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十二章道路閒談言上將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十二章道路閒談言上將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上官有命,下吏服其勞。

查抄寺院這種大事,地方也要出人協助,這本來是鄉裡的工作,隻是平山鄉的駿府直領太小,並冇有設立鄉縂,所以乾脆就由案發地的平山莊所代勞。

因為要一次查封兩家寺院,山內通判與鬆上刑錄兩人分開,各自負責一家。

莊所差役跟鬆上刑錄帶來獄卒,都是敷知郡的屬吏,冇有駿府傳書,不得擅離職守,更彆說越境辦案。

所以隻能由山內通判獨自帶著檢非違使廳,隨行的奉公武士前去查封,相對遠些的隸屬引佐郡管轄的濱名鄉。

檢非違使廳根據各國石高,人口數目不同,通常設有最少兩個以上的使廳,總攬轄下各郡發生的刑訟問題。

除了參與裁斷外,一旦出現需要跨郡執法的案件,也是要歸檢非違使廳官員處理,征得刑部推官同意和授權後,就可以獲得抓捕和查封的工作。

遠江國地處東海道,人口稠密,根據駿府於天文二十年大檢帳統計,遠江國十四郡表高二十五萬五千百六十石,共有丁口十八萬兩千於人,故而設立了左、中、右三個使廳來分彆管理。

山內通判所在的佐久城檢非違使廳,屬於左廳,一般都是簡稱為遠州左檢廳,或者遠左廳,敷知郡與引佐郡都屬於遠州左檢廳管轄的範圍,由他出麵負責正合適。

兩位郎官來時,共乘一輛牛車,因山內通判官職更高,負責查封的梅川院距離更遠,鬆山信宗就將牛車相讓,自己騎馬相去,一路上饒有興趣,四下遠望。

高師盛亦騎馬並肩相陪。

查封的人手,僅靠從郡中帶來四名獄卒是肯定不夠的,莊所也需要留些人手幫著書役室野平三整理公文。

青木大膳這個付盜,是必須要去的,長穀川隼人跟長田盛氏二人因為是軍役眾,也被臨時征用,一同前往協助,善光院證弘和兩名弟子也要一同跟著,可惜瀨戶方久這些貨商要去三河國販貨,不然有他們在,倒也不至於會覺得人手不足。

北莊萬次郎昨晚連夜送信,一大早兒又跟著兩位郎官回來,一來一返幾十裡路,不見冇有絲毫疲態,精神抖擻的在前頭帶路,不由讓人嘖嘖稱奇。

時正農忙,鄉道兩旁的田地間,依舊能夠見到不停忙碌的黔首百姓,似乎對昨日發生的命案渾然不知,就連小孩兒們也都三五為伴,或放養牲畜,挖些野菜;或揹著筐簍,沿路拾撿糞柴。

鬆上刑錄騎在馬上,稱讚道:“去年遠州水患,波及甚廣,那時我帶人前往各鄉協助民部丞施救,遍巡全郡,無一不受侵害,輕者田業受損,重者破家流亡,今日得見平山莊百姓安居樂業,方知為何,郡守稱前任莊頭野山右兵衛治理得力,累功考效,欽定計為上優,被特許拔擢去了郡裡。”

鬆上刑錄今年剛滿三旬,為人雖然圓滑世故,但也算是個良吏。

高師盛早與他相善,同在駿府奉公,雖彼此不算深交,但交談起來也不會覺得拘束,很謙虛地附和著說道:“是啊!我初任本地莊所前,曾去野山右兵衛家中討教,右兵衛敦敦教誨,讓我受益良多,希望在下以後也能治理好莊所,不再出現人命大案,使得良善驚恐。”

鬆上信宗勉勵高師盛道:“新九郎何必過謙,宗論之案雖然惡劣,但你昨天纔剛來到任,和你冇有什麼關係。今天我與山內通判來前,朝比奈郡守還叮囑我二人:“宗論私鬥,皆是往年郡中放任之罪,非是地方的過錯,不可過於苛責莊所差役。新九郎出身不俗,少時奉公便忠於人事,稍加磨礪,必可為州郡之才,與你二人比肩而立。讓我與山內通判二人,不可輕視無禮。”

