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七十八章願以聖賢賀無憂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七十八章願以聖賢賀無憂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鈴木重定突然聽到外麵的家司武士高聲示警,緊接著聽見搜的一聲弓箭射響,牛車猛地向前快步加速,直接失控,橫衝直撞地栽倒了道邊的溝渠之中。

將這位雲法寺的坊官,摔得七顛八倒,好在他也是武士出身,早在聽見弓箭聲的時候,就搶先抱頭弓身,整個人都縮成一團,因此即便牛車栽倒在地,人也冇有受到什麼嚴重的傷害。

不過饒是如此,也不免有些磕碰,尤其是右手直接按在那兩枚鐵釘之上在,直接將整個手掌貫穿,鈴木重定強忍著疼痛,直接將右手猛地從鐵釘上拔了出來,整個手掌頓時被扯的血肉模糊。

他顧不得喊叫呼痛,用左手拾起來落地的戒刀,抖落刀鞘,用刀尖挑起車廂的簾帳,向外觀瞧。

首先映入眼中的便是伏地身亡的那名車伕,一支流矢徑直射穿了胸口,但死因卻是因為隨著牛車摔下溝渠時,被折斷了脖頸,才導致當場身亡。

鈴木重定悚然一驚,轉眼望去,隻見夜幕下遠處正有十幾個蹣跚的烏影向此處閒步踱來。這時候,隨行的僧兵也已經回過神來,在那名家司武士的調動下,挺起薙刀結成陣列,準備應擊來犯之敵。

因雙方都未點燃火把,整個野道之上陰沉晦黯,過不了幾個呼吸的功夫,鈴木重定便聽見響起的叱吒呼喊,而後便是刀槍碰撞發出的交鳴聲,彼此已經交上手了。

鈴木重定緊張萬分的同時,心中更是駭然驚怒,心電急轉思略,不斷的猜測到底是誰人派遣這些剪徑惡黨,想要前來趁夜殺害自家。

正欲爬出車外觀戰,隨即又聽見幾聲鳴嘀箭響,他立刻便又重新縮了回去。

果然便聽見篤篤銳利箭矢集中車廂木板的聲音,當即不敢再冒險出去,而是側身靠坐在車廂內,用刀撥開簾帳的一條隙縫,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外間的情況,同時豎起耳朵傾聽外間的喊殺聲,以來判斷敵我雙方的局勢勝負。

這夥兒殺來的惡黨,來得人似乎是不少,雜亂的腳步聲,刀槍的碰撞聲,呼喝慘叫聲,諸多聲響糅雜一起,讓鈴木重定更是焦慮萬分。

被人攔路暗中襲殺,鈴木重定不是第一次遭遇,早先他去出首檢舉菅沼定村,迴轉雲法寺的路上就被淨土門徒襲殺過一次,隻是那一次隻是尋常青壯百姓所為,實力對比懸殊,護法僧兵很快就將那些個愚民殺散,戰況並不激烈。

然而這一次則完全不同,雖然夜色深沉,看不清來人的身份,但光聽喊殺聲就知道有多凶險。

因這次是前往淨土真宗的寺領,故而鈴木重定這迴帶在身邊的僧兵都是從寺中特意選出來,長於私鬥的精銳然而卻是被敵方殺得連連後退,隻一個照麵就被砍殺了兩人。

諸多雜亂的話語中,鈴木重定聽得最清楚的還是內藤光秀中氣十足的那聲‘一向同心’,以隨行僧兵慌亂的呼叫聲。

······

正當鈴木重定被內藤光秀率眾截殺於道旁之時,嵩山町宿內,正歡笑不休。

奧平前宅之中,燭火高挑,歌舞陳列左右,酒食流水而上。

此時方過三更,堂上諸人飲酒正酣。

戰國的酒水主要分為清、濁兩類,其中濁酒的曆史更為綿長,主要流行於奈良時代以前,後來大內氏、宇喜多氏族宗的百濟渡來人入朝之後,纔將釀造清酒的技術一併引入,但受限製於釀造技術,清酒除了顏色清澈的品相外,在口感上並不見得勝過清酒多少。

到得室町幕府時期,清酒的釀造才逐漸趨於成熟,其中尤其是奈良地區所產‘僧侶神酒’和飛驒國巫女‘口嚼酒’最負盛名,不過隨著應仁之亂使得大和國的許多僧舍遭到荒棄,釀酒中心也逐漸轉移到了以伊丹、神戶、西宮為主的“攝泉十二鄉”。

不過清酒的度數本就不高,戰國時期的普遍是口味偏甜,喝起來頗有些果子露的感覺,善飲者往往能飲酒一石,飲酒既多,武家習俗中常有以酒量誇稱豪傑的風氣,故此每當宴飲,尤其是武家豪富之家常通宵達旦。

未來的永祿十一年,甲相駿三國同盟破裂,武田信玄使家中四天王之一的山縣昌景,率領赤備連夜翻越甲山,突襲武藏國的日尾城,城代諏訪部定勝當時便是因酒宴,而豪飲‘數石美酒’將自己灌得酩酊大醉。

敵兵集日尾城下,而城主方醉眠,妻子妙喜尼急連呼之,拒不起。妙喜尼怒,自被甲冑,佩剃刀卻敵,定勝仍舊酣睡不覺。

等到經過徹夜苦戰,妙喜尼擊退山縣赤備返回居館,宿醉的諏訪部定勝才終於睡醒,麵對城內外四處燃起的硝煙,滿地的死屍,渾身浴血急忙趕來的老婆,諏訪部定勝羞愧立誓,自此以後終身不再飲酒。

菅沼定村、奧平貞慶、鈴木重澄三人都是豪族國人出身,飲的規格自然很高,再加上町宿中的豪商皆送來諸多好酒、美食,尤其是這些清酒皆是產自攝泉十二鄉的上品。

宴從入夜起飲,飲到現在,正是方入佳境。

菅沼定村不僅是合戰沙場中,讓人聞風喪膽的‘鬼誌摩’,在宴會之上同樣是員善酒豪飲的酒場猛將,雖然白日鬨得不慎愉快,但三人畢竟都是多年知交故舊。

有道是酒場之上好言談,三人幾杯酒下肚,將各自的怨氣疑慮壓下去後,坐在一處心平氣和的談論緣由,幾句話將誤會說開了,又有奧平貞慶從中說合,很快菅沼定村便進釋前疑。

看著堂下表演猿樂的雜耍藝人,參宴諸人儘是其樂融融。

奧平貞慶看総領心氣以消,忙拉著鈴木重澄伏拜地上,高舉著酒樽,膝行至鈴木重定席前,口中說著祝福的美辭,殷勤獻酒道“我等二人,願請誌摩守飲此無憂聖人,武運恰如明日皓月,長久不敗!”

古今三十六歌仙,仁明朝的左近少將僧正遍昭與同為三十六歌仙的戀人小野小町對歌之時,曾有清聖濁賢忘無憂之詞,因詞句灑脫,遂成為酒令恭賀的祝詞。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