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三十五章武藏判官臨使廳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三十五章武藏判官臨使廳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一色貞秀聞言精神大振,他非是庸人,自是能聽懂家老國司元綱話裡的意思,高師盛一路訪問各家莊所的實情,他心中就猜出個大概了。

這會兒又得到了家老國司元綱的明示,連忙應聲道“我等必不敢辜負老大人的期望。”

檢非違使廳的權利就這麼多,一色貞秀這些三方眾作為後來者,必然免不了要跟平山黨發生衝突,國司元綱作為家老,又是族中長者,即便是高師盛也要客客氣氣地以禮相待,言必稱公,他是不用擔心被平山黨所輕視。

可其餘高氏一門出身的三方眾武士就不同了,這點從秋鹿仲麻呂身上就能看出些須端倪。

秋鹿仲麻呂雖然對三方眾武士禮敬,但卻其背後的原因,僅隻是應為對方乃是恩主的同宗,心裡則視之為一群平庸的‘姬武士’。

但對平山黨卻是真正的親近,北莊盛忠這個連出身尋常百姓的新晉武士,持高師盛的軍令,直接褫奪了他對城中郡兵的指揮權,可秋鹿仲麻呂卻一句異議都冇有,甚至還主動吩咐隨行的武士,跟著一起去幫著收攏部眾。

軍勢方麵,三方眾就是跟高師盛血緣在親厚,也不用想妄圖染指,所能打主意的地方,就唯有廳館內的各種奉行役,以及在鄉裡莊所擔任保司。

一色貞秀擔任多年莊所保司,自是明白其中的諸多門道,掌管刑罰、催收年貢、征發普請等多項執權,尤其是八名郡內冇有郡守和勘解通判來製衡。

高師盛這個判官可謂是一手遮天,隻要能壓製下去各鄉豪族,其中的油水、好處自是會滾滾而來。

至於高師盛能否做到,一色貞秀卻是絲毫冇有懷疑,檢非違使代駿府巡查地方,所說話的就是駿府的法度,況且隔壁遠江國的敷知郡內還駐紮著兩千旗本隊,隨時可征發三千軍役眾協防,既然能彈壓八名郡一次,就能夠彈壓第二次。

若郡內豪族真有膽量,冒著破家絕戶的風險舉兵反抗,說不得他還會高看這些豪族一眼,然後看著他們滿門上下,被遠江軍勢挨個處死。

信濃合戰過後,家訾萬貫的可不止是高師盛一人,平山黨上下,隻要活著回返遠江的,有一個算一個,都可以說大發橫財,一色貞秀辭去保司代官的役職,可不全是應舊友相召,心裡自然也是懷揣著要去三河國掠取訾財的想法、

輜車粼粼,在秋鹿仲麻呂的帶領下,來到天守閣下。

說是天守閣,實際上不過是右一座巽櫓台改建,看上去頗為粗陋,這主要是跟中泉館的曆史有關。

中泉館興建於鎌倉年間,那時足利一門諸多庶流尚未發跡,建武新政至室町初年,這數十年間細川、一色兩家足利一門眾,多在近畿諸國忙於征戰,當三代公方鹿苑院足利義滿南北一統後。

細川、一色兩家大名都在忙著穩定領國,對中泉館這座三河鄉下的舊城,自然不甚關心,後來乾脆將之用作代官駐守的莊所,直到鬆平氏當國時,本證寺才趁亂將之奪下,據為己有。

索性高師盛也非講究之人,或者說現在他的心思還冇放在貪圖享樂之上。

天守閣外的館敷,大門緊閉。

長穀川隼人來到國司元綱車外,說道“武藏守請老大人前去叫門。”平山黨武士因屬於高師盛的私兵郎黨,故而多稱呼武藏守這個幕府使者親表的役職,而非一色貞秀等三方眾一樣,稱呼高師盛為駿府任命的判官。

國司元綱作為唯一的家老,率先入館敷最為合適,也是對其的尊重。

一色貞秀連忙上前,將這位上了年紀的家老攙扶下車,又領了幾名三方眾武士陪同著,來到館敷門前,替其伸手拍門。

好一會兒纔有人應門,問道“誰人在外喧嘩?”

一色貞秀大聲答道“高階判官奉令駕至,汝等奉公同心還不速開館門,灑掃拜迎?”

又過了好一會兒,館敷大門纔打開,裡麵的奉公眾纔出來相迎。

一色貞秀定睛看去,出來的隻有稀稀拉拉,不過十幾個人,不成隊列,還多是身穿粗布黑衣的同心役,他不由愕然說道“使廳內怎麼就這麼幾個人?”

這些同心眾的態度尚算恭謹,答道“原本郡裡奉公武士不少,可是一向一揆過後,有的冇在亂中,有的棄職而去,除了家中有事、染病抱恙不能來的,館敷內現在就隻剩下我等了。”

八名郡的檢非違使廳匆匆設立,本來就冇有負責公乾的奉公眾和同心役,這幾個人還是過去莊所裡麵剩下的保司、書役,以及付盜,至於最下麵的差役則是一個也無了,真應了死走逃亡這四個字。

他們這些人確實冇有撒謊,除了有事外出和染病的以外,確實就剩這十幾個同心還留在館敷內閒坐,莊所都被搗毀的差不多了,就算真的還有勉強能住的莊所,這些人也是不敢去住。

說來他們也是可憐,駿府跟保司代官結算年俸都是在年底,可巧去年的年底鬨起一向一揆,原因正是饑民中有人聚眾襲擊莊所,劫奪剛發給保司的年俸米糧,保司莊所多的不過十幾個人,少的更是隻有三五人。

那裡是成百上千名饑民的對手,直接被殺掠一空,有人成功得手之後,自然不會缺少效仿,很快就被郡內大各處莊所,很快就被全部搗毀。

一向一揆鬨了起來,駿府上麵的家老們哪裡還有心思管下麵的保司拿冇拿到年俸,朝比奈元長隻負責彈壓賊亂,可不負責幫這些底下的保司追回被搶走的年俸。

況且入了軍中都算是繳獲,歸屬於軍中的常備足輕和武士所有,就算是駿府也不能無緣無故的讓其交出來歸還。

這些同心役多數都是窮地頭出身,多數跟一色貞秀一樣,除了個地侍身份以外,其實跟普通百姓區彆不大,如高師盛這等豪族名主去當保司纔是奇怪事。

這些人好歹也是駿府的人手,朝比奈元長總不好看著他們真的流落在外,就暫時將之收攏在了中泉館內的使廳借住,每天領著全家老小,跟著駐兵一天混兩頓飽飯。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