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九章私相授受名與器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九章私相授受名與器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在高師盛立下功績後,整個遠江高氏就開始在駿府城內不斷活動,拉攏人脈,打通關節。

希望能在側近眾裡麵,為他重新謀求一席之地,雖然宛行不能分薄太多出去,但對個庶長子的前途,還是十分儘力謀劃。

高師國雖然老邁,但精神尚好,坐立時腰桿挺得筆直,相貌清臒,其鬚髮黑白間雜。

明明已年約六旬,不但常習誦經卷,注寫軍記,而且還能閒暇時步射演武,老態龍鐘這個詞彙,放在這位退隱老家督的身上,並不適用。

對於自己這位自小就心思深沉的孫兒,這番深思熟慮過後的謊話,自是不置可否。

他慢慢地說道“前些年,你自甘卑賤之役,很多家老都很是不滿,要讓我將你召回家中的議論,不在少數。說實話,我雖不覺的出任下役會折損本家的名望,但也未曾會想到你能有今日的成就。過去你總是有些得過且過,現在知曉上進,也算是迷途知返。”

高氏內部,奉行有德者居之的家法,那是分支庶流而言。

說得直白一點就是,除去本家看重的嫡係子弟外,其餘武士想要出人頭地,全要看自家的才器和武運如何。

如果真的才器俱佳,又武運昌盛做下一些有名之事,纔會得到本家的權勢和人脈的幫助,由此進入駿府出仕,擴張遠江高氏的影響力,這也是大多數武家和大名推行的‘量取材士’之法。

不過這裡麵可不包括嫡係子弟,雖然高師盛不論擔任側近眾,亦或是回見組時乾的都是替人巡夜守門的活計,可在家臣們看來,就算是做個守護之犬,也會因為看守大大門不同,而使得身份產生尊卑。

為主公今川氏真值守,那是高氏得到信用的明證,去給駿府城裡麵的町人巡夜,則成了一件十分恥辱的事情。

高師盛再度伏拜,說道“勞累祖父費心掛念,實在罪責深重。”

“官途如何,總歸是要由你自己日後來決定。你能在富貴之後,仍記得家中法度,拿出錢財來賙濟窮困的同宗,雖說有些故作姿態,但能不忘訓誡,實屬算是不易。求為一任檢非違使不難,不過出仕官途容易,能夠守住這份權勢卻未見的有你想的那般簡單。”

高師盛連忙回道“孫兒深感惶恐,必不敢負家中所托付之事。”眼下冇有外人在場,自是可以摘下在外人麵前,一直口口聲聲,說要為駿府今川家竭忠儘智的能樂麵具。

檢非違使這種巡查一郡的顯赫官途,在高師高這位侍奉今川家三代家督的老臣看來,卻不過是個可以私相授受之物,隻要操作得法,很輕易便可以謀取到手。

甚至不覺得有何不妥,彷彿這種天經地義一般。

自己的這個孫兒,雖是庶出長子,但畢竟是本家嫡係,且母家櫻井鬆平氏同樣為三河國大豪,出任檢非違使,代為押領郡鄉的話,年紀略有些輕了,但門跡家閣足夠將之彌補。

山內通判誇讚的高氏三郎氏忠,高氏五郎氏信,就是冇有改換苗字的分支庶流,擔任大嶽眾使番,對比其他鄉下地頭來說,可謂是出人頭地,但在遠江高氏的本家看來,說到底也不過是個上陣廝殺的旗本罷了,冇什麼了不起的。

遠江高氏本家之人,就算冇能躋身駿府城的側近眾,那再不濟也能前往郡國擔任八省曹吏,用權利來為自己和本家攫取更多的利益。

從遠江高氏這個整體的利益來看,既然下任家督回道家中準備接手家業,空缺出來的側近眾的位置,自然要有人去填補這個空缺,原本屬意的高師盛不願去,那無非是在另換一人就是了。

高師盛有意求任檢非違使之事,並不曾多麼出呼意料,甚至更合乎現在高氏的利益考量。

“押領引佐郡如何?”雖然高師國是在詢問,但語氣卻根本冇有絲毫商議的意思。

“引佐郡?”

“不錯,正是引佐郡。井伊家本就久不順遂駿府,自被今川家奪取領國以來,總是妄圖謀判,這幾十年來,先後與斯波、吉良、鬆平、織田、武田這五家大名溝通,尋求支援,試圖從今川氏的配下獨立出去。”

因為此番談話很是,並冇有外人在場,高師義得到祖父示意,退到一旁沖泡茶水,服侍兄長、祖父用茶,同時坐在在旁傾聽,揣度這些藏在暗處的陰謀算計。

“十幾年前的井伊直盛勾結武田之事,雖然是駿府派人栽贓陷害,但也不能說全是子虛烏有之事,不然何以井伊直親流亡信濃?又會受到武田家庇護?治部大輔早就有意將其減封改易,而今井伊家又在出陣信濃的合戰中犯下過失,自然要受到懲處,既然事不可違,我遠江高氏自然不能落於人後,免得那些宛行白白便宜了彆人。”

高師盛點了點頭,這件事情他早在信濃時就看出了端倪,回到遠江國後,也是得到朝比奈元長在暗中的支援下,第一個動手侵入井伊家領地。

隻不過他未曾想過,一項對擴張宛行田產,都表現出興趣缺缺的本家,這會卻是一反常態,要對維持過很長時間友盟的井伊家下手。

雖然過去,高氏擔任幕府再東海道橫目代,以及作為今川氏經略遠江的先手大將,跟井伊家時有爭鬥,不過那都是數十年前的舊事了。

近些年來,井伊家跟高氏之間,一直都保持著相對和睦的友盟關係,高師國與井伊家的退隱家督井伊直平更是相交莫逆,且認下了高師盛的父親高師平為冇有繼承權的‘猶子’。

高師平名字中的‘平’字,就是拜領自井伊直平,為了表示對義父的尊重,甚至謝絕了今川義元的賜名,從側麵也能看出來,兩家之前的聯絡有多深,並非隻是單純的政治盟友。

一項以敦厚長者麵目示人的祖父,突然要毫無征兆地要向過去的友盟下手,著實出乎高師盛的預料之外。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