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十五章食君之祿忠奉事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十五章食君之祿忠奉事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縱然知道自己接下來的話,或許會讓今川氏真有所不滿。

但高師盛本著主從恩義,還是決定照實回答道“大殿此舉,正是在磨鍊主公的才器,外臣以為正該多聽詢家中老臣的意見和看法,切不可過於垂重我這般的倖進側臣,主公若問我對起釁三好家一事的看法,外臣與家中譜代的看法基本相同。”

駿府非是今川家一人能夠言決,即便是今川義元,在很多事情上,也要聽取諸多評定眾的意見,今川氏真如果在現在威望不著的情況下,流露出絲毫專橫獨斷的意思,很難保證不會引起老臣的反感和不滿。

這些不滿未必會針對今川氏真這位家督而去,但身邊的側近一定會被安上‘倖進佞臣’的名號,認為是這些‘佞臣’唆使家督胡作非為,若是引起新舊家臣對立,就未免得不償失。

“卿於遠江奮勇搏擊,誅滅豪強,可稱果決勇敢;於信濃率羸兵死鬥,屠滅一郡,實為悍將。何以如此滅本家的誌氣,去揚旁人的威風?”聽到自己過去的側近眾,居然也持反對態度,為三好家說話,今川氏真也有些無可奈何。

“食君之祿,忠君之事!臣下未曾想到幕府為了求取本家支援,竟然願意將三州守護一併賜予殿下。可殿下須知,尾、濃兩州,土地殷實,戶口眾多,自古以來便是令製上國,即便拿到守護役職,難不成織田、齋藤兩家大名就會倒戈卸甲,以禮來降不成?天下守護多矣,臣下得幕府表舉為武藏守護,若真能如此,何不前往武藏就任,令北條家退還一國?”

今川氏真無言以對,他自是知曉幕府役職不過虛名,但一想到能夠身加五州太守,著實難以抵擋這等榮譽,悻悻反駁道“卿不見陰陽一太守尼子大夫?”

高師盛答道“我聽聞陰陽太守尼子大夫晴久公,而今已然重病纏身,不能起榻。八州守護從古至今,所獲此殊榮者亦不多矣,尼子家佐佐木判官末裔,四職之後,家門與今川氏伯仲之間,駿府如今歌舞昇平,反觀月山富田城卻一日三驚,外有毛利元就口邊,內有八州豪族叛亂迭起,無力鎮撫,政令難出雲州。這樣的虛名不知道取來何用?為一時的虛名爵祿,卻給家中召來無窮禍患,非是明主所為。”

尼子家原本與三好家甚是和睦,互壯聲威,結為援引臂助,這是先前尼子家前代老家督,有‘雲州之狼’稱號的尼子經久定下的遠交近攻的外交方略,僅僅是口頭承認三好家管領代的身份。

就換得三好家這個占據南海道,控製瀨戶內海的百萬石高大大名做友盟,在旁邊震懾但馬國山名氏和備前國浦上氏,使得尼子家可以全力西進,放開手腳,全力以赴同大內家爭奪西國霸權。

尼子晴久攻克不動大內家,反而數次敗給毛利元就這個過去的家臣後,為了維持住尼子家在葦原中國地區的聲勢,改而東進,向備前、播磨兩國進發。

擅自經略三好家看中的未來領國,甚至竟然隻為了八州守護的虛名便譭棄盟約,屯兵於播磨國,威脅三好家在四國的本領,不僅失去了重要的盟友,更憑空豎一大敵,可謂極為不智。

“莫非卿以為本家督會是亡國之主不成?”這番言論,讓著實今川氏真大為不滿,縱然心知此言說得在理,還是有些惱怒。

“本家除了與北條、武田簽訂《甲相駿三國同盟》外,對外一直也都與三好家保持著相對和睦的關係,雖然冇有公開表示承認三好長慶管領代、副將軍的身份,但是也不似彆家大名那樣旗幟鮮明的反對,敢為為何?”高師盛在席上並未多飲,但正如‘心憂如醉’之詞,他身為今川氏的家臣,兼之為家督信愛的舊友,覺得自己還是應該進最後努力來勸誡。

“皆因東海道位處溝通近畿和關東的重要商業樞紐,近畿每年僅兵糧就多達二三十萬石,輸送向關東八州、陸奧出羽這些相對貧瘠落後之地,本傢什麼也不用做,就可坐收萬貫關稅,這還不算底下關所剋扣、盤剝,一旦與三好家交惡,勢必會影響到商業貿易的往來,進而影響到評定眾內諸位家老的錢財收入,響應公方容易,但造成的後果卻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比起行商隊伍能給駿府帶來的真金白銀相比,公方是否近江國的阪本城還是朽木穀,對於今川氏的家臣們來說,明顯就冇有那麼重要了。

“一旦商稅減少,駿府還怎麼每年頒佈德政令,用什麼來賑災?這些年來天災不斷,一旦停止德政令和停止賑災,駿河、遠江還好說一些,怕不是三河國立刻就要遍地一揆,十年鎮撫的努力,恐怕就要付之一炬。”

當然若是公方願意屈尊前來駿府,由今川家出兵迎立其上洛複位的話,今川家君臣上下,肯定是迫不及待就會向天下釋出禦教書,跟三好長慶正式決裂宣戰。

問題是,足利義輝這位劍豪將軍又不是傻子,在近畿哪怕再狼狽還有大量奉公武士團支援,有足利幕府二百載的威望勉強支撐,再不濟如現在這般,同三好長慶恢複和睦,就是當傀儡,結果也比出奔彆地要來得好。

要知道被細川晴元、三好元長擁立出來跟病故的‘大禦所’足利義晴爭奪將軍之位的‘堺公方’足利義維現在還在阿波國平島館隱居。

誰敢保證足利義輝逃出近畿後,三好長慶不會重新將‘堺公方’扶正,不過這是雙方徹底撕破臉麵之後,纔會做的大逆不道之舉。

那時三好長慶固然是天下首惡,但足利義輝這些年好不容易在地方守護大名之間,建立起來的為數不多威信,又要丟得乾乾淨淨。

現在無論怎麼爭鬥,還都是公方與管領、管領代之間的傢俬事。借兵討伐管領代,招攬大名上洛勤王,過去也不是冇有過先例。

至少名義上還是幕府控製著近畿和南海道這上百萬石高的宛行。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