚肚白,夜色漸褪。

領兵望看戰局的高師盛遙觀,先是看見島崎景信等使幡騎突入敵陣,繼而營中升騰起道道黑煙,井穗田定國為首的一眾敵兵散逃奔潰,被披甲執銳的綏兵陸續擒殺殆儘,倒是奧平貞慶兵營和善秀寺內的郎黨和僧兵雖然被驚動了,但卻是未敢派兵出營對陣。

奧平貞慶趁著一片混亂,僥倖逃出町宿回到兵營後,便棄營而走,想逃入善秀寺內,跟僧兵合力一處死守,但冇被寺內僧眾接納,在想回兵營,卻發現已經被長穀川隼人趁機占住,百十人最後隻得繳械請降。

等部眾完全控製住嵩山宿以後,高師盛方纔在三十幾名旗本的簇擁下入內,即傳令讓人立刻巡視町街,抓捕昨夜趁機作亂,騷擾良善民家的惡黨,至於火災倒是不用去刻意安排人手撲滅了,因為遭遇火災的地方,基本被燒成了一片白地。

來到鈴木宅邸的堂上,屍首和亂糟糟的席麵卻是冇有來得及收拾乾淨,大井盛朝正欲喊人過來清理,高師盛擺了擺手,將之攔了下來。

插播一個app:完美複刻追書神器舊版本可換源的APP--。

隨意在主位處,尋了個尚算乾淨的地方,支起來胡床來坐,十幾名武士按刀持槍,侍從兩側。

長穀川隼人、長岡右衛門、山田豐五郎、神田耕四郎等人也陸續重回堂上交令,彙報戰況,高師盛雖未直言下令殺俘,但諸人都得了小野忠明的暗示,賀茂眾內的惡黨還好上許多,比如奧平貞慶等人走投無路而降服的,都保住了一條性命。

但鈴木重澄家中和營內的部眾,基本都被殺戮殆儘,尤其是武士國人,更是悉數被砍了腦袋,依次傳遞上堂驗首,諸人免得又要誇耀一番武功,互相攀比。

高師盛對此隻是一笑至之,任由他們互相吵嚷嬉鬨,他雖然同樣看重法度,卻不似國司元綱那樣刻板,一想到家中派給自己的家老,他便覺得很是難辦,此回是瞞著對方下手,對方必然要將全部經過彙報給飲馬城的翁祖。

諸人還未爭功誇耀完畢,便見得島崎景信從堂外姍姍來遲,激戰多時,又是殺敵,又是放火,這位上野奉先的臉與衣甲上滿是血汙和黑漬,手上且還提了一連串鮮血淋漓的首級,按理說本該殺氣騰騰,但看到他一手一串人頭的模樣,反倒讓諸人覺得甚是好笑。

島崎景信登上堂來,把手上提著的首級往地上一扔,俯身下拜,然後指著其中一這個死不瞑目的首級說道:“將軍,此為營內守將井穗田定國之首級,八郎因追殺此故而來遲了,還望判官勿怪。。”

也難怪此頭至死含怨,原來是井穗田定國之頭,他曾於堂上出言勸解菅沼定村,不要貿然派人刺殺高師盛,卻不想一轉眼便就命喪黃泉,落了個屍首不全的下場,卻又怎能甘心。

不過他早在使幡騎突陣的第一合,就被島崎景信當場持槍當場刺死,而非是潛逃出營,島崎景信來得晚自然是在貪墨鈴木兵營內的財物,諸人看破不說破。

區區一個無名之輩的首級,不值得高師盛側目,營內些許浮財,稍後自會派小野忠明前去清查,大半總歸會從部眾手中追繳回來。

高師盛瞧了眼,略略點了下頭,奇怪問道:“內藤光秀那斯去了何處?怎麼到現在還不見他回來?”

小野忠明起身應道:“入夜前,貧僧排派他去追殺雲法寺的坊官鈴木重定了,隻是不知遇上了什麼變故,到現在還冇有回來?”

不需要再多言語,高師盛隨即明白,說道:“禪師當真是慧能,總是能出人意料,想來此法是為了逼迫善秀寺證蓮從屬本家。”

小野忠明笑而不語,算是就此默認了。

高師盛說道:“將此番擒獲私通尾張織田氏的一乾亂黨,且提押上來。”

菅沼定村雖然雄健,卻被繩索捆作一團,讓人直推了上來,按住肩頭行至主座麵前,高師盛不認得對方,故而轉首問道:“此人便是菅沼定村麼?”

小野忠明手撚佛珠,冇有直接回答,而是朗聲笑道:“誌摩守月於不見,倒是叫貧僧好生想念,冇奈何,隻得做個不請自來的惡客,還望菅沼総領勿怪。”

菅沼定村昂首怒視,見長穀川隼人、島崎景信、長岡右衛門、山田豐五郎、神田耕四郎皆立堂上,悔恨罵道:“可恨當日未從平岩之請,當堂便斬下你這妖僧的禿頭,纔有今日之難!”

平岩便是那天在堂上,勸他區小野忠明人頭的武士,這話說得島崎景信連連點頭,暗罵對方當真蠢貨,竟然上了這個禿賊和尚的當,活該今天來挨這麼一刀。

小野忠明卻是再不屑與之搭話,打了個稽首後,便就不在言語。

高師盛伸手止住想要拔刀上前的長岡右衛門,不緊不慢地答道:“本判官倒是要多謝誌摩守寬宏大量了,不過誌摩守和野田家一門的生死,自有駿府的法度來問罪,確非我能夠妄加揣測的了。”

菅沼定村聞言默然,心知內通織田之事絕計再也無法善了,轉眼看向被鐮左衛門那顆被梟首後,被扔在堂內的人頭悔恨莫名:“悔不聽左衛門你的忠言,不僅使我受縛就擒,更連累你昨夜命喪黃泉。”

隻可惜事已至此,徒呼奈何,既然確認此人便是罪魁禍首,便讓人將之重現押下去嚴加看管,等回頭遞解駿府問罪受審,至於是被勒令切腹,還是當眾明正典刑,他卻是冇興趣再去關心。

須臾,一色貞秀拖拽鈴木重澄、奧平貞慶而至,先將內通織田家的鈴木重澄拖至堂上堂上,高師盛開口問道:“鈴木家本為駿府忠臣,奈何投賊為寇?”

鈴木重澄無言以對,不過便是他就算跪地求饒,高師盛也不會留他性命,一擺手言道:“豈能再留你這等不忠不孝之人,繼續妄食駿府俸祿?拖下去切腹後,曬首示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