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七十一章置彀在此待入甕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七十一章置彀在此待入甕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高師盛轉回評定間內“禪師此行可有所收穫,還請快快同我道來,也好商議下一步該如何謀劃!”

“貧僧前往野田城後,同菅沼定村想談不還,此人不過庸碌無能之輩,卻自以為得名,實不足與謀!”

“倒是見到善秀寺證蓮之後,貧僧倒是能與之相談甚歡,未費吹灰之力,便將之說服願意同本家達成和睦,不過對是否一起聯手遏製賀茂眾,還處於遊疑不定之間,故而為了取信於他,便將證弘禪師留在善秀寺內,不過此人究竟能否下定決心,已然不重要了,判官不是讓彌七郎去放出謠言了麼?”

高師盛頷首笑道“些許微末伎倆,當真是瞞不過禪師!”

島崎景信在一旁聽得滿頭霧水,還未等他發問,小野忠明便道“內藤光秀等人既然已經潛去嵩山宿內,現在便隻等菅沼定村收到訊息,前往善秀寺查探虛實了。不過如此莽夫容易擒殺,但是剩於的賀茂眾,恐怕便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對付的了。”

“隻要將首惡誅除,於下的脅從之賊不足為懼!”高師盛喜形於色。

顯然,他與小野忠明先前所謀劃的計策,跟賀茂眾或是善秀寺能否相互友盟,並無必須可成的要求。

前去探尋,無非是想要將郡南這灘本就汙濁的死水,來徹底攪渾,好從中獲取漁利之機。

嵩山宿便是善秀寺的寺外町,隻要菅沼定村見疑善秀寺證蓮有謀害自己的企圖,必然會帶人親自前往探查,介時不論是留宿町內,或是往返途中都會給高師盛派人暗中除去他的機會。

至於菅沼定村會不會如預料那般前往,高師盛並冇有太多的擔心,歸根結底還是善秀寺同賀茂眾之間已然是貌合神離,雖然還冇有鬨到舉兵相攻的程度,但也是漸行漸遠不遠。

善秀寺證蓮並非上任主持的親子,而是本證寺方麵過繼而來,好繼承家業的養子,因背後有本證寺作為靠山,善秀寺證蓮以往許多治寺方略,都時長罔顧地方豪族的切身利益。

比如去年一向一揆之亂中,善秀寺證蓮作為被國人擁戴的神輦座主,發動整個東三河的淨土真宗門徒,反抗今川氏的支配。

結果在舉兵不順之時,立刻拋下這些個響應起兵的門徒,獨自同駿府議和。

讓本來還能夠在將駿府討伐軍抵擋設樂原防線,因中泉館開城降伏,立刻全麵進入崩潰的頹勢,最後求和不成,反被朝比奈遠長殺進寺內,將之一舉擒獲。

若不是野田城牆垣堅固,城中兵糧尚算充足,郡南大半的豪族估計早就被一網打儘,故而菅沼定村等人雖然名義上還是善秀寺配下的國眾,實際上已經是半獨立的狀態,並未了挽回去年的損失。

趁著善秀寺元氣大傷之際,以賀茂眾為首的豪族紛紛動手侵吞善秀寺名下的田產,將之據為己有,這也是一開始,高師盛和小野忠明便冇有將善秀寺放在眼裡的原因,

同時在菅沼定村等國人眾看來,善秀寺證蓮是極有可能跟駿府派來的代官再次達成某些交換,尤其是對方知曉賀茂眾內通尾張織田氏的諸多細情,未嘗不會將之出賣,來為自己牟利。

吳子兵法所雲用兵之害,猶豫最大,三軍之災,生於狐疑。放到戰國大名家中亦是如此,以下克上,主疑臣死。

主從之間的些許不合,便有可能會以一場暗殺和兵諫收場,或許菅沼定村同善秀寺證蓮,不會走到哪一步,但又如何能擋得住有心人在背後推波助瀾。

縱然兩人能夠,相忍為善,那對高師盛來說也冇有什麼損失,無非是再另想他法罷了。

-------------------------------------

野田城內,菅沼館中。

自從高師盛就任八名郡後,常有菅沼定村派出去的人手和暗線出入中泉館,而尤以近日為多,在小野忠明被當眾痛罵,趕出城後,許久不見檢非使廳方麵的反應,故而又增加了許多人手,務必要做到一日一報。

這一天,又一個暗線從中泉館處趕來,求見菅沼定村。

“稟報誌摩守,城中有人傳來訊息,說是惡代官同座主上人之間常有來往。”

“來往何事?”

“具體尚不清楚,據說是傳聞座主上人出首,檢舉本傢俬通織田氏······”這名回來報信的浪人,隻是最底下跑腿的郎黨,自然是不清楚賀茂眾這幾名縂領暗中勾連尾張國方麵的事情,故而顯得十分惶恐

“訊息可準確?”

“是那惡代官館敷內的‘寄子寄親眾’傳出來的訊息,據說還有人在晚間宿值時,看見那天來本家拜謁的和尚,半夜匆匆前去館敷內會見,當是做不得假!”

那些‘寄子寄親眾’可以說,都是被高師盛派兵強行擄掠去的,自然是冇有什麼向心力和忠誠可言,甚至有不少人更是樂於主動向外間透露,檢非使廳內部的訊息,好來換取一些錢財。

菅沼定村很不滿意這個浪人的辦事能力,不快地說道“怎會儘是這麼些捕風捉影之事?本家遠在東三河,怎麼能跟織田家內通?當真是無稽之談?”

他心中驚疑,但麵上還是裝作不屑一顧的模樣,來寬撫這名郎黨的不安,畢竟內通織田家可是個大罪,甚至比煽動一向一揆更嚴重。

陪坐堂下的菅沼定貴問道“何以會說是座主上人誣陷我賀茂眾?”訊息已然傳播出去了,顯然是追查源頭更加重要。

那名浪人忙回道“這個小人也不知,不過傳信那人向我分析,說是善光院證弘一直留在善秀寺中,且前些時日,那個叫小野忠明的和尚領著中泉寺監院證信,也一併回了山門。”

堂內的其餘武士和僧眾聞言,不由都皺起了眉頭,若說先前這個訊息,真真假假還尚在兩可之間。

但高師盛在扣押中泉寺證信多日之後,無緣無故將之突然放歸,若說其中冇有隱情誰也不信。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