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十二章奈何不得而為之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十二章奈何不得而為之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卿祖父上書懇請駿府,欲為你求取井伊信濃守遺女,本殿已應允此婚約,另準井伊家將減封的兩千一百石轉賜予你,隻是具體何時能夠成婚,還需看治部大殿的意思,你可明白?”

今川氏真待人向來以誠,委任檢非違使乃是不折不扣的工事,他身為家督,自然當以今川軍的利益為先。

可高師盛與井伊家的聯姻,卻是公私結合的複雜情況。

對這種需要駿府之內,家臣團需要反而和議之後,再交由自己父殿今川義元定奪的事情,是以並冇有玩弄權術,來用虛言欺詐隱瞞,而是直截了當的坦然相告。

從私人情誼上來講,今川氏真也是希望高師盛這箇舊友故臣,能夠從遠江高氏中分離出來過繼井伊家,謀求一份錦繡前程,但作為家督,他卻不能坐視遠江高氏與井伊家合流,讓本就不順服的西遠江再徒增變數。

井伊家作為前遠江國主,無論何時何地,都要受到駿府的嚴密監視,若高師盛真個承嗣井伊家,日後主從二人難免要出現糾紛,若因此毀傷忠信友義,時非今川氏真所願意見到的。

井伊家占據的引佐郡全郡,攏共一萬七千九百於石高,再加上旁邊豐田郡、三河國八名郡的宛行也不過三萬一千石表高。

此回一次便削去二千一百石高的宛行,對井伊家的打擊可想而知,更不用說其中還包括一座臨近遠濱淡海的宿場町,每年光從町中就可征得七八百貫的座敷錢。

將之賜下去,除去恩賞信濃合戰的功績之外,亦是在隱晦的敦促高師盛,隻需儘心奉公,日後自會有更多的禦恩功賞。

對於駿府這種乾涉舉動,高師盛早有預料,故而再次恭謹拜道“一切當悉以駿府法度為主,主公寬仁,無怪家中父祖的孟浪之言,新九郎已是感激涕零!”

高師盛雖然不願意當個有名無權的側近眾,但卻並不代表就不願意同今川氏真這位駿府的現任家督,進一步加深雙方之間的聯絡,若能有禦殿在後麵背書,他動手清洗轄郡內不馴服的豪族,擴張平山黨的威勢,就更具有大義方麵名分。

今川氏真連連擺手,讓人代自己高師盛扶起來,推心置腹地說道“法性院大居士與師平公老成謀國,新九郎與本殿都算是晚輩,豈能在背後非議長者?”不願再深究家中權謀,改而問道“新九郎且與來說說,你這個檢非判官打算怎麼來巡查兩郡?”

檢非違使是要職,東海道三國因郡鄉有大有小,故而並非每個郡內都會設有檢非違使巡查。

尤其是三河國,因剛被駿府收入囊中不久,且三河國因是足利一門的興起之地,武家名門甚多,哪怕隻是一個尋常地頭,往祖上攀扯都可能是幕府的奉公番役眾或是相伴眾。

即便這些武士團,迫於壓力因而歸降,順遂二字卻是根本無從談起,一直打著曆任足利將軍賜予的‘不輸不入’權,來公然對抗駿府。

高師盛可以說是第一任被派去三河國的檢非違使判官,故而今川氏真隨將此職授予高師盛,但卻不能像對其他廳部那樣,就此袖手不管。

臨行上任前,來詢問一二也是應有之意。

高師盛對這個問題早準備有腹案,答道“新九郎長年於駿府奉公,對引佐郡都不算熟悉,更不用說三河國的八名郡了,打算先微服私行,觀曆各鄉,采風問民,查探百姓疾苦,待將鄉裡豪強的品行,各莊所內代官的好壞以及地頭武士是奉公守法,還是姿耀私威,待都瞭解過後,再做決斷也不遲。”

“嗯,此法正合朱子公的《中庸》之道,檢非違使乾係郡中吏民,正該深重行事。”今川氏真顯是對這個回答很是滿意,彈壓地方豪右,並非一味強硬就能達成目的,更多的還是要蒐集不法的證據,而後在出麵以法度律令,勒逼對方認罪俯首。

以《論語》、《中庸》等儒家典籍為代表的朱子理學,在鎌倉初年便被傳入,由首任武家征夷大將軍源賴朝定為官學,足利氏開辦校學,訓教禦家人忠義之道。

後來的北條執權也曾大力推廣,建武新政最初的義理就是深受朱子學說的影響,各地武士團興舉‘尊王倒幕,大政奉還’的旗幟,起兵推翻鎌倉幕府,南北朝對立之時,諸多北朝將士因‘忠信義理’而頻繁倒戈南朝。

後又京室町幕府的東山文化,江戶幕府的水戶學說數百年推廣,直至深入人心,可見朱子學說對武家的影響之深。

今川家在駿府開辦的東海書社,主要傳授的就是朱子理學為代表的忠孝仁義之道,其中忠孝說的便是對今川家的忠孝,高師盛諸多對答中,都甚合其中真意,無怪今川氏真大為滿意。

隨後笑問道“你打算何時前去赴任?”

“原本打算今夜拜望父母後,明早謁見主公,既然今日已經先與主公會過麵了,晚間問候後家中嚴慈後,明早就迴轉遠江。”

“也不用這麼急,且留在駿府城內休息幾日,正好明日家中要有一場評定會,你不妨隨我同去,也好見見過去的舊友,他們可是早就想跟你一會。”

高師盛不這麼想,他規勸道“駿府法度森嚴,外臣不可參與家中評定會議,且不說我如今尚未正式敘任押領使,即便真的敘任,身為檢非違使也無權利參與評定,反而應早早歸於地方纔是。”

“言之有理。”今川氏真從善如流,“既然如此,便按你所說。”

星月朦朧,夜色悄然,微風吹拂庭院中的竹林,簌簌颯颯,拂入亭中,不覺多了些許涼意。

案幾上蠟燭隨風曳動,滿堂搖紅。姊小路公景聽了大半天,早就殊為不耐煩,這會兒兩人終於談完俗事,搖頭抱怨道“彥五郎何必跟我義兄這拘謹無趣之人多聊,遠江高氏一門,言必法度,行則規章,倒是比我這個正經出身公家的羽林還要迂腐。以本彈正來看,你二人倒是不似源氏武家,反倒更適合去京都當個寓居的客卿。”

今川氏真哈哈笑道“若做寓公,恐難在有如此驕婢侈童、車仗虎士相隨,鶴千代豈會不知其中道理,非是喜愛俗世,奈何不得不如此為之!”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