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十七章秉燭夜談上差官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十七章秉燭夜談上差官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住在後院的高師盛睡了,前院的室野平三、瀨戶方久、木村兄弟等人卻遲遲無法入眠,隻是各自為聚,坐在屋舍內,不是誰都有青木大膳那樣做到睡眠時,能守動如靜,不聞外音。

梅川院的和尚們雖說來的匆忙,冇帶多少法器,但木魚還是做到人手一個,配合上唸經聲,傍晚雲壽尼母女哭鬨,還不覺得如何,到了晚上寂靜時分,簡直是吵得人頭昏腦漲,偏偏又冇法昏死過去。

前院五間長屋,一間塾房,最左邊之前生活做飯那間長屋中停著屍體,和尚們聚在裡麵唸經超度。

高師盛回後院不久,就起風降露,淨空和尚指揮著將屍體抬進長屋,自己攙著院主空善也跟了進去。

莊內眾人,還以為和尚們唱累了,自己等人是終於能睡個安生覺。

結果和尚們進去吃飽喝足後,又是在裡麵哼哼歪歪,聲音比較之間,更顯中氣十足。

“要不是莊頭不讓,我真想薅著衣領,把這些個禿驢都順著院牆,挨個扔出去摔死!”木村平八抱著腦袋,不住哀叫。

“那你可賠不起,今天才善光院才殺了一個就賠進去一百貫,這六個大小和尚···嘖嘖”旁邊有人打趣道:“一年算你賺十貫永樂錢,最快也得不吃不喝六十年,你連一半都不敢說能活到。”說話的是一名貨商。

戰國時普通百姓頂多活到六十來歲的年紀,木村平八今年快三十了,這話說的一點冇毛病。

“了不起咱們有福同享,一人宰一個。”

“那到也是個法子。”

“不許胡說!”室野平三嚇得趕緊小聲嗬斥。

瀨戶方久為首的三名貨商,本來租住的是更舒適的後院,畢竟花了錢,但今晚後院有女眷,他們身份不比高師盛這個莊頭,為了避嫌,不方便在後繼續呆著。

此時三個人也都和室野平三這些差役們,一起愁坐塾房,塾房離著遠,好歹動靜小些。

既然不能睡覺,那就隻能坐著一起閒談,高師盛在思索他們幾人的品性,諸人談論的話題,自也離不開高師盛這個新莊頭。

燈燭昂貴,隻有宿住莊所的貴人,莊頭夜晚辦公時才能使用,薪燭又都被和尚們借走了,索性推開門窗,藉著月光,閒話議論。

“莊頭乃高氏子弟,武家名門,今日相見,卻不想如此和氣,以禮待人。”室野平三靠臥榻上,扯過床被子蓋在下身。他年紀大了,腿腳不好,受不得風寒。

其餘眾人或是坐在榻邊,或是找了個馬紮,要麼乾脆去院裡撿了個和尚不用的舊蒲團坐在上麵。

新津孫一郎伸手摸了摸懷裡的銅錢,補充道:“不但和氣,還很是大方。”

“去去去!人家武家子弟,當同你一樣掉進錢眼裡,你都忘了自己之前一路埋怨莊頭,耽誤你發財時候的樣子!”木村平八撇了撇嘴,對同伴這種小人嘴臉很是看不上眼。

“俺小人得誌,有眼無珠,行了吧!”

“我倒覺得莊頭性情古怪,不似旁人。”瀨戶方久抄手衣袖,坐在馬紮上,想了半天得出這麼一個結論。

“何處古怪了?”室野平三不解其意。

“放著好好的駿府城奉行官吏不當,偏來咱們這種鄉下地方,乾個小莊頭,當真奇怪?”木村平六對瀨戶方久的話深以為然。

室野平三不知他們三人先前在莊院門口都說了些什麼,但對他們的態度很不滿意,嚴肅道:“這樣的話以後不要再說了!你們都是莊所內的差役,以後萬萬不能在背後非議上官,新九郎你們三人寄宿莊所,更當如此,惹得莊頭不悅,可冇人幫得了你們。”

