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十章狡兔困死狐難悲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十章狡兔困死狐難悲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原本高師盛以為讓自己擔任押領引佐郡的檢非違使,是為了竭力幫助井伊家應付駿府的問罪,萬冇想到居然是要讓自己對井伊家下手。

他覺得有些不妥,動手向引佐郡侵吞宛行,隻是個人行為,甚至可以詭辯說是在郡守朝比奈元長指示下的無奈舉動。

若井伊家派人過來質詢,本家自有藉口推諉,不論對方信不信,總不至於揹負反覆無常的惡名。

可現在看祖父之意,似乎有要向井伊家全麵侵攻的打算,著實參悟不透,這個舉動背後的深意,難道是出自駿府授意不成?

縱然知曉能夠得到家中在背後支援,對抗引佐郡豪族會更從容的情況下,還是覺得本家不要冒然表明立場。

否則傳揚出去,勢必要對遠江高氏的清譽造成損害,有些得不償失。

高師盛遂疑慮道“井伊家立足於遠江國近六百載,樹大根深,駿府這麼多年來,也隻是不斷減除羽翼,而後徐徐圖之。本家與其會盟不正是想要藉助對方在遠江國內的名望,對抗朝比奈氏、鬆井氏以及天野氏麼?”

遠江三十六眾裡麵,真正算是稱得上兵強馬壯的並不多。

除去引馬城高氏和引佐郡井伊家外,就是掛川城朝比奈氏、犬居城天野氏,二俁城鬆井氏,這五家豪族勢力最為強橫,分彆擔任國郡內的旗頭,占據要衝城池,可以說這五家豪族纔是今川家控製遠江國的真正支柱。

原本還有個高天神城福島氏,不過在花倉之亂中支援玄廣惠探,戰敗後慘遭絕滅,隻剩早年逃亡北條家的‘地黃八幡’北條綱成一人倖免於難。

福島家的領地也被朝比奈氏為首的五家豪族,即所謂的梅嶽派家臣瓜分殆儘,作為支援今川義元登上家督之位的酬賞。

“你說的不錯,可眼下時局變換,井伊家本就內有寄騎監視,押領引佐郡檢非違使還是鬆井氏之人,兩邊要是勾結在一處,恐怕真的要一蹶不振了。”高師國輕抿一口茶水,對友盟家中遇到厄難,冇有絲毫兔死狐悲之感,反而頗為幸災樂禍。

“井伊家儘時些不識天數之人,眼下今川氏風行東海,就算是心底再抗拒,表麵上也該百般順從纔是,井伊家卻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斯波、吉良、織田、鬆平這幾家過去割據一國的大名,都曾接受過井伊家的投誠,現在一個個都連累的家破人亡。”

“近些年來,跟井伊家勾結的武田信玄,也深陷川中島這個泥潭之中,不能自拔。要我來看,倒不如一直侍奉好好侍奉今川家,說不定很快駿府就會淪陷,也是仍未可知的事情。”

“祖父所言極是。”高師盛看著難得心情大好,居然有心說笑的祖父,順應著答道。

心裡想得卻是,以自己祖父這般硬朗的身體,大抵是能看到駿府淪陷那一日,不過引馬城那時也落到了鬆平家的手中。

這麼說來,跟井伊家結盟的遠江高氏一門的前途,現在看來也是難料的緊,不由無言以對。

“鬆井氏宛行所在豐田郡,跟井伊家占據的引佐郡緊密接壤,糾紛素來不斷,交惡已久,並且垂涎井伊穀多年,這回率先撕毀暗中簽訂的盟約,惹得朝比奈家很是不滿。本家與其分家的朝比奈元長出麵,協助井伊家對抗鬆井氏,非是單純貪圖宛行或者是維護盟約,而是受到了授意指示,才做出的舉動,就算最後井伊家受損,也怨恨不到本家身上。”

聽聞高師國話裡的意思,井伊家顯然是付出不少代價,才換到遠江高氏和朝比奈家出手相救。

郡代城守雖然多是駿府指派的直臣擔任,可下麵具體負責事務之人,莫不是這五家豪族的子弟、朋黨。

對外,郡守法度稍不合他們心意,必然要被陰奉陽違,甚至是群起而攻之;對內則訂立友盟,相互提攜對方的子弟,同時又不可避免的,在宛行和瓜分勢力範圍時,產生了更多的矛盾和糾紛。

同時對方都會心照不宣的,避免侵入對方占據的郡中。

權利的本質,註定了不可能真正做到高度集中某一個大名,甚至是一家一姓手中,必然要向下委任給可信任的代官,在鄉中向百姓行使權利。

凡舉貢賦、勞役、算丁、檢地、馭民諸事,無不要依靠大大小小的奉行代官和奉公同心眾來負責辦理,這些人手從哪裡來?

在這個依靠門第家名取士,家學典籍完全壟斷的戰國時代,還不是要靠遠江高氏這等武家名門出身的子弟,來治理地方,豪族們不止是相互提攜,還出手打壓出身卑微的新晉武士家臣,排除異己;或是通過聯姻將之納為門下。

地方豪族之患由來已久,駿府對這種目無法度的大膽之舉,也隻能聽之任之,隻得采取懷柔的手段調略分化,不然這些家臣們,就算不舉兵作亂。

選個好日子,比如在征收年貢的時候,做些手腳,就能讓今川家治下的東海道陷入‘無法無天’的境地。

高師盛一直嫌惡鄉裡豪族尾大不掉,殊不知遠江高氏纔是駿府眼中最該打壓的對象。

遠江國中大大小小的豪族,皆以上述五家為首。這五家豪族內部,除去長期被孤立打壓的井伊家外,就分為朝比奈派和鬆井派。

高氏因為根基最為淺薄,所以隻能屈居末位,附庸於掛川朝比奈氏,而且因出身關東,且又擔任過監察東海道的橫目代,跟遠江國內豪族始終存在一定的隔閡。

高氏所占據的勢力範圍,十分狹窄,宛行被壓製在三方原之內,對外隻占據了僅有千石左右的濱名、磐田兩郡全領,集中本領雖然降低了經營成本,但對國中豪族的影響力也是減少許多。

“井伊直平見減封不可避免,派人傳信於我,有意割讓出部分宛行給本家和朝比奈元長,來換取我二人出麵向駿府轉圜,否則你真個擅入引佐郡修築莊園,對方能夠善罷甘休不成?”

高師國向自己這兩個孫兒解釋著,隱藏在駿府暗處那些見不得人的明槍暗箭和利益交換。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