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六十六章三河國中多豪傑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六十六章三河國中多豪傑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有勞織部大人。”

小野忠明一行人不少,去見菅沼定村不需要全去,也不可能全去。

善光院證弘作為中人須得前往,小野忠明作為使者也是必然要去的,餘下還有幾個名額,便叫島崎景信領著幾名隨行的扈從同往,以壯聲勢。

菅沼定貴在前引路,小野忠明三人隨之在後,迎著漸小的細雨,行不多時,順著迴廊繞過幾個偏院,徑往評定間的方向而去。

到得門前,菅沼定貴頓了下腳,轉頭對小野忠明說道“此即本家的評定室,家督正在堂上相候。”看了下島崎景信諸人,又說道,“請兩位禪師隨我登堂吧。”

小野忠明知道他‘看一下島崎景信等人’的意思,當下吩咐諸人,說道“島崎播磨守等在廊外稍候。”

島崎景信等人應命。小野忠明一甩僧袍,同身旁的善光院證弘聯袂登堂。

登入堂上,幽深的大堂中,兩側跪坐了許多披甲帶刀的武士,儘頭處的榻上坐了一人,尋常武家衣冠的打扮,相貌平平無奇,左眉間有一處細小卻又清晰明顯的刀傷,不用說,應正是野田菅沼氏的家督菅沼定村了。

小野忠明之前冇有見過菅沼定村,對於這麼一個驍勇善戰,號稱八名郡第一猛將的‘鬼誌摩’,小野忠明有自家的想法和推測。

在他想來,便不說身為有名的猛將,應當是位身材高大、強雄出眾的武士。

再不濟至少也應是如島崎景信、青木大膳,或是被自己一言斷送性命的大穀宗直那般,是個形貌威嚴的武士,但在見到菅沼定村本人後,他卻發現自己想錯了。

菅沼定村出名甚早,但他揚名三河國時才十三歲,現在的年齡並不是很大,看上去還不到三十,年齡並非關鍵,小野忠明本也就知他正值壯年,主要是身材著實讓人吃驚。

菅沼定村的個子並不高大,坐在榻上就顯得更矮了,亦不強健,頗是顯得削瘦,身上也無多少三河武士那種咄咄逼人的蠻野氣勢,身穿著件寬鬆的直袖,看上去和善文雅,與傳聞中的猛將大為不同,反倒是讓小野忠明想起了高師盛來了。

不過,這並冇有讓小野忠明起輕視之意,對麵之人雖然矮瘦,氣度卻十分沉穩從容,尤其一雙眼中竟是生有重瞳,目光內斂,不經意的一瞥間極是刺人。

菅沼定貴為小野忠明介紹,這人果便是那位‘鬼誌摩’菅沼定村。

分賓主落座,寒暄了幾句後,便就轉入進了正題。

儘管菅沼定村已得了通報,知道了小野忠明是何人,這位上野和尚仍然自薦相告,笑道“在下上野國僧人小野忠明,久聞誌摩守威名,此回冒然來訪,乃是奉鄙主檢非違使佐官、武藏判官師盛公之命。”

小野忠明冇因為外貌而輕視菅沼定村,菅沼定村卻有點兒因為外貌而輕視小野忠明。

小野忠明與菅沼定村很是相似,同樣身量稍短,相貌庸常,加之早年落魄離亂,當過在深山中開礦的苦力,膚色也略顯黝黑,身披如法三色袈裟講教衣,鞘內壓衣戒刀,懷藏有春冰三尺,顯得有些不倫不類,一看就不是誦經唸佛人,當真愧對了這一身的功德法袍。

哪裡比得上身旁善光院證弘,這位大和尚不僅生的寶相莊嚴,且靜修佛法,更有慈悲普渡之心,宛如淨土彌勒佛那般讓人為之心悅誠服,在去遠江國傳法前,就是八名郡首屈一指的得道高僧。

堂上眾人都在放眼打量這個瘦削的和尚,其中有一名武士不免詫異,在心中暗道“遠江高氏亦算是武家名門,那位‘惡代官’之名,久有聞之,都說他英雄俊傑,是江北俊鷹一般的人物,聽聞往日的事蹟,或族豪右奸猾,或疆場博取武功,且通茶道棋藝,也確是個奮厲威猛、風雅淳正的名武士,但卻怎麼派了這麼個粗野的和尚前來?”

菅沼定村同樣在心中頗有輕視,臉上倒是不顯,開口應道“我一介三河土豪,不想竟然有幸能得武藏判官風聞汙名。”

“誌摩守年少便以勇冠三河,定危匡難,忠孝勇烈之名,早就天下聞之。我離行中泉檢非使廳前,判官還對我言說三河固多豪傑,而如菅沼誌摩守這般忠義的武士,至多兩三人矣,命我務必要禮敬大人。”

高師盛名動州郡,關東皆得聞其名,菅沼定村雖也有些名望,被三河武士目為可以與‘血槍九郎’長阪信政齊名的猛將,但與高師盛相比,卻是差得太多。

武家名望從來都不是看重兵法的高低,而是論較出身門跡,家名苗字是否是朝臣顯貴,遠江高氏雖然是高階氏南家庶流,但亦是關東世代名門。

不提足利一門執事的舊事,遠江高氏宗祖高師兼亦是幕府禦相伴眾,且擔任過三河守護,東海道押領使的役職,是監察尾、叁、遠、駿、甲五國的橫目代。

菅沼氏不過是土岐氏庶流,而野田家更是菅沼氏的庶流,祖上連個守護代都未曾有機會擔任過,田峯家倒是當過八名郡郡代,可休說放眼關東,就連東海道五國在內,也是算不上什麼。

況且高師盛的武名並非為虛,不論是否是武運昌盛的緣故,起碼在座之人裡麵,多數自問是冇有能夠勝過村上義清的武運。

聞得小野忠明此言,猶是菅沼定村自持勇名,亦是不免臉上露出了點笑容,說道“武藏判官實在過譽了。在下不過鄉野土豪,若非去年僥倖得到朝比奈兵庫出麵,求得駿府寬免的赦書,現在還是個待罪亡命之身,何敢得判官如此讚譽!”

菅沼定村縱然桀驁不馴,處處公然違抗高師盛這個檢非違使的判令,甚至是膽敢藐視駿府法度,但言語虛詞上麵,還是相當恭順,讓人挑不出錯來。

左側席上,有一人卻怫然不樂,冷哼一聲,高聲質問道“噢?武藏判官說‘三河多有豪傑,如我家誌摩守者,不過兩三人而已’。我且問你這亂打誑語的和尚既然三河國內豪傑眾多,然能與我家誌摩守相比者,還有誰人?”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