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十一章律令駁雜案終定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十一章律令駁雜案終定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處理完和尚們,剩下的就是兩名僧兵了。

青木大膳接過排票後,這兩名僧兵的身份,就變成莊所差役們這個月的賞錢了。

不用人吩咐,北莊萬次郎就帶著其餘三名差役上前,將兩名僧兵按到在地,掏出繩索捆得結結實,兩名僧兵生的再魁梧有力,這時候也不濟事,戒刀昨晚被莊所差役收繳走了,不然也不會放心留外人在莊所過夜。

周圍十幾名獄卒、武士,按刀持棍,警戒在旁,想跑也無處跑,更何況剛纔淨空和尚的模樣,更讓兩人不敢生出任何反抗之心,發賣為奴,也比去直接被刺配去金山挖礦強,乾脆乖乖認命。

在山內通判這位郎官眼裡,僧兵之流還不如駿府名下的黔首百姓地位高,那怕隸徒也是為駿府耕田納糧,猶有用處,而這些自持勇武,給僧人為虎作倀的僧兵,純粹就是破壞地方穩定的地痞流氓。

這兩年關東混戰,各家大名亂捕人取,集中發賣,使得生口價格暴跌,現在行情一個年輕壯勞力也不過兩貫永樂錢,四個人也才八貫,實在冇被他看在眼裡,所以任由莊所發賣。

高師盛想得卻是,要是能把四名僧兵保下,留在身邊當個隨從,也算勉強完成聚眾的第一步。

想通此節後,高師盛輕聲囑咐身旁瀨戶方久,讓他過去告訴北莊萬次郎四人,不可輕易折辱於那兩名僧兵。

獄卒將院內地麵上血跡灑掃乾淨地,山內通判也開始在屋中問詢善光院院主證弘。“證弘禪師,凶手矢田作十郎本是三河善秀寺的坊官,因何會無顧來你善光院?”

“通判明鑒,我善光院本就是善秀寺名下的彆院,於兩年前得上川家供奉,纔在平山鄉開設廟堂,每年“三經”法會上寺都會派遣僧官前來為信眾**,今年派來的正是矢田坊官,是以非是無顧而來。”善光院證弘暗中觀望半天,看出來這位山內通判大人性格剛強,斷案不留情麵,對付這種人不能直麵頂撞,而是要順著對方附和,將自家姿態放得很低。

“這麼說,此案與你善光院冇有任何乾係?”

“人命關天,貧僧不敢妄言推諉。”善光院證弘不慌不忙地回話道:“貧僧自知德行淺薄,自從開院以來,一直都是約束門下弟子在院苦修,從不敢去招惹是非,昨日命案發生後,亦是心中深感惶恐,不知如何是好,今日郡裡派二位郎官前來審理此案,才覺送了一口氣!隻是矢田坊官為何會拔刀殺人,事發突然,我與門下弟子亦是不知原因,若是真的參與同謀,豈還會留在院中待罪,與矢田坊官一起逃回三河國不是更好?”

山內通判略微沉吟一下,證弘院主所說的確有道理,又見對方言辭誠懇,麵露慚色,便就對此話先信了三分。

證弘院主偷眼觀察,見對方並未因自己的反駁,麵露韞色,果然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主,繼續委婉的回答道:“兩年前我善光院開設之前,便送上請奏,冇有郡守準許怎私自敢接受上川家的供奉?每年法會,亦是提前告知郡裡,法會當日也會請莊所差人前去觀禮。”

“可有此事?”山內通判向莊所差役問道。

“每次善光院經會,莊所都有派人過去!”巡視莊所轄區歸付盜管,青木大膳上前回道。

山內通點了點頭,示意善光院證弘,可以繼續說下去。

“後上川家改易引佐郡後,貧僧也是請前任莊頭野山右兵衛向郡中代問,我善光院可否繼續租用宅院,也是得到了準許的答覆。此後每年庸租金從未敢有絲毫拖欠,收據回執貧僧亦是保留院內,郡裡名冊也當有記載,通判大人若是不信,可派人去我院中取來一看,便知貧僧所言是真是假。”

這是方纔山內通判,質問淨空和尚,有關田產宅院所屬的原話,被他聽進了心裡去,現下拿來當做反作詰問。

“倒是不用如此麻煩,高莊頭請上前一步,我有話要問。”山內通判眉頭輕皺,覺得這個證弘院主纔是真的難對付,但並未按照對方的要求來辦,而是要調取平山莊所收錄的卷宗。

高師盛聞言,步至堂前,躬身一揖,回話道:“下吏在,不知通判有何事詢問。”

“方纔證弘院主所言,你可聽見?”

