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十七章杜鵑不鳴奈何如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十七章杜鵑不鳴奈何如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杜鵑不鳴,如之奈何?”高師盛聽聞妻子所言,舉杯相邀明月,回想起主公今川氏真與妻弟姊小路公景的兩首《杜鵑哀》,不由得黯然垂淚“殺之、誘之、靜待之,亦或替其哀之?霍公燕雀,繞枳三匝,何藤可依?唯有哀鳴泣心血。”

杜鵑不鳴,織田信長殺之不足惜,豐臣秀吉誘之自然啼,德川家康待之莫須急。

戰國三英所給出的給處的結論各不相同,但卻都體現出了不同的心性,後來亦成為君臨五畿七道的天下人。

今川氏真待到杜鵑來時,會如何相待霍公燕雀?又能否將之伸手捕獲,使其高聲鳴啼。

駿府如今之威勢,正如日中天,可隱患亦有不少。遠江水患頻發,縱然今川氏幾乎年年頒佈德政令,可百姓仍舊難得休息。國中五姓恣意橫行,民怨沸騰四起,豪右憤恨已久。

三河國鬆平、吉良二姓為首的諸多豪族雖董之以嚴刑,振之以威怒,終苟免而不懷仁,貌恭而心不服。

武田、北條兩家友盟心意叵測,久有窺視東海之意······

殷殷勸誡之言,發自肺腑,唯恐今川氏輕敵冒進,沿著尼子家的前車之鑒,趕奔後塵,以至於牽連遠江高氏。

今川氏真才器堪足,亦是英武之主,對此老生常談的諫言,並未放在心上,反倒是覺得這位舊友年歲未老,銳意先衰,於是改而攀談風月閒話,迫切想要在父殿今川義元的麵前做出一番功績的心思,根本瞞不住旁人。

今川義元這位深居簡出駿府大殿的所思所想,終非尋常人等所能揣度。

自三宿老先後去位,已經少有人敢在評定會中仗義執言,駁斥家督、大殿的不妥之舉,能夠委婉反對已然是膽氣不小。

即便是高師國這樣的譜代老臣,也多數心懷私益小利,枉顧忠義,視郡鄉為自家所有訾產,勇於私鬥而怯懦征戰。

不然他這個驟然取勝的年輕武士,何以會被家督青睞有加,否則就算他與今川氏真的感情再好,也不會引為臂助。

‘本家三河新得之地,鎮撫十載猶難得平穩,若隻為些許虛名,而冒然豎三築這般強敵,外臣以為殊為不智,此時正該內實倉稟,使得百姓豐足;外行方略,以遠交近攻之法,同齋藤氏達成盟約,徐圖尾張十郡,再討齋藤義龍,弔民伐罪,仰五州戶口,取三河兵庫,進足可以與三築逐鹿關原,挾公方以虎視天下;退也可閉守東海,同列國諸侯爭雄決勝,何必急於一時長短?’

此方略,乃是他結合前世齋藤義龍、三好長慶早亡所得出的結論,隻要先徐徐剷除織田氏,剩下的就是等此二者先後病故,那時天下恐難在有擋今川兵鋒。

莫說五州太守,管領亦大可做得,時運相濟未必不能行曲沃代翼之事。

高師盛現在不正是宛如大伴家持哀詩中的霍公杜鵑一般,徘徊在橘、藤之間,無有枝丫可依存。

今川氏的盛時或許即將過去,待到天下布武之時,卻未見得還會有今川氏與高氏君臣二姓的容身之處,縱然能夠寄人籬下,苟全性命,難道還有比這更為可悲的事情不成?何不惹人歎惜?

高師盛心中矛盾,他到目前的所作所為都是希望能夠在今川氏衰敗甚至覆亡後存身立命,但若論憑心際,卻是根本不希望今川氏受製於災厄,武運崩毀。

不止是他個人,整個高氏一門日後的興衰,可謂都早就同駿府牢牢的聯結一處,如水中行舟,舟楫傾覆,乘船之人又能夠多少機會僥倖身免。

可心底又明白,桶狹間之敗或許是有武運不佳的原因,但未必冇有人心不齊,麾下軍勢各自為戰,不聽調遣指揮,甚至在今川義元遇襲之時,故意放開門戶,坐觀壁上,才讓織田軍幾乎冇有遇到任何有效的抵抗,就順利得殺入中軍本陣內,將今川義元討取當場。

過去身處低微,隻覺得駿府之敗不過時運不濟,當祖父公器私有,而駿府卻不嚴懲之時,心中得哀歎可想而知。

“何須在意杜鵑鳴否,燕雀豈可能明鴻鵠之誌?夫君源氏名門之後,幕府之權家格,有才乾而屈就鄉裡,不顧世人非議,收攬民意;坐居地方州郡,抬高聲價。今日歸家悍勇武士侍從,恩威並施,欲求彼輩死力亡命,使其樂於效死。”

杜鵑之問,雖然名出後世軼話,但其中得意思卻並不難理解。

姊小路千花院,獨立月光之下,目光清澈淩冽,直視高師盛“我一深閨婦人,亦知今夫君之名已入駿府,夫君之爪牙列布州郡,妾身縱不知夫君之誌在何方,終於何為?但想來絕非杜鵑燕雀可比,既以庶流之身,登臨高位名爵,正該施展胸懷野望,又何必如此垂淚悲泣。”

高師盛悚然抬頭,卻是未想到最為親近的妻子,竟然也是以貌恭實逆的權貳佞臣一流來看待自己,心意側懷,一時之間竟然不知該如何作答,扣心自問‘若於為忠良當整軍死戰,不負家聲門跡;若有心效仿三築,威淩主家,那就更該廣佈黨羽,侵吞州郡為己有纔對。’

他剛纔尚觸情淚流,轉眼間就又複歡顏,變化的很突然,卻讓人並不覺得奇怪,似乎本就該如此。

踉踉蹌蹌起身,姊小路千花院怕他摔倒,忙上去扶。醉眼看去,見枕邊人彎眉秀目,此時看去更顯得萬種風情,倒是將方纔想要脫口而出的言辭,全數拋諸於後,心中隻剩眼前的這位女菩薩。

伸手便攬住佳人的腰肢,在身上一陣摸索,卻把她弄得渾身酥軟,加上耳鬢廝磨間那種十分醉人的氣息陣陣傳來,讓兩人不禁溫熏之中。

“如今亦開辟傍流分家,卻仍無子嗣可傳,回家之時,可是被被祖父多加責備,今晚我這位執事門郎,說不得要勞煩尼將軍了。”為不使她在繼續追問,免不了要用些手段。

高師盛說這話便將羅裙溜退,掛掉在足踝上,露出一大截華雪雪的出來,讓姊小路千花院吳服散解,半掩遮住抹酥胸,不禁羞得無處可容,生怕突然有人進來看到,不由貼上前去,想躲入他懷中。

高師盛哈哈大笑,將妻子橫抱在懷,推門入室內,隻聞得屋中先是一聲女子驚呼,不多時細細喘息,而後音轉沉悶,良久室內放悄然轉寂。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