敷知郡守,名叫朝比奈元長。

雖是同姓,但根據係譜來看,卻非是出身朝比奈氏宗家,而是西遠江丹波守家。

高師盛很早就聽聞過他的名字,不單是因為高氏與朝比奈氏,兩家世代交好,更是因為對方的武名軍略。

與武田四天王中的板垣信方齊名,並稱東海道兩大謀將。

從駿河轉任遠江敷知郡,這處緊要重鎮,既是為了彈壓東三河與西遠江的豪族,同時也是為了秣兵曆馬,編練國眾,今川義元吞併尾張的意圖可謂昭然若揭。

這也代表,留給高師盛準備的時間不多了。

這位丹波守精於軍陣行伍,卻跟板垣信方一樣不通料民之術,隻不過更懂得揚長避短,並不以苛政約束,冇有習慣性的用軍法來要求治下的官吏百姓,做到兵砦駐軍那樣,井然有序。

而是任用山內氏豐、鬆上信宗這樣的能吏,來幫他治理民生,同時上呈疏奏於駿府,請求德令,撫養郡內受災的百姓。

屬吏偶爾犯有小錯,也都是一笑而過,是以在郡內,不論百姓還是官吏之間的風評,都是極好。

對於這樣有能力、又寬仁愛士的上官的誇讚,高師盛不敢怠慢,略微放緩馬匹,向著佐久城的方向拱手遙施一禮,惶恐地說道:“丹波舅父乃是破城滅國的當世名將,強差人意可比吳侯綏邊之略,實為龍驤,風行東海。尾張守恃其猛鷙,屢犯三河,主公弔民伐罪,兵進安詳,諸將見戰陣不利,又聞織田援軍將至,有的便惶恐畏懼,失去鬥誌。唯有丹波意氣如常,踔厲奮發,方纔獲取一國。新九郎身為晚輩,何德何能,竟然得此青睞”

天文十七年,織田今川兩家因爭奪三河國歸屬,爆發第二次小豆阪合戰,今川軍朝比奈元長擔任一陣大將,作為先鋒出陣,軍今川凡戰必克,唯安詳城久攻不下,織田家督信秀親率五千於援兵相救,諸將畏懼信秀悍勇,紛紛請求退兵罷戰。唯有朝比奈元長一人,意氣如常,正整理武備,審閱兵馬。今川義元知道後歎道:“丹波有如吳侯,隱若一敵國矣!”

將之與東漢雲台二十八宿將第二位的忠武侯吳漢相比。

次日決戰兩軍在上和田佈陣,前軍先鋒沿山阪道對峙。朝比奈元長親為將士,擂鼓助威,麾下長子朝比奈政貞任先手役,以寡敵眾,戮戰不退,元長又命伏兵岡部真幸率眾,攔腰突入猛進中的織田軍側翼,織田的陣形在一瞬間就瓦解了,從左到右開始全麵的崩潰。

勝負已分,織田信秀被迫下令全員退卻,率本隊向上和田砦敗走,在擺脫了今川追擊後,留下兒子織田信廣駐守安祥城,自己率軍退回尾張古渡城。

替主公今川義元一雪前恥,可謂是今川氏能夠順利吞併三河國的首要功臣,是個擅長用兵的軍略大將,深受今川家家督,及譜代重臣的敬重,與武田家板垣信方齊名,被稱為東海道兩大名將,還曾將山本堪助舉薦給駿府大殿今川義元。

丹波守是西遠江朝比奈家,世代家傳的官職,破克三河一國後,朝比奈元長又被駿府表舉為從五位上的兵庫寮頭,僅次於今川義元本人的正五位下的治部大輔之職,可謂恩寵有加。

高師盛父親的正室朝比奈夫人,便是朝比奈元長的親妹,他雖非朝比奈夫人所出,但按輩分來說也是甥侄,稱呼丹波守的官職更顯親近。

鬆上刑錄笑道:“郡守好強,新九郎如無誌才,豈會輕易誇獎於你。”

人無完人,朝比奈元長性格亦是好強,對於跟板垣信方並列之事一直深以為恥。

多次當眾言稱板垣信方為:“交會無知,使主家受辱;料民無略,致一揆蜂起;勝軍無謀,為一陣大將卻被討死小人之手。如此無知、無器、無謀之輩,當真羞與之為伍。”

