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三章欲求押領檢非使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三章欲求押領檢非使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話說回來,高師盛並非隻是厚贈一色貞秀一人,而是沿途凡遇到的舊人,甚至是長穀川家過去相識的故交,都會停車止行,登門拜會過後,再留下厚禮相贈。

原本隻用兩日的路程,硬是走了五六天才趕到引馬城外。

正如項王所言,‘富貴不歸故鄉,如衣錦夜行,誰知之者!’,高師盛自當儘力炫耀,這份得之不易的榮華利祿,而使鄉人知曉威名,方纔不負艱辛。

這番張揚作態,並非全是他僅憑喜好的恣意放縱,皆是因回返遠江國後麾下的軍勢按照法度,悉數遭到遣散,各郡的軍役眾領完最後一筆恩賞後,各自歸家。

不複安雲郡中的權勢,心中帶來的落差之大,可想而知。

東海道是個有法度的地方,不是信濃國那個豪族割據,肆意違抗大名的地方,高師盛跟朝比奈信置合兵後,軍勢就不再歸他指揮,甚至連他自己都要聽對方調遣。

待迴轉遠江以後,僅剩的那幾百軍勢也都風流雲散,從信濃國內擄掠的人口雖然有千人,但能夠出陣為兵的足輕,卻並算多。

平山黨加上新近收攏的信濃、飛驒眾在內的部眾算在一起,能夠隨令集結,跟從立刻整軍出陣的,也隻不過剛夠三百人,而且其中半數以上,還都是半農半兵的狀態,而不是完全脫產,隨時能夠動員起來出陣的常備足輕。

當然,高師盛也養不起三百人的常備足輕,根據太閣時期的軍役帳要求,出陣三百名武備齊全的常備旗本,已經是萬石小大名的標準。

在信濃擄掠的錢財很多,可也不是能夠長久維持一支三百人脫產常備的。

嚴格來說,這些百姓隻是他的私人徒附,而不是脫產從軍的常備足輕,這些徒附之所以賣身投效,更多的是想藉助主家在遠江國中的權勢,來獲得良田美宅。

然後進一步來逃避大名的賦稅、勞役,絕非是想跟著武士們,長年累月的在合戰裡麵出生入死,去賺那點燒埋錢。

藉著舅父朝比奈遠長擔任西遠江國代的權勢,很快就將擄掠來的信濃百姓和三河流民,一併編戶齊民,獲得墾田許可後,進行分頭安置。

擄掠來的信濃工匠及其家屬,安置在了平山鄉內另設一村屯住,由長田家供應日常生活所需。

同時負責幫助恢複生產,估計等到入秋後就能正式恢複釀酒、製漆的工藝,而木工、鐵匠已然開始進行勞作,打造農具諸物,來為開墾新田提供幫助。

西遠江國內,大量的三河流民被遷徙到引佐郡,進入井伊家的領地內,由高師盛負責派兵,監護流民們聚落成村。

高師盛則委任長田盛氏和內藤光秀擔任番頭,負責帶領惡黨敦促這些百姓為平山黨這個剛剛興起的地方武士團,來開墾私田,建造居住的莊園居館,顯然是想要將本據轉移進引佐郡內。

除去井伊直親被勒令入繼妻家奧山氏,改名奧山直親外,對井伊家的其他處罰,還冇有正式從駿府方麵傳下敕令,但並不妨礙朝比奈元長提前將人手安排進引佐郡裡麵,對於井伊家進行提前打壓。

看樣子不出意外,井伊家被削去的宛行,必然會有高師盛的一份。

而在高師盛看來,桶狹間就在眼前,就是給他再多的宛行,目前也冇有多少時間去經營,將之全部整合消化,讓宛行內的百姓跟自己建立起緊密的契署,所以留下小野忠明代自己全權處理。

在開墾名田的過程中,可能會跟井伊家產生的糾紛後,就帶著的百十名郎黨,押送大筆財貨,一路直往高皆氏的本據引馬城而去,既是為了回家拜望父母,也是想要利用起高皆氏在駿府的影響力,來為自己在遠江國內謀求更大的權利。

雖然舅父朝比奈元長,明言會出麵幫他在自己監護的西遠江和東三河,來謀求一任美職,可具體是什麼官職,卻是模棱兩可,給不出準備的答覆。

在高師盛心中,最優的官職當然是一郡守代。退而求次,則是同樣能夠控製兵馬的城代,可這無非是想想罷了,單輪資曆他就不過關,換成朝比奈信置還差不多。

不能當個作威作福的城代,那可選擇範疇就隻剩下八省佐官和兩廳押領使中選擇。

先說八省佐官,這八省吏員裡麵唯有主管錢財的民部主稅寮,和管理軍勢的兵部隼人司,還算有些意思,可仍舊要受到所屬的郡守約束,難得自在,況且出任郡吏後就要每日到郡司點卯,按時處理公文。

這樣一來,就跟好不容易聚集的郎黨分離,跟耽誤的時間相比,那點微末權利,反倒是不值一提。

如果隻是為了擔任郡吏,那他一開始就能直接出任,何必跑去當個保司莊頭,還要帶著那四百雜兵,冒著生死危險前往信濃川中島,跟越後軍拚命。

比之當個八省郡吏,高師盛明顯更願意出任兩廳押領使,首先權利上就不是郡吏可以比擬,兩廳押領使因要時長巡查采風,探詢民情。

為了彰顯駿府威儀,同時也是為了個人安全和捉拿不法豪族,押領使有權利招募帶刀扈從,十人以內的名額都由駿府提供甲杖武備、薪資糧餉,除此以外就要由押領使自行負擔。

理論上隻要押領使個人能夠負擔的起,就是一口氣招募數百人,也是不違反駿府法度的。

兩廳押領使裡麵。更是以掌管刑律的檢非違使的權利更大,山內通判先前宣判善光院跟梅川院的‘宗論’一案中,就是當場宣判,所謂刑訊問供不過是走個流程罷了,可見權勢炙熱。

既有心向駿府城,求為一任檢非違使,高師盛自然要將可利用的關係全部都活動起來,除了舅父朝比奈元長那邊的請求外,也讓長田利氏把苦心經營的關係網也發動了起來。

許諾隻要讓他能夠得償所願,就動用權利幫長田家將所任之郡的‘有德貸’給辜榷住,隻允許他一家豪商放債。

同時自己回返家中,向父祖求助,務必要讓自己留在舅父朝比奈元長監護的西遠江,或者東三河的某個郡裡,出任監察地方的檢非違使廳判官。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