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一章衣錦還鄉古所尚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一章衣錦還鄉古所尚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永祿二年三月花見末尾,正值櫻桃盛開,這一天風和日麗,天高雲淡。

雖以入初春,天氣尚冷,尤其是遠江國這給毗海臨鄰湖的郡國,更是如此。這一日,飲馬城境內的街道上來了幾股人馬。

最先一股人數較少,約有二三十人,俱是佩刀跨箭的使番從騎,一個個精氣神外露,狀貌剽悍,目光掠處,透出股淩厲的氣勢,一看就是久經合戰的郎黨。

路邊有個莊所,保司莊頭正坐在莊所門口與手下的差役閒聊,瞧見了這隊騎馬,也冇有多在意。

如今賊亂頻起,東海道三國雖不及臨近的信州那樣混亂,可去年冬日也是一揆不斷,這麼二三十騎的使番經過,按理說,這名保司莊頭應該帶人出麵攔下去路,細細盤問來曆纔是,可這名莊頭卻隻是隨意掃過這隊使番騎幾眼,便就罷了,根本冇有想要過去詢問這群郎黨的意思。

這卻不是他畏懼懈怠,而是現如今佐久郡內戒備森嚴,各鄉莊所,沿途宿場、町鎮內都分派有郡兵把守,上千旗本隊四處儘剿流亡。

幾場血戰過後,旬月便將還冇聚集起事的亂民彈壓下去,西遠江懾服,郡內盜匪、賊寇無不向外逃竄三河國,一時間竟是海晏江清。

不止如此,郡守朝比奈元長還帶兵出境,先後平定三河國八名、渥美兩郡的一向一揆,將善秀寺給縱兵燒討了,要求淨土真宗解散這兩郡的‘講縂’,否則就繼續向寺領進兵,訊息一出,可謂是震怖東海諸國。

駿府兵馬再度進入三河國,不僅淨土真宗十一家分寺惶恐莫名,更是將三河國的豪族嚇破了膽,紛紛派人前往長筱城請罪,本證寺法主空誓迫不得已,隻好屈辱的接受這等喪寺辱佛的條件。

不過為了顧全臉麵,還是派遣監院順證前往駿府城彈劾朝比奈元長這等蔑視佛法的噁心,但明眼人誰看不出來,本證寺是去請罪告饒的,否則真的再被燒討幾座佛寺,就是真的豁出去三河國百姓的性命,發動一向一揆反抗今川家,又能如何?

信州那邊可是傳來了今川軍屠城無算,殺人盈野的傳聞,連臨濟宗的僧人都被洗劫的一乾二淨,差點連命都冇保住。

雖然是信州淨土真宗的同門指使的,可本證寺的僧眾仍覺得兔死狐悲,他們可不敢保證,今川軍不會在三河國來上這麼一回。

如此赫赫的武名之下,莫說這區區二三十名騎馬,便是再多上一倍又待如何?

是以,雖見到這些騎馬而來的剽悍郎黨,這個莊所保司也冇覺得有何必要在意。

況且,這個保司莊頭久在莊所任事,南來北往的豪右見的多了,頗具眼力,一眼就看出來這三十騎使番必是東海道那個武家名門蓄養的郎黨。

因為一則他們的衣甲、武備、坐騎俱是精良,而且樣式、鞍轡一致,二則行進中層次分明,非是經過長期軍勢磨鍊不可為之,背後靠旗招揚,書寫著‘南宮上下全性諏訪大明神’,絕非是馬賊盜匪一流,不是精銳馬廻眾,便就那家寺宗養在院下的護法僧兵。

說起來,東海道不產良馬,雖然豪右、寺院養有馬廻、僧騎的不在少數,但能有這麼多精銳的使番同行,卻也是少見,除去掛川、宇治山兩朝比奈氏,就是依靠弓馬傳家的高天神城的小笠原家能有這麼多騎馬了。

上回這麼多使番路過,還是三個月前,郡兵裡麵的馬廻眾奉命追剿賊寇。

這個保司莊頭懶散地起身,轉目往這股使番騎來時的方向看去,心道“剛纔快到我莊所時,這股使番騎中分出幾人轉馬奔回去了,如果所料不差,當是回去給後麵報訊去了,幾十騎使番開路,這等威勢快要趕上去年吉良家參覲駿府的威勢了···從三河方向而來···拿到是三河鬆平氏來人,路過我敷知郡不成?”

西遠江和三河國內還有這等威勢的豪族,除去西三河旗頭鬆平氏的安詳城本家外,再無其他國人能夠如此。

看了看漸晚的天色,估摸了一下路程,駿府對參覲大外樣國眾,自有法度約束,不允許他們隨意進入城中歇息,既是為了保證城砦安全,也是為了跟譜代家臣的待遇區分開來。

吉良家參覲駿府時,按例一樣不能夠進入佐久城,不過吉良氏終究是今川宗家,幕府的禦家連枝眾,能夠稍作僭越。

不過鬆平氏雖然與駿府譜代瀨名氏聯姻,搖身一變成了一門眾,可畢竟不是同今川氏本家結親,也還是冇有入城安歇的待遇。

這名莊頭忙讓身旁的差役,回莊所內將屋敷打掃出來,萬一真的是要留宿的豪族,免得到時倉促失禮,保司莊頭迎來送往路過的豪族,也是一項考覈功績的重要標準,由不得他要如此小心伺候。

等不多時,他跟一乾莊所差役站在道旁,遙遙望見,那隊使番騎得來路上,煙塵四起。

又等了一會兒,果然有一大隊人馬漸行漸近。

這隊人馬和先前遠去的使番騎不同,一個是人數遠比那些使番騎多,粗略看上去,差不多有還有百於人之眾。

再一個是隨從之外,隊伍中還有七八輛輜車,好幾個僧衣芒鞋、落髮剃度的禪師。使番、僧眾倒也罷了,那幾輛輜車顯然並非全都是用來乘人的,行在道路上,大部分的車輪都吃土甚深,像是裝的有沉重貨物。

這個莊頭遲疑了下,莫非是自家猜錯了,心道“難道不是三河國的鬆平氏,而是來我遠江國行商的豪商大賈不成?”

而今世道不寧,行商再在外,多帶些護衛也是正常,而且現今豪商雖是地位不高,可因豪富奢遮,卻也是養的起精勇郎黨的。

豪右國人也好,商賈大家也罷,二三十騎可以放行,這百十人路過莊所卻不是不能上前詢問,不然被後麵巡視街道的旗本隊拿住,就不好看了。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