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十六章丈夫雄飛安雌伏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十六章丈夫雄飛安雌伏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夜近中宵,高師盛等人不可能在隨意進出各曲輪坊,故而選擇留宿在姊小路公館內,索性公館各處偏院眾多,就是隨行人數再多一杯,也足以安頓。

高師盛身為姊小路家的婿郎,家中一直都為他保留著住所,況且妻子也在後宅,自然不同住在偏院中。

他的這處宅院前後兩進,總共五六間屋宅。前院是給下人居住的,有個老仆負責日常灑掃,後院乃是夫妻二人居住的正宅,有兩名婢女聽從差遣。

院中種著一株高大的櫻樹,正值櫻桃花落,香雪紛飄,落得滿院芬芳。高師盛肩披鶴氅,獨坐廊下,舉杯觀望,月光如水潑灑似的照將下來,花枝搖曳,清香襲人。

他歎了口氣,也不知想起了什麼,頗有些感慨地說道“一人勢窮,如之奈何?”

今川氏真對那些肺腑之言,並未怪罪,但亦覺得他有些大驚小怪,甚至姊小路公景與蒲原氏清也覺得他是杞人憂天。

看樣子並未將之放在心上,誰又能夠想到今川氏馬上就要步尼子家的後塵?

妻子姊小路千花院不知他心事,隻覺得‘無病呻吟’,一邊指揮著家中的仆役趕緊去前院,替來家寄宿諸人的屋捨去送些茶湯醒酒,一邊抿嘴微微嗔怒道“鶴千代半夜又跑出去,跟那些個無賴子廝混,你這個義兄竟然也不阻攔?過往你總是能帶人將他抓回來,今兒倒好,眼見夜深人靜,不去替我將那個不成器的攔下,反倒有閒心坐在這處飲酒,來賞甚麼櫻花!既知曉一人勢窮,就該讓跟你回來的那些個武士上前動手將人拿住!”

高師盛將杯中的酒水一飲而儘,笑道“公景雅量風流,我這個俗人哪裡敢去阻攔,再者他是騎馬混在主公隨從隊伍裡麵的,我總不好上前將連拉帶拽,傳揚出去,你這個尼將軍的臉麵上不也是無光麼?”

“你們一幫人聚在箱庭飲酒取樂,很是惹人嫌煩,若非是看你帶的手下的武士迴轉,不好落你等麵子,不然知道彥五郎同意你納娶側室,早久帶人把你們三人通通攆出門去,那纔是尼將軍的威勢!”她因知武家之中納娶側室非個人所能左右,事已至此,倒是冇有必要多想。

姊小路千花院並未梳盤宮鬢,秀髮如瀑散下,身上簡簡單單的穿著一件雲紋吳服,姿容溫婉,身如長柳,一雙丹鳳眼清清澈澈,宛似那夜空裡的明星。

許是姊弟的原因,也不知那個地方,竟跟姊小路公景頗為相似,隻隨隨便便站在那裡,便教人自慚形穢。

幸虧是高氏子弟多美姿容,高師盛雖不及姊小路公景、今川氏真風雅文秀,但也是一個形貌偉岸的男子,中上之姿,長年埋首文牘,亦有書卷氣,且去往信濃廝殺過後更平添幾分武家的豪邁,相對而見,倒很是般配。

高師盛嘿然,他可不敢再繼續爭論,這位賢內助雖是公卿之女,可因家門敗落已久,早早就隨父親寓居駿府城,比起駿府城其他武家還在學習茶藝、花道的女子,雖生得貌美嬌柔,卻是個能騎馬射獵,英姿颯爽的姬武士,替姊小路家這兩個不成器的敗家子,打理家業。

出嫁後因不放心父親、幼弟,除了白日要去侍奉公婆,晚上還要回家中監管仆役,不讓一眾公卿在家中胡作非為,即便是今川氏真這位家督禦殿見到這位‘藤原尼將軍’也要頭疼不已,好幾次與小姓、侍女在姊小路館玩樂,都是被直接當眾攆出門去,訓斥的好一陣灰頭土臉。

今川氏真與高師盛、姊小路姐弟三人自小相識,倒是不會因為此等事而心生不滿,加之更是在兩年前迎娶了高師盛的三妹小鬆殿,論及關係更是深厚,自是不會因此動怒,即便當時叱怒,過後也唯有一笑而過罷了。

“祖父所命,實乃不得已而為之。主公已經任命我為押領八名、引佐兩郡的檢非違使,並安堵引佐郡內的兩千一百石高的宛行,至多兩日後,便就要前往鄉裡就任。”沉默對視片刻過後,高師盛言辭低落,心中諸多莫名的情緒,一起湧上心頭。

“此一番離開駿府,不知何年才能再得以迴轉,少年時都是期盼著能夠早早脫身返還家中,而今真個要走了,反倒是有些萬難割捨。”

自此一彆,恐餘生真的再難以迴轉,亦或是再臨駿府未必還會在是今川氏譜代家臣之身。

人非草木,孰能真個無情無義?他與今川氏真之間除去君臣之義,尚有故舊之情,縱然這份情誼正隨著身份變化,而漸漸變得越發功利,不複舊觀。

可他仍有想要同對方相互扶助,在這戰國亂世中艱難存身之心,共致泰平。

“駿府雖好,終非大丈夫久居的所在,側近眾雖然顯赫,卻冇有半點實權。昔者廉義公為太政大臣,受製於法興院,坐困家中,複而歎息‘大丈夫當雄飛,安能雌伏?’遂在失意之中死去,將家中攝關之位淪喪敵手。夫君既然有意如江北俊鷹,展翅雄飛,又何必做女兒之態,徒惹我這一婦人笑?”

廉義公與法興院具是平安朝中期的公卿,前者名藤原賴忠,後者為藤原兼家,藤原賴忠先後擔任圓融、花山兩任官家的關白及太政大臣,後在朝政爭鬥中落敗於藤原兼家,新繼位的一條官家任命藤原兼家為攝政,兼家之後,太政關白的攝政之權為藤原道隆、藤原道兼、藤原伊周、藤原道長一繫世代相傳,前人不自力,後人複哀之。

高師盛、姊小路千花院兩人自成婚以來,舉案齊眉,相敬如賓。對要隨丈夫前去遠江就任,除了略有些擔心冇有了管束的父親、幼弟會鬨出些荒唐事外,倒是未曾對去鄉下地方有何不滿,反而見到丈夫如此患得患失,出言相教。

姊小路家雖然落魄,不複家祖左大臣三條實房公時那般名重天下,但家學眼界卻非鄉野武家之女可比,深知駿府固然繁華,但卻是終非戰國亂世的舊居之地,故而姊小路千花院從一開始便很支援丈夫前往地方任職,催他建功立業,而不是在駿府中為虛名所困。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