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十章躬逢勝餞雅望寬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十章躬逢勝餞雅望寬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宅內奴婢甚多,過了個兩進院子,已見了七八個婢女、小侍。

高師盛在成婚前就常往來姊小路館,和館內上下都很熟悉,這些人眼生的很,不免多看了幾眼。

這畢竟是對方嶽丈家中,縱然是家督親臨,亦要遵守賓客禮儀,蒲原氏清解釋道“主公在此舉辦茶道會,公館內奴婢不足,便從禦殿內帶來了些許人手。”

姊小路館裡還有女眷,為了避嫌今川氏正一行人自不呆在內居中,而是在一處偏院聚會,兩人順著一條石板路直走,寬闊平坦,足可以容納數人並行。石板路兩側都是栽種有楊柳垂條。

沿著石板路前行,穿過中門,迎麵便是今川氏真常來閒坐的庭院。

庭院左邊是一座閣樓,右邊是一個高台,兩者之間有迴廊相連。

閣樓有三層高,峻拔陡峭,樓頂采用的是天守樣式,四麵開窗。在最上麵的屋脊兩端各裝飾了姊小路家的日輪紋盤、月輪紋盤,作相對映照狀。樓體雪白,朱門褐牖。樓外有階梯通入樓內,每一層都有望台。

春夏時日,可供人立在上邊憑欄遠眺,俯瞰城中風景;秋冬雨雪,因望台上有遮戶橫檔,也可聚人閒坐,擁爐飲酒。

這座閣樓是為了專供今川氏真閒遊修建的;而右邊的高台,則是舉辦茶道會、詠唱連歌的所在。除去駿府發動兩百人的無償普請外,前後還有城中豪商捐贈不下百貫的各類建材,耗時一個半月纔算築成。

“新九郎,主公正在亭中飲酒,你我這便就過去罷。”

順著蒲原氏清的指向,高師盛看見在庭院湖邊的亭園裡,可不正有數人在涼亭下飲酒。他說道“正該如此,你我快些過去就是。”

蒲原氏清和高師盛解下隨身的太刀和脅差,交給早就等在路旁的俊俏小侍。

露亭是四角攢頂,下有平台,內置臥榻。四周櫻樹花卉。如今正值早春,櫻桃絢爛,姹紫嫣紅,微風徐徐拂過,使得整個亭台都芬芳馥鬱。

雖未入夜,卻早早點起燈火,將整個庭院映照的通亮如晝。

兩名公卿正在相對弈棋,其中一個眉清目秀、玉麵朱唇的少年以手支頭,斜臥榻上。從高師盛這個角度可以看見他冇有束冠,散發,舉止風流灑脫,竟似在諸多俊俏小侍之上,亭中暮晚風涼,便在小袖唐衣外又披了件鶴氅大袍。

這名美少年的年歲看上去似乎不過二八年華,乃是高師盛的妻弟姊小路公景。

剩下和他對弈的,另一名年歲略長之人,便是今川氏真了。這位今川上總介儀表同樣出眾,舉止不凡,更兼束帯狩衣,侍烏帽子,足穿絹帛,盤膝端坐軟塌,左手中拿著玉碟酒盞,閉著眼睛思索詞曲,跪坐在榻旁的幾名貌美侍女鼓樂奏曲,以應合連歌。

這種雅趣,乃是與棋局與連歌結合在了一起,參與者不僅要思索手中的棋路,且每走一步,便需吟誦連歌,而後對手下次行步就需要找到對應的言詩,時間上亦有限製,因詞句多采用古今詩集中的章句,極為考驗棋手的的文化底蘊。

伴著樂聲,高師盛與蒲原氏清兩人走到亭前。侍女們看見了他們過來,想停下樂曲。

高師盛擺了擺手,示意她們繼續,莫要打擾了這局風雅棋談。

生活在駿府城多年,受到東山風雅的熏陶,即便是高師盛這種不善詞賦之人,也能聽出侍女們彈奏琵琶轉軸撥絃,嘈雜切切,當是《萬葉集》中的雷神之樂。

絃聲悠揚,對弈兩人歌聲委婉。此回先手落子的乃是今川氏真,他悄然落子,吟誦詩歌道“杜鵑可憎,不乘時啼;花橘已見凋落,卻來嗚不已。”

對歌的姊小路公景的反應可稱申訴,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杜鵑振羽啼,羽觸花落;藤波花,似乎盛時過。”

卻是奈良文壇宗事大伴家持的‘反詩’中,最為有名的兩首《杜鵑哀》,一唱一和正為對應。

大伴家持一生中除了擅場吟詠愛情詩句外,在其宦海生涯中,患得患失,曾為了攀附橘諸兄及藤原氏而苦惱,在其作品中亦多有反映仕途經曆。因此寫了許多以杜鵑、橘、藤為題的歌。

杜鵑象征追求幸福的候鳥,“橘”代表橘諸兄派,“藤”代表藤原氏,家持就以杜鵑選擇棲息橘樹或藤樹來自況,表露出他的忐忑之情。

公卿風雅多憐影自哀,講究心性曠達。是以這二者的表現多為不拘小節,講究隨心所欲,所作所為即便會引起旁人的詫異也不在乎,所以常人很難分辨而出其中的區彆。

今川氏真與姊小路公景兩人便是如此,手談到了性濃處,連前來謁見的高師盛都晾在一旁,不做理會。

按理來說,今川氏真如此放浪形骸,早該要引得家中重臣勸誡,但事實上在朝比奈泰能與高師國等老臣雖對家督過於沉迷公卿風雅有些不滿外,對其民事政務方麵的能力平家,卻是頗為不俗。

今川氏真接手政務已有數年之久,不論是巡視遠江,主持檢地土斷;或是頒佈座市令,強化駿府的一元化;今川義元攻取三河國之戰中,更是留守駿府城,全權負責後勤補給。

做出的這些功績,諸多家臣都是有目共睹,唯一所缺的不過是單獨出陣討滅一家大名罷了,但這也不是什麼缺點,畢竟駿府可不是鄉下那些朝不保夕,隨時都會覆亡的小豪族。

是以,駿府上下皆認為,今川氏真這位家督喜愛蹴鞠、連歌、茶藝等風雅之道,非但不是惡習,反而成了天資不俗的證明,隻需再稍加磨礪,就足可以統禦東海。

這一局手談不長,待又來回博弈三十餘合之後,所吟誦的連歌也從短句變成了長歌,這期間對弈的兩人一直冇有絲毫分心,高師盛耐心地等待。

待姊小路公景又唱完一首相聞歌後,今川氏真閉目無言,他舉起玉碟酒盞,一飲而儘,將之摔在地上,坐直身子,而後睜眼長嘯“渡船春雨至,舟上傘高低。想要贏得鶴千代一局可比主持評定會,還要艱難險阻,本殿不如多矣。”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