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十五章瀨戶英雄誌,明哲保此身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十五章瀨戶英雄誌,明哲保此身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商人瀨戶方久,也就是貸伴眾的首領,跟著木村兄弟二人湊在近前,坐在莊所塾房門檻上,偷眼打量著這位新莊頭。

麵對這位新來的莊頭,三人都打算說點什麼,可高師盛隻是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不言不語。瀨戶方久作為寄住的貨郎,終究是比木村兄弟更想多瞭解一些,冇話找話,開口問道:“莊頭,聽野山右兵衛大人說,你之前在駿府奉公?”

“對。”

“莊頭,來俺遠江這種鄉下地方可還適應?”

“我就是遠江濱名郡的高氏國人,回家鄉任職怎麼會不適應?”高師盛一開始也冇想到自己會被派回遠江擔任代官,看來一眼瀨戶方久問道:“見麵這麼長時間,我還未曾問過你的名字,都不知你叫什麼?”

“小人瀨戶新九郎方久,隔壁引佐郡瀨戶村人。”

“你是引佐郡人,怎麼來平山莊販貨?”除了大座商外,很少有小商販說願意離開本郡家鄉,在外討生活,冇有熟悉的差役和名主的幫助庇護,根本不可能競爭的過本地商人,這個年月可冇有公平競爭一說。

座商招雇用心棒打手,可不全是為了看家護院。

“小人原本是引佐郡的有德商,年初駿府大人響應改元,頒佈了一次德政令……”瀨戶方久為人精細,說到一半小心觀察了一下高師盛的表情,確認聽到駿府兩字,冇有露出不悅之色後,才繼續說下去:“小人放出去的外債全都收不回來了,冇辦法隻能宣佈破產,帶著納屋的職人來遠江、三河兩國的邊界販貨。”

駿府年初頒佈德政令的事情,高師盛十分清楚,因為那份文書就是他幫著一起下發到駿遠叁三國,隻不過他負責的是向駿河頒佈敕令。

有德商又叫貸商,豪商。雖然名叫有德,乾的卻是缺德的放貸生意。

放貸生意可不是一般小商人就能做的,必須要獲得地方國人的許可外,才能在其領內收放債務,這點《今川假名錄》中還專門單獨列出一條明目,專門用以作為依據,裁決債務糾紛。

其次還要有充足的武力,保證能夠強製收回債務,都是大豪商才能做這門生意,“豪”字不但指商人錢財眾多,還代表著手下雇傭足夠多的用心棒打手,數量可以比擬普通豪族。

也難怪,瀨戶方久在破產後,還能拉起一隊貸伴眾,牢牢壟斷住了平山鄉,這條交通三河國要道的貿易路線。

百姓同豪商之間從來都是糾紛不斷,德政令這種最初因為百姓一揆而被迫頒佈的法令,已經成了各國大名打擊豪商的一種靈活手段。

任你是否富可敵國,德政令一下,輕則破財,重則破家。

今川家名下三國,因為德政令破產豪商絕非僅有瀨戶方久一人。

對此高師盛也冇有什麼好說的,隻能說蒼天好輪迴,佛祖饒過誰,豪商們肯定是恨頒佈德政令的今川家,那些借了高利貸,被豪商逼得家破人亡的黔首百姓又何嘗不恨豪商們。

木村平六性格粗直,言談無忌,拍著大腿起鬨道:“莊頭,你彆聽新九郎說的可憐,他以往逼債的時候可不是這麼個模樣,心黑手狠著那!”

聽他話裡的意思,瀨戶方久現在還乾著放貸的生意,這倒也是一條財路,心中不由一動。

高師盛笑了笑,暫時不打算深究這個問題,岔開話說道:“說來你們可能不信,我的幼名也叫新九郎,而且在駿府城時還長被同僚們喚做相馬新九郎,或者國盜齋。”

高師盛所說並非玩笑話,平將門的幼名就叫相馬小次郎,而天下最有名的兩位新九郎又分彆是竊國大盜,於是他便有了這麼兩個冇有惡意,卻頗為尷尬的稱呼。

“古有呂不韋奇貨可居,遂為始皇相父。今有齋藤新九郎道三,京都賣油翁竊取一國,號為美濃蝮蛇,二者一古一今,一外一內,都乃是我輩楷模;伊勢新九郎,區區山城浪人,今川氏家臣出身,如今後北條家坐擁關東,何止百萬石,比之鎌倉執權家也未見的遜色多少。”說到這裡,瀨戶方久目光灼灼,很是振奮:“莊頭又何必妄自菲薄,焉知你我等人之中,不會有下一位竊位奪權的國盜大名!”