“下吏全都聽見了。”

“那好!”山內通判端坐案後說道:“證弘院主肯定言道,他院中與郡裡名冊有各類文書,若所說不假,你平山莊所中當也有一份副本,你可見過?”莊所收到需要轉交給郡裡的各種公文後,都需要複寫一份留存,為的就是出現眼前這種問題時,以供查詢,佐證話語的真實性。

“請通判恕罪,下吏昨日方至莊所,還未將曆年存儲的公文卷宗全都查閱,所以不能肯定證弘院主所說為實,懇請大人允許我將卷宗帶到堂上,當堂查詢。”

高師盛所言,亦在情理之中,一上任就遇見命案,到任這一天半都在處理事情,回答不上來,並非有意懈怠公務。

山內通判並未苛責,隻是道了句:“可!”

高師盛領命暫退,不一會便帶人抬著兩個箱子上來,正是他昨日翻看卷宗的那兩個。

“各類文書都出自莊所書役室野平三之手,下吏鬥膽,請大人再宣室野平三上堂協助,一同查詢。”

“準請。”依舊是回覆簡短。

室野平三慌忙上得堂前,俯身叩首,山內通判,揮手示意,可以趕緊查詢了。

不多時,室野平三就從箱中揀選出十幾份文書,送上前去,他身份低微,冇有資格登堂入室,到了式台迴廊前,自有小侍上前接過,轉送堂案,供兩位郎官查閱。

山內通判、鬆上刑錄兩人翻閱遍覽,眉頭皺得更深了,不是因為證弘院主所言,存在不實,而是文書全都齊備。

即便是地子錢,這類僧院可免的雜稅也都如數上繳,看著反倒像是假的。

寺院對於征稅,從來都是想儘辦法逃避,善光院這麼老實繳納,反倒引人懷疑。

其實也好理解,駿府對寺家一向監管嚴格,淨土真宗在遠江國敷知郡冇有任何根基,隻是不得不老實罷了。

“這些都是曆年的文書嗎?”鬆上刑錄放下手中的一份卷宗,開口問道。

“回稟大人,這兩年內有關善光院的卷宗都在這裡了。”室野平三以為那裡不對,嚇得連忙說道:“小人所說句句屬實,不敢欺瞞兩位大人!”

鬆上刑錄感覺心底暗自慶幸,還好是郡守親自下發的查封狀令,不然真的按律推判,還真未必能夠輕易結案。

駿府在東海道三國,實行的是多軌法並行製度,即今川家自己頒佈的法度《今川假名錄》,和養老二年(718年)起藤原不比等根據《大寶律令》重新修訂過得《養老律令》為根本。除此之外,還有鎌倉幕府的《禦成敗式目》、《追加法》和《貞永式目》,室町幕府的《建武式目》,以及《唐律疏議》、《宋刑統》、《洪武永樂榜文》三種渡來法,作為補充條例。

為何不統一律令,主要原因校學製度的不完善,校學師範教授的課業駁雜,水平也不高,奉行所的大小官吏們主要還是看自己家或者番頭的家學如何,最終結果就是導致,法度相當雜亂。

畢竟《今川假名錄》對比其他幾種經過漫長時間考驗的律法來說,隻能算作是一個總綱約束,具體量刑還是要看奉行官修習的律法和個人對律令的理解水平,來進行決斷。

山內檢非違使少尉通判氏豐主修的是《宋刑統》,兼習《養老律令》;鬆上刑部少錄郎官信宗學得是《唐律疏議》;高氏家學則是鎌倉幕府的《禦成敗式目》和《追加法》、《貞永式目》,以及室町幕府的《建武式目》,其中最精通的當屬高氏一族參與修訂過得《建武式目》。

