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四十七章欲試刀斧鋒利否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四十七章欲試刀斧鋒利否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島崎景信領命而去,過了一會兒便將那兩名武士帶了過來,命其對著大堂跪在門外。一聲令下,這兩名昨日被酷刑折磨的奄奄一息,渾身血肉模糊,幾乎不成人形的武士,當時便人頭落地。

兩具無頭屍體,脖腔中噴出數尺遠的血柱,將昨日纔剛灑掃乾淨的庭院,弄得到處血跡斑斑,有些甚至噴到堂外的迴廊上麵。

眾人麵色蒼白,戰戰栗栗,豪族武士還能勉強自持,城內的幾名座商何時見過這等場麵,登時癱倒在地上,將麵前漆桌打翻,茶水灑了滿身都是,驚恐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高師盛麵色陰沉,道“硝首過後,立刻傳首全郡,給其餘人等以儆效尤!”

堂外負責持刀斬首的長岡右衛門大聲應諾,提著人頭自行去了,負責輔助行刑的旗本則兩人一組,拖著死屍的雙腿一起跟著退出庭院。

堂內院外,仍舊是寂靜無聲。若不是滿園的鮮血,和石板道上長長的兩道血痕,似是方纔的一切,全都未曾發生過。

國司元綱放下手中的茶杯,霍然發難,聲色俱厲地質問道“爾等口口聲聲說忠於駿府,為何置換宛行這等天經地義之事,還要推三阻四,莫非爾等還有何見不得人的勾當不成,還是說爾等欲以身相試駿府刀斧鋒利否!”

伴隨著一連串的指責,堂外守備的旗下本隊,在島崎景信的帶領下,呼啦一聲全都從門外闖了進來,抽出腰間的半截太刀,齊聲質問道“爾等欲試駿府刀斧鋒利否!”聲音洪亮,震動屋舍。

受此恐嚇,加上現在麵前突然站著一幫子殺氣騰騰的軍勢,兩名本就冇有多少宛行的穢多長吏和一個膽弱的豪族再也忍不住,撲通跪倒在地,顫聲拜謝武藏判官恩賞,抖著手將這些安堵狀收下。

高師盛點了點頭,對這兩名三人識趣的行為,表示讚許,換回了笑臉,道“些許無趣小事,打擾了和諸位敘談的興致。”

歎了口氣,複又說道“說來慚愧,我這檢非違使自從到任以來,一直閒坐使廳,並未下行鄉裡去采風問俗,撫慰黔首百姓,將被毀在一向一揆亂中的兵站、關所恢複,實在非常愧疚。本判官已向國代朝比奈大人求取準允,許中泉鄉內的國人、百姓家中增墾若乾名田,來儘早恢複元氣。”

各家豪族的宛行地,除去部分町宿場外就僅限於田地、宅院,若想開墾大麵積的名田,是需要的‘莊園整墾令’許可的,除此以外開墾的土地都屬於是私田,是不受駿府承認的,一旦被查出來,不僅要被收冇,還要因違亂法度而受到處罰。

莊院整墾判令,可不是他們這些小豪族能隨便求取到的,不過三河國內豪族私墾田地的事情,再是尋常不過。

這份許可令隻能說是在以後駿府真的控製住了三河國後,在進行檢地的時候,可以拿出來作為抗辯之用。

眾人諾諾連聲,稱讚道“判官大人賢明,當真是愛民如子,愛民如子。”藉著交談的功夫,各自悄悄地將地契收好,先把眼前這關給捱過去,以後才能再另想辦法搪塞。

高師盛將堂上發生的一切看在眼裡,不動聲色,溫言去問第一個取地契的豪族“敢問家名尊姓,受領官途為何?”

那人三四十歲,其貌不揚,被嚇得惴惴不安,正不停抬袖擦拭虛汗,聽到高師盛問話,忙又跪倒“武藏判官麵前,不敢妄稱尊姓,小人鬆平忠繼,遙領玄藩助之職。”

“不知是三河鬆平氏的哪一家?”鬆平氏應永年間就已經立足於三河國,經過百十年繁衍,連帶岡崎城宗家在內一共有十八族裔,號稱鬆平十八葵。

可以說是在整個三河國內都是最有力的武士團,即便是駿府今川氏擊敗了這個過去的三河國主後,也隻能羈索控製,調略拉攏。

“是,小人乃是櫻井鬆平氏信定公三子之後,遷居八名郡已有三代了。”

高師盛見他頭戴平帽巾,身穿素絹法衣,胸前垂掛半袈裟,一副入道居士的打扮,環顧眾人後,笑道“當真甚巧,本判官的母家便是櫻井鬆平氏。”

複爾又問道“如此說來,我與鬆平玄藩乃是親緣,敢問大人一聲,鬆平下野守忠吉是你何人?”

高師盛母家的櫻井鬆平氏,就是僅此於宗家的有力一門,從年齡上來看,恐怕要比小對方一輩,故而客氣地稱呼對方為一聲大人。

鬆平忠繼忙道“不敢,武藏判官折煞小人了,下野守乃是小人的家督。”高師盛的外翁祖鬆平長親退隱多年,現在現任家督乃是叔父鬆平忠吉。

高師盛微一偏頭,國司元綱知道他的意思,道“判官大人,正好我中泉檢非違使廳中缺少一名府生郎,我在遠江國時就常聞鬆平玄蕃的賢名,鬆平氏亦是叁州名門,想來足以當此大任。”

“國司大人言之有理,甚合我心。”高師盛把玩著手中的竹笏板,和顏悅色地對鬆平忠繼道,“本判官使廳內正如國司大人所言,尚缺一名負責書錄刑卷的府生郎,就請玄藩大人來擔任吧。”

鬆平忠繼有心不肯,連連拒絕,又求救似的轉望左右眾人。這些豪族在數十名旗本的刀槍脅迫下,如同泥菩薩過江一般,自身尚且難保,哪敢搭話。

“何必如此為難作態?”高師盛曬笑一聲,道,“本判官知道諸位的顧慮,無非是怕我這個駿府的‘惡代官’在此八名郡立不住腳,轉眼間被武力驅逐,任了本判官的役職,怕不好再見本證寺的座主。”

他坐直身子,將手中竹笏板猛地一下拍在了桌案之上,聲色俱厲,“怕不好再見本證寺的座主,就不怕不好見我這個‘駿府惡代官’不成!”

原本方退出門外的旗本隊,在島崎景信、長岡右衛門兩人的帶領下,再次抽刀躍入堂內,殺氣騰騰地看著這些反覆無常的豪族,似是隻要他們敢說半個‘不’字,當即就要將之拖出門外斬首示眾。

下野守,是德川家康四子,尾張德川家首任德川忠吉的官位,不過恰好當時櫻井鬆平氏與德川家康同輩的現任家督,名字就叫鬆平忠吉,但是冇有具體的官位記錄,於是引用尾張藩同名藩主的官位。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