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六十九章行往善秀欲定盟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六十九章行往善秀欲定盟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被人當眾好一通訓斥,小野忠明雖然心中不甚在意,但麵上還是裝作羞愧難當的模樣,灰溜溜的辭彆。

本來菅沼定村還想挽留善光院證弘在野田城中,不過善光院證弘以門人尚在遠江國為由,也跟著一併辭彆。

幾人來時頂風冒雨,離去時更是大雨瓢潑,相比出城後便就神色從容的小野忠明,島崎景信可謂幾乎差點被直接氣死。

他在廊下的時候,還在反覆思忖揣摩,小野忠明道旁所言,什麼叫不可得罪於人,鬨了半天特意拉自己過來便是陪著這個禿賊被人罵得狗血臨頭。

若非提前得了關照示意,不然他豈能受此奇恥大辱,就算是明知是在敵方城中,估計最後也隻能就此唾麵自乾,免得真得把性命就此白白斷送。

便是小野忠明以‘淮陰曾受胯下之辱,溫侯三易家名’來寬慰他,也冇什麼用處,反而更時被差點氣死,明知道對方是在變著法子來取笑自己,卻也冇有辦法。

小野忠明一行,冇有直接回中泉館,而是待出城後直奔善秀寺而去。

善秀寺現下的主持政蓮是空誓上人的入室弟子,同遠江高氏亦有姻親關係,跟善光院證弘更是從兄弟的關係,此行除了前來野田城觀望風色外,就是同善秀寺恢複和睦,甚至訂立盟約,共同討伐菅沼定村為首的賀茂眾。

善秀寺在解散‘講縂’以後,賀茂眾就成了寺中唯一的武力支柱,按照道理來說應該大力支援菅沼定村纔是。

實際則不然,主弱從強曆來都是內亂的先兆,善秀寺主持體虛病弱,尤其是去年被朝比奈元長派遣遠江兵殺進寺中,好一番燒殺搶掠,雖然並未怎麼傷及僧眾,但是卻是將善秀寺政蓮驚得大病一場,至今仍舊臥病在床,身不能下榻,說不得今年便要往生極樂。

善秀寺主持重病不能起身,寺中權利本該由監院、法橋、法眼三位僧官合議管理,但奈何統領僧兵的法眼死在了兵亂之中,主管錢糧的法橋因不肯交出質庫,直接被遠江兵亂刀殺死。

監院中泉寺證信倒是還在,直接被高師盛連同矢田作十郎給抓了起來,不過便是未被抓捕之前,元氣大傷的善秀寺僧眾也是無力同擁兵自重的菅沼定村爭鬥,短短幾個月,寺中的錢糧就被賀茂眾強行索取走了大半。

些許浮財還可忍受,善秀寺在賀茂鄉的田地,幾乎全都是被野田家可霸住了,由此看來菅沼定村的所作所為,同高師盛從根本上來說,便是冇有絲毫區彆可言。

小野忠明評價菅沼定村懷有‘州郡之誌’並非無第放矢,而是在暗示對方是否有以下克上之意,若是懷有此意,並且聽懂了這種隱晦詢問的話,那接下來便是商談兩家如何瓜分善秀寺的事宜。

不過顯然菅沼定村不過一名空負勇猛的武將罷了。

和鬆平元康、吉良義時、水野信元相比,菅沼定村不是占據郡鄉的真正大名,僅有些許勇力和武名,也不是“智謀之將”;冇有足夠的謀略和眼光,部眾咆哮與堂上,不已製止,反而自以為得計,所以在他才連個虛弱不堪的善秀寺都篡奪不成。

當然,他也有自身的長處,比如勇武,作戰時敢於身先士卒,比如輕財重義,為人有俠氣,可這些長處最多隻能使他成為國人一揆的総領,卻不足以支撐他成為割據一方的大名。

對於這位兵力強雄的賀茂眾総領,不論高師盛還是小野忠明都很是看重,戰國亂世之中,手中有軍勢的豪族總要強過現在勢弱的山寺,出於現實利益的考慮,明知道可能會去輕視,但還是決定先行遣人拜謁。

可結果卻是大不如意,高師盛派遣使者前去,不論所來為何,總歸是代表著駿府的顏麵,他於堂上所言固然不錯,亦能夠展現出自家威武不屈的誌氣,卻未曾考慮到如果惡了檢非違使的後果。

是以,小野忠明對此有勇無能之輩,大失所望,連高師盛許諾共分郡南之地的文書都冇有拿出來。

既然對方不識抬舉,那便尋善秀寺這邊,合力剷除這個妄圖以下克上的逆賊就是了。

與菅沼定村那邊的冷待相比,善秀寺方麵顯然就要熱絡許多,縱然高師盛伐破門下的一間山寺,但畢竟遠江高氏同淨土真宗之間的來往甚深,這等嫌隙還不至於斷絕來往。

再加上有善光院證弘引薦,在禪房稍坐片刻,就被引到主持養病的臥室之內相見。

不需外人領路,小野忠明跟在善光院證弘的身後,目不斜視,從掛滿祈福幡旗的神道中間緩步而行,冒雨入室。

入眼畫梁雕棟。鏡架、盆架、瓷瓶、獸鼎,諸般擺設,富麗堂皇。桌案上紅燭高燒,燭台上厚厚地積了一層燭淚。一個香爐嫋嫋地燃著青色煙氣,兩個十四五歲的小沙彌,站在床榻旁邊。

錦繡臥榻上,鋪蓋絲綢條褥,床外掛著經文暖帳,小野忠明瞟了一眼,裡間似是靠坐著一人,看不清楚模樣。

料想來當是善秀寺政蓮。他與善光院證弘兩人先後行禮,拜禮說道“貧僧中泉檢非使廳武藏判官配下,小野忠明見過上人。”

一個略顯虛弱的聲音,隨之響起,說道“有勞武藏判官掛念,不必如此客氣,禪師請起來罷。”說話之人的聲音並不大,聽上去很是虛弱,並且短短的一句話便就咳嗽了三四次,在寂靜的靜室中顯得格外刺耳。

兩人起身,小野忠明放眼相看,見說話之人果是他纏綿病榻之人。隔得也遠,再加上,靜室內為了防止風寒侵入,故而都將門窗牢牢封死,且掛有幔帳,光線也不算好,隻靠著燭光,敲不太清楚善秀寺政蓮的樣貌。

隻見他臥坐病榻,斜靠在榻邊的隔板處,才勉強能夠直立起身子,看上去整個人都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樣,但看樣子離傳聞中病入膏肓,不久於人世的傳聞還是有些差距。

兩廂略略交談,小野忠明有意無意的談及剛從野田城處而來,果然善秀寺政蓮麵色有些異樣。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