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普月繁體小説 > 曆史 > 戰國之高氏物語 > 第八十二章勿使眾軍空手回

戰國之高氏物語 第八十二章勿使眾軍空手回

作者:蓬萊三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6 02:54:29 來源:言情API

“確實有不少。”大井盛朝答道,前兩回破城,士卒們都冇有好好耍鬨一番,這回好不容易有了幾機會,豈能就此放過。

“有多少?”高師盛問道。

“冇人來我這裡報數······”大井盛朝還要再說些什麼,小野忠明打斷了他的話,介麵道“也不是很多,百十來個。除去兵佐以上自留的,其他士卒搶來的女人,貧僧讓權之介將士卒收攏起來,專門立了一個遊女營。”

說罷,指著軍營右側不起眼的一處位置,說道“就立在哪兒。”

順著他指向的方向,隔著一堆堆破爛貨,幾個營帳後邊,用木柵欄圍了一圈,裡麵大大小小十幾個帳幕前,都排著長長的隊伍,最前麵擺著張桌榻,做了個收錢的武士。

每一個進帳幕的足輕,都得交出一點值錢的東西,錢也可以,物也可以,附近還支起來鍋灶,裡麵熬煮著牛、馬肉,都燉的很爛,也都是從城中搶來的牲畜宰殺後,供人食用。

同樣有一大幫子足輕,捧著木碗排隊去討買,給的錢多了也不找還,多打半碗清酒或是給兩個飯糰充數。

這種情景,當真超出了高師盛的預料之外,他張口無言,確定自己冇有看錯,一時間哭笑不得,說道“禪師當真是···當真是慧能過人,我等凡夫俗子比之不得。”

小野忠明謙虛一笑,不敢居功“與其讓士卒拿到錢後,肆意揮霍,虛耗在跟隨在我軍後麵的遊商和娼妓手中,末了兩手空空回鄉,倒不如設立遊女營,讓錢財重回軍中,待迴轉遠江國後,武藏守可再做一番恩賞,總不至於讓眾軍真個無顏去見父母妻兒。”

高師盛敲打著手裡的摺扇,看著左右眾人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亦不知該如何作答。

時下軍中多為如此,戰國大名也樂於使用如此手段欺詐士卒手中的錢財,以充實軍資。泥腿子出身的足輕、地侍多目光短淺,經不起言語誘惑。

得到賞賜後,大多數人往往很快就會揮霍一空,畢竟誰也不知道自家能否在下一場合戰中倖免,與其讓人從自己的屍首上扒走辛辛苦苦積攢的家當,倒不如好好享受一番,然後再奮力廝殺,從敵人的身上去掠取財貨。

這種認知,不能算是有錯,但最後往往就會導致一個很嚴重的後果,即便如仲麻呂這樣立有功名的在鄉武士,於合戰迴轉家中後,仍舊是兩手空空,身無長物,而如果不不幸負傷致殘,或是乾脆敗死戰場後,家道很快就會就此中落。

雖然各家大名,都紛紛先後設立各種禦家法度,來保障中下級武士戰死後,他們妻兒的生存問題,可法度條令終究是人設立的,更要靠人來監察執行。

如駿府在麵對這種問題,執行法度時就跟《今川假名錄》相差甚遠,這就導致實際上一旦某家武士戰死,又冇有適齡男丁和財力雇傭浪人承擔軍役帳的話,要麼向駿府各郡的兵部曹領取一筆撫卹,宣佈家業就此除名;要麼未亡人在駿府的安排下跟指定的男丁再婚,就此繼承家業來負擔起維護軍役帳的責任。

往往被指定迎娶武士未亡人的男丁,都是如高師盛這種某家武士冇辦法繼承家業的庶長子和次子。

可即便是明白,冇有足夠的錢財傍身,一旦自己兵敗身死沙場,妻子會被勒令改嫁,家業要被人篡奪,但大多數武士、足輕還是會選擇今朝有酒今朝醉,這種醉生夢死的方式度日軍中。

蓋因是這種殘酷的武家之道,已經延續了數百年之久,眾人皆是習以為常,就算某家大名想整肅軍紀,士卒們也未必會聽。

這麼看來小野忠明的所作所為,卻是正暗合親鸞上人對‘惡人’亦有慈悲普渡的‘正機之說’,隻不過這種慈悲是建立在那些無辜的年輕女子身上的。

“收攏了多少錢財?”高師盛對這些道理也都懂得,最終隻好無奈問道。

長田盛氏兼管軍需,不過每日都要向目付隊報賬覈對,故而大井盛朝也知道個大概數目,答道“折算永樂錢,差不多要夠上三百來貫。”

聽到這個數目,高師盛也唯有把僅剩不多的良心都收攏起來,道“務必不要過分欺淩那些女子,待我軍開拔回鄉後,著令給她們些錢糧權做補償。”

內藤光秀大大咧咧地跟在後麵,親熱的拍著小野忠明的肩膀,說道“還差得遠,武藏守你是不知道,這些個狗崽子們搶的東西可著實不少,說是半數要交上來充公,他們能交三成上來就算是燒了高香。他們留著錢也是冇用,咱們給他們享樂,一則犒勞眾,二來將錢財收攏回來,也好回去給咱們平山黨的老兄弟們蓋房置地。”

除了高師盛看見的這些場景,還有躲在暗處的開盤聚賭,其中最大的莊家就是內藤光秀和島崎景信這幫子慣會坑蒙拐騙、出千做套的惡黨浪人,這些天裡可謂是賺的盆滿缽滿。

兩人都是江湖巨盜,也頗受高師盛麾下原平山黨武士的排擠,乾脆湊在一起報團取暖,倒是稱得上是氣味相投,一時間打的火熱,若不是島崎景信剛宰了自己的義兄弟,說不得內藤光秀就要拉著對方結拜聚義。

他說的頭頭是道,也代表了平山黨乃至是今川軍和信濃豪族的主流看法。

眾意所歸,高師盛也不好多加阻攔,況且他個人纔是最大的獲利人,隻是敦促他們注意整肅軍紀,莫要過於肆意妄為。

夜晚於中軍擺酒設宴,高師盛將分散在各隊中的平山黨諸人全部請來赴會。平山黨部眾隨著主家權勢日隆,地位跟著水漲船高,不少人都在軍中擔任組頭,皆在出陣信濃這數月內大發橫財。

見到高師盛並未踞座高位,仍願放下身段陪他們推杯換盞,為有功士卒斟酒,各個都很激動。

喝到酒酣,許多失去親友、故舊的,不禁痛哭流涕。回望隻剩百八十人的徒眾,高師盛也為之落淚。出陣信濃之初,四百於眾的雜兵,廝殺到現在,隻剩不足半數。

思及過往窮困,又對比今朝富貴,這番變化可謂是天翻地覆。他們收斂哭鬨,無不是感念高師盛的禦恩厚養,說到回鄉後要如何如何,更是手舞足蹈,放聲大笑。

直到天色破曉,酒宴才罷。北莊盛忠、長田盛氏等人才起身告辭,各回本部,該休息的休息,該忙碌的忙碌。

三日後,自森城而來的使番傳回軍報,仁科孫六郎兵敗,率領少數親信棄城遁走越中,終於是可以回返遠江了!

川中島卷完。

無彈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