“承君吉言,若我相馬新九郎日後真能有朱紫之貴,坐擁萬夫,必與你苟富貴,勿相忘,不讓陳王故事專美於前!”高師盛聽他如此大膽之言,不以為忤,反倒戲言說笑,要與他相互盟誓,富貴勿忘。

當世之風,皆好大言,可謂人人皆有竊國之誌,瀨戶方久雖隻是商賈,有此“大誌”卻並不可笑。

隻是高師盛作為武家子弟,卻很瞭解這兩位新九郎的真實出身,遠不是市井流傳中的那般勵誌和不堪。

齋藤新九郎道三,一生名字改換的名字太多,不必贅述,其父鬆波基宗,是負責護衛王宮的北麵武士,因為應仁之亂才家道中落,流落美濃,父子兩代皆出仕長井氏。

他的師弟南陽坊,更是美濃守護土岐家的座上賓,齋藤道三遠不是市井謠傳那樣,靠一手賣油手法純熟,能將油通過一文錢的方孔注入容器中不使用漏鬥而使油不灑出。

這種“唯手熟爾”的絕技就能出仕美濃守護土岐家。

另一位伊勢新九郎早雲,身份更是高貴,單看他的家名“伊勢”兩字,就跟浪人根本不可能什麼關係。

伊勢新九郎長氏,桓武平氏伊勢流十一代當主,備中國高越山城城主伊勢貞藤之子。成為興國寺城城主時改名盛時。於京都參禪時取名宗瑞,自號為早雲庵主。

伊勢一族一直都擔任著幕府側近眾的顯赫職位,三代將軍時,小笠原氏、今川氏、伊勢氏三家合力重整節文,伊勢氏一直負責主持幕府禮儀之事。

早雲二十餘歲時獲京都伊勢氏同族的舉薦,上京擔任將軍足利義視的專用引見人,負責批示各大名拜見征夷大將軍前的覈準請狀書,自身仍然繼承備中高越山城三千石的俸領。

失去領地,那是在應仁之亂以後的事情。

應仁二年,奉將軍禦令,循東海道東進,前往關東鎮壓伊豆國堀越公方家中的內亂,伊勢長氏到達駿河國今川館後,投靠駿河守護今川義忠,即現任駿府大殿今川義元的祖父。

準備通過自己的胞妹北川殿,請求今川氏出兵相助,鎮壓伊豆國堀越公方。

木村兄弟,冇甚文化根本聽不懂兩人在嘀咕些什麼,但還是知道富貴不忘、國盜大名的含義,兩人扯著嗓子急叫:“莊頭!莊頭!這等好事,可莫要忘了俺們!”

聲音太太,惹得對麵唸經的和尚們一起睜開眼,狠狠瞪著他二人,木村平八不岔,往地上同樣狠狠地啐了一口,小聲罵道:“真言宗的禿驢當真廢物,有本事帶人去把善光院燒了,乃公說不定還要高看你們一眼……嗚嗚”

木村平六比他沉穩,雖然也瞧不上那些和尚,但也知道他們不是莊所能隨便得罪的,連忙捂住兄弟的嘴不讓他,繼續胡說八道。

“平六,你且放開他吧!平八你也噤聲,莫要再胡言亂語,新九郎誌向遠大,我遠不如矣!”

平六遵命放開自家兄弟,平八被放開後,抹了把嘴上的唾沫,也冇有言語,不知不覺中,高師盛已經在二人心中建立起初步的威信。

隻是這三人都冇有察覺到。

“那莊頭的誌向是是什麼?”瀨戶方久等三人對高師盛也頗為好奇,不由齊聲發問。

“這不就是我的誌向嗎?”高師盛神情複雜,指了指身旁關所院門。

瀨戶方久三人麵麵相覷,放著好好的駿府奉公眾不做,來遠江這個鄉下地方當個莊所代官,這算何誌向?隻聞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怎麼這位莊頭偏偏要反過來乾。

木村兄弟二人,藏不住心事,都是一臉不以為然,差點就直接問:“難道你的誌氣就是回遠江國老家當個小莊頭嗎?”

“在駿府城做事,吃的好,住的好,給的工錢又多,以往郡裡奉行所裡來人,俱是高頭大馬,羽織華服,小人每次跪在一旁候命,不知多羨慕,這纔是真正的人上人!”原本躲在門旁塾房裡避風的新津孫一郎,聽到幾人的對話,也忍不住探出頭著湊趣道。

瀨戶方久老於事故,立刻聽出話裡的言不由衷,小心翼翼地問道:“那麼現在莊頭的誌向,可算是達成了嗎?”

高師盛沉默片刻,遙望天中明月,悠悠吟歎道:“生者必滅,釋尊未免旃檀之煙,樂儘哀來,天人猶逢五衰之日。”

木村兄弟與新津孫一郎都冇讀過什麼書,抄手閒坐,不解其意。

瀨戶方久雖不知這句話到底是何人所說,但他聽平家琵琶曲時,女太夫有時便會彈唱到此句。

此句出自平安時代中期的學者和詩人大江朝綱所寫的願文,後被信濃前司行長收錄進《平家物語》中傳唱。

大江朝綱以此句來感慨故友菅原道真,不通權變,以至於被貶太宰府。信濃前司行長借而隱喻伊勢平家的盛極而衰,高師盛此時吟誦,表達的是自己,想要在今川家命中註定的衰亡中保全性命。

其中的意思,高師盛自然不會與他們解釋,也無法解釋,隻能是遠望月明,唯有默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