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二章士彆三日宜相看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二章士彆三日宜相看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老實說,這名保司莊頭也冇有想過會遇見這麼多的部眾。

不過因旗本隊就在不遠處的兵舍內,倒也不怕對方仗勢欺人招呼身邊的付盜和兩個差役,說道“且跟著我一起上前盤問,看看這夥強人的底細如何。”

說著話,這支輜重車隊已停至莊所前頭,很明顯,對方懂得規矩,冇有再往前走,而是慢慢地停靠在了路邊,等著那名莊所保司帶人過來盤問。

這名莊頭拍打了遍身上的浮土,才恭恭敬敬的走到車隊前頭,問道“敢問那家貴人途徑我佐浜莊所?”

剛好後方輜車的車簾被風吹開,車中三個麵孔在莊頭的眼前,一閃而過。

很快,車簾又被拉了回去,隻留下輜車上繪畫有‘寄懸逆輪紋’的幡旗,隨風飄蕩。

兩個麵孔中有一個是嫵媚女子,另一名小侍比之那名女子更甚俊俏幾分,可這個莊頭卻完全冇有注意到這個兩個貌美之人,儘管車簾已經被拉住,他的目光卻忘了收回,腦海中儘是方纔驚鴻一撇,最後那名座於車中的公卿相貌,很是眼熟,兀自不敢相認。

“源三莫非不認得我了麼?”聽到莊所裡來人,原本合攏車簾又被撥開,那名武士探出身形,笑語吟吟地問道。

“啊!”那名保司莊頭下意識的應了一聲,隨後看清楚了問話之人的相貌,再三端詳,見來人確是自家相熟那人,然踞座車內,顧盼神飛間,卻平添了過去不曾有的雄豪之氣,著錦衣華服,持唐紙摺扇,左右皆是勇猛武士隨行。

確認無誤後,才慌忙拜倒,口中稱道“下吏拜見相馬殿!”

“源三郎,你我總角之交,何必如此作偽?”高師盛邁步下得車來,將對方扶起來,向隨從的部眾親信的介紹道“此乃我之兒時舊友佐藤家的一色源三郎貞秀,亦是我遠江高皆氏的同姓本宗!”

一色貞秀出自遠江國的佐藤鄉一色莊,並非是足利一門的吉良莊一色氏,而是高皆氏的庶流分支,算起來已經分家有一百三十餘載,世代作為家臣效力,昔年高師盛入駿府城擔任‘寄子眾’,一色貞秀就是隨行的仆從。

因同樣是家中庶子,故而跟兩人關係鄉黨親善,高師盛成婚時,一色貞秀還擔任過相伴出席,隨行的北莊盛忠等人,不知有此過往交會,但聽得是孤寒舊友,亦紛紛上前跟見禮。

“早聞相馬殿武名威震關東,卻未想到竟然會如此榮華顯貴。”一色貞秀見高師盛如今發達,卻冇有再自己麵前大擺威風,冇忘貧寒故交,便也再不作偽色虛言。

倒退兩步,從頭到腳將他好好打量了一番,不免嘖嘖稱奇,感慨道“往日我教新九郎,‘士彆三日,即當刮目相待,大兄何見事之晚乎!’隻道是苦中戲謔之言,未想真能有此難言之貴!”

早年高師盛入駿府侍奉今川氏真之初,頗受冷遇。從豪右子弟變成了受人差遣,呼來喝去的外侍小姓,落差甚大,不免出現厭學棄世之心,屬意落髮出家為僧,逃避現狀。

一色貞秀隨行參覲,有幸跟著在東海書社陪讀,很是自強不息,遂每日用《江表傳》中孫權勸學中的這句話來作為激勵之詞,加之當時以有愛慕的女子,是駿府城中今川館內的一名女婢,害怕高師盛真個去做僧人,他也要跟著離去,日後就難在相會。

所以纔會說是戲謔之詞,而非真的相信日後對方一個庶長子能真的出人頭地。

正是因為知曉庶子出仕之艱難,纔會對高師盛今日之貴,不免刮目相看。高師盛得長尾景虎贈予的‘感狀’、名刀,幕府使者親自表舉為武藏守之事,早已經傳回東海道,一色貞秀作為舊友亦是感到與有榮焉。

“士彆三日,即當刮目相待,大兄何見事之晚乎!”高師盛哈哈大笑,道“承借大兄吉言,而今我富貴還鄉,衣錦晝行,關東得聞武名,自是不敢相忘朋黨舊友。此迴歸家除了敬拜父母外,便是為專門來見源三郎你們這些貧寒故交,略微薄禮不成敬意!”

說完,隨行的郎黨便手捧錢帛金葉奉上,不容一色貞秀拒絕,強行塞進對方的手中。

“這···這如何使得?”一色貞秀連連推卻,並非是他高風亮節,實在是這些錢財太多了,足足價值數十貫文,哪裡願無故收下。

莊所保司不過鬥食小吏,雖然衣食無憂,可想要積攢下來這麼多的家業,著實困難,如高師盛那樣敢於捏造罪名,肆意殺害鄉裡豪富的保司莊頭,在應仁之亂中或許比比皆是,但在如今有駿府法度約束的情況下,可以說終究是極少數中的極少數。

這幾十貫錢,就算卯足了氣力貪墨,也要貪墨上個兩三年,由此可見高師盛如今是真的飛黃騰達,富貴榮華。

“源三郎與我何必客氣?莫非是嫌棄太少不成?”高師盛卻執意要讓他收下“當初大兄成婚之時,因囊中羞澀,無有禮金奉上,反而日常深受兄嫂關照,深感愧疚,還請源三郎萬勿推拒。”

“委實太多了···我收半數就足矣!”

兩人三辭三讓,來了好幾個來回才終是作罷,與一色貞秀話彆後,約好在家中安頓好郎黨之後,就遣人來接他宴飲。

複而登車,在眾人的簇擁下,往引馬城方向徐徐而去,繼續東行。

一色貞秀目送他們走遠,又看看懷中的錢財,心裡感慨萬千,這時付盜領著莊所的差役纔敢上前,之前看到那名公卿身邊數十名武士隨行,這隊車騎人多勢眾,可想而知家長必非尋常人。

都躲得遠遠地,哪裡敢冒然靠前,隻是藉著風聲,模糊聽到那名貴人跟自家莊頭乃是舊識,且相談甚歡,臨走還留下這麼多錢財賞賜,連連拱手道喜。

一色貞秀故作鎮靜,隻說道“方纔那位乃是在信濃大破村上羽林、長尾越前守,威震甲信的高階鬼武藏師盛,與本莊頭乃是同的宗從兄弟,特意來此尋我敘舊。”頓了頓,又躊躇滿誌的說道“說不得···說不得你我等人真的要時來運轉了!”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