莊所內三個有家學的武家名門,學得都不一樣,放到整個東海道三國,就能猜出律令到底有多混亂。

《今川假名錄》規定,如果享有“守護不入”之權的豪族和寺家出現的糾紛案件。駿府官吏就可以出麵介入,製止爭端,進行裁斷。

具體量刑標準是依據《今川假名錄》還是其他《律令式目》要視具體情況而定,也就是那一條對今川家最有利,但豪族和寺家也不是傻子,也會引用相反的律令來反駁,爭取讓律法變得對自己有利。

這時候往往就要看,辯論雙方誰更博聞強記一些。

遠江不像駿河,是今川家的苦心經營二百載的本領分國,許多事情上都要對小大名豪族和寺家進行退讓妥協,裁決糾紛的郡守代官們,往往很難做到像駿河國同僚那般,仗著背後駿府今川家的威信,一言而決。

善光院文書齊全,無有錯漏,證明瞭善光院係爲租用駿府的私產。

《禦成敗式目》與《建武式目》明確承認,在這種情況下,善光院僧眾享有“守護不入”之權,擁有組織僧兵,保衛寺廟的權利。“守護”尚且“不入”,那你真言宗冇有得到允許,攜帶武器擅自闖入鳥居以內的範圍,都屬於“盜賊事”。

彆說隻死了一個,就是被全殺了,善光院也是無罪,屬於是合乎律令的正當防衛。

這也是為何善光院證弘,要請山內氏豐、鬆上信宗兩人查閱卷宗文書,這也是他上堂後,底氣十足的原因。

但反過來《今川假名錄》與《養老律令》則不承認這種“守護不入”權,將“不入”涵蓋範圍大大縮小。

三種渡來法,則是認定屬於“連坐”,善光院與梅川院的和尚們一個也跑不了,全都要伏法。

郡裡依據的就是《今川假名錄》與《養老律令》來判決,因為這最合乎國情,也最合乎駿府的利益。

敷知郡守對“宗論”死了幾個人,死的又是誰並不關心,而是要趁機借題發揮,把兩家寺院一網打儘,將院下的寺田全都收歸駿府,擴充直領。

這個大前提下,無論兩家寺院說什麼,也不可能更改最終的判決結果。

山內通判合攏卷宗,對善光院住的證弘的意思,瞭然於心,仍舊故作不知的問道:“證弘院主,確實如你所說一樣,善光院各類文書齊備,但這跟此案有何具體關聯?”

“這……這……”證弘院主本想反駁,這了兩聲,想到淨空和尚的慘狀,終究還是未敢開口,總不能直說自己無罪,梅川院的人死了也是活該。

彆說兩名通判不會同意,剛死了“猶子”的梅川院空善也要起身跟他拚命。

最終善光院上下的罪名與梅川院類似,也是被僧眾褫奪度牒,僧兵被收押官賣,唯一比梅川院好的地方就是,不用被驅逐回三河國,仍然可以留在敷知郡。

兩家寺院,長達兩年之久的紛爭,算是以善光院的慘勝而告終。

關於本案人犯的處置已經完畢,剩下的就是查封寺廟一事,鬆上刑錄伸手招來兩名小侍,讓他們分彆把郡裡下發的查抄狀令,分彆送給兩位院主觀看。

善光院主證弘提前得了,高師盛暗中的通風報信,來前就告訴留在院內的僧眾,先將大部分財物轉移到附近信眾家中。

即便遭受查抄寺院,損失仍舊在可接受的範圍之內,今日過後附近數個鄉隻有淨土真宗一家獨大,錢財總能慢慢積攢回來。

很痛快的開口表態:“郡守之令,貧僧無敢不從,不過還請兩位郎官允請我院僧兵能自贖其身。”

“可以,但價錢要按照市價來自贖。”鬆上刑錄見他答應的痛快,於是也同意的乾脆,自贖其身並不違法。

亂捕人取尚會同意俘虜自贖己身,隻是自己贖身要比變賣便宜的多,自贖的價格最多也不會超過五百文,比兩貫的市價相差四倍。

這些僧兵贖身所得的錢,都是歸莊所差役所有,即便允許兩家寺院自贖,也要保證差役們的收入。

梅川院主空善也冇怎麼猶豫,在同樣求得允許僧兵自贖後,就答應了下來。

來之前他就有預感,郡裡或許會查抄寺院,亦是提前就將財物都轉移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