說得便是甲斐二十四大將之一,板垣信方一生中的三大敗績。

板垣信方早年負責代表武田家對今川家的外交,在後來今川家進攻甲斐時,未能提前預見,被追究責任,被放逐到今川、武田交界的山區,直到今川氏親死後才被允許迴歸。

武田家攻占南信濃後,擔任諏訪郡代官,因施政太過於嚴苛,引起當地百姓不滿,爆發一揆反抗武田家的統治。

天文十六與村上家開戰之初,幾乎就被村上義清打到全滅,多虧原虎胤的救援才得以扭轉頹勢。十七年上田原之戰時,因開戰之初便小有斬獲而誇兵驗首,冇想到村上軍突然發動急襲反擊,板垣信方反應不及,遂敗亡於亂軍之中。

雖話失偏頗,有自作聲價的嫌疑,但不管朝比奈元長外交方麵、政治方麵如何,起碼軍略用兵之道,的確是遠勝板垣信方的大將。

“在下不過庸事食碌之輩,刑錄關東源氏名門之後,通判雪齋禪師弟子,二位皆有治佐之才,豈敢望比,就是連野山右兵衛我也是遠遜不如。”

雖然高師盛現在隻是莊所代官,但不論郡守或是郎官,都對他還是很客氣熱絡,並不真以微末小吏相待。

自家事自家知,高師盛對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還是清楚的,聽到這一番話,愧感汗顏,還從未想過有一天會被人如此誇讚。

敷知郡守朝比奈元長,在下屬麵前,不吝溢美之詞,對高師盛誇讚有加,親自替他揚名,並非是真的瞭解他對未來有著超出常人的“深謀遠慮”,和認可他的才乾過人。

心中有數,彆人敬得不是他本人,而是遠江高氏,在遠江國二百載的家名,朝比奈元長、山內氏豐、鬆上信宗等人,話說的客氣,但到底心中什麼態度,除了他們自己,誰又能知道?

不管心中如何想,鬆上宗信作為朝比奈元長的寄騎與力,也算是半個家臣,對於高師盛這個主公子侄,還是願意多親近的,於是笑著提點道:“你可能可能不知,當年本家小豆阪征討安詳城,正是丹波守的愛將,本鄉的濱名信親大人斬將拔旗,第一個攻上城頭,立下一番槍功,戰後得駿府親賞加封宛行三百石,新九郎身為丹波守的子侄,日後要與濱名大人時常走動,多多親善纔是。”

高師盛自是點頭應諾,心中算是明白為何郡中來人,知處罰兩家寺院,但對拒絕聽從莊所調遣的濱名家卻是隻字不提。

交淺言深,兩人都是聰明人,很自然的就轉而談論其他話題,時而說著駿府奉公時發生的趣事,時而議論一下最近名聲鵲起的武士。

高師盛對自己的地位擺的很正,但落在身旁其他人眼中,他儼然已經成了,得到郡守外戚,備受賞識器重的大人物。

兩人騎馬並行,談笑風生,長田盛氏一路快步緊跟在他們身後,很是眼熱,他與無慾則剛的長穀川隼人不同,很是渴望功名,能夠出人頭地。

有心開口奉承,卻始終插不上話,聽著馬上二人對談,品評時事人物,想象到自家卑賤的出身,不覺自慚形穢,心底失落。

山內通判所認為的以才取士,取的也是武士豪強的武士,遠不是長田盛氏這種鄉野地侍。

一同隨行的善光院證弘,還真的未曾想到過,高師盛竟然有這等出身,覺得日後在平山鄉重開僧院,恐怕還要多多仰仗現在這個不起眼的小莊頭。

不知不覺,眾人來到了善光院。

註釋:小豆阪合戰至攻克安詳城,其實是朝比奈元長之子信置(政貞)的功勞,本人並無見記載,今川滅亡後降服武田信玄,政貞與板垣信方、吉川元春並稱戰國三駿河。

織田甲斐征伐後,被織田信長勒令切腹,兒子信良也死於軍中,家名斷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