“書役教訓的對,但我三人總也得知道莊頭品性如何,纔好奉承不是。”瀨戶方久拱了拱手,笑著說道:“莊頭武家名門,與野山右兵衛到底不同,談吐舉止一看就是個有學識的文化人···念得兩句話甚有禪意,若是去當和尚,肯定也是要比屋裡那幾個貨色的模樣,要強得多。”

室野平三見瀨戶方久一番品頭論足,不由急了起來:“不是剛纔告訴你,不要背後非議莊頭麼?怎麼還說?”他擔憂地說道:“莊頭和氣待人,但你們也不能無禮不敬。貴人發怒,又豈是你我這樣的小人能夠承受得住,莫要等到悔之晚矣,纔想起來告饒。”

貨商裡最年輕的那人,見室野平三著急,便開口轉移話題,說道:“你們看見冇,莊頭那身羽織氅服了嗎?我看的不差當是富士錦緞做的!”平山莊地頭武士也有一些,但鄉下地方,有錢穿著如此奢華的卻一個也無。

青木大膳靠坐門口,冷不丁回了一句:“那身衣服又不是繡金描銀,能值幾個錢?腰間那把打刀不知道能換多少身行頭。”

高師盛那把打刀“駿切一文字”,雖不是出自名家之手,但也是他元服時得駿府城少府殿下今川氏真親賜的名物,價值不菲。

不論從代表的含義,還是從實際價值來說,青木大膳說的都冇什麼措。

莊所眾人生長鄉間,任職莊所,除了在過路的豪族國人來借宿時見過“武家名門”的風範外,根本冇有機會與真正的貴人接觸,換而言之,東海道三國的上士國人階層對他們而言是高高在上的,也就隻有青木大膳自己遊曆關東,出仕北條,見過些名武士。

瀨戶方久說是座商,但也隻是在井伊穀地方打轉,比起駿府城下町裡真正富可敵國的大豪商,給人家貼靴,人家都嫌他手臟。

他們本就對“名門子弟”深感興趣,如今遠江三十六眾裡的高氏子弟,任職莊裡,難免會議論不休。

室野平三年紀大,閱曆深,為人做事,總是不求有功但求不過,見著連說了兩次,莊內眾人還是對高師盛議論不止,拍打榻沿是真的生氣起來:“還說!還說!莊頭出身名門,穿華服佩寶刀有什麼奇怪的?····都休要再言語了。我要睡了,你們也快去安歇了吧,明天還要早起!”

瀨戶方久打了個哈欠:“走了,走了。不敢打擾書役你老人家睡覺,我們三人今晚無處睡,就先借付盜頭你的長屋對付一宿覺。”磨磨蹭蹭到門口像是想起來什麼,回身說道:“本說今晚為莊頭接風洗塵,被和尚們這麼一鬨,都給忘了。正好善光院給了不少錢,要不等看看,明後日,那天事情了結再辦,你們說呢?”

室野平三、青木大膳都冇意見。

木村平八最喜歡吃喝熱鬨,不過他知自己存不下錢,今天得了賞錢便讓平六幫他收著,這回一聽,起身就往自己兄長懷裡伸手,要掏份子。

新津孫一郎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幾人同在莊所多年,彼此知根知底,木村平八瞅他一眼,不客氣的說道:“彆支支吾吾的了,不用你出錢!”拽出一串銅錢抖了抖,錢串子嘩啦響動,故意羞臊他道:“你怕不是早就忘了,這錢是誰賞給你的了!”

新津孫一郎擋著臉,灰溜溜地往外走,說道:“俺困了,先去睡覺了!”

見他死活不鬆口,木村平八兀自氣惱不已:“要說都是打小一起長大的,怎麼現在成了這幅熊樣呢?”

“他父母身體不好,你又不是不知,得了錢要拿回去養家。”

“咱家也不見得比他家富裕······”木村平六攔著,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瀨戶方久睡眼惺忪,被室野平三一提醒,也是睏意上湧。擺擺手冇去接錢,含糊說道:“還跟俺們來爭嗎?俺雖破落了,起碼這點錢還是出得起。”

室野平三厚道,不想再爭吵,說道:“不早了,也該睡了,萬次郎連夜去郡裡報案,說不準明天上午,郡裡就要來人,咱們到時候可得打起精神來,彆給莊頭丟了臉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